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場之財色誘人>第四百九十八章姐,我要娶你為妻!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四百九十八章姐,我要娶你為妻!

小說:官場之財色誘人| 作者:官場痞子| 類別:都市言情

「呀,小澤別這樣,我下面還疼著呢。」李美蓮被姚澤壓住,就伸手輕輕推了姚澤兩下。

姚澤壓在李美蓮的身上,吻住她的嘴唇一陣親吻后,雙手握住李美蓮兩個碩大的胸部,笑眯眯的道:「待會兒就不疼了。」然後解開李美蓮白『色』襯衣的扣子,將裡面的黑『色』文胸向上一推,兩個白嫩碩大的玉兔顫顫巍巍的彈跳了出來,光澤鮮嫩,讓姚澤『揉』捏的愛不釋手。

一陣撩撥之後,李美蓮開始微微喘息起來,一雙穿著絲襪的美腿緊緊的夾住了姚澤的腰身,兩隻手摟住了姚澤的脖子,嘴巴主動的朝著姚澤湊了過去。

兩人火熱的親吻在一起,姚澤心裡熱火朝天,壓在李美蓮身上,雙手有她的小腿慢慢撫『摸』至腿彎,在緩緩向上『摸』去,然後滑入了李美蓮的白『色』蕾絲短裙裡面,隔著絲襪和內褲『摸』到了她最**的部位。

「嗯……嗯嗯……」感受到下面姚澤的手在自己私處磨蹭,李美蓮身子酥麻的厲害,雙腿死死的夾住了姚澤的手,嬌媚的聲音從喉嚨里發了出來,一雙漂亮的眸子帶著『迷』離的望著姚澤,媚聲道:「別在折磨我來,來吧,要了我,我要……」官場之財色誘人498

姚澤手上的動作沒有停,而李美蓮也是隨著姚澤手上的動作,身子忍不住的上下起伏著,姚澤就笑眯眯的道:「剛才誰說今天要分房睡的?」

李美蓮美目中帶著幽怨的嬌聲喘息著說:「你是不是人1

姚澤哈哈笑了起來,見李美蓮一副幽怨受委屈的模樣,美『婦』氣質突顯的更有別樣風情,頓時心裡砰砰跳的厲害,一激動就伸出魔抓,只聽見『嘶』的一聲響,李美蓮美腿上的絲襪就被姚澤給撕爛了一大塊,『露』出裡面白皙的肌膚。

姚澤目光火熱的對著李美蓮美腿上的絲襪一陣摧殘,在李美蓮的嬌媚聲中,姚澤抬起了李美蓮的雙腿,讓她雙腿隔在自己肩膀上,然後伸手扯下自己的褲子,挺著姚澤『逼』近了李美蓮那早已泛濫的溪水泉眼處,在李美蓮哆哆嗦嗦的嬌呼聲中,姚澤挺槍而入,兩人同時發出一陣滿足的呻『吟』之聲……

……

姚澤時間有限,沒有在湯山縣多待,走之前給李美蓮留下了一張一百萬的存摺,是讓她用來買房子的。

李美蓮醒來的時候,掀開被子望著床頭櫃的存摺和留言條,臉上『露』出一絲會心的淺笑,霎那間就如同春暖花開一般,美的不可方物。

姚澤回到江平市后,在家陪了王素雅一天,晚上的時候姚澤收拾好了行禮,王素雅輕輕敲門來到姚澤房間,臉上帶著一絲不易察覺的失落問道:「明天就得走?」

姚澤將行李箱靠在牆邊,讓王素雅坐在自己床邊,然後笑著道:「是啊,時間緊迫,不能在逗留了,否則上級領導會不滿的。」

「哦。」王素雅輕輕答應一聲,絕美的俏臉上看不出什麼表情來。

姚澤就從旁邊輕輕摟住王素雅的小蠻腰,望著她身上無比熟悉的淡淡清香,在她耳畔問道:「是不是捨不得我啊?」

王素雅被姚澤這麼親密的摟住,臉蛋上瞬間『露』出一抹淡淡的紅暈,輕輕掙扎兩下,見掙脫不開也就從了姚澤,輕輕嘆息道:「真拿你沒辦法,若是外人看見了,還不知道怎麼說我們呢。」

姚澤就笑道:「我才不管外人怎麼看,我抱我自己的姐姐挨著他們屁事。」

王素雅感覺姚澤在她耳邊說話,將熱氣噴在她耳根上,這種感覺怪怪的,就把臉往旁邊去了點,才輕聲說道:「可是你現在的行為只是把我當姐姐看待嗎?」

姚澤嘿嘿一笑,將下巴擱在王素雅的肩頭,然後問道:「想聽真話還是假話?」

王素雅抿嘴一笑,輕聲道:「你還是說假話吧。」

姚澤啊了一聲,以為王素雅會讓自己說真話,就苦笑道:「假話就是,我的確是拿你當姐姐開待。」

「那你的意思,真話是你不把我當姐姐看待?」王素雅少有的一副嬌俏模樣的問道。

姚澤看著王素雅絕美的俏臉上『露』出的笑意,一時間竟然愣在了那裡,「素雅姐,你……你真的好美。」官場之財色誘人498

王素雅笑容變的淺了一些,臉蛋上『露』出紅暈的道:「我是你姐姐注意你的言辭。」

姚澤雙臂緊了緊王素雅的腰身,道:「姐……」

「嗯?」王素雅輕輕答應一聲,扭頭看了一眼近在咫尺的姚澤。

姚澤臉上變的正經了一些,道:「其實……」

「其實……」

「這麼難啟齒,那就別說出來了,我知道你想說什麼。」王素雅『摸』了『摸』姚澤英俊的側臉,輕聲道:「有些事情是不能強求的,姐只能做到這輩子不去愛一個男人,你懂我的意思嗎?」

姚澤有些失落,輕輕點頭,「如果是這樣,我寧願你去愛一個男人,這樣總好過孤獨一生來的強。」

「我孤獨嗎?」王素雅望著姚澤道:「不是還有你嗎?你不要我這個姐姐?」

「要1姚澤突然又笑了起來,雙臂緊緊的摟住王素雅擱在她肩頭的腦袋微微側過,嘴唇一下子吻在了王素雅的臉蛋上,王素雅身子輕輕一顫,雙手死死的捏在一起,顯得極其緊張,臉上卻顯得還算淡定,「姐……我愛你1姚澤說完的時候已經是淚流滿面。

事隔隔五年的今天,姚澤終於把藏在心裡十幾年的秘密給說了出來,對於王素雅的感情一直埋在心底,即使王素雅心裡也清楚,但是姚澤卻就是沒有開口坦然面對過,知道王素雅憤然的去了國外,姚澤都沒有勇氣挽留王素雅。

而去了大學,交的第一個女朋友胡靜也是因為有王素雅的影子在裡面,所以兩人才走到了起來,在愛情上,自己第一個愛的女人絕對就是王素雅無疑。

「協…小澤,你剛才……你剛才說的什麼?」王素雅愣愣的望著姚澤,表情有了很大的波動。

姚澤淚光中帶著笑意的道:「姐,我說我愛你,我愛你啊1

王素雅絕美的俏臉瞬間起了大波瀾,清澈的美眸中波光粼粼,眼淚隨著姚澤的語落,從眼角滑落出來,她什麼都沒說,捧著姚澤淚流滿面的臉,濕潤的嘴唇緩緩的朝著姚澤嘴巴湊了上去。

姚澤不可置信的瞪大了眼角,感覺如同做夢一般,王素雅竟然主動親了自己,自己的嘴唇竟然和王素雅的嘴唇緊緊的貼在了一起,王素雅嘴唇上的濕潤和柔軟度告訴姚澤這不是在做夢,正當姚澤想要更進一步,伸出舌頭想要敲開王素雅的嘴巴時,王素雅已經離開了姚澤的嘴唇,臉上帶著羞意的道:「小澤,這已經是我的底線了……」

「這些年我們過的都很苦,其實……其實臉父親都看出了你對我的感情並不只是親情。」

「啊?」姚澤驚詫不已。

王素雅眼神溫柔的道:「為此他專門找我談過一次。」

「他說了什麼?」姚澤緊張的問道。

王素雅輕輕一笑,美艷絕倫,「他說,他不在乎外人怎麼看,只要我們幸福怎麼樣都好。」

姚澤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以前一直考慮,如果一直真的俘獲了王素雅的芳香,自己還得過王漢中那一關,但是沒想到王漢中竟然會開放的如此地步。

其實哪裡又是王漢中開放了,作為和姚澤、王素雅生活了接近二十年的旁觀者,他又怎麼會不知道姚澤和王素雅由開始的親情慢慢的轉變成了另一種感情,他只是不想看兩個孩子都痛苦下去,所以才摒棄了世俗的眼光。官場之財色誘人498

「這麼說父親是支持我們的?」姚澤感覺幸福來的太突然。

王素雅點頭道:「雖然他不反對這些事情,但是我們也不能不為他考慮,其實他這麼做背負著很大的心裡壓力,我不想看到他為了我們的事情而憂鬱。」

「那姐你是什麼意思?」姚澤興奮的心情再次緊張起來。

王素雅主動摟住了姚澤,輕聲道:「再多給我們彼此一點時間好嗎?我們就順其自然吧,以後姐不嫁人,你想姐了隨時可以來看姐,而且看的正大光明這多好。」

姚澤在王素雅雪白的脖間親了親,說道:「可是姐,這樣你多委屈啊,我不能這樣對你。」

「那你的意思是讓我嫁人?」王素雅笑了笑,狡黠的說道。

「當然不是。」姚澤緊緊摟住王素雅道:「我要你成為我的女人,一輩子只是我一個人的,姐我要娶你為妻。」

「我很高興你能說出這種話來,但是我絕對不能嫁給你,小澤,咱們就做姐弟好嗎,一輩子的姐弟,我只希望能默默的守著你就好,沒有其他想法。」王素雅臉上帶著祈求之『色』。

姚澤輕輕嘆了口氣,問道:「你就這麼在乎世俗的眼光?」

王素雅笑了笑,道:「不是我在乎,既然活在這個世上我們總不能只為自己考慮,不管是爸也好,還是你也好,都是我不能和你成為夫妻的因素。」

姚澤雙手捧著王素雅的俏臉,說道:「姐,爸不是同意咱們了嗎?而且我也不在乎埃」

王素雅用手輕輕摩挲著姚澤的手背,輕聲說道:「你難道忘記自己的身份了,你是國家幹部,如果你娶了你自己姐姐為妻,仕途還有希望嗎?」

姚澤堅定的說道:「我不在乎什麼仕途,只要能娶你為妻,那些都無關緊要。」

王素雅搖了搖頭道:「如果那樣,姐會看不起你的,作為男人應該有所為有所不為,你有自己的使命去完成,姐希望有一天能看到你站在華夏政治舞台的正中央,所有的焦點都圍繞在你身上,你是那最璀璨的星光,國人會因你而自豪的男人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