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場之財色誘人>第五百一十二章副廳長級別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五百一十二章副廳長級別

小說:官場之財色誘人| 作者:官場痞子| 類別:都市言情

姚澤一直將車子開回別墅區,兩人進屋后,見王素雅要回房間,姚澤才答覆王素雅剛才的話,道:「等你成為我的女人後,我就罷休了。」

王素雅的步伐微微一頓,背著姚澤的俏臉微微泛紅,比剛才因為喝酒而帶著的紅暈更加明顯了。

她波瀾不驚的心明顯感覺加快了跳動,沒有轉身,只是絕美的俏臉露出一抹,淺淺的笑意,沒有去接姚澤的話,繼續朝著二樓房間走去,姚澤身上一把捉住王素雅的胳膊,「姐,你聽見沒?」

王素雅臉蛋恢復淡然,一副一絲不苟的模樣回答道:「聽見了。」

「然後,沒什麼要說的?」姚澤詢問道,臉上帶著希冀。

王素雅柳眉輕佻,反問道:「你想讓我說什麼?」

「我想要你說,我願意做你的女人。」姚澤腆著臉笑了笑,酒精的作用下,膽子大了不少。

王素雅看了姚澤一眼,然後淡淡的說了個等字,就掰開姚澤的手,朝著二樓室走去。

「等?」姚澤望著王素雅的倩影,嘴裡反覆琢磨,「讓我再等等的意思嗎?」

這一夜姚澤一直在糾結王素雅說的『等』是啥意思,輾轉反側,姚澤最後自我催眠的認定,王素雅就是讓自己再等等。

再等等說不定就水到渠成了,姚澤這麼想著,才悠悠的睡了過去。

……

沈江銘得知姚澤回了江平,第二日便打電話約姚澤一起去綠柳山莊垂釣,綠柳山莊說簡單點就是提供人們休閑垂釣吃飯的酒店,下午三點姚澤趕過去的時候,沈江銘已經釣起來幾條大魚,而宋楚楚則在一旁拖著腮幫子想著心事,姚澤笑眯眯的走過去,望著水桶里的幾條鯉魚,笑著道:「沈叔叔運氣不錯嘛。」

沈江銘扭頭看了一眼姚澤,笑著道:「垂釣有運氣也講究技巧,和混官場一個道理,靜坐等待,待時機成熟則可釣到大魚,」說著話,沈江銘一扯魚竿,又是一條活蹦亂跳的大魚,沈江銘躬身將魚從魚鉤上取了下來,扔進桶里,然後拍了拍手,指著旁邊的位置,道:「你也來試試,有時候釣魚能夠看出一個人的心境。」

姚澤笑著點頭,望著正打量自己的宋楚楚,笑道:「楚楚阿姨怎麼不試試?」

宋楚楚抿嘴笑了笑,一身漂亮的套裝裝束讓她顯得嫵媚動人,她輕輕撇了撇嘴,對姚澤說道:「剛才試了一下,拿著魚竿一個姿勢時間長了肩膀難受,還是不玩了,怕晚上拿不了筷子。」

聽了宋楚楚的話,姚澤哈哈一下,沈江銘在他沒敢去和宋楚楚說一些出格的話,坐了下去,將魚鉤上放好魚餌后丟進湖裡,然後扭頭對沈江銘問道:「沈叔叔最近工作開展的還順利嗎?」

沈江銘手剛剛摸到旁邊的圓桌子上,被宋楚楚瞪了一眼,就悻悻的縮回手,笑道:「我現在想開了,年紀大了懶得去什麼都攬著自己干,既然他們喜歡爭著個爭那個,就讓他們去爭,我就當看不見,這樣豈不更輕鬆,我現在只想在工作之餘來郊外釣釣魚,踏踏青,蠻好。」

姚澤望著沈江銘,猶豫一下,認真的問道:「沈叔叔,你真的能放的下?」

沈江銘沒去看姚澤,目光注視著自己的魚桿,思緒有些走神,半響他才幽幽的嘆息道:「其實放與不放就是看自己怎麼想了,這個時候,明智的選擇顯然是放下那些不想放下的,得到的確實安逸寧靜的生活,雖然有些不甘不舍,但是官場就是如此,棋錯一步,那麼就沒有迴旋的餘地,輸了就是輸了,何不讓自己輸的好看一些。」

聽了沈江銘的話,姚澤在心裡嘆息一聲,其實真正的論輸贏,在沈江銘這個環節,其實沈江銘是屬於勝利著,他掌握了組織部部長郭義達的罪證,扳倒江平市一批書記黨的官員肯定沒什麼問題,這樣張書記在常委會少就會弱了沈江銘,原本一個絕佳的機會,奈何,省長在關鍵的時刻掉了鏈子,也許這就是官場所說的站錯了隊吧。

「想什麼呢,這麼認真?」見姚澤不出聲,沈江銘笑了笑,問道。

姚澤微微回神,笑了笑,道:「您倒是想的開,說放下就放下了。」

沈江銘微微搖頭,帶著深意的看了姚澤一眼,解釋的說道:「不是我想的開,而是事情到了這個地步,不由得我不放下埃」

「不說我的事情了,說說你吧,這次香港那邊的農改計劃順利完成,省農業廳那邊準備怎麼安排你?」

姚澤笑了笑,輕描淡寫的說道:「領導已經下了任命通知書,我接替周大志副廳長的職務。」

沈江銘聽了哈哈笑著道:「沒想到你小子機緣如此好,這次如果不是周大志出了事情,恐怕你想當上副廳長還得熬上一些時日。」沈江銘朝著姚澤身上上下打量一番,嘖嘖稱奇道:「你真是官場的一個異類,這升遷的速度和坐火箭似的,好運全被你給佔據了,用不了多久,你就能超越我現在的水平,姚澤好好乾,爭取干出個省長噹噹,也算是替我圓了夢想。」

「小澤,恭喜你又向前邁了一步。」宋楚楚在一旁聽了也是笑臉盈盈的提姚澤高興。

姚澤謙虛的笑著道:「都是沈叔叔的功勞,如果沒有沈叔叔也就沒有我的今天,說起來我還得感謝沈叔叔才對。」

沈江銘也不和姚澤謙虛,哈哈笑道:「你這小子說的話舒坦,心裡聽著順氣啊,好好乾,以後幫我把那口噁心給爭回來,江平現在變天了埃」說道這裡,他臉色有些悵然,這時候手機響了起來,沈江銘掏出手機,見是郭義達打來的,不由得笑了笑,低聲道:「這不住了吧。」

他接通電話,然後一副笑呵呵的語氣道:「郭部長有什麼事情嗎?」

郭義達坐在自己辦公室,笑呵呵的說道:「沈市長晚上有時間嗎?我想請你吃頓飯?」

沈江銘笑著問道:「你這請吃飯總得有個說法吧,總不會無緣無故請我吧?」

郭義達道:「就是和沈市長敘敘舊。」

沈江銘心裡冷笑一下,表面和氣的道:「只是敘舊嗎?」

「對埃」郭義達笑著道。

沈江銘就道:「我把我家人帶上沒問題吧?」

郭義達微微一愣,沈江銘明明知道自己今晚找他的目地,還揣著明白裝糊塗,他如果帶上家人,那今晚自己的事情就不好談了。

不過,既然沈江銘都這麼說了,郭義達自然不好拒絕,就笑著道:「沈市長只管帶過來就是。」

沈江銘掛斷郭義達的電話后,低聲道:「這老傢伙終於有些坐不住了,他現在迫切的想要得到那份錄像帶埃」

姚澤問道:「沈叔叔打算怎麼做?」

「東西自然不會給他,雖然這件事情暫時被上面壓下去了,保不齊以後會派上用常」沈江銘低聲道:「我把東西放你楚楚阿姨那裡了,以後如果我……」沈江銘說道這裡頓了頓,繼續道:「以後有新轉機就到你楚楚阿姨那裡拿。」

姚澤微微蹙了一下眉頭,怎麼感覺沈江銘在說遺言一般,心裡隱隱有些不好的預感,宋楚楚見兩人交接低語,就出聲問道:「你們說什麼呢?還避著我1

沈江銘笑了笑道:「官場上的事情,機密。」

宋楚楚翻了個白眼,「我才懶得知道哪些無聊的事情。」

……

沈江銘帶著宋楚楚和姚澤去了和郭義達約好的酒店,原本姚澤是不打算去的,但沈江銘非得讓姚澤跟著,「總有一天你要單獨面對郭家,現在先適應一下,不是更好。」沈江銘是這麼跟姚澤說的。

所以姚澤跟著來了。

下了車子,三人邁著步子走進氣勢宏偉的五星級大酒店,郭義達已經等在了酒店的大堂,見到沈江銘走進來,他笑眯眯的迎了上去,和沈江銘客氣的寒暄握手,道:「能請動沈市長是我的榮幸埃」

沈江銘和郭義達握了下手,笑呵呵的道:「老郭這麼說就有點浮誇了。」他指了指後面的宋楚楚和姚澤道:「帶著我夫人和侄子不礙事吧?」

郭義達笑著搖頭,朝著姚澤瞅了一眼,微微一愣,自然是認識姚澤的,至於他和自己兒子之間的矛盾,郭義達也大概清楚一點,而姚澤如今仕途升遷的速度也讓郭義達著實驚訝了一把。

「今天就我們幾人,沒有外人。」郭義達滿含深意的望了姚澤一眼,然後回頭對沈江銘笑著說道。

沈江銘點了點頭,「那就好。」

一間裝修豪華卻帶著古樸氣息的包廂里,郭義達給沈江銘和姚澤分別遞上煙,等倒完茶的女服務員出去后,郭義達笑眯眯的對沈江銘道:「沈市長什麼時候有個這麼厲害的侄子?我如果沒看錯的話,這位應該現在是省農業廳的主任吧?」郭義達雖然知道姚澤的身份,但是一直沒有和姚澤直接說過話,所以此刻說起話來故意一副不姚澤不太熟的樣子。

沈江銘聽了郭義達的話,似笑非笑的道:「現在可不是主任了,是農業廳副廳長,剛升職的。」

「副……副廳長?」饒是郭義達這種官場老油子,早就練就了喜怒不形於色的功夫,聽了沈江銘的話,也是臉色一變,大感吃驚。

姚澤進入體制不到四年,現在竟然是省農業廳副廳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