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場之財色誘人>第四百九十一章談前途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四百九十一章談前途

小說:官場之財色誘人| 作者:官場痞子| 類別:都市言情

車子駛入江平的時候,姚澤讓張愛民在馬路邊上停車,等姚澤下車后,張愛民笑著對姚澤說道:「姚主任,有空去我那裡玩,在江平有什麼事情也都可以跟我說。」

姚澤不明白張愛民話里的意思,只是笑著點頭,說有事情已經請張書記幫忙。

望著江平市一號車子的離開,姚澤微微蹙起了眉頭,心裡百思不得其解張愛民話里話外的意思。

按理說,他明明知道自己和沈江銘之間的關係,不該說出有事找他的話來才對埃

雖然鬧不明白張愛民的意思,但是姚澤也懶得再去想,畢竟他們這個層面上的人說話都是一副高深莫測的模樣讓別人去揣摩,但是姚澤已經擺脫了江平市,並不屬於張愛民管轄範圍,自然不會去挖空心思去猜他話里的意思。官場之財色誘人491

姚澤在路邊攔了一輛車子,好久沒見到宋楚楚,回江平第一件事情就是要馬上見宋楚楚。

車子在宋楚楚開的養生會所門口停下,姚澤付了錢后,下車朝著大門口看了一眼,臉上『露』出一絲溫和的笑意。

宋楚楚此時正和會所的客人聊著天,瞧見一臉笑意的姚澤從外面走了進來,宋楚楚臉『色』先是一陣詫異,接著便抿嘴含蓄的笑了起來,能夠感受到她心裡的喜悅。

宋楚楚和那女客人說了句抱歉,然後起身迎著姚澤走了過去,朝著姚澤上下打量一陣子,輕聲道:「瘦了些,也黑了些,怎麼不照顧好自己。」話里充滿了關切的味道。

姚澤聽了心裡一暖,由於公共場所,沒敢做什麼親昵的動作,只是笑了笑,道:「這樣看上去不是更有男人味么?」

宋楚楚嫣然一笑,用蔥鬱手指戳了姚澤胸口一下,嬌聲道:「瞎貧,晚上去我哪,我給你做些好吃的補補身子。」

姚澤笑著點頭,而後道:「我身子好著呢,不用補。」

宋楚楚拉著姚澤去了她在會所的辦公室,將門關上后,笑眯眯的望著姚澤道:「這次回來準備玩多久。」

姚澤坐在皮沙發上,笑著道:「待不了幾天,香港那邊事情還沒處理完呢,最多待三天就得走。.cc」

宋楚楚哦了一聲,表情有些失望,不過旋即又笑了起來,嬌聲道:「三天就三天,這三天你可得陪著我,哪都不許去。」

姚澤朝著宋楚楚嫵媚動人的俏臉上看了一眼,又看了看她穿著漂亮旗袍的丰韻身姿,心裡微微動容,朝著宋楚楚笑了笑,道:「成,我那裡都不去,這三天專門陪著楚楚阿姨。」

「臭小子,欠揍是嗎。」宋楚楚一副佯怒的模樣,道:「說了喊我姐,不許喊我阿姨,我有那麼老嗎?我只比你大了四歲耶。」

姚澤悻悻笑了笑,轉移話題的問道:「沈叔叔最近怎麼樣?」

宋楚楚道:「你指什麼?」問完這句話,她嫵媚的臉蛋不自然的紅了起來。

每次想起姚澤救沈江銘的情景,宋楚楚都覺得羞澀不已。

姚澤見宋楚楚臉紅了起來,自然知道她在想什麼,不由得感到好笑,不過沒有去刻意戲弄她的意思,就問道:「最近他有沒有什麼反常的變化?」

宋楚楚猶豫要不要把沈江銘將那個數碼相機給自己的事情說給姚澤聽,姚澤見宋楚楚猶豫,就故作不高興的道:「楚楚姐,你連我都不信任?」

宋楚楚搖頭道:「不是不信任你,只是怕影響到你。」

姚澤道:「沒事的,說出來我聽聽。」官場之財色誘人491

宋楚楚見姚澤堅持,也不再猶豫,當下就把沈江銘從省里回來的各種變化講給了姚澤聽,講完后又刻意囑咐不要姚澤主動去問沈江銘這些事情。

姚澤眉頭緊緊的皺在了一起,沈江銘去省里的事情姚澤是知道的,為的就是告發組織部部長郭義達的事情,而這次沈江銘從省里回來之後,聽宋楚楚的語氣,態度明顯消極了很多,連那份郭義達的罪證都交給了宋楚楚,姚澤不知道沈江銘在省里遇到了什麼事情,會讓他如此低沉。

宋楚楚見姚澤眉頭深鎖,也是跟著緊張起來,問道:「姚澤,你沈叔叔沒事吧?」

姚澤回過神,怕宋楚楚擔心,就舒展眉頭,笑眯眯的道:「沒什麼事,估計就是最近事情多了點,他可是江平市的市長,能有什麼事。」

宋楚楚一臉擔憂的道:「我總感覺他這次從省里回來之後像變了個人似的,下班后總是一個人悶在書房裡也不知道再幹些什麼。」

姚澤從沙發上站了起來,走到宋楚楚身邊,輕輕拍了拍她的手背,柔聲道:「沒事,你別擔心,我抽時間含蓄的問問他,看他願不願意跟我透『露』。」

宋楚楚點了點頭,道:「待會兒陪我去買菜,晚上和你沈叔叔喝幾杯,我看他這段時間也是愁壞了,正好陪他喝上幾杯,興許喝高了就把事情給你透『露』出來了。」說完,宋楚楚嬌俏的笑了起來,嫵媚中帶著俏皮樣讓姚澤看的怦然心動。

見姚澤痴痴的望著自己,宋楚楚俏臉一紅,睨了姚澤一眼,嬌聲道:「看啥呢,對了,你最近和劉曉嵐聯繫沒?」

姚澤笑眯眯的搖頭道:「才從香港回來就急著回江平看你,沒來得及聯繫呢。」

宋楚楚聽了姚澤的話,開心的笑了起來,嬌聲道:「還算你有點良心,不過這是如果讓劉曉嵐那女人知道,肯定會折騰你的。」

姚澤笑著搖頭道:「不會的,曉嵐姐人其實挺好的。」

宋楚楚有些詫異的望著姚澤道:「我記得你們兩人以前不是見了面就爭吵的嗎,什麼時候關係變的這麼和諧了?」

姚澤心虛的笑了笑,道:「以前都是鬧著玩,現在嘛……」

「現在怎麼呢?」宋楚楚睜著美眸問道。

姚澤乾笑兩聲,道:「我以前不是和你說過嗎,我和她的事情。」

宋楚楚幽幽嘆了口氣,道:「真是搞不明白你們兩人怎麼想的,劉曉嵐是有老公的人,如果讓外人知道這件事情,你以後就別想在官場上混了。」

姚澤嘆了口氣,無言以對。

宋楚楚變的一副憂心忡忡的模樣。

……

天『色』灰濛濛下來,宋楚楚關了會所的門,然後讓姚澤陪著她去賣菜。

到宋楚楚居住小區附近的菜市場買了些菜,回到家后,宋楚楚讓姚澤先到客廳坐,然後她跑到廚房去給沈江銘打電話。

從書房出來后,宋楚楚笑道:「你沈叔叔知道你回來高興的很啊,說馬上就趕回來。」官場之財色誘人491

姚澤笑著道:「的確有好久沒和沈叔叔見面了。」他跟著宋楚楚去了廚房,問道:「有什麼需要我幫忙的?」

宋楚楚道:「你到客廳喝茶看電視就行了,廚房這些活不是你們這些大老爺們乾的。」

姚澤笑著道:「沒事,我想給你減輕負擔啊,我來幫你洗菜吧。」

見姚澤堅持要幫忙,宋楚楚也不勉強,就笑了笑,將買的青菜遞給姚澤,道:「那就辛苦你了。」

姚澤苦笑道:「洗個菜而已,楚楚姐不用這麼誇張吧。」

宋楚楚抿嘴笑了笑,嬌聲道:「每次都是我一個人在廚房忙活呢,你沈叔叔從來不『插』手這些事情,有人陪著在廚房聊聊天也還不錯。」

姚澤笑道:「沈叔叔他那是大人物,我不能和他比啊,給你幫忙是應該的。」

宋楚楚將豬肉切成塊,然後裝進盤裡,給鍋里倒了點油,等油燒開了又放了些蔥花進去,這才把豬肉下鍋,然後對著姚澤笑道:「你現在的官也不小了啊,放在縣裡,那就是縣長級別呢。」

姚澤苦笑道:「級別算是這麼算的,可是不同職位的詫異也有很大區別,我寧願現在去縣裡當縣長,也不願意在省里當小麻雀,縣長可是管著幾十萬人口呢。」

宋楚楚睨了姚澤一眼,道:「小小年紀官欲這麼強,以後如果當了省長什麼的會不會就不認識你姐呢。」

姚澤對著一臉笑意的宋楚楚翻了個白眼,一副不悅的模樣道:「楚楚姐,你把我當成什麼人了,就是當最高領導人我也不會忘記你啊,你是我姐的事實永遠都改變不了。」

宋楚楚聽了姚澤的話,心裡甜膩膩的,嫵媚的表情中帶著嬌柔的語調道:「那姐姐的後半生就靠你了。」

姚澤聽了宋楚楚這話,心裡突然一熱,不過臉上沒表現出來,一副正經神『色』道:「當然沒問題。」

兩人正聊著天,客廳門口傳出動靜,宋楚楚就笑著道:「你出去吧,你沈叔叔回來了,你們爺倆好好聊聊。」

姚澤將洗好的青菜裝進簍子里,然後笑著點頭,朝著外面走去。

此時,沈江銘剛剛踏進無力,換上拖鞋瞧見姚澤,沈江銘臉上『露』出一抹笑意道:「你這小子現在倒是成大忙人了,想見你一面可真難。」

姚澤悻悻笑了笑,幫沈江銘把包提了過去,放在沙發上,而後無奈的道:「我這不是瞎忙嗎,領導讓我去哪我就得去哪,當小麻雀身不由己埃」

沈江銘聽出姚澤話里的意思,就指著姚澤笑道:「你小子別得了便宜還賣乖,你這是好事知道嗎,一但農業改革在省里全面發展,到時候這份政績可就大了去,說不定直接就被派到那個市裡去當市長也沒個准。」

姚澤聽了沈江銘的話,不由得瞪大了眼睛,驚訝道:「這麼厲害?」

沈江銘在姚澤身邊坐下,笑道:「你以為,早就告訴你了,好好把這個任務干好,以後前途小不了,畢竟我國現在還是農業大國,農業的發展是國家的重中之重,你能為國家把農業搞好,過些年說不定就直接去了燕京任職都有可能。」

姚澤聽了沈江銘的話,詫異道:「怎麼你覺得我有可能去燕京當官?」

沈江銘就笑道:「還有誰這麼任務了?」

姚澤就將今天在淮源告訴路口碰到張愛民的事情和路上交談的話原原本本告訴了沈江銘,沈江銘聽完姚澤的敘述,臉上沒什麼波動,只是付之一笑。

這讓姚澤有些搞不懂兩人的關係了。首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