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場之財色誘人>第五百二十三章順勢而上做市長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五百二十三章順勢而上做市長

小說:官場之財色誘人| 作者:官場痞子| 類別:都市言情

納蘭冰旋開著車子回到市區,從後視鏡望了姚澤一眼,破天荒的主動開口對姚澤問道:「你想吃中餐還是西餐?」

姚澤想著心事,被納蘭冰旋這麼一問,愣了一下,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納蘭冰旋不是有些厭煩自己嗎?怎麼態度突然變了?」姚澤心裡暗想著,嘴裡卻說道:「隨你們選吧,我不挑食的。」

坐在副駕駛位置的劉曉嵐就抿嘴笑道:「要不我們去冰旋在郊外開的綠柳山莊吧,去了可以喝些就,晚上就在那裡住下了。」

劉曉嵐的這個想法立馬得到了姚澤的贊成,「成,我覺得綠柳山莊的菜肴不錯,色香味俱全埃」說著話的時候他曖昧的朝著劉曉嵐笑了笑。

劉曉嵐明白姚澤的意思,帶著一絲羞澀的朝著姚澤翻了個媚眼。

納蘭冰旋沒有吭聲,只是調轉了方向,朝著綠柳山莊開了去。

姚澤很喜歡綠柳山莊,依山傍水,與大自然融合,而且綠柳山莊的建築全是以木頭和竹子為主,顯得特別清新安寧,望著那些頗具風格的房屋建築,姚澤笑眯眯的點頭道:「納蘭小姐真是厲害,竟然弄出這麼個休閑度假的好地方。」

劉曉嵐在一旁笑道:「冰旋可聰明著呢,商業天賦比我高出許多,她如果一心鑽進去,淮源首富那裡還有李文昌什麼事。」

姚澤不信的撇了撇嘴,心想人家淮源首富李文昌拼了幾十年才有如今的這份家業,就憑這個丫頭片子,能比的過人家?開什麼玩笑!

對於兩人的話,納蘭冰旋沒有插一句嘴,只是進了綠柳山莊的大堂后,對著門口的迎賓道:「把專門留的一件包廂準備一下,我們待會兒過去吃飯。」

穿著旗袍的高挑姑娘趕緊點頭,然後帶著兩名服務員過去擺弄餐具,納蘭冰旋就扭頭對姚澤問道:「想喝什麼酒?」

「白酒吧,本人不愛好洋酒。」姚澤笑眯眯的道。

納蘭冰旋就點了點頭,然後對著櫃檯的一名經理說道:「小陳,給我拿兩瓶霸王醉。」

「霸王醉啊,一瓶一千好幾呢。」姚澤嘀咕一聲,而後笑著對劉曉嵐道:「這酒確實不錯,雖然度數高了點,但是口感很好,不會像一般酒那樣辣嘴,喝進嘴裡酒氣很溫和,而且不會那麼快就上頭,再白酒類中,確實是高端的好酒了。」

劉曉嵐聽了姚澤的話,沒好氣的翻了個白眼,道:「我怎麼喝不出來,反正我感覺白酒就一個味道,辣,辣嗓子埃」

「堂堂一個上市公司的女老總,連品酒的這點活都沒學到家可不行,不合格埃」姚澤打趣的道。

劉曉嵐卻撇嘴道:「我更愛紅酒,口感好不說,而且美容養顏,這紅酒我還是能品出味道的。」

「那我就給你準備紅酒吧。」聽著兩人說話,納蘭冰旋插嘴一句,然後繼續道:「我們先去包廂吧,外面人多眼雜。」她怕這裡有客人認出了姚澤和劉曉嵐,如果事情傳到秦家影響不好不說,而且事情可能會變的糟糕。

搶副省長兒子的女人,這傢伙該是有多大膽子,納蘭冰旋轉身走到前面帶路時,不由得朝著姚澤輕輕瞥了一眼,眼中充滿了饒有興緻的模樣。

姚澤撲捉到了納蘭冰旋的眼神,微微愣了一下,望著她倩麗的後背,暗自揣摩的想,這女人不會在出什麼陰招,準備對付我吧?態度突然變好,而且這麼殷勤的請吃飯,這不科學啊!

包廂內,姚澤在劉曉嵐旁邊坐下,然後從口袋裡掏出煙對納蘭冰旋問道:「介意我抽煙嗎?」

納蘭冰旋還沒開口,劉曉嵐就將姚澤手裡的煙搶了過去,笑道:「當然介意,有事情要和你說。」

姚澤悻悻笑著將煙拿了回去,放進口袋,然後問道:「要說什麼啊,神神秘秘,剛才在車上還不肯說。」

劉曉嵐就望著納蘭冰旋笑問道:「是你說還是我說?」

納蘭冰旋擠出笑意的道:「還是你來說吧。」

劉曉嵐就點頭道:「冰旋想找個人,現在居住在江平,但是不知道具體位置,需要你幫忙。」

姚澤笑著道:「就這事嗎?」

「對啊,就這事,你以為能是什麼事?」劉曉嵐笑道。

姚澤笑了笑,問道:「要找什麼人啊?總得告訴我姓名,已經具體的情況吧?」

坐在劉曉嵐身邊的納蘭冰旋就開口道:「他叫林繼揚,今年二十四歲,大概是十八年前和他母親一起去了江平市……」

「恩,然後呢?」姚澤點頭,繼續問道。

納蘭冰旋美眸望著姚澤,很肯定的道:「沒有然後了。」

姚澤瞪大眼睛,「就這些信息你讓我怎麼去找啊?」

一旁的劉曉嵐就笑道:「好找我們還找你幹嗎,你不是江平認識的人多嗎,動用一些關係,幫忙查查看。」

姚澤苦笑道:「不是我不幫忙,只是你們說的這信息實在是太模稜兩可,根本沒有一點可以確認的信息,而且十八年前的事情,你們怎麼知道他們有沒有重新改名?」

「對噢,如果他們把名字給改了那可就完蛋了。」劉曉嵐在一旁說道。

納蘭冰旋臉上露出擔憂的神色,「不管怎麼樣,我都得找到他1納蘭冰旋眼神堅定的說道。

聽納蘭冰旋這麼說,姚澤朝著納蘭冰旋往了一眼,然後情不自禁的問道:「他是你什麼人?」

劉曉嵐就沒好氣的道:「不該問的別問,你這傢伙什麼時候這麼八卦了。」

姚澤悻悻笑道:「只是奇怪哪個男人能讓納蘭小姐如此牽腸掛肚。」

「反正不是你1劉曉嵐似笑非笑的看了姚澤一眼,卻遭來姚澤一個惡狠狠的眼神,意思是看我晚上怎麼收拾你。

納蘭冰旋笑了笑,解釋道:「是我小時候的一個好朋友,很多年沒見了,只是想找到他,不管希望多大,我都不會放棄,你可以幫幫我嗎?」納蘭冰旋望著姚澤,輕聲問道。

姚澤望著納蘭冰旋真誠的目光,倒是有些不忍心拒絕,如同著魔般的點了點頭,悻悻道:「我儘力吧,最近聯繫江平那邊的熟人,幫著找找看,從名字著手希望很渺茫,不要抱太大希望。」

納蘭冰旋點頭,道:「只要有希望就成。」

說著話的時候,姚澤電話響了起來,見是沈江銘打來的,姚澤就對著納蘭冰旋笑了笑,然後對劉曉嵐道:「我去接個電話。」然後走到了包廂門口,接通沈江銘的電話,笑眯眯的道:「沈叔叔,有啥指示?」

沈江銘站在書房的窗戶邊上,抽著煙,眯著眼睛望著窗外,笑著道:「我段時間我一直再想,等我退下去了,你也不用在需要我的庇護,現在可以獨當一面了,我很開心,能在短短三年時間成就這番政績,確實讓我很欣慰,有了這些成就,以後就必須更加成熟內斂才是,官場上的事情太過複雜,你得慢慢學會怎麼去應對,怎麼去遊刃有餘的與人周旋,官場是個很殘酷沒有硝煙的戰常」

「沈叔叔,您……這是怎麼呢?」姚澤微微蹙眉,「又遇到什麼不順心的事情了?」

「不是,只是最近的感慨罷了,為你開心。」沈江銘咳嗽一聲,將手裡的煙蒂塞進辦公桌上的煙灰缸,繼續道:「最近我已經新的打算,這個方案實施成功的幾率很大。」沈江銘笑了笑,說道:如果成功了,對你有極大的好處。」

姚澤疑惑的問道:「什麼方案?」

「讓你順勢而上。」沈江銘淡淡的道。

姚澤苦笑道:「不太明白。」

沈江銘坐在皮椅上,又給自己點上一根煙,笑道:「我在市長這個位置上已經到了盡頭,政治生涯也就止於此了,與其占著市長的位置無所作為,還不如讓你來頂替我,而我退下去。」

「什麼?1姚澤震驚不已,「這……沈叔叔,您別開玩笑了,我怎麼可能去搶你的位置,再說了,一市之長我可干不好。」

「屁股決定腦袋,沒有誰天生就是做市長、書記的料,等你坐到那個位置去了,自然能夠明天我今天說的話,那是一種上位者本該有的氣質,而且得強調你剛才話里的錯誤,不是你搶我的位置,而是我退下去,讓你頂上,如果我一直在市長的位置上感到退下去,那麼省里可能會派外市的幹部來頂替我,而你也還得繼續在農業廳熬著,與其如此,還不如我運作一翻,讓你頂替我的位置,而我退下去成全你,姚澤你要知道,早一年當上江平市的市長,對於你以後仕途的好處有多大,以後你就能明白我的意思了。」

姚澤嘆氣道:「沈叔叔,我雖然不能理解你的做法,但是想也能想到,省里的常委怎麼可能願意聽您的擺布,讓我去接替您的位置。」

沈江銘笑眯眯的道:「這就是我為什麼決定明年讓你頂替我的原因所在,明年也就是你農改計劃全部完工的時候,如果到時候得到了燕京方面的響應,那麼到時候你就是名聲大噪的時候,政績自然卓越,這個時候也本該是你在往上進一步的時機,到時候我會利用這一點,和省里溝通的,至於怎麼溝通,到時候你自然會知道。」沈江銘神秘一笑,一副成竹在胸的模樣。

一市之長,對於姚澤就如同遙遠的夢一般,這一刻姚澤不知道是什麼心情,有些複雜,能當市長姚澤自然高興,而且有些期待,但是沈江銘自願捨棄自己的地位成全自己,這是姚澤怎麼也無法想到的事情,畢竟無上的地位都是男人夢寐以求的,而沈江銘卻能坦然的捨棄,姚澤自認為到不了他那種境界,對於沈江銘的尊敬也感激也越發的濃重起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