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場之財色誘人>第五百零八章納蘭冰旋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五百零八章納蘭冰旋

小說:官場之財色誘人| 作者:官場痞子| 類別:都市言情

納蘭冰旋不懂什麼叫做相濡以沫,她的感情世界,是混雜卻又空白的,所以她一直沒有對任何男人動過心,她打心眼裡討厭所謂的情和愛,感覺這些東西都很虛假,在真正的苦難面前,情和愛會立馬被打回原形,對於那些將愛放在嘴邊說的人更是作嘔欲吐的感覺。

納蘭冰旋在陽台上坐了一會兒,凝視著一個方向看了很久,直到感覺一絲涼意她才微微回神,從靠椅上站了起來,恰巧這個時候玻璃圓桌上的手機響了起來,納蘭冰旋躬身將手機拿了起來,手機上標註的是一個叫小離的人,她接通后,淡然的道:「你也知道我回燕京了?」

「我爸告訴我的。」納蘭離在電話里笑眯眯的說道。

「不和二叔鬧彆扭了?」納蘭冰旋想起自己堂弟去年因為喜歡一個二流明星而和二叔納蘭錦鬧矛盾離家出走的事情頓時感覺好笑。

納蘭離在電話里悻悻笑道:「早和好了,我現在已經正式和芳然交往了。」李芳然是國內影視圈小有名氣的影視明星。

納蘭冰旋輕輕哦了一聲,性子淡然的她沒去問其中的緣由,只是一起平淡的問道:「打電話過來做什麼?」

納蘭離坐在一個豪華ktv的包廂內,懷裡躺著一個衣著性感,長相嬌艷的女子,他笑著摸了摸女子後背的秀髮,然後笑著道:「就是問你無不無聊,要不要出來玩一下,我在盛世國際ktv,芳然也在這裡,老早就嚷嚷著想見見我的美女大姐了。」

納蘭冰旋猶豫一下,想來時間還在一個人閑著也是閑著便點頭答應下來。

掛斷電話,李芳然從納蘭離懷中坐了起來,畫著濃妝的嫵媚臉蛋帶著笑意的道:「為什麼說我想見你姐姐?我可從沒說過1

納蘭離苦笑道:「我那姐姐性子古怪,總得找個讓她來的理由吧。」

「今天不是約了江少嗎,幹嘛讓你姐過來。」李芳然顯然不怎麼想和納蘭家的人接觸。

納蘭離將李芳然再次摟入懷中,笑著道:「遲早是要見我家人的,別害怕,慢慢適應吧。」

李芳然一臉可憐巴巴的模樣嬌聲道:「如果你家人欺負我怎麼辦?」

納蘭離輕輕一笑,道:「放心好了,有我在,誰也別想欺負你。」

李芳然豁然一笑,摟住了納蘭離的脖子,「阿離,我愛你。」然後濕潤的紅唇就朝著納蘭離的嘴巴上湊了過去。

兩人剛剛吻到一起,包廂的房門突然被打開,一身白色西裝,一臉貴哥氣質的男子笑眯眯的走了進來,望著親熱的兩人,嘖嘖聲道:「這就忍不住了,要不我先退出去讓你們辦完事了我再進來?」

李芳然羞紅了臉,望著進來的帥氣公子哥一眼,嬌羞的輕聲喊了聲江少。

「別胡說八道,過來坐。」納蘭離朝著江少瞪了一眼,然後拍了拍自己身邊的位置。

江少走了過去,脫掉自己身上的白色西裝,扔在皮椅上,然後在納蘭離身邊坐下,不客氣的給自己倒了一杯后就,端起來抿了一口,而後笑道:「幾個意思啊?今天這是唱的那成?」

納蘭離笑眯眯的道:「我今天喊了雨柔過來。」

江少聽了納蘭離的話,一口紅酒從嘴裡噴了出來,瞪著納蘭離責問道:「你小子有病啊,沒事喊她過來幹嘛,先吃蘿蔔淡操心吧。」

一旁的李芳然就插話道:「雨柔一直還愛著你。」

江少沒好氣的道:「可我不愛她了。」

納蘭離笑眯眯的道:「雨柔和芳然是好朋友,所以希望芳然……」

「停停停……」江少打住納蘭離的話,瞪著納蘭離道:「我算是看出來了,你小子重色輕友,為了哄自己女人開心,就拿哥們消遣是。」

納蘭離苦笑道:「你這完全全就是狗咬呂洞賓,確實,我不否認其中有芳然說情的原因,但是哥們打心眼覺得雨柔那姑娘不錯,你也瞎混了這麼多年,該收收心了吧。」

江少一口將紅酒喝完,眼皮子一翻,瞪了納蘭離一眼,道:「懶得理你,我走了。」剛站起來,包廂的房門再次被推開,一身修身牛仔裝的納蘭冰旋一臉淡然的走了進來,絕美的俏臉不用裝扮都能傾國傾城的靚麗動人。

江少看見納蘭冰旋先是一愣,接著一臉興奮的道:「冰旋姐,你什麼時候回來的?」

納蘭冰旋瞥了江少一眼,淡淡的道:「今天。」

對於納蘭冰旋的冷淡性子,江少早已習慣,所以見怪不怪的悻悻笑了笑,原本打算走的,見納蘭冰旋來了,他又坐了回去。

一旁的納蘭離就笑眯眯的低聲在江少身邊低聲道:「不是要走嗎?」

江少沒好氣的翻了個白眼,道:「現在又不想走了,要你管1

江少暗戀納蘭冰旋多年這早就不是個秘密,不過雖然他們身份地位同等,但是在江少眼中,納蘭冰旋的容顏和氣質如同人間仙子一般,不可侵犯,高不可攀,所以他一直將喜歡納蘭冰旋的事情埋在心底,不過納蘭離作為江少多年的死黨,對於他這點事情自然知道的一清二楚。

「姐,你趕緊坐,這個就是芳然。」納蘭離笑眯眯的對著李芳然道:「快叫人埃」

李芳然剛才被納蘭冰旋的容貌所震驚,此時經納蘭離提醒,她回過神,有些忐忑的從沙發上站了起來,悻悻笑著喊了聲,「冰旋姐。」

納蘭冰旋對著李芳然打量幾眼,然後點了點頭,道:「你就是李芳然?」

李芳然輕輕點頭,笑了笑,道:「對。」

納蘭冰旋在李芳然身邊坐下,見納蘭冰旋坐下了,李芳然這才又從新做回皮沙發上。

剛坐下,納蘭冰旋平淡的聲音再次響起:「既然在一起不容易,就好好珍惜,否則就是害人害己。」納蘭冰旋這話是說給李芳然聽的。

納蘭冰旋對於娛樂圈的演員還是不怎麼感冒的,畢竟娛樂圈的醜聞比比皆是,他怕納蘭離太過單純的被李芳然這種戲子給騙。

不過兩人正在熱戀中,納蘭冰旋自然不會和納蘭離說什麼掃興的話,只是從旁暗自敲打一下李芳然。

李芳然聽了納蘭冰旋的話,趕緊點頭,保證的說道:「請冰旋姐放心,我會好好對阿離的。」

李芳然旁邊的阿離聽了這話,苦笑道:「怎麼感覺我變成了女人似的?」

一旁的江少就笑道:「你本來就是個娘們。」

「滾蛋。」

江少哈哈一笑,將目光看向沒什麼表情的納蘭冰旋,問道:「冰旋姐,這次回來不會又是為了相親的事情吧?」

納蘭冰旋還沒開口,納蘭離笑著點頭道:「猜對了,你要不要也試試?」

江少臉上一窘,他倒是想,但是他不敢啊!

納蘭冰旋就微微蹙了蹙柳眉,帶著一絲責怪的語氣道:「小離,別胡說八道。」

納蘭離悻悻一笑,不敢在亂說,只是朝著江少偷偷擠了擠眼。

江少又問道:「這次又是誰家的公子?」

納蘭離回答道:「王副總理的公子。」

江少點了點頭,有意無意的說了一句:「王家現在勢頭正猛礙…」

在座幾人都是高官子弟,從小對政治上的事情耳濡目染,所以對於這方面的事情比較敏感,聽了江少的話,納蘭冰旋微微蹙眉表示不悅。

納蘭離感覺到了納蘭冰旋的不滿,就瞪著江少道:「廢什麼話,你的意思是我們納蘭家難道還需要依附他王家了不成?」

江少端起紅酒杯,笑了笑,道:「我可沒有那個意思,別想歪了,我只是說現在王家勢頭不錯,在未來幾年,王副總理進軍總理的可能性最大……」

納蘭離撇了撇嘴道:「如果冰旋姐不喜歡,王家就是有人當上最高領導人該不嫁的照樣不嫁。」

正聊著天,包廂的們再一次被打開,一名穿著白色連衣裙,素妝打扮的漂亮女孩走了進來,她一身打扮極其淑女,雙手提著一個黑色的皮包,看著包廂裡面喝酒的江少,臉上帶著歉意的輕聲道:「少江,對不起,我真不是有意的。」

常少將悶著頭喝了幾口酒,然後望著站在自己面前的林雨柔,有些不耐煩的道:「現在別說這些掃興的話,要喝酒就坐下來喝酒,不喝酒就走人。」

「少江,你……」

「閉嘴。」常江少瞪了納蘭離一眼,眼神中竟是責怪的意思。

「怎麼回事啊?」一旁不怎麼言語的納蘭冰旋突然開口問道。

常少江和林雨柔在一起快三年了,納蘭冰旋倒是和林雨柔有過幾面之緣,此時見兩人鬧了矛盾,納蘭冰旋對林雨柔的影響不錯,就出口問道。

「冰旋姐,沒事。」常少江擺手道。

納蘭冰旋就對著林雨柔笑了笑,道:「雨柔,你坐過來。」

林雨柔也認識納蘭冰旋,知道納蘭冰旋在幾人中有著不一般的地位,就偷偷的看了常少江一眼后,怯怯的走到納蘭冰旋身邊,輕聲叫了一聲冰旋姐。

納蘭冰旋指著旁邊,道:「坐下吧,告訴我怎麼回事。」

林雨柔點了點頭,坐在納蘭冰旋旁邊,眼眶有些濕潤起來,帶著哽咽的語調道:「冰旋姐,我真不是故意的……」

一個月以前,林雨柔參加一個商業演出,演出完畢后,一個工作人員拿來一束紅玫瑰給林雨柔,林雨柔以為是粉絲送的,便欣然接過,然後商業演出的主辦方才又告訴林雨柔這花是燕京的一個有勢力的公子哥送的,並囑咐林雨柔去陪那公子哥吃頓飯,林雨柔開始怎麼都不答應,最後收到各方面的壓力,包括封殺她之類的話后,她才有些害怕的答應下來,這事恰巧被前去捧林雨柔場的常少江看見,見林雨柔和一個男子肩並肩的偷偷離開演出場地,常少江氣憤的跟了上去,見兩人進了一家豪華酒店,常少江怒氣衝天的衝進了酒店,當場就把那公子哥給狠狠揍了一頓,然後又甩了林雨柔一巴掌,轉身就走。

這一個月來,不管林雨柔怎麼打常少江的電話,常少江都不予理睬,他覺得林雨柔背叛了他,作為一個男人,最無法原諒的就是自己女人感情的背叛,常少江已經下決心和林雨柔一刀兩斷。

這一個月來,不管林雨柔怎麼打電話常少江都不解,連一個解釋的機會都不給自己,林雨柔急了,沒辦法了才找到李芳然,希望通過納蘭離約出常少江來,給他解釋當時的情況。

納蘭冰旋聽完林雨柔的敘述,把目光瞅向常少江,剛才林雨柔給納蘭冰旋講經過的時候常少江也豎著耳朵仔細聽,此時見到納蘭冰旋的眼神,常少江尷尬的咳嗽一聲,然後低頭埋著頭喝酒

納蘭冰旋望著常少江,問道:「你是不是男人?」

「我……」常少江語窮不知怎麼回答。

「道歉1一邊的納蘭離起鬨道。

常少江瞪了納蘭離一眼,一副咬牙切齒的模樣,心裡暗罵這小子落井下石。

林雨柔趕緊擺手道:「不用道歉,只要誤會說開就好了。」

納蘭冰旋目光一直凝視著常少江,常少江被納蘭冰旋看的頭皮發麻,忍了忍,還是當著眾人的面給林雨柔說了聲對不起。

林雨柔眼淚一下子就流了出來,哽咽的道:「少江我以後再也不接別人的花了,你別不要我埃」

常少江心裡有些愧疚,也怪自己當時太過衝動,這會兒見林雨柔哭的傷心,常少江也不好當著眾人的面去哄林雨柔,就從沙發上站了起來,道:「我們有什麼事情回去再說,別在冰旋姐面前讓我沒面子。」

林雨柔聽了常少江的話,乖巧的點了點頭,然後止住了眼淚……

常少江為了不讓尷尬的氣氛繼續下去,就專業話題的說道:「冰旋姐,你這次真打算去和王家的公子相親?」

納蘭冰旋端起自己跟前的紅酒,輕輕抿了一口,點頭道:「有這個想法。」

「為了什麼啊?」常少江不理解的問道。

納蘭冰旋笑了笑,一臉淡然的說道:「我年紀也不小了,總該找個人嫁了吧。」

「可是那王家的小子配不上你埃」常少江趕緊說道。

納蘭冰旋就問道:「那你告訴我,誰能配的上我?」

「這……」在常少江眼裡,納蘭冰旋是絕對的女神,如果真讓他說一個能配上納蘭冰旋的,他鐵定說不出來。

「好了,不和你們瞎說了,你們玩吧,我就不再這裡當電燈泡了。」納蘭冰旋從沙發上站了起來,然後就要離開。

納蘭離就問道:「怎麼才來就要走?」

納蘭冰旋走到包廂門口,輕聲道:「困了,你們玩吧。」然後轉身走了出去。

納蘭離旁邊的李芳然就有些不悅的低聲道:「怎麼這麼高傲……」

納蘭離笑道:「我姐就這種性子,人其實很好的。」

「我怎麼沒感覺出她有多好?」

李芳然處處抬杠讓納蘭離有些不悅,端起杯子低頭喝酒不再接李芳然的茬。

李芳然就笑了笑,摟住納蘭離的胳膊,嬌聲道:「和你開個玩笑嗎,生什麼氣呀……」

「以後不要說我姐的不是,我不愛聽……」

……

納蘭冰旋離開ktv后,獨自開車回到住的地方,然後從室的抽屜里拿出一個蛇形的玉佩來,拿在手裡怔怔出神了一陣子,看到這個玉佩,納蘭冰旋便想起了十幾年前的場景,她親眼瞧見了她在心底默默想著要嫁的那個男孩子被他父親給無情的從樓上給推了下去,從二層樓的樓梯,一直滾到了一樓,腦袋撞在了一樓的牆角處,鮮血從他腦袋裡面流了出來,當時納蘭冰旋就站在他旁邊,望著男孩清澈的眼神慢慢變的黯然,納蘭冰旋撕心裂肺的痛苦,可是男孩子卻永遠的沉睡了過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