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場之財色誘人>第四百七十六章蔣晴晴的災難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四百七十六章蔣晴晴的災難

小說:官場之財色誘人| 作者:官場痞子| 類別:都市言情

室安靜的可怕,腳步聲越來越近,姚澤和蔣晴晴緊緊的摟在一起,屏住呼吸,彼此能感受到對方心臟激烈的跳動,正當腳步聲臨近時,突然又是一陣急促的腳步聲,接著便是一個男人發出嘔吐的聲音。

蔣晴晴的老公徐鵬程趴在馬桶上嘔吐幾下后,閉著眼睛抹了一把嘴,晃晃悠悠的站了起來,然後搖搖欲墜的走了出去,一下子撲倒在了床上,嘴裡帶著哭腔的咕嚕道:「臭婊子,為什麼……為什麼要出賣我,為什麼出賣……」接著便是鼾聲如雷。

姚澤和蔣晴晴臉貼臉的摟在一起,姚澤下身的堅挺還在蔣晴晴的裡面沒有抽出來,聽見呼吸均勻的鼾聲,姚澤小聲在蔣晴晴耳邊道:「睡著了,剛才他嘴裡的臭婊子不會是罵你吧?」

蔣晴晴微微抬起頭瞪了姚澤一眼,而後在他耳邊道:「他敢1

姚澤無聲的笑了笑,低聲道:「現在怎麼辦?」

「什麼怎麼辦?趕緊走啊,還得等著他捉姦呢?」

姚澤雙手托住了蔣晴晴雪白柔嫩的屁股瓣,輕聲道:「還沒完了,做事總得有始有終吧?」他雙腿拱起,下腹微微向上一頂,原本已經適應了姚澤那東西放在裡面的感覺,此時被姚澤向上一頂,再次頂到了蔣晴晴的花心深處,蔣晴晴沒想到姚澤膽子這麼大,在這種情況下還敢使壞,不過那一下確實頂的蔣晴晴心花怒放,舒服不已,頓時就忍不住嬌媚的哼唧一聲,怕被床上的徐鵬程聽見,她慌忙死死的捂著了嘴巴,柳眉似嗔似喜的皺了一下,朝著姚澤連連搖頭。

姚澤壞笑了一下,雙手揉著蔣晴晴的屁股,雙腿有節奏的一上一下來回聳動著,雖然動作很小,仍然可以聽見姚澤小腹撞擊到蔣晴晴身上的啪啪聲。

姚澤每一下都深入到底,這讓蔣晴晴身子癱軟如泥,趴在姚澤身上不想動彈了,她兩個挺拔的酥胸緊緊的擠壓在姚澤胸膛,眼眸中春意泛濫,唇齒間對著姚澤耳邊放出嬌媚婉轉的呻吟聲來,「臭流氓,臭……臭混蛋,這樣是不是讓你更有快感?」

「在你老公跟前跟你這麼做,確實很刺激,你不覺得嗎?」

蔣晴晴嬌喘的道:「你個臭變態。」

「呀,你幹嘛。」姚澤突然一下子坐了起來,摟住了蔣晴晴的身子,朝著她酥胸上的紅顆粒允了過去,蔣晴晴被這突如其來的狀況下了一大跳,被姚澤弄了起來,她抬頭便能看見床上的徐鵬程,見徐鵬程翻了個身,她嚇的又急又氣,低頭就朝著姚澤肩膀狠狠咬了過去,那曉得在她咬住姚澤肩頭的時候,姚澤下面的動作異常迅速起來,噗嗤噗嗤的聲音從下面穿了出來,一陣陣酥麻的快感使得蔣晴晴連咬姚澤的力氣都喪失了。

一陣抽動后,姚澤從地上站了起來,讓蔣晴晴躬腰撅臀雙手撐在床邊,姚澤拖住她的臀部又從後面進入,在這過程中,徐鵬程睡的如死豬一般,任憑啪啪之聲和蔣晴晴的呻吟聲多大,都打擾不到他鼾聲如雷的睡覺。

……

第二天徐鵬程起來的時候發現蔣晴晴睡在客房,就站在客房門口,望著收拾被褥的蔣晴晴,問道:「為什麼不去室睡?」

蔣晴晴將杯子疊好后,沉著臉道:「你醉的像死豬一樣,怎麼喊都喊不醒,你霸佔了我的床,讓我怎麼睡?」

徐鵬程皺了皺眉道:「我們是夫妻,為什麼不能在同一張床睡?」

蔣晴晴冷笑一聲,「馬上就不是了。」

「非得這樣?」徐鵬程問道。

蔣晴晴推開堵在門口的徐鵬程,冷眼望著他,道:「你問我為什麼非得這樣?之前和那小狐狸精在一起的時候,為什麼不想想今天的結局?」

徐鵬程抓住蔣晴晴的胳膊,帶著祈求的表情道:「我和她徹底斷掉,你給我一次機會好嗎,晴晴?」

蔣晴晴一把甩開徐鵬程的手,望著徐鵬程道:「恐怕是那個小狐狸精把你摔了吧?否則作為為什麼喝的大醉,嘴裡還在罵她。」

被蔣晴晴猜中,徐鵬程有些心虛的悻悻笑了笑,道:「是我甩的那個狐狸精,我現在幡然悔悟了,外面的女人再怎麼會哄女人都沒有家裡的女人貼心,晴晴,我真的知道錯了,你再原諒我一次,就這一次。」

蔣晴晴沒猶豫,毅然搖頭道:「不可能了徐鵬程,你這種話不是第一次說吧?我不是傻子,你也別把我當傻子刷,老娘還年輕,憑什麼耗在你手裡,等我這兩天忙完手頭的事情我們就去離婚。」

「不,我不會同意的。」徐鵬程臉色變的難看了,怒聲道。

「不同意?」蔣晴晴鄙視的笑了笑,「你一而再再而三的出軌,你覺得現在你不同意就有用嗎?」說完,蔣晴晴轉身就朝著門口走去,到衣架上拿了皮包準備開門出去。

「你別走1徐鵬程突然沖了過去,一把拉住了蔣晴晴的胳膊,臉上帶著一絲狠色的道:「把事情給我說清楚,否則我不會讓你走。」

「你給我鬆開。」蔣晴晴寒著臉怒視徐鵬程道:「還想讓我怎麼說?我說的很清楚了,我們是不可能在到一起生活,我們必須離婚。」

「不行,我不會讓你和我離婚,你告訴我,你是不是在外面有人了,是不是有人了?」徐鵬程的臉近乎扭曲。

蔣晴晴不屑的看了徐鵬程一眼,道:「對,我是外面有人了,你滿意了嗎?」

「婊子,你這臭婊子給背叛我。」徐鵬程突然一把掐住蔣晴晴的脖子,如瘋了一般將蔣晴晴推倒在沙發上,然後壓在她身上,啪的一巴掌扇在了她漂亮的臉蛋上,白皙的俏臉一下子變的血紅,蔣晴晴從小到大沒受過這種侮辱,頓時怒火衝天,死命的掙扎,「你這畜生混蛋,敢打我,我和你拼了……」

「臭婊子,竟敢給老子戴綠帽子,這麼喜歡被別人操,是不是下面太癢了?既然這麼喜歡,老子就成全你,老子要乾死你1徐鵬程上身壓在蔣晴晴的腿上,雙手死死的按住蔣晴晴的兩個手腕,不讓她動彈,然後騰出一隻手去解褲腰帶。

蔣晴晴也是近乎瘋狂的掙扎,見掙脫不開,就勾著脖子張開嘴巴狠狠的咬在了徐鵬程的手臂上。

蔣晴晴下了狠勁的咬可不比和姚澤打情罵俏的那樣,這一下直接將徐鵬程手臂咬出了血來,徐鵬程疼的哇哇叫,胳膊如同灼燒一般,頓時怒氣十足,伸出巴掌再次朝著蔣晴晴扇了過去,乘徐鵬程鬆手的空擋,蔣晴晴猛的推了徐鵬程一把,然後從沙發上爬了起來就想跑,誰知道一下子被徐鵬程抱住了腿,蔣晴晴身子重心不穩,一下子往前倒去,咚的一聲,額頭恰巧磕在了茶几的邊緣角角的地方,頓時額頭磕出了血來,她感覺腦袋裡面嗡嗡作響,眼睛變的模糊一片,倒在茶几下面,想要爬起來,可是身上根本使不上勁,慢慢的意識漸漸的模糊起來,直到完全昏厥過去。

徐鵬程被這突然起來的狀況嚇到,見蔣晴晴額頭滲出血來,倒在帶上不知死活,他臉色嚇的慘白,此時剛才的瘋狂狀態完全清醒過來,如果讓蔣天正知道他女兒被自己弄這樣,那他豈不是要宰了自己。

想到權利滔天的蔣天正,徐鵬程嚇的一哆嗦,趕緊拿出手機打給了他父親。

……

姚澤在大嶼山工作的時候接到了竇可瑩的電話,「姚主任,晴晴出事了。」電話里竇可瑩急切的道。

姚澤微微一愣,丟下手裡的文件,心裡有些慌張的問道:「怎麼回事?」

竇可瑩焦急的道:「我也不知道,剛才接到我爸的電話,說晴晴去醫院搶救去了,也不知道會不會有事。」說到這裡她鼻子一酸。

姚澤心裡有些沉重起來,搶救?這該是有多嚴重。

「她現在在哪個醫院……」

……

姚澤急忙忙趕到醫院的時候,在搶救室門口看到一臉難看之色的蔣天正焦急的低頭來回的踱著步子,而竇可瑩則坐在長板凳上抹著眼淚。

姚澤走了上去,喊了聲蔣叔叔,然後有對竇可瑩問道:「現在情況怎麼樣了?」

竇可瑩擦了擦眼角,聳了聳嬌小的鼻翼,道:「我也不知道,反正情況不好。」

姚澤輕輕嘆息一聲,走到蔣正天旁邊,遞給他一支煙,然後幫他點上,問道:「蔣叔叔,蔣姐怎麼出事的?」

蔣天正悶頭狠抽了口煙,然後眯著眼睛道:「晴晴她老公……我不會放過那個混蛋1

聽蔣天正如此說,姚澤心裡咯跳了一下,心裡暗想,「完了,難道是昨天晚上的事情被他老公發現了?」

想到這裡,姚澤臉色也變的難看起來,走到竇可瑩旁邊坐下,然後抽出一支煙,苦著臉悶頭抽了起來,心裡各種複雜情緒匯聚到一起。

啪!

搶救室的燈一下子熄滅,蔣晴晴被醫護人員推了出來,蔣天正趕忙迎了上去,急切的詢問道:「醫生,快告訴我,我女兒有沒有事?」

那名男醫生大概是知道蔣天正的身份,取下口罩后,語氣溫和的道:「放心,已經沒事了。不過還得注意觀察一段時間,她現在還處於昏迷狀態,你們這邊得留人照顧她。」

「好的,好的,謝謝你了,醫生。」蔣天正露出一絲笑意,輕輕吁了口氣緊張的心稍微鬆弛下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