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場之財色誘人>第五百零五章不再是女王的劉曉嵐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五百零五章不再是女王的劉曉嵐

小說:官場之財色誘人| 作者:官場痞子| 類別:都市言情

於乾逃出廢棄工廠后,不敢一直沿著主幹道跑,怕那幾個打手開著車子把自己給追上,於是就朝著羊腸小道裡面逃竄,沒一會兒幾人便開車車子趕了過來,其中一個小弟就指著那條羊腸小道,說道:「大哥,我看到那混蛋跑進去了。」

為首的男人就吩咐道:「虎子,你和阿標下車去追那混蛋,我們走大路,在前面攔截他。」

剛才被於乾襲擊的虎子點了點頭,惡狠狠的道:「別讓老子逮到他,逮到了先打個半死,在慢慢折磨死他。」

大塊頭的虎子和個頭中等的阿標下車后朝著於乾剛才躥進去的小樹林追了去,剩下的兩人便開著車子從大路攔截。

於乾一路狂奔,一直跑到沒力氣了,躬腰不停的喘氣,後面的虎子和阿標跟的緊,見到於乾的身影,虎子怒聲罵道:「雜種,看老子今天逮到你不打斷你的狗腿。」

於乾見到後面追上來的兩人,嚇的臉色一變,不敢再歇息,再次撒腿拚命的跑了起來,人在逃命的時候總能發揮出自己最大的潛能,於乾拼了命的跑,沒一會兒又和虎子拉開了一些距離,不過虎子仍然可以看到姚澤的身影,於是喘著氣的對身邊的阿標道:「我先歇會,你繼續追他,等我歇息好了,趕上你,然後再輪你休息,咱們這麼輪流著休息,能恢復體力,到時候這小子體力用完了自然就得束手就擒。」

「好主意。」阿標笑著答應一聲,然後加快了速度朝著於乾追去,而虎子便停了下來,坐在草地上休息。

於乾不認識路,只管往前面跑,見和後面的人拉開了距離,他累的實在是沒力氣了,於是速度放慢了一些,邊休息邊小跑著,跑到前方,見前面是一條污染了的污染了的小河攔住了去路,如果朝著上面走就是主幹道,於乾雖然蠢,但是也知道這個時候不能上主幹道,為了活命,他咬牙跳到了小河裡。

河水裡面的臟污和腐爛的動物屍體讓於乾心裡陣陣噁心,只好屏住呼吸不去呼吸臭水溝臭氣熏天的惡臭,等到憋不住了,他再次呼吸時,被那噁心的臭氣熏的直接乾嘔了出來。

虎子趕上阿標后,見阿標站在小河邊,就問道:「人呢?」

阿標指著越走越遠的於乾道:「快過河了。」

「那你咋不追?」阿虎怒聲道。

阿標沒好氣的道:「你看看這河裡的水,這死豬、死雞,還有工業原料,你下去追去,我去和老大匯合去了。」

虎子望著漸漸消**影的於乾,跺腳重嘆一聲,朝著阿標追了上去。

於乾一直從中午逃到夜幕降臨才看見人流,頓時心裡稍微放鬆了些,找到一個路人,於乾祈求的道:「先生,可以借我手機用一下嗎?」

那路人見於乾身上髒兮兮的,頭髮蓬鬆凌亂,頓時有些厭惡的瞪了於乾一眼,道:「滾遠點,真他媽噁心。」

於乾氣極,但是現在也不是意氣用事的時候,後面的人還在窮追不捨,於乾又找到一個路過的女人,女人雖然見到於乾這麼模樣噁心,但是怕於乾傷害到自己,女人還是拿出手機遞給了於乾,並催促於乾快點打。

於乾感激的接過手機,然後迅速的撥通了手機,將電話打到了竇可瑩那裡。

竇可瑩中午從蔣晴晴家回去之後一直躺在床上睡覺,聽到床頭櫃的電話響了起來,竇可瑩摸過電話,帶著睡意的輕聲問道:「哪位?」

於乾在電話裡面聽到竇可瑩的聲音感覺異常親切,頓時眼淚在眼眶裡打轉,喉嚨里哽咽的道:「可瑩,是我。」

竇可瑩微微睜開眼睛,「於乾?」

「嗯,是我。」於乾道:「可瑩,救救我,我被人綁架了,剛逃出來。」

竇可瑩聽了於乾的話,頓時一驚,問道:「誰綁架了你?」

於乾帶著哭腔的道:「你趕緊先過來接我一下,再晚點恐怕就被別人追上了,可瑩你一定要過來救我,我現在身無分文,連坐車的錢都沒有……」

竇可瑩開著車子到了於乾所說的位置,剛停車車子,一個人影迅速竄了進來,坐在副駕駛的位置,竇可瑩嚇了一挑,定晴一看,這個衣衫襤褸身上帶著惡臭,頭髮蓬鬆,眼中全是血絲的男人竟然是於乾,頓時詫異的瞪大了眼睛。

「你這是怎麼搞的?」竇可瑩雖然下決心和於乾離婚,但是一日夫妻百日恩,見於謙這麼模樣,她心裡倒是有些同情。

於乾看見竇可瑩便哭了起來,「可瑩,前段時間我真該聽你的話去自首,這段時間我過的簡直是生不如死的生活埃」

竇可瑩將車子發動,離開這裡,然後才道:「把這段時間發生的事情和我說說。」

……

回到竇可瑩家,於乾去洗手間洗澡又換了身衣服,竇可瑩給於乾做了些吃的,於乾見了眼眶一紅,哽咽的道:「謝謝你,可瑩。」

竇可瑩嘆了口氣道:「早知今日何必當初,舒坦的日子你不過,非得折騰,現在好了。」覺得於乾已經夠慘了,竇可瑩也就不再說他了,道:「你吃吧,不夠我再給你做。」

於乾已經很久沒有吃到熟食了,此時見到竇可瑩做的美食,頓時胃口大開,狼吞虎咽的吃了起來,竇可瑩望著於乾微微嘆了口氣,不知為何,竇可瑩看著於乾的時候腦袋裡總是閃現姚澤的身影,這種感覺讓她感到極其彆扭,想要將腦袋裡面的姚澤揮之而去,可是越是不想想起他,他的身影在自己腦海顯現的越清晰,竇可瑩臉上出現一些憂慮之色。

於乾很快就將竇可瑩做的東西吃完,然後喝了兩口水,滿足的打了個飽嗝,笑道:「好久沒有吃的這麼舒坦了。」

竇可瑩坐在沙發上,對著於乾問道:「你接下來打算怎麼辦?」

於乾道:「我打算去自首,被抓的這段時間我想通了。與其東躲西藏的過日子還不如自首坐牢悔過,出來后還是可以過安穩的日子,至少自己心裡會好受些。」

竇可瑩贊同的點了點頭道:「如果你早點成熟起來我們就不會落到今天這個地步。」

於乾苦澀的笑了笑道:「以前是我太犯渾,對不起了可瑩,我知道你不會再原諒我,我也會不在拖累你,等你弄好離婚書之後我直接簽字就是了。」

竇可瑩輕輕恩了一聲,道:「去了牢房裡好好改造,爭取早點出來。」

于謙點頭,道:「我會去自首的,但是在自首之前我得去做一件事情。」

竇可瑩疑惑的問道:「什麼事情?」

於乾當下就把李恆德的陰謀告訴了竇可瑩,竇可瑩聽完后詫異的道:「沒想到這個李恆德如此陰險,可是秦姑娘我看她不像那種人埃」

於乾冷哼一聲,道:「光從表面看的出什麼,我會在他們結婚的那天出面阻止他們,我要當場揭穿李恆德的陰謀,我不會眼睜睜的看著我爸一輩子的心血被賊人竊去。」

竇可瑩思索一下后,就道:「這個事情得從長計議,李恆德既然知道你逃離,肯定會想辦法在這兩天內找到你,就算抓不到你,可能也會在婚禮現場埋伏很多人,等著你去自投羅網。」

於乾聽了竇可瑩的話,皺眉道:「那該怎麼辦?」

竇可瑩聲音清脆的說道:「現在我也沒什麼好辦法,但是有一點可以肯定都是,我們這個地方現在也不安全了。」

既然李恆德知道你逃了出來,自然會給你父親打電話,試探你回去沒,如果你不在你爸那裡,那麼只有可能在我這裡了,我想用不了多久,他就會派人找到我這裡來。

於乾嚇了一跳道:「那我們趕緊走吧。」

竇可瑩搖頭道:「我不走,這是我家,我又沒做虧心事,為什麼要逃。」她從包里拿出一些錢遞給於乾道:「你走吧,隨便找個酒店住下,應該會比較安全。」

於乾借過錢,猶豫的說道:「你真的不走,他們那些人心狠手辣,沒冒這個風險。」

竇可瑩思索一下,道:「我待會兒去我朋友那裡吧。」

「也好,那我就先走了。」於乾從沙發上站了起來,竇可瑩就趕緊道:「你等等。」

她從室里拿出一個手機遞給於乾,囑咐道:「有什麼事情可以打我電話,電話隨時保持暢通。」

於乾深深的看了竇可瑩一眼,重重的點頭,說了聲謝謝,然後離開了竇可瑩這裡。

竇可瑩猶豫再三之後,為了保險起見,打算去她父母那裡祝

剛開車離開小區,電話便響了起來,見是姚澤打過來的電話,竇可瑩咬了咬嬌艷欲滴的紅唇,然後將電話扔在一邊,沒去管它。

電話鈴聲停了之後再次響起,一直到第三遍,竇可瑩才接通,輕輕喂了一聲。

姚澤在電話裡面尷尬的咳嗽一聲,道:「可瑩姐,我們可以談談嗎?」

竇可瑩道:「有那個必要嗎?」

姚澤道:「我想給你解釋一下。」

竇可瑩想起今天早上荒唐的事情,俏臉不由得紅到了耳後根,就嬌聲道:「不用解釋了,都是我的錯,是我摸錯了床,你不用內疚或者恐慌什麼,我不會找你麻煩。」

被竇可瑩說穿心事,姚澤老臉一紅道:「我沒有那個意思,只是想給你解釋一下,我們見個面吧。」

竇可瑩也想和姚澤說說秦海心的事情,於是點頭道:「你說地方吧,我去找你。」

……

竇可瑩到了姚澤說的小攤位置,見姚澤正坐在那裡和啤酒吃燒烤,就有些羞澀帶著尷尬的走了過去,在姚澤對面坐下,道:「你想說什麼?」

姚澤放下手中的杯子,問道:「要喝點嗎?」

竇可瑩搖頭,道:「以後不敢喝了。」

被竇可瑩說的老臉一紅,姚澤尷尬的道:「可瑩姐,你相信我,昨天晚上我真把你當成晴晴姐了。」

竇可瑩道:「事情都已經過去了,沒必要再說這些了吧?」

姚澤就問道:「你不生氣了?」

被姚澤這麼一問,竇可瑩竟然才發現,姚澤對自己做了那種事情,自己潛意識裡竟然沒有對他產生怒氣怨恨的意思,頓時就感覺有些不可思議。

不過被姚澤問起,竇可瑩還是擺出一副生氣模樣的道:「事情都已經發生了,我生氣能怎麼辦?把你給殺了?

姚澤悻悻笑道:「如果你覺得有氣可以揍我一頓,這樣我會覺得心裡舒服一些。」

竇可瑩嬌聲道:「我沒有揍你的興趣,而且揍你我手還會疼,這件事情到此打住,以後不要再提了。」

姚澤笑著點頭道:「不提,以後再也不提了。」

竇可瑩臉色緩和了一些后,望著姚澤說道:「我今天過來的主要目的不是來聽你解釋的,我有一件事情要告訴你。」

「你和秦海心是不是好朋友?」竇可瑩認真的問道。

姚澤詫異的道:「怎麼呢?

竇可瑩道:「你只有回答我是不是。」

姚澤點頭道:「我們是很好的朋友。」

竇可瑩點頭道:「我有件事情要告訴你……」

姚澤聽完竇可瑩的話,詫異的道:「這段時間於乾是被李恆德給綁架了?」

竇可瑩點頭道:「差點被折磨死。」

姚澤知道了於乾的計劃,心裡暗自高興起來,只要自己和於乾合夥,不用回內地,就能把李恆德給收拾了,光李恆德買兇殺人、綁架這些罪名都夠他在監獄你過下本輩子了,更有甚者可能會丟掉性命。

姚澤趕緊的道:「可瑩姐,謝謝你給我提供這個消息,這個消息對我來說實在太重要了。」

竇可瑩道:「不用謝我,只是舉手之勞而已,我主要是不想秦海心那麼漂亮的一個姑娘淪為李恆德的棋子,所以才來通知你一聲。」

姚澤問道:「你能聯繫上於乾嗎?」

竇可瑩道:「你聯繫他幹嘛?」

姚澤道:「我可以幫他埃」

竇可瑩就疑惑的問道:「你為什麼要幫他?」

姚澤就道:「因為秦海心,其實秦海心也只是被李恆德抓住了把柄,所以才被威脅的被迫嫁給於凌風。」

竇可瑩恍然,道:「我就說嘛,秦海心那麼出色又要強的姑娘怎麼可能嫁給於凌風。」竇可瑩也沒問秦海心具體的事情,就對姚澤道:「你如果想找他我可以幫你聯繫,讓你們見一面。」

姚澤趕緊點頭,道:「越快越好,現在可以嗎?」

竇可瑩點頭道:「我先幫你聯繫一下看看。」

電話那頭接通后,竇可瑩把姚澤想要去找他的事情簡單的說了一下,於乾在電話里聽完竇可瑩的話,沉默片刻后問道:「這個人可靠嘛?」

竇可瑩道:「完全可靠,這點你不用擔心。」

「那好吧,你讓他來見我,我把我的位置發你手機上。」

……

竇可瑩開車將姚澤送到於乾居住的賓館后,將姚澤送了進去,見到於乾后,竇可瑩給雙方介紹了彼此的身份,事情做完后,竇可瑩笑道:「你們聊吧,那我就先走了。」

於乾就問道:「你不留下嗎?」

竇可瑩道:「你們談事我留下來幹嘛!走了。」

等竇可瑩離開后,姚澤笑了笑道:「於先生我想我們可以合作一下。」

於乾點上一支煙,瞅著姚澤問道:「怎麼讓我相信你?」

姚澤也給自己點上一支煙,然後說道:「現在你有不相信我的餘地嗎?如果想害你,剛才來之前就可以把你一網打荊」

於乾笑了笑,道:「你打算怎麼和我合作。」

姚澤眯著眼望著於乾,道:「一起對付李恆德。」

……

「一群廢物,混蛋,馬上……馬上給我去找,就是翻遍整個香港也要把於乾那個小畜生找出來,只有兩天,我給你們兩天時間,如果找不到人你們知道後果是什麼,給你們提個醒,到於家附近埋伏几個人,他有可能這兩天會回於家,還有就是他妻子居住的地方,派人去找,他現在很有可能在他妻子那裡,不管怎麼樣,只有兩天時間,生死無論,覺得要找到他。」李恆德在家裡的書房暴跳如雷,大聲的對著電話裡面的人交代道。

掛點電話,他感覺心臟跳動的厲害,感覺抽開抽屜,從裡面拿出心臟病葯來,吃了兩顆后才感覺心臟稍微好受了些。

他緩緩坐回老闆椅上,心裡後悔不已,早知道會出這種事情,當初就該一槍解決了於乾,這些可好竟然讓他給逃跑了,如果他出現在了婚禮現場那後果就不堪設想了。

姚澤和於乾商量完事情后,離開酒店,然後回到自己居住的酒店,舒了口氣后躺在床上,然後拿出手機,撥通秦海心的電話。

秦海心接通后,聲音輕柔的道:「姚澤,還沒休息呢?」

姚澤笑眯眯的道:「還沒呢,這不想你了嗎,就打給你了。」

秦海心俏臉一紅,心裡甜膩的道:「什麼時候學會這麼會說話了?」

姚澤笑道:「我說的可都是真心話,對了,咱們的孩子還好嗎?」

秦海心一臉溫柔的望著自己慢慢挺起的肚子,笑著道:「還好,不過小傢伙很調皮,沒事就喜歡踢我呢。」

姚澤開心的傻笑起來,道:「我想聽聽。」

秦海心輕聲笑道:「等你來了我讓你聽。」

姚澤輕輕恩了一聲,然後開始和秦海心說這事:「海心告訴你一個天大的好消息……」

「你是說於乾要對付李恆德?」聽完姚澤的敘述,秦海心在電話里驚喜的道。

姚澤點頭道:「對,於乾那裡有李恆德犯罪的證據,他打算在你和於凌風結婚的那天去破壞婚禮,順便揭穿李恆德的陰謀。」

「真是太好了,這樣就可以省去我們很多麻煩。」秦海心高興的說道。

姚澤笑道:「事情還在進一步籌劃,明天我再去和他商量一下,等商量好了我會通知你,然後你只用配合我們就成了。」

「好的。」秦海心笑眯眯的答應下來。

姚澤就柔聲道:「早點休息,別累著了。」

秦海心心裡甜膩膩的道:「你也早些休息,姚澤,我……」

「啥?」

「我愛你1

秦海心迅速掛斷了電話。

姚澤聽著電話裡面的忙音,苦笑起來。

……

納蘭冰旋作為納蘭家中的長孫女已經不是一次被逼著去和那些燕京的名門望族相親,納蘭冰旋此時正在去燕京的路上,她打通劉曉嵐的電話后,聲音清脆的道:「我恨不得這次回去隨便找一個男人嫁了得了。」

劉曉嵐躺在床上,聽了納蘭冰旋的話后,問道:「不等你那個小救命恩人了?」

納蘭冰旋絕美的俏臉上露出一抹落寞之色,聲音有些低沉的道:「早就已經死了,這些年一直是我在自欺欺人罷了。」

劉曉嵐不解的道:「我一直不明白,那個時候你才多大為什麼會這麼喜歡這個男孩,即便是救了你一命,也不至於這麼多年對他還念念不忘吧?」

納蘭冰旋輕聲道:「你不懂。」

劉曉嵐沒好氣的翻了個白眼,道:「我當然不懂,每次問你都說我不懂,你什麼都不和我說,我當然不懂啦。」

納蘭冰旋露出一絲笑意,似乎是回憶起了小時候她和那個小男孩的事情,電話裡面一直沒有出聲,劉曉嵐就在電話里道:「這次又是回去相親嗎?」

納蘭冰旋輕輕恩了一聲,道:「爺爺讓我回去相親。」

劉曉嵐就笑道:「這次又是那個首長的兒子?」

納蘭冰旋輕描淡寫的說道:「王副總理的兒子。」

劉曉嵐聽了暗自咋舌,嘖嘖出聲道:「要不你就從了吧,副總理啊,這該有多大級別了,比我們家那小子官職大了不知道多少倍呢。」

納蘭冰旋不由得笑了起來,絕美的臉蛋在微笑中如同百花綻放一般美艷動人,她輕聲說道:「你現在心裡就只剩下姚澤了,開口閉口都是姚澤,你還是我以前認識的女強人劉曉嵐嗎?」

劉曉嵐咯咯嬌笑了起來,道:「早就不是了,我寧願為姚澤生個孩子,然後乖乖在家做個相夫教子的好女人,這種生活才是我一直所嚮往的,很安寧,簡單的幸福。」說完這些話的時候,劉曉嵐美眸中有些黯然之色,她知道,因為身份關係,她這輩子都不可能和姚澤用這種生活方式生活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