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場之財色誘人>第五百零七章家族的恥辱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五百零七章家族的恥辱

小說:官場之財色誘人| 作者:官場痞子| 類別:都市言情

秦海心聽了姚澤的話,嫵媚俏麗的臉龐露出會心的笑意,然後挑眉道:「我才不會嫁給你呢。」

姚澤問道:「為什麼啊?」

秦海心柔聲道:「能把這個孩子生下來,然後守著他過日子我已經很滿足了,我就不霸佔你了,本來這個孩子就是我……」說到這裡,秦海心止住話題,想起自己灌醉姚澤,然後把自己第一次交給他的場景,只覺得如做夢一般,恍如隔世。

「你在想什麼?」姚澤見秦海心怔怔出神的站在自己前面,就走到秦海心生后,輕輕摟住她纖細的腰身,柔聲問道。

秦海心輕輕推了姚澤一下,柔聲道:「小心孩子。」

姚澤笑呵呵的把秦海心推到沙發上坐下,然後笑著說道:「讓我聽聽唄。」

秦海心抿嘴笑了笑,拍了拍自己身邊,姚澤就坐了下去,然後將耳朵貼在秦海心穿著婚紗的肚子上,靜靜的聽著秦海心肚子裡面的動靜。

秦海心輕輕摩挲著姚澤的側臉,柔聲問道:「聽見了嗎?」

姚澤露出會心而又喜悅的笑意,輕聲道:「聽見了,感覺真好。」

「你會喜歡咱們的孩子嗎?」秦海心問道。

姚澤抬起頭來望著秦海心,沒好氣的笑道:「我的兒子,我能不喜歡嗎?」

秦海心搖頭道:「我不是這個意思,我的意思是,以後你娶妻生子了,還會愛咱們的孩子嗎?」

姚澤用手摸了摸秦海心的肚子,道:「不管什麼時候你肚子裡面的孩子都是我的長子,當然會一直疼愛他。」

秦海心臉上露出一絲笑意,輕聲道:「有你這句話我就放心了,我就怕孩子生下來之後受了苦、受了委屈。」

姚澤默認,「海心,對不起,我……」

秦海心紅著眼眶伸出手捂住姚澤的嘴巴不讓他繼續說下去。

「你沒有什麼錯,這一切都是我自願的。」她溫柔的笑了笑,柔聲說道:「別忘了,這孩子還是我把你灌醉了,然後才懷上的,所以的事情都是我自己乾的,所以這一切和你沒什麼關係,以後別再對我說對不起。」

「對了,你和於乾的對策商量好沒?明天可就要舉行婚禮了。」秦海心緊張的問道。

姚澤笑眯眯的道:「沒什麼問題的,保證讓你和於凌風結不成婚。」

秦海心笑眯眯的點頭,而後又嘆了口氣道:「其實於家是無辜的,這次於宗光將全香港有頭有臉的人物都給請了過去,還有各大電台報社都會前去,如果鬧出這麼一出,於宗光的面子恐怕就……」

姚澤笑道:「他兒子范了錯誤,既然兒子沒能力,只有他這個當爹的承擔了,別想那麼多,反正這些事情和你沒關係,所以不用為誰內疚。」

秦海心點了點頭,輕輕恩了一聲,然後倒在姚澤懷裡,閉上眼睛,心中一片安寧。

……

納蘭冰旋離開四合院后開著車子去了燕京郊外,在一處湖畔處將車子停下,然後從車上走了下去,望著碧綠的水面,納蘭冰旋臉上露出憂傷之色,凝望著湖面許久,納蘭冰旋輕輕嘆了口氣,轉身離開,腦海中回想起多年前的一幕……

十六年前,那時候納蘭冰旋只有十歲,對於一個十歲的孩子來說,很多事情都是朦朦朧朧的,當時她母親投河自殺之前眼中含恨,對只有十歲的納蘭冰旋說:「納蘭家的人全是薄情寡義的人,納蘭家所有人都欠我的,冰旋你記住,我的死是因為你父親,因為你父親的薄情寡義,把我逼上了絕路,冰旋,你長大了以後要好好照顧自己知道嗎,媽媽是愛你的,可是這個世界上已經沒有我可以活下去的理由了……」

納蘭冰旋的母親是借著帶納蘭冰旋郊遊的時候在那片湖畔跳水自殺的,納蘭冰旋眼睜睜的望著自己母親縱身跳進湖中,身子慢慢沉入湖底卻無能為力,多年來納蘭冰旋一直不明白母親跳水自殺的原因,她沒有問過父親,而她父親也沒主動告訴她。

她父親納蘭德一直如同高高在上的神靈一般,燕京軍區司令員,多厲害的人物,納蘭冰旋冷笑一下,啟動車子然後離開了她母親跳水的小湖畔……

「冰旋,你回燕京了?」燕京軍區司令員辦公室,納蘭德手裡拿著手機,對著電話裡面的納蘭冰旋問道。

納蘭冰旋在燕京有自己的房子,此時她正坐在別墅的陽台上,望著身前蔥鬱的一旁綠化樹林,目光中沒什麼波動,只是對著電話里的納蘭德嗯了一聲。

納蘭德道:「你現在在你爺爺那裡嗎?」

納蘭冰旋語氣平淡的說道:「沒有。」

納蘭德哦了一聲,接著就是一陣沉默,過了一會兒后他才又問道:「明天的晚宴一定要參加知道嗎?」

納蘭冰旋冷笑了一笑,問道:「你打電話就是為了說這些吧?」

納蘭德眉頭微微蹙起,有些不悅的道:「冰旋,我是你父親,你就是這麼和自己父親說話的?」

納蘭冰旋冷聲道:「那請問我該怎麼和你說話?」

納蘭德氣憤的道:「難道就不知道尊重一下長輩?」

納蘭冰旋坐在陽台上的靠椅上,端起桌子上的紅酒,輕輕抿了一口,而後語氣平淡的說道:「你是個值得尊重的長輩嗎?」

「放肆1納蘭德氣急對著電話裡面吼道:「你現在膽子越來越大,竟敢和我頂撞了,是誰給你的膽子1

納蘭冰旋笑了笑,絕美的俏臉上儘是冷意,「如果沒事我就掛了。」說完,不待納蘭德開口,納蘭冰旋就將電話給掛斷了。

納蘭德聽著電話里的忙音,重重嘆了口氣,將電話扔在了辦公桌上,臉上儘是憂鬱之色。

納蘭德也知道自己女兒為什麼對自己如此冷漠,他又何苦不是有難言之隱,納蘭冰旋的母親投河自盡后,納蘭德也很傷心,但是對於納蘭冰旋的母親來說,死是她唯一的一種解脫,否則活下來將是納蘭家族永遠的恥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