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場之財色誘人>四百六十四章無良的老媽
小說:| 作者:| 類別:

四百六十四章無良的老媽

小說:官場之財色誘人| 作者:官場痞子| 類別:都市言情

楊穎拖著行李箱走出餐廳,姚澤默默跟在她身後,走了一段距離,楊穎心情平復下來,止住腳步等著姚澤,等姚澤來到跟前,楊穎咬唇笑了笑,將行李箱遞給姚澤,撅著嘴道:「我累了,幫我提一會兒。」

姚澤笑著接過,然後問道:「不生氣了?」

楊穎輕輕恩了一聲,和姚澤並肩朝著繁華的街道走去,路上,楊穎輕聲道:「我生氣不是因為還在乎他,而是為自己不值,當初真是瞎了眼。」

「你想聽我和他以前的事情嗎,如果想我可以告訴你的。」楊穎雙手握住姚澤的胳膊,說道。

姚澤笑道:「不想。」

楊穎以為姚澤對她根本不上心,所以對她以前的事情沒興趣,就有些失落的哦了一聲,低下了頭,看著自己的腳尖。

姚澤和楊穎走到街頭,停了下來,見楊穎一臉無精打采,就笑著道:「每個人都有自己的過往,如果是不開心的過去,何必要說出來?只要以後能過的好不就行了?」

楊穎似乎懂了姚澤的意思,這才從失落中擺脫出來,抿嘴笑了笑,道:「說的對,姚澤你真好。」

姚澤苦笑道:「別這麼說,也許你以後就不會這麼認為了。」

楊穎疑惑道:「為什麼?」

這時來了一輛出租,姚澤伸手攔住,然後笑道:「不為什麼,因為我是個不能給一個女人幸福的男人。」

「不能給一個女人幸福的男人?」楊穎嘮叨著這一句,不懂姚澤話里的意思,只是姚澤已經將她的行李放進了後備箱,然後喊她坐進車裡。

「去什麼地方?」楊穎坐進去后,問道。

姚澤笑道:「去你家,你不是火氣大,晚飯沒吃么,我重新做給你吃。」

楊穎臉上露出開心的笑意,「雙手環抱住姚澤,道:「還說自己不好,我看挺好。」

兩人坐車到了楊穎的家,楊穎從包里拿出鑰匙,剛準備開門的時候,房門啪的一下子被打開,一個衣著華麗,富態十足的中年婦女笑臉盈盈的將門打開,看到姚澤時,她微微一怔,而後見目光看向楊穎,滿含深意的道:「女兒,換男朋友了?」

這個換字說的楊穎有種在姚澤面前無地自容的感覺,不免偷偷瞪了她母親穎華一眼,表示自己的不滿。

姚澤一直以為楊穎是一個人住,這時見楊穎母親在家,也是怔在那裡不知如何是好,楊穎就笑著對姚澤介紹道:「這是我老媽。」然後又對穎華道:「他叫姚澤。」

穎華笑眯眯的點頭,朝著姚澤打量幾眼,而後抿嘴蚶:「小夥子快進來坐。」

姚澤苦笑不已,今天這叫什麼事,在秦海心家憋著慾火走,難道在楊穎家也得這樣?

「小夥子快坐過來。」穎華拍了拍沙發,讓姚澤坐她身邊,姚澤就苦著臉,一臉鬱悶的坐了過去,楊穎見了姚澤的表情,頓時捂嘴偷笑了起來。

穎華翹著腿,然後從茶几上拿起一個紅蘋果遞給姚澤,然後出聲問道:「姚……姚澤是吧?你和我女兒拍拖多久了?」

姚澤看著一旁幸災樂禍望著自己的楊穎,硬著頭皮道:「有……有一個月了。」可不是么,姚澤和楊穎是在航班上認識的,姚澤到香港也一個月了,兩人當然也認識了一個月,但是卻還談不上男女朋友的那種關係,只是見楊穎的母親問起,姚澤已經把人家女兒給睡了,當然不能再說兩人是普通朋友關係。

「哦,一個月了。」穎話若有所思的點頭,然後問道:「你喜歡我女兒嗎?」。

姚澤自然不會搖頭,就態度溫馴的點頭。

「你是做什麼工作的?」

姚澤答道:「我不是香港人,被上級派來出差。」

穎華點頭,「從你說話聽得出你不是香港人,不是香港人不要緊,如果和楊穎結婚,你可以到香港定居,我會幫你搞定的。」

「結婚?」姚澤瞪大了眼睛,一臉詫異。

楊穎也是一臉羞紅,「媽,你怎麼這樣,難道我就這麼不值錢?生怕我嫁不出去一般。」

穎華對於女兒的話不屑一顧,撇了撇嘴,道:「女人結婚要乘早,免得步了你媽的後塵啊死丫頭,你說我和你那死鬼爸爸結婚多慘,不就是因為當初眼光太挑剔,成了大齡剩女,最後沒辦法,沒人要才嫁給你那死鬼老爸的么,到頭來怎麼樣?」

「這能一樣嗎?再說了,我爸怎麼呢?我覺得我爸好的很。」楊穎惡狠狠的瞪了穎華一眼,表示不滿。

「你這死丫頭每次都和我頂嘴,我不和你說。」她笑眯眯的望著姚澤,道:「姚澤打算什麼時候和我女兒結婚啊?」

姚澤臉上瞬間石化,愣在那裡不知如何是好,正當姚澤要開口時,一陣敲門聲打斷了兩人的談話,穎華皺了皺眉,不悅的道:「這誰啊,敲門跟土匪似的。」

楊穎笑了笑,道:「我去看看。」她跑到門口,將門打開,見是兩門警察尋上門,不由得一愣,問道:「你們有什麼事嗎?」。

兩名警察態度不是很友好,先是看了楊穎一眼,見楊穎長的青春靚麗,而且看衣著像是個空姐,兩人露出一絲曖昧的眼光,然後朝著屋裡看了看,見裡面有動靜,其中一名警察伸手摸了摸警帽,一臉嚴肅的模樣道:「有人舉報你這裡非法同居,生活淫靡,請你配合我們接受調查。」

「什麼?」楊穎以為自己聽錯了,愣了一下,而後那名警察不悅的重複了一遍,楊穎俏臉頓時寒了下來,怒視這兩人,道:「信不信我搞你們誹謗,大晚上你們是不是沒事找事?」

「小姐,你什麼態度,我們接到別人的舉報,只是例行公事過來檢查,別讓我們為難,如果你不配合我們,我們只好把你帶回警局。」那名警察臉色垮了一下,對著楊穎態度很是傲慢。

「怎麼回事啊?」聽見門口的爭執,穎華和姚澤走了過去,瞧見兩名警察,穎華臉色有些不悅,扭頭對楊穎問道。

兩名警察見屋裡竟然有三人,而且問話的那名中年婦女顯然是男方或者女方的家長,頓時就有些鬱悶了,心想這王倫坤也太不靠譜了。讓我們幫他整人,說什麼男女又不正當行為,這些可好,來人家家裡,人家父母都在,能是非法同居,不正當行為?

不過,既然來了,兩人自然硬著頭皮也要把此事給辦了,誰讓王倫坤他老爸是自己的上司呢,其中一名警察就道:「請配合我們的工作,我們只是例行檢查。」

「檢查什麼?」穎華喊著臉,帶著不悅的口氣問道。

那警察見這婦人態度如此之差,也是來了脾氣,垮著臉道:「有人舉報這裡非法同居,生活淫靡,所以我們過來對屋主進行詢問。」

「瞎了你們的狗眼。」她推了推一旁的楊穎,低聲道:「你和姚澤先進去。」

楊穎自然不會為她媽擔心,就點了點頭,拉著姚澤往裡走,兩人進了客廳,姚澤疑惑的道:「你不怕你媽吃虧?」

楊穎拿起一個黃油油的香橙,笑眯眯的道:「在香港恐怕沒幾個人能讓她吃虧,偷偷告訴你哦,我媽可是立法會議員。」

「立法會議員?」姚澤驚訝的等大了眼睛,剛才那個一副無良母親的穎華竟然是立法會議員,在香港立法會議員的權利有多大姚澤還是知道的,起著監督政府部門的工作,「楊穎,真是沒想到你竟然這麼低調,有個這麼厲害的母親。」

楊穎笑了笑,道:「別看我媽剛才和你嘻嘻哈哈開玩笑,其實她很厲害的,名師其實的女強人。」

姚澤聽了就悻悻一笑,楊穎見了姚澤的表情,就挑眉打趣的道:「你如果敢欺負我,我就讓我媽收拾你,哼。」

兩人說著話,穎華關上門走了進來,嘴裡嚷嚷道,「真是不像話,現在的警局怎麼都成這個鬼樣子了。」

楊穎把剝好的橙子遞給穎華,道:「怎麼回事啊?」

穎華道:「我剛才打電話找那兩個小警察的上司了,給他們試壓才肯說實話,你那個前男友真不是個東西,就是他讓這兩個警察過來查你們,幸虧我今天在這裡,否則你們還真有理說不清了。」

楊穎聽了穎華的話,頓時咬牙切齒的罵,王倫坤畜生不如,穎華吃著橙子,笑著道:「放心好了,我會幫你收拾他的,連同他父親一起狠狠的教訓一頓,敢欺負到我女兒頭上來了,完全是不想活了。」

姚澤坐在一旁,聽了穎華的話,只感覺一陣汗顏,這是啥議員?分明就是女土匪的對白嗎。

穎華吃完橙子,將姚澤和楊穎眉來眼去,頓時眼珠子轉了轉,而後笑著道:「我今天過來也就是隨便來看看,時候不早了,我也該回去了,不打擾你們小兩口,你們該幹嘛就幹嘛吧。」

她從沙發上站了起來,拿起自己的皮包,走到門口時,又扭頭滿懷深意的道:「對了,你們兩個早點給我生個孫兒出來,趁著年輕,我還能多帶兩年。」說完,她咯咯笑了起來,房門關上,走道中還回蕩著穎華那恐怖如斯的笑聲。

穎華走後,客廳安靜下來,氣氛因為剛才穎華所說的話,而顯得有些曖昧起來。

楊穎乾笑一聲,道:「我媽就這個樣子,習慣就好了。」

姚澤笑了笑,朝著楊穎的黑絲美腿上瞅了一眼,悻悻道:「我覺得你媽說的很對,我們是不是該干點什麼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