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場之財色誘人>第五百一十八章當年的林家小子,活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五百一十八章當年的林家小子,活

小說:官場之財色誘人| 作者:官場痞子| 類別:都市言情

夕陽西下時,天空突然出現大面積有層次的火燒雲,將整個燕京籠罩在紅彤彤的世界里,下午和納蘭冰旋聊完以後納蘭初陽去房間小憩,而納蘭冰旋便獨自一人坐在鳥語花香的小院子里想著心裡,瞧見大面積的火燒雲時,納蘭冰旋從回憶中醒過神來,揚起精緻到極點的臉龐,望著重重疊疊的紅暈,目光有些痴獃起來,那一年,林繼揚去他家時,兩人何嘗不是一起看過一次夕陽西下時的火燒雲美景。

那時候兩人都還小,小男孩望著天邊的對著只有五歲的納蘭冰旋問道:「冰旋姐姐,天為什麼變成紅色的了?」

納蘭冰旋其實也不懂,但是為了在這個小弟弟面前表現的自己很有學士,納蘭冰旋小腦袋靈機一動,笑嘻嘻的道:「因為天上有神仙呀,這是仙人顯靈的徵兆。」

「是有觀音娘娘嗎?」林繼揚對於納蘭冰旋的話深信不疑,揚著白凈的白臉蛋,繼續對納蘭冰旋問道。

納蘭冰旋露出燦爛的微笑,嘴巴有著淺淺的酒窩,「當然,但是凡人是看不見神仙的。」

「這樣啊,真可惜。」三歲的林繼揚臉上稍稍露出一絲失望之色,拉攏著腦袋問道:「冰旋姐姐,怎麼樣才能看見神仙?」

納蘭冰旋思考了一下,稚嫩卻五官精緻的小臉上露出狡黠的淺笑,「想要看神仙呀,那你就得去我才行,否則看不成神仙。」

林繼揚懵懵懂懂的望著納蘭冰旋,疑惑的問道:「我可以去冰旋姐姐嗎?」

「當然可以,你昨天還酒過姐姐呢,不是嗎?」納蘭冰旋笑眯眯的道。

林繼揚就開心的笑了起來,用稚嫩的聲音道:「那我長大了要把冰旋姐姐娶回家當老婆……」

夕陽中的火燒雲漸漸散去,納蘭冰旋美眸中淚光波動,一滴晶瑩的淚滴從眼角悄悄的滑落到鼻翼,然後流到了嘴角,澀澀的感覺,正在這時四合院的大門輕輕被推開,納蘭冰旋感覺扭過身子,然後偷偷將眼睛的淚水擦拭去。

「冰旋,你怎麼一個人坐在院子里,爺爺呢?」一身軍裝身材魁梧帶著十足氣場的納蘭德走了進來,瞧見自己女兒落寞的坐在小院子里,背影單薄,心裡也是稍稍一酸,這些年,兩人很少說話,納蘭德知道女兒在為她母親當年跳河自殺的事情而恨自己,可是納蘭德也有自己的苦衷,或者說是一種無奈,他嘆了口氣,腳步輕盈的走到納蘭冰旋身邊,繼續道:「你沒有陪著爺爺嗎?」

納蘭冰旋沒有抬頭去看納蘭德,只是用生硬的語調道:「爺爺在休息。」

「哦。」納蘭德音調拖的很長,大概是不知道怎麼和女兒接話,哦了半響才有出聲說道:「這次和王家見面,覺得王家的二兒子怎麼樣?」

「我現在不想談這個事情。」納蘭冰旋沒有語調的說道。

納蘭德濃厚的眉毛微微一皺,想起這些年兩人間不可磨合的矛盾,他濃眉有慢慢舒展,苦澀的笑了笑,輕聲道:「我是你父親,就不能對我態度好點?」

納蘭冰旋抬起頭,目光倔強的望著納蘭德,沒有語調的道:「當年,如果你對母親的態度好點,她會選擇自殺嗎?」

「你知道什麼1納蘭德突然激動起來,音調提高許多,正要說話,這次主房的房門被打開,納蘭初陽冷著臉從房間里走了出來,拄著一根桃木的拐杖,對著納蘭德道:「大呼小叫什麼,你是怎麼做父親的,這些年有沒有好好關係自己女兒?」

「爸,我……」納蘭德被父親教訓的低下頭,不敢反駁。

「作為一個軍長,你可能算合格,但是作為一個父親,你卻極其失敗,你有沒有抽出點時間為自己女兒想過,這些年的隔閡又是什麼,你有沒有花心思去解開隔閡,你多大的人了,難道還要讓我大半個身子都已經進土的人為你的事情操心?」納蘭初陽一字一句的戳進了納蘭德的心窩,讓納蘭德心裡難受不已。

「爸,我……是我的不對。」納蘭德微微嘆了口氣,「這些年確實缺少了對冰旋的關心,可是……」

「沒有可是,自己的女兒就得全身心的去疼愛,去關心,任何理由都不是忽略女兒的借口。」納蘭初陽坐在納蘭冰旋旁邊的石凳子上,將拐杖靠在圓石桌旁,然後才繼續對納蘭德說道:「我今天讓你過來不是專門教訓你的,有些事情需要當著冰旋的面問你。」

納蘭德一臉霧水的站在納蘭初陽面前,疑惑的問道:「爸,你要問什麼?」

納蘭初陽看了自己孫女納蘭冰旋一眼,然後說道:「我要問的事情和冰旋有關,你老老實實的回答我,當年,林家的孩子是怎麼回事?」

納蘭德有些不解的問道:「那個林家的孩子,我不太懂您的意思。」

納蘭初陽沒好氣的說道:「燕京我還能問那個林家?」

納蘭德醒悟,悻悻笑了笑,他一個燕京軍區司令部司令員平時在外面如同皇帝一般的人物,可是在自己父親面前的時候連大氣都不敢出,「爸,在您眼裡林家孩子多了去,您到底說的誰啊?」

納蘭初陽道:「林家小子,十幾年前去你家,你還認了他乾兒子的林繼揚,怎麼,你不認識?」

納蘭德微微一愣,有些納悶的問道:「爸,你怎麼突然問起這些了,快二十年前的事情,我記不太清楚了。」

「少在我面前打馬虎眼,說吧,當年林家發生了什麼事?為什麼林家小子會被林老二從二樓給推了下去?他還那麼小1

納蘭德苦笑道:「爸,那些都是人家的私事,我怎麼知道埃」

「你是不是覺得我老了,可不不把我放在眼裡?」納蘭初陽突然抬起頭,冷冽的望著納蘭德。

納蘭德微微一怔,見父親要生氣,趕緊解釋道:「爸,我真的不知道他們家的事情,您也不想想人家的私事能和我隨便說嗎?」

納蘭初陽冷哼了一聲,語調降了一些,繼續說道:「這個事情先放在一邊,那我問你,當年林家小子和她母親為什麼突然間就消失在了林家?那段時間,你身邊的陳管家和冰旋都在林家做客,他不可能沒告訴你一些什麼消息吧?」

納蘭德不敢在納蘭初陽面前說假話,就嘆了口氣,道:「這件事情說起來也是複雜,當年,林詩仲一家到我那裡做客,回去后的一年,林詩仲便得了病床不起,沒過多久就那麼死了,留下他妻子和幾歲的兒子林繼揚,因為林詩仲和我關係很好,而且林繼揚又是我乾兒子,所以我對他們兩母子畢竟上心,怕林家小子因為失去父親而度過一個悲苦的童年所以就想著讓冰旋過去陪他一段時間,後面的事情就是在林家所發生的……」

事情接著便是納蘭冰旋瞧見林繼揚奄奄一息的那一天,陳管事就給納蘭道彙報了當天的情況,並說林家小子恐怕凶多吉少,納蘭德一聽頓時急了,那小子可是他老友林詩仲唯一的血脈,怎麼能就這麼沒了,納蘭德連夜從駐紮部隊趕到了燕京,然後派人偷偷將母子兩人從林家接了出來,去燕京最好的醫院治療,幸虧林繼揚沒有傷到致命的位置,雖然流了一些血,但是命還是保住了,納蘭德不放心母子兩人留在燕京,怕再次被林家老二下毒手,便悄悄派人將他們母子兩人送往了外地……

納蘭德說到這裡的時候,納蘭冰旋絕美的俏臉已經是淚流滿面,林繼揚確實沒死!自己一直堅定的信念原來是對的,她有些激動的望著納蘭德,忘記了納蘭德是自己父親而且兩人有隔閡的事實,趕緊問道:「他現在在什麼地方?」

「當初將他們送到了華南省,給了他們母子一筆錢,至於現在具體的位置,過了這麼多年,誰還記得。」納蘭德說道。

納蘭冰旋責怪的道:「當初你為什麼不把他們留在我們家。」

納蘭德苦笑道:「你以為我不想啊,可是現實情況不允許啊,怎麼說他們也是林家的長媳婦和長孫,留在我那裡目標那麼大,可能不被林家找回去嗎?如果再次被林家帶回去,那種悲劇的是回去會不會再次發生,誰也說不準,當初將他們母子兩人送出去我是再三斟酌后才做的決定。」

一旁的納蘭初陽點了點頭,道:「沒錯,冰旋啊,你父親做的對,如果當時把林家兩母子留在身邊會惹出許多不必要的事端,現在至少知道林家小子還活著,這就是最好的消息,至於他們具體的位置,可以再慢慢打聽,你的公司不是在淮源市嗎?說不定那小子就在淮源市也說不準呢。」納蘭初陽笑呵呵的望著納蘭冰旋輕聲說道。

納蘭冰旋聽了納蘭初陽的話,美眸一亮,從石凳子上站了起來,起身就要走,納蘭初陽見了,就笑道:「你這是幹嘛啊?」

納蘭冰旋道:「回淮源。」

「這麼急?連多陪陪我老頭子的時間都沒有?」納蘭初陽苦笑道。

「爺爺……我……」

「好了,好了,爺爺不為難你了,不過你回淮源了也不要太急切了,慢慢找,有什麼事情即使聯繫爺爺,知道嗎?」

納蘭冰旋輕輕點頭,「嗯,知道。」

納蘭初陽笑眯眯的點頭,慈祥的望著納蘭冰旋,輕聲道:「好了,那你去吧,路上小心開車。」

納蘭冰旋走時滿含深意的王了自己父親一眼,沒說什麼,朝著院子外面走去。

納蘭德望著自己女兒背影,直到消失后,才回過神,苦笑的道:「爸,你是不是對冰旋有些寵溺的過頭了?」

納蘭初陽從石凳子上站了起來,聽了納蘭德的話,不由得瞪了他一眼,冷哼道:「我這輩子就這麼一個上眼的孫女,能不寵溺嗎?你這個做父親的不對她好,我這個做爺爺的只能加倍的對她好,來彌補你的錯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