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場之財色誘人>第五百零九章豪華游輪上的鬧劇婚禮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五百零九章豪華游輪上的鬧劇婚禮

小說:官場之財色誘人| 作者:官場痞子| 類別:都市言情

九月二十日,這一天註定是個不平凡的日子。

秦海心坐在豪華游輪的里艙內,一身集高貴、氣質、唯美於一體的漂亮婚紗穿著身上,讓她顯得是那麼的美麗動人。

「媽,出去看看,姚澤來了沒。」秦海心畫了淡淡的妝容,將她嫵媚動人的臉蛋渲染的更加動人起來,只是她柳眉微蹙的樣子反應了她此時的心情並不怎麼愉悅。

秦月娥見女兒一臉的焦急之色,就伸手拍了拍秦海心的肩膀,輕聲問道:「請帖給姚澤去沒?」想要上這婚禮的豪華游輪,非請帖不得入內。

秦海心微微點頭,道:「昨天晚上已經給他了,給了他兩份,還有一份是為於乾準備的。」

秦月娥低聲問道:「他們的計劃是什麼?」

秦海心搖頭,有些擔憂的道:「我也不太清楚,姚澤說讓我不用管,一切他來安排。」

秦月娥就笑了笑,道:「那你還操心什麼?對姚澤的能力不放心?」

秦海心柳眉微微舒展,淺柔一笑,道:「只是有些緊張……」

兩人說著話的時候,一身白色西服的於凌風走了進來,看著秦海心漂亮的渾身,他咧著嘴朝秦海心笑了起來,憨聲道:「秦姐姐好漂亮,跟仙女似的。」

秦海心不自然的笑了笑,感覺有些對不起於凌風,畢竟這場婚禮註定了是個鬧劇。

秦月娥就將於凌風拉到一邊,囑咐的說道:「你先出去吧,婚禮舉行前是不能見新娘的。」

於凌風疑惑的問道:「為什麼啊?」

秦月饈槍婢匕。趕緊出去。」她把於凌風給推了出去,然後對秦海心說道:「你在裡面等一會兒我出去看看。」

豪華游輪上來的全是香港有頭有臉的人物,這次香港政界出了執行長官這個最高權力的人物沒來以外,其他高官全都一一跑來捧場,足以看出於宗光的面子不可謂不大。

於宗光喜氣洋洋的站在游輪的入口處,歡迎各方人士到來,竇魏國夫婦以及竇可瑩也在這個時候趕了過來,不管於乾和竇可瑩如今的關係到了什麼地步,至少兩人的婚還沒離,那麼竇家就應該過來一趟。

「老於,你這小兒子結婚搞的夠氣派埃」竇魏國笑著走上游輪對著於宗光笑了起來,不過話中有話的意思是,我女兒嫁給你兒子的時候,怎麼沒見你這麼重視過?竇魏國見於宗光搞這個大的場面,心裡自然不悅。

於宗光人老成精,自然聽出竇魏國心中的不滿,頓時哈哈笑道:「老竇這是吃醋了?你也知道當時於乾和可瑩結婚的事情於乾她母親剛剛……」

「得了,你別解釋……」竇魏國拍了拍於宗光的胳膊,瞪了他一眼,道:「只是想起來不痛快,不過,我老竇是那麼小心眼的人嗎?」

於宗光哈哈笑道:「自然不是。」

竇可瑩走上豪華游輪后,和她母親蔡芬交代一聲,然後找到了秦海心所在的裡間艙內,敲開門,竇可瑩望著一身婚事的秦海心,笑了笑,道:「海心今天真夠漂亮的。」

秦海心並不清楚竇可瑩已經知道待會兒要發生什麼事情,就笑了笑,道:「以後我得喊了大嫂了……」

竇可瑩似笑非笑的望著秦海心,輕聲道:「不能吧,難道你真打算嫁給於凌風?」

秦海心微微一愣,竇可瑩也沒賣關子,笑了笑,說道:「於乾已經將事情都告訴我了,你穿上婚紗也只不過是做做樣子,不是嗎?」

「你什麼都知道了?」秦海心望著竇可瑩道。

竇可瑩點頭,說道:「於家其實也很無辜。」

秦海心默然的點頭,「一切歸咎起來都是李恆德的問題。今天過後他將受到法律的制裁。」

兩人正聊著天的時候李恆德走了進來,瞧見竇可瑩他微微愣了一下,準備交代秦海心的話給咽了回去,只是朝著竇可瑩點了點頭,然後對秦海心問道:「準備好了沒?」

秦海心反問道:「需要準備什麼?」

李恆德被秦海心問的表情一滯,目光中帶著不悅,不過竇可瑩在場,他還是語氣平和的說道:「儀式馬上要開始了,你跟我出來吧。」

秦海心提著渾身的裙擺面部逼鵠矗竇可瑩就笑眯眯的拉著秦海心的胳膊,道:「我陪你一起出去。」

「謝謝。」秦海心笑了笑,她心裡卻是有些忐忑,此時有個人在她身邊,她心裡倒是稍稍安穩一些。

豪華游輪上該布置的都已經布置好了,受到邀請來參加婚禮的人慢慢朝著甲板湊去,主持婚禮的司儀,已經站在了甲板的正中央,正召集大家向甲板靠攏。

秦海心和竇可瑩從里艙裡面走了出來,然後竇可瑩就低聲對秦海心問道:「姚澤和於乾來了沒?」

秦海心朝著周圍看了看,搖頭道:「我也不清楚,打他電話沒人接聽……」秦海心臉上顯得有些著急,畢竟這是她的終身大事,如果姚澤不來自己恐怕就得真嫁給於凌風了。

「沒事的,他們應該已經商量好了對策,不用擔心。」竇可瑩見秦海心有些憂慮之色,就安慰的說道。

竇可瑩朝著人群里看了幾眼,不由得嘆息道:「今天於家恐怕要上頭版頭條了,你看看,都來了那些人物。」竇可瑩偷偷指給秦海心看,然後低聲道:「政務司司長、議員、總警司,都過來了,還有……」

「姚澤……」秦海心突然說道。

竇可瑩微微抬頭,看到一臉笑意的姚澤和於乾以及幾名警察朝著甲板這邊走了過來,姚澤沒有如電視劇裡面的男主角一樣,在女主角快要嫁給別的男人時,突然從天而降,大吼我反對之類的劇情,就這麼帶著笑意的朝著秦海心和竇可瑩這邊走了過來,他身後跟著幾名一臉肅然之色的警察。

秦海心望著走過來的姚澤,幽幽的道:「在不來我就真要嫁給於凌風了。」

姚澤剛要說話,他身後的一名警察就問道:「你是秦海心?」

秦海心微微點頭,那警察就問道:「李恆德在什麼地方?」

秦海心朝著甲板放心掃了一眼,然後看到正忙著和眾人寒暄的李恆德於是抬手指給警察看。

其中一名帶隊的警察就朝著後面三名警察示意一下,那三名警察便朝著李恆德走了過去。

李恆德正和香港的幾個富商閑聊著,突然感覺有一種不好的預感,潛意識的朝著秦海心方向瞥了一眼,待見到於乾活生生的站在秦海心旁邊時,李恆德臉色一下子就變了……

他已經派了很多人去找於乾,可是整整兩天時間,於乾似乎人間消失了一般,不管李恆德動用多少人,都沒法把於乾給找出來,只要是和於乾有關係的人和地方,李恆德都去找過,即便現在豪華輪船的入口處還隱藏著自己許多手下,為的就是攔捕於乾。

可惜於乾身邊有四名警察,那些李恆德的手下根本不敢上前去。

「你是李恆德先生嗎?」三名警察排開眾人,走到李恆德面前問道。

李恆德面如死灰般的站在那裡,心中充滿了不甘,只差一步就能如願以償,卻到頭來還是毀在了那小子手上,李恆德充滿怨恨的看了於乾一眼,心裡極其後悔當初怎麼沒有一槍斃了他。

「請問你是不是李恆德?」見李恆德不做聲,其中一名警察再次問道。

這時候在不遠處的於宗光看到情況,趕緊走了上去,然後皺著眉頭,不悅的對幾名警察問道:「你們這是幹什麼?」

三名警察都認識於宗光,只是歉意的道:「抱歉,於先生,李恆德先生和一樁兇手案有關,我們必須帶他回去協助調查。」

「證據呢?」於宗光冷著臉道:「你們的警司都在這裡,是不是要讓我把他們喊過來和你們說話?」

「這……」

「爸,我就是證人1於乾突然走了出來,站在了李恆德面前,指著李恆德道:「我這段時間就是被他給綁架了,如果不是我從他手裡逃脫出來,現在已經是生死未卜了。」

「到底怎麼回事?」於宗光聽了自己兒子的話,頓時臉色陰沉的難看,原來打算拍一些舉行婚禮儀式的各大媒體這個時候蜂擁而上,對著於宗光、李恆德、於乾幾人瘋狂的照了起來。

於乾恨聲道:「李恆德為了想奪得我們於家的財產,他不惜逼迫自己的女兒嫁到於家來,想通過逼迫自己女兒的手段,來間接掌握我們於家的財產……」

於宗光目光冷峻的望著李恆德,問道:「是真的?」

李恆德突然哈哈笑了起來,目光陰森的望著於宗光和於乾道:「真假又如何,你們於家害死了我兒子,我拿走你們於家的財產,這過分嗎,我的兒子被你兒子害死了,我的損失誰來承擔……」

「跟我們回警局再說。」見這裡眾人人物太多,帶隊的那名警察讓人把李恆德銬了起來,同時於乾也被警察給帶走,原本熱熱鬧鬧的氣氛一下子一百八十度的轉彎,剛才警察來的時候,秦海心已經去了游輪的里艙將婚紗給換了下來,然後穿上了自己的衣服走了出去,在秦月娥的陪同下,秦海心走到於宗光身邊,將那套漂亮的婚紗遞給於宗光,帶著歉意的道:「於伯伯,對不起了,衣服還給你。」

於宗光接過衣服,往了一眼自己的傻兒子於凌風,重重的嘆了口氣,擺手道:「你們走吧……」

秦海心微微點頭,心中突然變的極其輕鬆起來,這一刻她感覺海上的天空顯得特別蔚藍,連海水都閑得那麼可愛如同幽藍的精靈一般。

「姚澤,我們走吧……」秦海心臉上露出淺淺的微笑,柔聲對著姚澤說道。

姚澤答應一聲,然後和秦海心並肩朝著游輪的出口走去,秦月娥和竇可瑩緩緩的跟在兩人的身後離開了那個充滿鬧劇的豪華游輪……——

這兩天狀態很差,更新的有些少,抱歉了,香港篇馬上揭過,然後開始進入一個新的**。

更新快純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