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場之財色誘人>五百一十七章你若還在,定為你妻
小說:| 作者:| 類別:

五百一十七章你若還在,定為你妻

小說:官場之財色誘人| 作者:官場痞子| 類別:都市言情

在一所普通人望而卻步的古色古香的四合院中,一身唐裝的納蘭初陽挺直腰背的坐在小院子的石凳子上,秋風微微蕭瑟起來,小院子里栽種的一些珍品樹木葉子也快落光,剛巧有一片枯黃的葉子落在了納蘭初陽跟前的石桌手上,他拿起葉子用手輕輕碾碎,然後端起放在石桌上的瓷杯,打開圓形的杯蓋,裡面裝著泛淡黃的茶水,他低頭輕輕抿了一口,然後用他那有些干撇枯燥的手將杯子放在石桌上,才對著一臉平靜之色坐在他身邊的納蘭冰旋笑道:「小冰旋啊,這人一老啊就容易懷念以前的人和事,我這身體,現在再不回去一次,恐怕就沒有機會再回去了,小冰旋,什麼時候陪爺爺回一趟延慶啊,那可是當年咱們老一輩鬧革命的根據地,當年的戰友現在幾乎都……」

納蘭冰旋美眸中泛起一絲漣漪,望著已經年邁而又蒼老的納蘭初陽,冷艷的面孔上露出一絲笑意,輕聲道:「爺爺,您身子骨還硬朗,還能活很久,說這些喪氣的話幹嘛,您什麼時候想會延慶說一聲,我陪您就是了。」

「好好,冰旋長大了,真乖。」納蘭初陽臉上帶著慈祥笑意的點頭,然後望著自己這個疼愛的孫女,樂呵呵問道:「前幾天和王家小子見面了吧,感覺怎麼樣?喜歡么?」

納蘭冰旋臉色平靜的搖頭,道:「沒什麼感覺。」

納蘭初陽苦笑的道:「這麼說有黃了?」

納蘭冰旋猶豫了一下,低聲道:「可以試著先交往一段時間。」

納蘭初陽笑著道:「如果不喜歡就不用勉強自己,爺爺再給你找就是。」

「沒有勉強,對於我來說,誰都一樣。」納蘭冰旋語氣平淡的說道。

納蘭初陽有些奇怪自己孫女對於感情的淡漠,就出聲問道:「冰旋,你喜歡過男孩子嗎?」

讓納蘭初陽沒想到的是,納蘭冰旋毫不猶豫的點了點頭,臉上帶著嬌柔的表情道:「有過一個。」

「誰?」納蘭初陽很詫異。

納蘭冰旋道:「很多年前的事情了,現在他不在了……」

「不在?」納蘭初陽疑惑的道:「去國外了,還是?」

「可能已經死了……」

納蘭初陽嘆息一聲,輕聲道:「這些年,你就是因為他才不想和別的男孩子交往?」

「也許吧。」納蘭冰旋少有的輕嘆了一聲,白皙的雙手捧著玉白的茶杯,眼神顯得有些落寞。

納蘭初陽渾濁而柔和的目光望著納蘭冰旋,語氣溫和的道:「他是怎麼死的?」

納蘭冰旋微微蹙起柳眉,似乎不想想起這些陳年往事,納蘭初陽看出孫女的情緒波動,就輕聲道:「和爺爺講講,也許爺爺能幫你呢?」

納蘭冰旋望著納蘭初陽柔和而又慈祥的目光,猶豫了一下,最終還是點了點頭,第一次將心裡埋藏多年的事情透露出來……

納蘭初陽聽了納蘭冰旋的敘述,望著自己孫女漂亮的臉蛋上露出的傷感情緒,嘆氣的說道:「沒想到林家還有這種事情發生,都什麼年代了,簡直是不像話,那個小男孩的母親呢?她現在在哪裡?」

納蘭冰旋眼神有些黯然的道:「當年我是看著林繼揚從二樓一直滾到一樓,後腦勺磕到了牆角的尖端,流了很多血,當時把地板都染紅了,最後李阿姨和林繼揚一起消失在了林家,不知道他們發生了什麼事情,但是我知道,如果林繼揚真死了,那麼就是他二叔親手殺死的。」

納蘭初陽嘆息的道:「老林家和我們納蘭家一樣,屬於老一輩的革命領導人的後代,出了這種事情真是家門不幸,現在老林家連一個傳宗接代的子孫都沒有,真是替他們傷悲啊,對了,冰旋,你是親眼看到林家小子死的?」納蘭初陽突然問道。

納蘭冰旋搖了搖頭,低聲道:「當時他都奄奄一息了,我那時候還小,嚇傻了,根本不知道後面發生了什麼就被陳管家帶走了。」

「陳管家?」納蘭冰旋愣了一下,「那個陳管家?」

納蘭冰旋道:「我爸的一個朋友,當年就是因為我要去看望林繼揚,父親沒時間帶我去,才讓陳管家把我帶到林家,然後親眼目睹了林繼揚被迫害的場景。」

納蘭初陽威嚴的臉上露出一絲疑惑道:「這麼說來,那個陳管家也應該知道一些當年的事情吧?他現在還在不在世?」

納蘭冰旋惋惜的道:「兩年前淋巴癌去世了,在這十八年中我記得我問過他不下三次當年的事情,可是他似乎知道點什麼,但是並不想告訴我。」

納蘭初陽畢竟是活了快一個世紀的人,想事情要比納蘭冰旋全面的多,他馬上就想到納蘭冰旋的父親,納蘭德,就對納蘭冰旋問道:「這件事情你問你父親沒?」

納蘭冰旋搖了搖頭,「沒有,他並不知道這件事情。」納蘭冰旋之所以沒有向納蘭德詢問,第一是因為當年納蘭德並不知道這件事情,第二個原因便是她認為是納蘭德逼死了自己母親,所以父女兩人這些年矛盾一直沒能解開,納蘭冰旋也從來不會主動尋找和納蘭德說話。

納蘭初陽沉思一下后,端起杯子喝了口稍稍有些冷的茶,砸吧著嘴道:「有些事情並不是你表現想的那麼簡單,既然那個陳管家知道一些關於林家的事情,那麼你父親納蘭德也應該知道此時的前因後果,估摸著陳管家回去就將此事告訴你父親了。」

納蘭冰旋詫異的道:「那他為什麼沒告訴我,當年林繼揚還去我們家玩過一段時間,我爸認了他當乾兒子,而且他……他還救過我性命。」

納蘭初陽點頭道:「我知道,當初你差點在洗手間煤氣中毒,為這事我沒少罵你父親。怎麼,我家冰旋就是因為那林家小子對你有救命之恩,所以才會喜歡他?」

納蘭冰旋在他爺爺面前不可否認的點頭,道:「這應該算一方面吧。」

「那還有其他方面?」納蘭初陽笑眯眯的望著納蘭冰旋問道。

納蘭冰旋絕美的俏臉罕見的一紅,沒有吭聲。

納蘭初陽知道自己孫女的性子,也不再和她開玩笑,只是輕聲道:「既然不喜歡王家小子就不要勉強了,也許那林家小子還活在世上呢?」

「爺爺你也這麼認為?」納蘭冰旋絕美的俏臉上露出一絲驚喜和希冀。

納蘭初陽笑眯眯的點頭,道:「這裡面存在很多疑點,也許並不是當初你看到的那樣,我想也許那林家小子應該還在世上吧,放心好了,爺爺一定幫你把這個事情弄個水落石出,這小子如果死了,我孫女不得一輩子活在回憶和痛苦裡面嗎,我可不希望他就那麼死了。」

納蘭冰旋波瀾不驚的心突然變的激蕩連連起來,此時她更加堅信那個頑強如斯的小男孩還和自己在同一片天空下,呼吸著同樣的空氣,他日如果能夠找到他,納蘭冰旋一定會毫不猶豫的嫁給他,因為納蘭冰旋為了嫁給他的那一天足足等了十八年。

提一句,投了月票而且看正版的,進痞子盟拿原版稿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