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場之財色誘人>第四百七十九章刺殺與復仇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四百七十九章刺殺與復仇

小說:官場之財色誘人| 作者:官場痞子| 類別:都市言情

一大早,竇可瑩睡眼惺忪的打了個哈欠,頭髮凌『亂』而不失美感的隨意披散著,去外面的洗手間上了個廁所,出來的時候見姚澤一副精神奕奕的模樣,哼著小曲往餐桌上端著荷包蛋。

姚澤瞧見竇可瑩笑眯眯的打招呼,「早啊,可瑩姐。」

「早。」竇可瑩擠出一絲笑意,想起昨晚上的事情,她俏臉一紅,又是一陣臉紅心跳,趕緊躲回了房間。

昨晚上竇可瑩聽到蔣晴晴房間發出的呻『吟』聲后,一直在外面徘徊了半天才回自己室,半夜睡意全無,耳邊全是蔣晴晴那無比暢快的嬌喘聲,最後她一個沒忍住,將手伸進了自己的內褲里……

早上姚澤要趕去大嶼山,所以讓竇可瑩陪著蔣晴晴去醫院複查,蔣晴晴原本不願意,想讓姚澤陪著,姚澤好說歹說,哄了半天才答應下來。官場之財色誘人479

竇可瑩開著車子,瞧了一眼坐在副駕駛位置的蔣晴晴,試探的問道:「晴晴,你跟我說老實話,你真的什麼都不記得了?」

蔣晴晴輕輕點頭,「都不記得了。」

「那你還記得你老公嗎?」

蔣晴晴微微一愣,「我老公?」

「對啊,你老公,你不記得了嗎?」竇可瑩問道。

蔣晴晴微微蹙眉,「為什麼姚澤也說我有老公,我真的有老公嗎?」

「恩。」竇可瑩微微點頭,臉『色』有些彆扭起來,想到蔣晴晴和姚澤睡在同一張床上,竇可瑩就覺得彆扭。

原以為那小子人還不錯,沒想到和那些貨『色』一樣,竇可瑩在心裡誹謗著姚澤。

「我老公現在在哪?」蔣晴晴疑『惑』的對竇可瑩問道。

竇可瑩打著方向盤,將車子停在了醫院的停車位處,然後熄火,道:「現在被警察扣留了,估計用不了多久記得進監獄。」

蔣晴晴不可思議的道:「為什麼要進監獄?」

竇可瑩道:「你受的傷和造成你失憶的人都是他,他不是個好人。」竇可瑩提醒著蔣晴晴。

反正蔣晴晴也不記得這個『老公』既然竇可瑩說他不是好人她就順著竇可瑩的意思點頭,俏臉的臉蛋帶著『迷』茫的道:「我只認識姚澤。」

「……」,竇可瑩翻了個白眼,沒好氣的道:「下車,既然只認識姚澤,乾脆嫁給姚澤得了。」

蔣晴晴推開車門走了出去,臉上『露』出一絲笑意的道:「如果姚澤願意,我就嫁給他。」

……

自從羅菲爾從於乾嘴巴里問出陳光毅愛去的地方后,他們五個外籍雇傭兵就一直在蘭桂坊的一個休閑會所不遠處蹲點,陳光毅幾乎沒隔幾天必定要去這個會所一趟,裡面似乎有一個他很感興趣的女技師。

「羅菲爾,你說那小子會不會是騙我們的?」黑寡『婦』等的有些不耐煩,對著副駕駛位置的羅菲爾道。

羅菲爾將嘴裡的煙拿了下來,用手將煙蒂捏扁,然後沉聲道:「這小子應該沒單子騙我們,除非他想死的更快。」官場之財色誘人479

「可是我們都已經等三天了,一直這麼等下去也不是辦法,何況他們的人也正在找我們,我們這樣很容易暴『露』目標,我真懷疑於乾那小子是不是使得計謀。」黑寡『婦』有些不悅的說道。

羅菲爾想了想,然後咬牙皺眉道:「回去。」

開車的黑人啟動車子,將車子從那個鴛鴦會所對面的道子里開了出來,剛走到主幹道,坐在後排黑寡『婦』旁邊的羅伯特趕緊喊道:「出現了,是陳光毅。」

「停車。」羅菲爾趕緊喊道,然後朝著羅比特指的地方看去,只見陳光毅穿著一身休閑裝,面帶微笑的從賓士轎車裡面走了出來,然後一個打扮的花枝招展的中年『婦』女從裡面趕了出來,一臉獻媚的將陳光毅迎了進去。

羅菲爾吩咐道:「把車子開回剛才的位置,我和黑寡『婦』去解決陳光毅。」

那個爆了於乾后吐薇忍鼐臀實潰骸拔什麼不讓我和吉米一起?」

羅菲爾道:「我們是外國人本來就引人注意,如果一次去的多了,說不定就被盯上了,我和黑寡『婦』去還可以扮成情侶這樣不容易引起注意。」

羅伯特似笑非笑的道:「我懷疑你有假公濟私的嫌疑。」

「去你的。」羅菲爾笑罵了羅伯特一句,然後道:「就這麼安排吧,我和黑寡『婦』先進去,如果遇到危險了,我會按感應器,你們收到信號在進來救人,如果沒接收到我的信號千萬不要私自行動。」

羅菲爾和黑寡『婦』帶著墨鏡朝著鴛鴦會所走去,走到門口時被陳光毅的保鏢攔了下來,道:「今天這裡被包場了,不接客。」

羅菲爾一口英語道:「我們只是進去搓個澡而已。」

保鏢都是地道的香港人,羅菲爾的英語還是聽的懂,就不耐煩的揮手道:「都說了已經包場了,去去去,到別處去洗去。」

羅菲爾拉著黑寡『婦』笑眯眯的道:「我和我女朋友都習慣在這裡洗了,行個方便吧。」

「說了不行,你……」

「外面發生什麼事情了?」剛才那個迎接陳光毅的中年『婦』女聽見外面的聲音,走了出來,然後朝著保鏢問道。

那保鏢倒是很賣這女人的帳,點頭哈腰道:「寶藍姐,這兩人想進去搓澡。」

被稱作寶藍姐的女人打量羅菲爾和黑寡『婦』一眼,見是兩個黑人,就對保鏢道:「讓他們進去吧,不是什麼大事,別在這裡起什麼爭執。」

那保鏢這才點頭,讓兩人進去。

羅菲爾和黑寡『婦』順利的混進去后,在女迎賓的帶領下,給他媽兩人專門準備了一個搓澡的房間。

等女迎賓走好,羅菲爾望著熱騰騰的水池子,笑眯眯的道:「要不我們先洗個澡吧?」

黑寡『婦』眯著眼睛望著羅菲爾冷聲道:「你確實?」

羅菲爾悻悻道:「好吧,我是開玩笑的,咱們現在裡面待一會兒然後開始找人。」官場之財色誘人479

……

陳光毅讓阿離守在門口,然後他自己進了一個專門為他設置的包廂,裡面一個衣著『性』感的女人早早的就已經在裡面準備著。

見陳光毅推門走了進來,那年輕的女人笑了笑,帶著一絲嫵媚的音調道:「陳爺,怎麼這段時間來的少了,人家都想你了。」

陳光毅笑眯眯的摟住衣著暴『露』的女技師,道:「這段時間有些忙,所以沒什麼時間過來,我也想你了,這不是一忙完了就趕緊過來了嗎。」他一副猴急的開始上下其手的在女技師丰韻的身子手『摸』了起來。

女技師扭捏兩下,笑眯眯的輕輕推著陳光毅胸口,柔聲道:「陳爺別急嗎,還是跟往常一下,我先給您按個摩,然後泡個木桶浴在做別的事情。」

陳光毅一臉急切的道:「都憋這麼些天了,你就讓我先舒服一下吧。」

女技師笑眯眯的躲開陳光毅,一臉媚笑的道:「陳爺您別猴急啊,待會兒又不是不給你,怎麼也得先舒舒服服的洗個澡然後在做那事嗎,否則汗噠噠的做著多彆扭。」

陳光毅就笑道:「好吧,我聽你的,你先給我寫個澡推個油吧。」

女技師笑眯眯的點頭,然後在竹籃裡面去那精油,籃子的底部藏著一把白燦燦的匕首,她拿完匕首後用上面的布給擋住,然後臉上恢復笑意的走到陳光毅身邊,笑道:「陳爺,您趴著,我給你背後面按一下。」

「成,你這小手可厲害啊,每次都把我按的欲仙欲死。」陳光毅笑了笑,將褪去的衣服扔在一邊,然後穿著褲衩子躺在了包廂的床上。

女技師準備按摩的時候下手殺了陳光毅,但是怕他警惕『性』太高,女技師考慮再三后決定在和他做的時候,等到他**時,這段時間肯定會放手下來,到那個時候下手勝算要大的多。

「小虹啊,這段時間我沒來,你沒接別的客人吧?」

「小虹?」陳光毅見女技師小虹沒介面,於是扭過頭來看了她一眼,女技師小虹回過神,趕緊擠出一絲笑意道:「剛才在想今天和陳爺晚點什麼新花樣,有些走神了,抱歉呀。」

陳光毅笑眯眯的道:「最好是能想些刺激的東西來,我喜歡玩刺激的。」陳光毅又將頭扭了回去。

女技師小虹眯著眼睛望著陳光毅,臉上『露』出森冷的表情望著陳光毅的後腦勺,嘴巴卻甜膩膩的道:「一定讓陳爺您刺激。」

陳光毅又接著剛才的話題道:「我這段時間沒來,你沒去接待別人吧?」

女技師小鬨笑道:「您陳爺交代過的,哪敢再去接待別的客人,這段時間都在這裡清閑著呢。」

陳光毅滿意的點頭,笑眯眯的道:「你是我一個人的,誰若是敢碰你我就宰了他,你好好伺候我,我是不會虧待你的。」

按摩完了又洗了澡,陳光毅舒舒服服的躺在床邊等著女技師小虹上床。

小虹提著拿著裝有匕首的竹林,將它放在了床旁邊,然後開始脫自己的一副,沒一會兒一具雪白的酮體展現在陳光毅面前,陳光毅雖然已經快六十了,但是在來之前已經吃過一些補助的『葯』物,只是下面倒是一副威風凜凜的樣子,迫不及待的就朝著小虹身上壓去,然後扶著自己那玩意,對準位置,挺搶而入,小虹感覺有些疼痛,眉頭微微一蹙,感受到一具又肥又老的身體壓在她身下,她眼睛微微泛紅,眼眸中竟是『迷』茫和陰沉之『色』……

.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