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場之財色誘人>第四百九十三章李美蓮的煩惱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四百九十三章李美蓮的煩惱

小說:官場之財色誘人| 作者:官場痞子| 類別:都市言情

王素雅見姚澤動容,臉上露出慚愧之色,就安慰道:「你不用想這麼多,這些不怪你,畢竟你走了政治這條路就可能顧不上其他的,我和父親都能理解,而父親也只是希望你能多一份保障,所以才多做了些事情,要知道你是他兒子,這一點永遠都不會改變,他為你做這些也是理所當然的。」

姚澤輕輕點頭,沒有多說什麼,只是低聲道:「素雅姐,謝謝你和爸對我無私的付出。」

王素雅淡雅絕美的俏臉露出一絲笑意,道:「我們是一家人不用說謝謝的。」

姚澤笑了笑,想要再去摟住王素雅卻被王素雅輕巧的躲開,清澈的美眸朝著姚澤睨了一眼。

姚澤悻悻的縮回手,然後對王素雅問道:「姐,你知道中商集團的李明海嗎?」姚澤這次回來的目的就是調查李明海的事情,對於商業上的事情姚澤可謂一竅不通,這會兒就順帶著向王素雅打聽。

王素雅有些好奇的看了姚澤一眼,道:「李明海的中商集團論實力,在我們江平排的上前三,以前我們公司和他們公司合作過一個大型的項目,後來因為意見不合我們公司就撤資了,現在他們公司主要是和香港那邊的貿易來往畢竟密切,給香港那邊加工電在產品的零部件,還涉足於房地產事業,因為攤在鋪的太大,目前他們公司恐怕出現了一些經濟危機。」

「你突然怎麼問起這個人了?」王素雅對姚澤問道。

王素雅對所有的事情都不知情,姚澤也不打算和她實話實說,就笑著說道:「我在香港那邊工作時,聽消息說,李明海的兒子在香港被人給捅死了,以前和他兒子有過一面之緣,剛才想起來了,就隨便問問。」

王素雅點了點頭,沒有去八卦這件事情的原因,只是輕聲囑咐姚澤道:「你在外面做事要注意些,能不得罪人就不要去得罪別人,一定要注意安全知道嗎?」

姚澤笑眯眯的點頭,而後朝王素雅湊近了一些,聞著她身上散發出的熟悉淡香,心情舒暢的調笑道:「姐,如果那天我和那李明德一樣被人給捅了,你會為我難過多久?」

王素雅聽了姚澤的問話,微微一愣,而後似乎幻想著那種場景,沉默一下后,她從沙發上站了起來,看了姚澤一眼,道:「如果是那樣,我不會難過,只會恨你1說完,不顧姚澤的一臉不解,踏著一雙潔白的拖鞋去了二樓的室。

姚澤微微愣在那裡一會兒,體會出王素雅話里的意思,然後傻傻的笑了兩聲,低聲自語道:「姐,我不會死的,我會擁有你,然後佔有你一輩子。」

……

因為要調查李明海犯罪證據,姚澤第二天便打電話聯繫了在江平賦閑的向成東和笑傲天兩人,兩人皆是特種兵出生,有著不弱的身手,姚澤一直將兩人留在身邊的目的就是為了做一些正常情況下不能做的事情,有時候太過死板一味的去用正義的方法解決問題,效果往往不怎麼樣。

將兩人約了出來,到一家比較有名的川菜店相見,姚澤開著王素雅的保時捷到飯店門口是就瞧見兩個兩個身材高大衣著樸實的漢子站在門口張望,而笑傲天的打扮更有些像街頭混混一般。

姚澤將車子停好,然後笑著走上去和兩人打招呼,向成東瞧見姚澤咧開嘴笑了笑,喊了聲姚澤哥,而笑傲天也是跟著向成東喊姚澤哥。

姚澤笑著道:「我怎麼感覺像是黑社會碰頭似的。」

笑傲天就撇了撇嘴道:「黑色會才沒資格讓我喊哥。」

姚澤聽了就付之一笑,然後帶著兩人進了川菜館,點好菜后,姚澤給兩人分別遞上一支煙,自己又點上一支,抽了一口后,對穿著迷彩服的向成東問道:「沈惠美和張國順離婚的時候沒遇到什麼麻煩吧?」

向成東猛的吸了口煙,而後笑了笑,說道:「開始的時候張國順不同意,覺得離婚對他影響不好,死活不肯離,惠美姐拿出張國順私會情人的照片威脅他要和他厲害,被他搶了去不說還扇了惠美姐兩巴掌,將惠美姐給關在了屋裡,辛虧我們當時是跟著惠美姐一起去的張國順的家,在下面等了幾個小時不見惠美姐下來,就跑了上去敲門,把惠美姐給救了出來,當然張國順也被我們狠狠湊了一頓,然後閉著他在離婚書上簽字,不過那些他私會情人的底片我們沒有給他,就是怕他以後報復惠美姐,所以留個後手。」

姚澤笑著點頭,「乾的漂亮。」他拿出自己的錢包,然後從裡面抽出一張銀行卡遞給向成東。

向成東微微一愣,問道:「姚澤哥,這是幹啥?」

姚澤笑著解釋道:「現在你們兩個屬於我私人應聘的,我當然得給你們開工資,卡里有十萬,你們各五萬塊,算是前面五個月的工資吧。」

向成東誇張的張大嘴巴,道:「哥,不用這麼多,你當官工資也不多,這開的太多了。」

姚澤今天早上去取款機看了看以前李美蓮給自己的銀行卡,裡面每個月都會按時進賬『米樂高』酒吧的收入,姚澤細細看了看數額,頓時就嚇了一跳,短短一年時間卡裡面竟然多出三百多萬,想想李美蓮賣命的為自己掙錢,而自己總是忙於政事疏於對她的關心,心裡倒是有些內疚起來。

姚澤這被子沒做多少壞事,但是卻欠下了不上的感情債,姚澤遇到的每個女人都那麼優秀那麼死心塌地的默默付出,而姚澤卻不知如何來待她們每一個人,全部娶回家?

那簡直是無稽之談。

如果有一天失去她們中的任何一個,姚澤恐怕都會極其難受。

「放心好了,這些錢我還是拿得出來的,不過可都是正經的錢。」姚澤硬把銀行卡塞進了向成東手裡。

向成東一臉笑了笑,道:「那我就不客氣了,我知道姚澤哥家裡有錢,不會貪污受賄。」

姚澤笑著點頭,也不解釋,一旁的笑傲天就將眼睛笑成了一條縫,大口大口的抽著煙道:「跟著姚澤哥就是舒坦,工作量不大,還有大魚大肉,以後我就死心塌地的跟著姚澤哥你了。」

姚澤將抽完的煙蒂塞進煙灰缸,范了個白眼道:「感情以前都是虛情假意的為我做事?」

笑傲天聽了就哈哈笑道:「可不是嗎,前些日子還在抱怨呢,這麼些時日見不到你,我們沒錢過日子都快去應聘當保安了。」

向成東聽了就沒好氣的瞪了笑傲天一眼,責怪道:「不說話沒人把你當啞巴。」向成東以前在部隊是笑傲天的班長,所以一直以向成天馬首是瞻,從部隊出來以後也已經形成這種習慣,聽了向成東的責怪,笑傲天嘿嘿乾笑了兩聲,不再吭聲。

姚澤聽了就歉意的道:「這些日子確實是我疏忽了,以後沒隔一段時間我會給你們打你們的工資進賬。」

向成東就趕忙說道:「姚澤哥,你別理笑傲天,他就是那張嘴不值錢,喜歡亂說話,其實心裡沒有那個意思,我們並不是那種愛錢的人,每天能有的吃就行,你別見怪埃」

姚澤笑著擺手道:「沒事,性子直一點更好,我這人不喜歡什麼事情都藏著掖著的人。」姚澤不再說這個話題,道:「我這次從香港回來只要是有些事情要辦,但是還需要你們兩個給我幫忙。」

向成東和笑傲天同時問道:「什麼事?」

姚澤讓兩人湊到自己身邊,然後開始安排自己的計劃……

李美蓮最近兩天很是困擾,前任老公的弟弟也就是林蕊馨的二叔不知道從哪得來的消息,知道李美蓮在縣城混的風生水起,昨天就從鄉下趕了過來,到酒吧找到李美蓮,讓李美蓮給他安排個活干,李美蓮讓他當保安他覺得保安太累等級太低,說要當酒吧的副經理,李美蓮對於林蕊馨二叔林萬山的要求差點沒冷笑出來。

一個小學沒畢業的人想當酒吧的副經理,這不是笑話么,李美蓮本來就不是個假公濟私的人,自然不會同意林萬山。

林萬山見李美蓮不答應就扯出以前的事情,說我大哥還在的時候對你這麼樣,你自己心裡清楚,現在他走了,眼看著你現在混的滋滋潤潤的,我落魄成這樣,你連這點小忙都不幫,你這麼做對的起我大哥么?

林萬山說了一通后,大有李美蓮不答應他,他就賴在這裡不走的意思。

為此李美蓮犯愁的厲害,趕他走怕他在酒吧鬧事影響酒吧的正常運營,不趕他吧,給他安排的事情又不滿意,要當酒吧的副經理李美蓮自然不會同意,於是只好先想出一個緩兵之計,給他安排了一個旅館先住下,然後給他塞了些錢,說讓我考慮兩天,畢竟這酒吧的老闆不是我,我必須給我們老闆彙報這事,如果老闆同意了,我就讓你過來當副經理。

林萬山拿著李美蓮給他的錢后說給李美蓮三天時間,如果不能給自己滿意的答案,就再過來找李美蓮。

今天已經是第三天,李美蓮想著先避開林萬山,就交代酒吧的保安隊長說林萬山來了就告訴他自己不再,然後把打發林萬山離開,李美蓮交代完后自己則早早的回了家,今天不打算在去酒吧。

晚上酒吧開門的時候林萬山果然找了過來,詢問李美蓮在不在,酒吧保安就把林萬山擋在了門外,說李經理不再這裡。

林萬山就問保安,李美蓮去了那裡。

保安隊長,不屑的看了林萬山一眼,道:「李經理去哪裡管你求事,也不撒泡尿照照自己什麼德性,別在這裡鬧事,否則揍死你。」

林萬山聽了就氣急,不過見門口三四個人高馬大的門衛,自己斗很肯定是鬥不過的,於是惡狠狠的丟下話后離開了。

求下月票,後面跟的很緊,有月票的投一下吧,感謝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