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場之財色誘人>第四百八十一章卑鄙狡猾的商人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四百八十一章卑鄙狡猾的商人

小說:官場之財色誘人| 作者:官場痞子| 類別:都市言情

等李恆德離開以後,秦海心癱軟的坐在沙發上,漂亮的臉蛋掛滿了淚滴。

秦月娥也是抹著眼淚,在秦海心身邊,聞聲道:「要不我們把這事告訴姚澤吧?」

秦海心趕緊捂住秦月娥的嘴巴,低聲道:「李恆德在屋裡安放了監視器,我們去室。」

兩人進了秦月娥的室,秦月娥出聲道:「我覺得這件事情有必要讓姚澤知道。」

秦海心微微搖頭,眼淚還掛在眼角,她黯然的道:「不能告訴他,否則他可能會衝動的去干傻事,李恆德掌握了他的證據,如果他再去招惹李恆德吃虧的肯定是他。」

「那現在怎麼辦?」秦月娥一臉愁容的問道。

秦海心有些慘然的道:「為今只有和於凌風結婚才能保住姚澤不受威脅。」

「值得嗎?」秦月娥望著秦海心,帶著哭腔的問道。

秦海心笑了笑,「有什麼不值得,再說我也沒為姚澤做什麼,這個孩子本來就是我強迫他生的,是我給他惹了麻煩,現在自己去擺平也是應該的。」

「哎。」秦月娥重重的嘆了口氣,「可是,這關乎到你一輩子的幸福啊,如果嫁給於凌風,你這輩子可就完了。」

秦海心擠出一絲笑意的說道:「沒這麼誇張,其實於凌風人很好,只是有些低能了而已,其他方面還是不錯的。」

秦月娥嘆息道:「可是你不喜歡他,你喜歡的是姚澤。」

「為什麼非得和自己喜歡的人在一起,得不到默默去挂念不也是一種幸福嗎?」秦海心故作輕鬆的說道。

秦月娥搖了搖頭,「你就強撐吧,我是你媽,我還不了解你,哎,反正我還是建議這個事情和姚澤說明,看他是什麼態度。」

「不許和他說,我決定了,和於凌風結婚。」

……

姚澤在大嶼山工作的時候接到了李恆德打來的電話,他將鋤頭遞給了當地的莊稼漢,從田裡走了出來,摘下草帽,坐在田埂上,接通電話,見是陌生的好,就問道:「請問是哪位?」

李恆德在電話里和氣的笑著道:「姚主任,我是李恆德,咱們在江平的時候見過面,還記得嗎?」

姚澤微微一眯眼,而後笑了笑,道:「當然記得,江平的大富豪怎麼可能不記得。」

李恆德哈哈笑了起來,道:「姚主任不要膈應我了,我哪裡是什麼大富豪,就是個小商人而已。」

他言歸正傳的道:「聽說姚主任來香港了?」

姚澤好奇的問道:「你怎麼知道?」

李恆德坐在辦公室的皮椅上,表情豐富的笑道:「我聽海心提起過,說姚主任來了香港。」

聽李恆德如此說,姚澤心裡一咯,頓時有種不好的預感,姚澤不相信秦海心會主動和李恆德去說這些,就不動聲色的笑道:「秦小姐和你說這些幹嗎,我們之間似乎沒什麼往來吧?」

李恆德點上一支煙愜意的抽了起來,雙腿擱在辦公桌上,臉上帶著戲弄笑意的道:「都是江平人,在香港遇到那就是緣分,雖然咱們以前沒什麼來玩,但是以後可以長走動嗎,姚主任年輕有為,不知道我李某人高不高攀的起。」

姚澤故作客套的道:「李先生客氣了,能和李先生這種大老闆做朋友是我的榮幸埃」

李恆德笑道:「晚上請姚主任吃個便飯不知道姚主任有沒有時間呢?」

姚澤猶豫了一下,不知道李恆德耍什麼花招,就點頭答應下來。

姚澤本打算下班后直接去赴李恆德的約,剛坐上計程車,竇可瑩的電話便打了過來,她在電話裡面無奈的道:「姚澤,你下班沒?」

姚澤笑著道:「剛下班呢,可瑩姐有什麼事嗎?」

竇可瑩苦笑道:「晴晴吵著要見你。」

姚澤啊了一聲,而後無聲的笑了起來,道:「她是小孩子嗎,還吵著要見我。」

竇可瑩頗為頭疼的解釋道:「晴晴不信任我,見你一天沒來找她,以為你跑了,現在正急著呢,非得要見你,要不麻煩你過來一趟吧,我可招架不住了。」

姚澤看了看腕錶,離和李恆德約定的時間還有一個多小時,就苦笑著點頭答應下來。

……

「晴晴,別鬧騰了,我已經給姚澤打電話了,他馬上就到了。」竇可瑩一臉無奈的坐在蔣晴晴旁邊,溫聲說道。

蔣晴晴板著俏臉,道:「我不相信你,你老早就說姚澤馬上就來,現在都什麼時候了,天都黑了。」

竇可瑩正要解釋的時候,屋外的房門被敲響,竇可瑩笑道:「這不來了嗎。」

蔣晴晴聽到敲門聲,臉色一喜,趕緊從床上跳了下去,穿上拖鞋就奔了出去,將門打開,見到一臉和煦微笑的姚澤,蔣晴晴紅著眼眶,道:「姚澤,我以為你不想見我了。」

姚澤笑道:「怎麼可能,我這不是工作忙嗎,一下班就過來看你了。」

「真的嗎?」蔣晴晴這才高興的笑了起來,拉著姚澤進屋。

姚澤尷尬的咳嗽一下,掙脫開蔣晴晴的手,低聲道:「只要影響,竇可瑩在裡面呢。」

蔣晴晴悻悻的吐了吐小舌,乖巧的道:「知道啦。」

姚澤苦笑的望著蔣晴晴,心想,這還是那個自己認識的蔣晴晴嗎?

簡直就像個溫順乖巧的小姑娘似的。

「姚澤,你可算來了,再不過來我可真頂不住了。」竇可瑩笑著從蔣晴晴的室走了出來,一臉的無奈之色。

姚澤就指著竇可瑩對蔣晴晴道:「晴晴姐,這個是你閨蜜啊,你們可是認識二十年了,比我要親近的多,知道嗎。」

蔣晴晴搖了搖頭,看了竇可瑩一眼,對姚澤道:「可是我真的想不起來了。」

姚澤道:「那我現在和你說了,你總該知道了吧?」

蔣晴晴輕輕恩了一聲,笑著點頭。

竇可瑩在一旁看的感嘆道:「這還是那個我認識的蔣晴晴嗎?性格簡直發生了逆轉啊,也不知道這樣對她是好是壞。」

姚澤笑眯眯的道:「可瑩姐,你不覺得這樣的蔣晴晴跟可愛嗎?」

竇可瑩抿嘴笑了笑,而後帶著風情的睨了姚澤一眼,柔聲道:「可是也變的讓大家不認識了,我還是希望以前的那個蔣晴晴能變回來。」

姚澤苦笑道:「你當她是變形金剛埃」他看了看時間,道:「我不能在這裡多待,晚上有個約會必須去一趟。」

竇可瑩就點頭道:「你去吧,我會照顧晴晴的。」

姚澤笑著點頭,一旁的蔣晴晴就不敢了,扯著姚澤的袖子出聲道:「姚澤,我要跟這你一起去。」

姚澤苦笑道:「你去幹嗎啊?

蔣晴晴理所當然的道:「當然是赴約埃」

姚澤就笑著問道:「你認識那個人嗎?」

蔣晴晴搖頭,道:「我不認識,但是你認識就行啦。」

竇可瑩無奈的道:「晴晴別鬧了,姚澤還有正事呢。」

姚澤笑著擺手道:「也不是什麼正事,就是一個老鄉的約會。要不就讓晴晴姐跟著我一起去吧。」

竇可瑩猶豫道:「不會給你添麻煩吧?」

姚澤道:「不會。」

竇可瑩就笑道:「那就好,正好我今天得回家換身衣服,晚上我再過來。」

竇可瑩把自己的車子讓給了姚澤去開,她就去街邊打車回家。

姚澤開著車子,望著副駕駛位置的蔣晴晴,一臉感嘆的道:「晴晴啊晴晴,你怎麼就記住我了?我有那重要嗎?」

蔣晴晴理了理兩鬢的烏黑秀髮,抿嘴一笑,道:「我也不知道呢,反正我記憶裡面只記得你一個人,其他人我都忘記了。」

「你可真行的,連你爸都忘記了。」

蔣晴晴聽了姚澤的話,有些擔憂的問道:「姚澤,你說我是不是變成傻子了?」

姚澤哭笑不得的問道:「你哪裡傻了?」

蔣晴晴就一臉鬱悶的道:「我只記得你一個人啊,其他人都不記得,不是傻子是什麼。」

姚澤安慰道:「你這只是暫時的,用不了多久記憶就會恢復。」

「真的嗎?」蔣晴晴瞪著美眸望著姚澤。

姚澤就挑眉笑道:「比珍珠還真呀,小姑娘。」

蔣晴晴抿嘴一笑,帶著嫵媚表情睨了姚澤一眼,輕聲道:「討厭1

姚澤將車子停在了萬紅千紫大酒店門口,將車子停好后,帶著蔣晴晴去李恆德訂好的包廂。

走進萬紫千紅的大堂,姚澤感覺如同進入皇宮一般,裡面裝修的極其奢華,金碧輝煌,雖然姚澤不懂行,但是看著大堂里那巨型的水晶吊燈,中央位置的巨型噴泉,以及各種價格昂貴的裝飾物,也知道這個酒店的奢華程度。

兩人步入大堂后,站在兩側身穿紅色旗袍的美女迎賓一起躬身喊著先生、小姐晚上好,歡迎光臨萬紫千紅大酒店。

其中一名漂亮女迎賓走了出來,帶著溫和笑意的對姚澤問道:「請問先生您有預約好的包廂嗎?」

姚澤笑眯眯的點頭報了李恆德指定的包廂,迎賓小姐就笑道:「先生、小姐請這邊,我帶你們上去吧。」

在迎賓小姐的帶領下,姚澤和蔣晴晴來了李恆德指定的地方,將包廂的房門推開,李恆德早已等在裡面,見姚澤進來,他笑眯眯的從沙發上站了起來,然後迎了上去道:「姚主任,歡迎光臨埃」

姚澤笑著和李恆德握手,然後笑道:「多帶了個蹭飯的,李先生不介意吧?」

李恆德哈哈笑道:「當然不介意。」

李恆德看了蔣晴晴一眼,見這女子長的這麼漂亮,心裡暗自誹謗姚澤淫棍的同時,出聲問道:「姚主任這位不會是你的女朋友吧,這才來香港多久,就找了個這麼漂亮的女孩子當女朋友。」

姚澤笑著擺手道:「我可沒那福氣,她是我朋友,叫蔣晴晴。」

「蔣晴晴,好,好名字埃」李恆德指著餐桌道:「來,咱們先做,馬上就上菜,邊吃邊聊。」

「也不知道姚主任喜歡吃什麼,所以我把這裡每種口味的菜都點了一些,姚主任待會慢慢品嘗。」李恆德笑著道。

姚澤感慨的道:「李先生好大的手筆啊,我這頓飯吃的可有壓力。」

李恆德笑道:「可別有壓力,咱們就是隨便吃頓家常飯,順便嘮嘮嗑,來這邊久了,能遇到一個家鄉人心裡覺得親切埃」

姚澤笑著點頭,心裡卻暗罵李恆德虛偽的老狐狸。

服務員幫姚澤和蔣晴晴倒了水后,姚澤端起來抿了一口,問道:「李先生今天不會只是單純的請我吃飯吧?」

李恆德笑道:「瞧姚主任說的,我不是單純的請你吃飯難道還是複雜的請你吃飯不成。」說完,兩人都笑了起來。

首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