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場之財色誘人>第四百九十七章無法剋制的慾望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四百九十七章無法剋制的慾望

小說:官場之財色誘人| 作者:官場痞子| 類別:都市言情

姚澤和向成東趕到金向陽家時,瞧見笑傲天正在金向陽家的屋門口抹『葯』水,向成東就笑著打趣道:「你這是修車還是打架去了?」

笑傲天朝著向成東翻了個白眼,道:「做好事去了。【」

金向陽從屋裡走了出來,手裡朝著茶葉,瞧見姚澤和向成東就笑著道:「你們是傲天的朋友吧,趕緊進來坐。」

向成東低下頭對笑傲天問道:「怎麼回事?」

笑傲天得意的笑了笑,道:「進去了再說。」官場之財色誘人497

三人走了進去,金向陽給三人搬了三張木靠椅讓他們坐,又笑呵呵的道:「你們先坐一會兒,我去燒點熱水,馬上就來。」今天早上忙著去縣裡接自己孫子,家裡沒熱水,所以只能現在去燒,他提著瓶去了屋外面的小廚房。

等金向陽走後,姚澤對笑傲天問道:「到底發生了什麼事,說來聽聽。」

笑傲天笑著點頭,將剛才發生的事情詳細的將給了姚澤和向成東聽,姚澤聽完后臉上『露』出喜悅之『色』,拍手道:「真是太好了,有了這件事情后,估計從金向陽口中問出李恆德的事情會容易許多。」

向成東也是笑眯眯的道:「你小子這次算是無形中給立功了。」

笑傲天嘿嘿一笑,對姚澤問道:「哥,立功了有獎賞么?」

姚澤哈哈笑道:「事情成了肯定給你獎賞。」

金向陽沒一會兒從外面走了進來提著熱茶壺給三人倒了杯茶,后搬了張椅子坐在三人之中,笑眯眯的道:「今天真是虧了傲天啊,否則我那小孫子……當時的情況差點沒把我給嚇死,我們金就就這麼一個獨苗,要是毀在我手裡,我真是沒法活了。」

姚澤笑眯眯的道:「這也許就是天意。」他也不打算繞彎子,借著金向陽感激涕零的狀態,直入主題的道:「金大叔,其實今天我們三人過來是專程來找你的。」

「找我?」金向陽聽了姚澤的話,微微一愣,不由得詫異的問道:「小夥子我們認識嗎?」

姚澤搖了搖頭,道:「我們不認識,但是我知道你認識李恆德,李老闆。」

金向陽聽了姚澤的話,臉『色』微微一變,再看向姚澤的眼神多出一絲不善起來,「你和李老闆是什麼關係?」金向陽語氣有些不鎮定了。

姚澤道:「我和他不熟。」

金向陽稍稍放鬆了一些,問道:「那你問他幹嘛?」

姚澤笑了笑,將煙拿了出來自己抽了一根,有分別給三人派了一支,吸了口煙后,對著金向陽問道:「秦大志你認識嗎?」

「秦大志1金向陽剛才稍稍放鬆的心情一下子提到了嗓子眼,心裡略微有些苦澀,該來的始終逃不掉啊,金向陽已經猜到了姚澤的來意。

「我認識他,我也知道你們來的目的,我不知道秦大志的死因。」金向陽悶頭抽煙,道。

姚澤將煙夾在手裡,笑眯眯的望著金向陽道:「金大叔,你這有點不打自招的嫌疑啊,我們只是想給死者一個公道,給禍害人命現在仍然逍遙法外的人渣應有的懲罰,希望金大叔能夠幫忙。」

金向陽臉『色』有些難看,若不是因為笑傲天救了自己孫子,他早就提著掃帚趕人了,「我確實什麼都不知道,你讓我說什麼埃」金向陽有些心虛的低下頭,沒去看姚澤,只是一個勁的抽著煙,黝黑的額頭上出現一絲汗跡。

「那我想問問你,當初秦大志出事後,為什麼你突然就消失了,明明給李明海開車好幾年了,剛好在秦大志出事之後就無緣無故的消失的無影無蹤,這你怎麼解釋?」姚澤聲音變的嚴肅起來。官場之財色誘人497

金向陽將煙蒂扔在地上,然後用腳碾滅,才出聲道:「我就是不想給他開車了,所以回了老家,這有什麼問題?」

姚澤厲聲道:「可是為什麼偏偏在秦大志出事之後離開,這才是關鍵,金大叔,你也有兒女,也剛剛才嘗試差點失去至親的痛苦,我的未婚妻秦海心,也就是秦大志的女兒,那麼小就喪失了父親不說,現在還被李恆德『逼』迫的嫁給一個傻子,金大叔,如果這是你的女兒,看到她被人『逼』著嫁給一個傻子你是什麼感謝,更何況……這個『逼』迫他的人還是她的殺父仇人1

姚澤的話讓金向陽心頭一震,目光有些黯然的望著姚澤道:「你都知道了?」

「對,差不多都知道了,我只是缺少了你這個證人1姚澤輕描淡寫的說道。

這時,剛才受了驚嚇在裡面睡覺的小男孩跑了出來,拉著金向陽的胳膊,用稚嫩的聲音說道:「爺爺,爺爺,你就幫幫這個叔叔的忙吧,他剛才還救了我的命呢,我們不能知恩不報,這可是您教我的,你就幫幫那個叔叔吧。」小男孩稚嫩的小臉袋上『露』出祈求的神『色』。

金向陽『摸』著孫子的腦袋,眼眶有些濕潤,笑眯眯的點頭,道:「好孫子,爺爺聽你的,爺爺幫那個叔叔就是了。」他把自己孫子摟在懷裡,然後眼中泛著水霧道:「我會幫你們的,但是請給我一些時間安排家裡的事情,等我安排妥當家裡的事情后回去警察局自首。」

姚澤沒有什麼意外,早就猜測到是李明海指使了金向陽來辦這件事情,只是姚澤沒想到的是,這次會如此輕易的就把事情給解決了,不由得在心裡感概自己運氣好。

「金大叔,我替我未婚妻謝謝你了。」姚澤真誠的說道。

金向陽一臉苦澀的擺手道:「千萬別和我說謝謝,這些年我都快內疚死了,那年才回老家時,幾乎每天晚上都會做噩夢,夜夜如此,這些年心裡也是一直耿耿於懷,能夠秦家後人做點事情,雖然減輕不了罪孽,但是可以讓我心裡好受些。」

笑傲天忍不住在一旁問道:「既然你不是那種昧著良心幹壞事的人,當初為什麼要幫李明海?」

金向陽幽幽嘆了口氣,道:「那時候年輕,從小過夠了苦日子,李明海拿了二十萬放在我跟前,說幫他做掉一個人,那些錢就是我的,堆成小山的鈔票讓我當時就鬼『迷』了心竅,二十萬可是能抵現在的兩百萬,估計當時沒多少人能抵住這樣的誘『惑』。」

「貨車是他給我安排的,時間地點也是他告訴我的,把秦大志撞了之後我才知道李明海讓我撞的是咱們公司的大老闆……」

……

三人開車離開小河村后,向成東對姚澤問:「姚澤哥,你就這麼相信他會自首,不怕他偷偷溜走了?」

姚澤笑著道:「應該不會,他這種人良心未泯,看的出來他非常內疚,也許自首對他來說是一種解脫。」

事情辦的很順利,回到湯山縣后已經快到傍晚,姚澤讓向成東和笑傲天先回住的賓館,他則開著車子去了李美蓮那裡,今天李美蓮沒有去酒吧,知道姚澤晚上要回來吃飯,早早的就去菜市場買了不少姚澤喜歡吃的菜,做了一桌子『色』香味俱全的菜肴等著姚澤。

姚澤回到李美蓮那裡時,瞧見李美蓮雙手撐在飯桌上,美眸無神的發著呆,姚澤心裡頓時感覺溫馨無比,就如同賢惠的妻子等著丈夫回家吃飯一般。

李美蓮聽見關門聲,瞧見姚澤回來,就笑眯眯的站了起來,嬌聲道:「飯剛剛做好,快去洗手,然後吃飯。」

姚澤笑著答應一聲,洗完手後走了出來,李美蓮就問道:「喝白酒還是啤酒?」

姚澤笑眯眯的道:「你想喝什麼酒?」

李美蓮嬌笑道:「我就不喝了吧。」

姚澤笑道:「沒事今天高興,陪我喝點。」官場之財色誘人497

李美蓮起身去拿啤酒,然後走了回來,道:「那我只能陪你喝啤酒,白酒度數太高,喝不了。」

姚澤接過李美蓮遞來的啤酒,點頭道:「無所謂,只要不是紅酒都好說。」

李美蓮起身給姚澤盛了一碗雞湯,然後道:「多喝點,裡面放了人蔘。」

姚澤朝著李美蓮曖昧的看了一眼,笑道:「我身子好的很你又不是不知道,還給我吃這麼大補的東西幹嘛。」

李美蓮紅著臉啐了姚澤一口,嬌聲道:「有沒有良心,我這不是怕你身子受不住嗎,跟個牛犢子似的,你說你從昨晚到今天早上要了多少次?」

姚澤笑眯眯的道:「美蓮阿姨這麼誘人,要多少次都不夠。」

「去,流氓胚子。」李美蓮將雞湯放在姚澤跟前,然後笑道:「今天晚上我們分房睡,你去蕊馨房間。」

姚澤苦著臉道:「為什麼啊?」

李美蓮嫵媚的俏臉上帶著笑意的道:「年輕人不懂得剋制身子會虧損的厲害,以後到了中年腎虧了看你怎麼哭。」說完,見姚澤配合出一臉的萎靡之『色』,李美蓮噗的一聲嬌笑了出來,頓時就是笑靨如花風情萬種,只把姚澤看的目瞪口呆,驚艷不已。

飯後,李美蓮陪著姚澤喝了幾瓶啤酒腦袋有些犯暈,桌子上的碗筷也沒收拾,就趴在沙發上打盹,姚澤苦笑的搖頭,望著桌子上的盤盤碗碗,感覺有點自作孽不可活的意味。

好不容易將碗筷收拾乾淨,從廚房走出來時瞧見李美蓮趴在沙發上,嬌憨的睡了過去,白『色』蕾絲短裙的裙擺被拉扯到了大腿根部,『露』出兩條穿著肉『色』絲襪的修長美腿,腳上的拖鞋一隻掉在地上一隻穿在腳上,那隻沒穿拖鞋的豆蔻腳趾上抹著淡紅『色』的指甲油若隱若現的在絲襪裡面顯『露』出來,姚澤看的心裡火熱熱的,下身瞬間就來了反應,頓時就呼吸急促的走了過去,一把將李美蓮給橫抱了起來。

李美蓮在睡夢中驚醒,意識還沒清醒,突然感覺被人給扛了起來,她嚇的嬌呼一聲,雙手連連的捶打著姚澤的後背,待到姚澤將她扔到床上,意識才慢慢清醒,她瞪著美眸幽幽的啐了姚澤一口,紅著臉嬌聲道:「不是說了今晚分開睡嘛,怎麼這麼不聽話。」

李美蓮坐在床上,姚澤在她對面站著,望著李美蓮裙子裡面若隱若現的春光,姚澤目光火辣,喉嚨哽咽的道:「守著這麼個大美人誰忍的住埃」說完,他就朝著李美蓮身上撲了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