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場之財色誘人>第五百零六章納蘭家族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五百零六章納蘭家族

小說:官場之財色誘人| 作者:官場痞子| 類別:都市言情

納蘭冰旋聽著劉曉嵐所描述的場景心裡微微動容,和自己喜喚嶧檣個孩子相夫教子,要比做一個冷冰冰的女強人更加能讓自己滿足吧。

納蘭冰旋對電話里的劉曉嵐問道:「既然你喜歡姚澤,而姚澤也喜歡你,為什麼你們不能結婚呢?」

劉曉嵐笑了笑,道:「他一個在官場上混的男人,怎麼可以娶我這樣的結過婚的女人,會對他仕途有影響的。」

納蘭冰旋聽了劉曉嵐的話,頓時冷哼一聲,問道:「這是他的意思?」

劉曉嵐道:「不管誰的意思,事實就是如此,他如何身子官場,就不能和我結婚,可別忘了,我現在還是副省長的兒媳婦」

納蘭冰旋沉默下來,車子開上高速公路,才又開口道:「真不能理解你的心思,既然明知道姚澤不能給你名分,為什麼還要這麼堅持。」

劉曉嵐從床上坐了起來,眼神中帶著笑意的說道:「有些事情不是自己能夠控制的。」

劉曉嵐不想再說自己的事情,就扯開話題道:「你真打算回去相親,隨便找個男人嫁了?」

納蘭冰旋絕美的俏臉上露出一絲煩惱之色道:「與其讓他們催促,還不如先找一個當一下擋箭牌。」

劉曉嵐苦笑道:「你夠厲害的,敢拿副總理的兒子當擋箭牌。」

納蘭冰旋撇了撇嘴,精緻的臉蛋露出一絲笑意,輕聲道:「這世界上已經沒有什麼我怕的事情,我已經看淡了這個世界。」」我怎麼感覺你有像個看破紅塵的女尼姑?」劉曉嵐嬌笑了起來。

納蘭冰旋眼眸中閃過一絲厲色,然後聲音變的冷漠起來,「很多年前就經歷了人情的冷漠,連至親的親人都可以害,這種人太多了,所以慢慢的我的感情就變淡了。」

劉曉嵐有些詫異的道:「你這些話指的是什麼?和多年前那個男孩子有關?」

納蘭冰旋輕輕嗯了一聲,冷聲道:「他就是被他親人給害死的。」

「啊?」劉曉嵐嬌呼一聲,不可思議的道:「不是親生的?」

納蘭冰旋道:「是親生的,但是這裡面涉及到一些別的事情,很複雜的,不停了。」

納蘭冰旋下了燕京的高速路口后,紅色的保時捷轎跑迅速的沖向了燕京市內,在一座古香古色的四合院門口停下,納蘭冰旋從車子裡面走了出來,門口兩個荷槍實彈的士兵瞧見納蘭冰旋迅速給納蘭冰旋敬了個禮,納蘭冰旋一襲白色的長褲襯衣,腳下踏著一雙黑色高跟鞋,臉色冷漠的走了進去。

四合院裡面很大,種植了很多花草樹木,甚至還有些名貴的珍品樹木,一個頭髮鬢白一身唐裝的老人站在花園的中央手裡拿著一把大剪刀,專心致志的修剪著花花草草的殘枝,在他旁邊站著一個一身得體的黑色西裝,穿著看上去一絲不苟,一副派頭十足的中年男人,只是在穿唐裝的老人面前,他氣場被壓制了許多,低頭和老人輕聲說著什麼。

老人聽著中年男人的話,時不時的輕輕點頭,偶然間瞥見納蘭冰旋朝著自己這邊走來,老人嚴肅的表情立馬露出了和煦的笑意,抬手阻止了中年男人的談話,然後笑哈哈的道:「我的寶貝孫女,你可算捨得回來看你爺爺這糟老頭子了埃」

納蘭冰旋朝著納蘭初陽悻悻一笑,絕美的俏臉上露出淺淺的酒窩,她朝著納蘭初陽喊了聲爺爺,又對著納蘭初陽旁邊的納蘭錦喊了聲二叔。

納蘭錦笑眯眯的點頭,道:「半年多沒見到冰旋又比去年過年的時候漂亮了許多啊,再漂亮下去,恐怕世間就沒有配得上咱們冰旋的男人了。」

一旁的納蘭初陽聽了就高興的哈哈大笑起來,出聲道:「沒有配得上的也得找一個不是,女孩子嘛,遲早要結婚生子的,女人不經歷這些就白來世間走一遭了。」

「小冰旋,爺爺說的對嗎?」納蘭初陽一臉慈祥的望著自己的寶貝孫女。

納蘭冰旋俏臉帶著淺笑,很不給面子的搖頭道:「不對。」這話惹得納蘭初陽哈哈大笑,指著納蘭冰旋道:「現在這個家裡也就你這小妮子敢反駁我了。」

「對了,納蘭錦,兩家人見面的事情安排的怎麼樣了?」納蘭初陽對著一旁含笑不語的納蘭錦問道。

納蘭錦朝著納蘭冰旋看了一眼,然後道:「安排的差不多了,就等著您定時間了。」

納蘭初陽就笑道:「這小冰旋不是已經回來了嗎。那就把時間定在明天吧,晚上和王副總理他知會一聲,問問看他明天晚上有沒有什麼安排,如果沒有就安排在明天晚上吧。」

「好的,事情我會安排妥當的。」納蘭錦笑著點頭。

納蘭初陽將剪刀遞給納蘭錦,然後笑眯眯的對納蘭冰旋道:「來,小冰旋,到爺爺那裡去,陪爺爺聊會兒天,咱們爺孫倆好久沒聊天了。」

納蘭錦拿著剪刀,望著爺孫倆的背影,苦笑的低聲道:「這也太寵愛這個小孫女了吧。」要知道,自從納蘭初陽退休之後,沒有誰再能和他面對面坐著一起貼心的談話了,包括自己的幾個兒女在內。

到了納蘭初陽的房間,納蘭初陽笑眯眯的讓納蘭冰旋坐自己身邊,然後問道:「小冰旋,這半年過的怎麼樣?」

納蘭冰旋表情沒多少波動,沒有因為能和自己爺爺單獨坐在一起貼心的交談而有什麼激動的,只是淡然的說道:「生活總是平淡的,爺爺問的好壞太過籠統了。」

納蘭初陽就哈哈笑道:「爺爺其實是問你,這半年有沒有尋覓到自己喜歡的男孩子,如果有爺爺可以馬上取消明晚的晚宴。」

納蘭冰旋嬌俏的睨了納蘭初陽一眼,道:「爺爺,你老狐狸1

納蘭初陽哈哈笑道:「我怎麼就老狐狸了?」

「你明明知道我的近況,還故意問我,我可不信我的一舉一動能瞞的過您。」納蘭冰旋嬌聲說道。

納蘭初陽笑呵呵的道:「爺爺這不也是為了你好嘛,怕你在外面受人欺負。」

納蘭冰旋輕輕哼了一聲,都:「明明就是派人監視我1

納蘭初陽哈哈笑道:「你也太傷你爺爺的心了吧,我好心暗中找人保護你,怎麼就變成監視你了,既然你不喜歡,那爺爺就把人撤走吧。」

納蘭冰旋臉蛋上露出一絲笑意,沒有吭聲。

納蘭初陽就問道:「冰旋啊,不是爺爺要逼你相親,你看看你現在歲數也不小了,在不找個夫家別人會嚼舌根子的,但是呢,咱們也不急,可以慢慢找,一直找到你喜歡的位置,咱們家不搞什麼政治聯姻,也沒必要搞,咱們納蘭家還沒有到依附別人的地步,爺爺只是希望你能過的幸福。」納蘭初陽只有在納蘭冰旋面前才表現的像個慈祥的長者,而他這番話語中也充斥著對自己家族滿滿的自信。

納蘭初陽這番話讓納蘭冰旋平淡如水的性子微微起了一絲波瀾,輕聲道道:「謝謝爺爺,我願意去見見王家人。」

納蘭初陽笑眯眯的點頭,然後問道:「能告訴爺爺,這些年為什麼一直對這個家若即若離嗎?」

「我沒有。」納蘭冰旋低聲道。

納蘭初陽溫和的笑道:「有沒有還能瞞的過我的眼睛?是你爸爸惹你了?」

納蘭冰旋輕輕搖頭,不過美眸中水霧微微波盪起來。

「那好吧,既然你不願意說爺爺也不逼你,不過,如果誰給欺負我的小冰旋,不管是誰,我一定收拾他。」納蘭初陽一本正經的道。

納蘭冰旋想起了很多年前的一幕,內心微微顫慄起來,眼淚也沒忍住,在納蘭初陽面前流了下來。

納蘭初陽見了頓時一臉慈祥的將納蘭冰旋納入懷中,輕輕拍著納蘭冰旋後背,聲音柔和的說道:「冰旋不哭,受了什麼委屈只管和爺爺說,爺爺永遠是你最堅強的後盾,無論是誰都不能欺負到你。」

於凌風和秦海心的婚事已經進入了倒計時的最後一天,於宗光派人給秦海心送去了從英國專門設計好的婚紗,秦海心到室換好婚紗后怯生生的從室裡面走了出來,對著沙發上一臉驚艷之色的姚澤問道:「好看嗎?」

秦海心身材高挑,穿上那大氣而又絢麗的如鮮花勝放的婚紗后如同天使下凡一般,高貴而又不可侵犯,她原本嫵媚的臉蛋填上一抹嬌羞之色后,顯得更加迷人可愛了。

姚澤瞪著眼睛,愣愣的望著秦海心,半響才回過神,呵呵傻笑道:「海心,你是仙女下凡吧?」

秦海心嬌俏的睨了姚澤一眼,輕聲笑道:「喜不喜歡這樣的我?」

姚澤重重的點頭,讚歎的道:「太漂亮了。」

秦海心就悠悠嘆了口氣,俏臉有些黯然的道:「可惜這婚紗不能為你穿。」

姚澤笑了笑,道:「如果你願意,我就娶了你」

「真的嗎?」秦海心瞪大了美眸,嫵媚嬌俏的臉龐露出喜悅之色。

姚澤望著秦海心的肚子,輕輕點頭,柔聲道:」當然是真的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