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場之財色誘人>第五百三十二章耍賴是女人的特性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五百三十二章耍賴是女人的特性

小說:官場之財色誘人| 作者:官場痞子| 類別:都市言情

天亮蒙蒙亮的時候,姚澤被電話吵醒,是李國定副廳長打來的,姚澤『迷』『迷』糊糊的接通,半閉著眼睛,帶著睡意的問道:「誰啊?」

「是我,姚澤你趕緊起來,待會兒還得去市委和宣傳部長匯合,去機場接政務司長呢,人家可是專程點你的名字,你可別掉了鏈子埃」

姚澤苦笑的『揉』了『揉』眼睛,從被窩裡鑽了出來,靠在床上,朝著對面牆上的石英鐘看了一眼,六點半!

「李廳長,別玩我啊,這才幾點呢,接機也不用這麼早吧。」

李國定笑道:「早點過去總是好的,難道你還想讓人家宣傳部長等著你不成,我可是好心提醒你,你別一副埋怨我的模樣。」官場之財色誘人532

姚澤苦笑的嘆氣道:「成,我這就起來,馬上去市委宣傳部等著宣傳部長大人,那啥……李廳長你去嗎?」

「我去個屁,有我什麼事,不夠級別1李廳長沒好氣的道。

姚澤就呵呵笑了起來,道:「那你幹嘛起來這麼早?」

「還不是怕你年輕貪睡,給忘記了時間嗎,這不就是打電話提醒你才起來的么。」李國定沒好氣的笑著說道。

姚澤聽李國定這麼一說,又笑了起來,「李廳長你對我這麼上心,不會是真看上我的潛力了吧?」別玩我了,那些東西太浮誇了,我真不是當什麼什勞子省長的命,咱就別異想天開了,好么1

「得,我昨天和你說了那麼久算是白說了,你這傢伙就這點出息,真是頭疼,不和你廢話,你自己注意著時間,我去睡個回籠覺去。」

掛斷李國定的電話,姚澤動作輕巧的掀開被子,望著**著嬌軀,捲曲在被窩裡的陳媛媛,得意的笑了笑,然後跑到洗手間洗漱一番,選了一條正規的西服套裝穿在身上,然後到鏡子前面照了照,感覺還不錯,便滿意的點了點頭,剛轉身,就瞧見陳媛媛已經抱著被子半坐了起來,嫵媚的俏臉上帶著紅暈,望著穿西服精神抖擻的姚澤,嬌聲笑道:「真帥。」

「醒了。」姚澤笑了笑,道:「昨晚上感覺如何?」

「不錯。」陳媛媛這會兒直言不諱的點頭說道,心裡雖然有些羞澀但是面對姚澤她突然覺得面子什麼的一分錢都不值,所以也就沒必要再去和他忸怩、羞澀了。

「以後會不會喜歡男人?」姚澤笑問道。

陳媛媛抿嘴朝著姚澤睨了一眼,道:「不喜歡……不過,如果我想要了,可以考慮你。」

姚澤走到床邊,帶著戲謔笑意的用手指勾住陳媛媛白嫩渾圓的小下巴,笑道:「看來你昨晚上是忘記了自己說的話,信不信今晚晚上我讓你難受的生不如死1

「你敢1陳媛媛嬌哼一聲道:「昨晚上我說什麼呢?我怎麼不記得?」女人的天賦便是耍無賴,這個時候沒了姚澤的威脅,自然不願意承認昨褪慮欏

姚澤呵呵笑了起來,「成,和我耍無賴,咱們晚上在戰上六百回合,不把你收拾的服服帖帖以後我就不是個爺們1

陳媛媛想著昨晚上姚澤赤著健壯的身子瘋狂的衝刺著自己身子的場景以及自己在他身下承歡時的浪『盪』表現,俏臉瞬間就紅了起來,美眸朝著姚澤惡狠狠的瞪了一眼,嬌聲道:「你知不知自己昨晚是什麼行為?你這是強『奸』!信不信我去法院告你去。」

「呵呵。」姚澤如同看著白痴般的看著陳媛媛,道:「強『奸』,昨晚上是睡『摸』到我床上來的?這能怪我強『奸』?明明是你自己把自己送到我床上去……」

「你……」陳媛媛無言以對,佯怒的道:「流氓胚子,混了這麼多年從來沒吃過這麼大的虧,這次竟然在你這個小陰溝裡翻船1陳媛媛嫵媚的俏臉上一臉悔恨的模樣,姚澤看了就不爽的說道:「別得了便宜還賣乖,你昨晚上可是求著我那啥你的,現在裝作一副受欺負的模樣給誰看呢?咱那事都做了,能實誠點么?」

「滾1陳媛媛嬌喝一聲,隨手扔出一個枕頭朝著姚澤砸去,姚澤伸手接住,然後扔在了床邊,抬手看了看時間,惡狠狠的瞪了陳媛媛一眼,然後道:「現在趕時間不和你扯了,晚上回來了再收拾你。」

陳媛媛就狡黠的笑道:「等你晚上回來我已經不再了。」官場之財色誘人532

姚澤自信心滿滿的道:「有本事別讓我在淮源市見到你,否則……」他朝著陳媛媛半『裸』的身子看了一眼,戲謔的笑道:「後果你知道得1

望著姚澤走出室,躺在被窩裡的陳媛媛嬌艷的俏臉『露』出一絲會心的笑意,這自然的微笑連她自己都沒察覺到……

姚澤坐計程車去了市『政府』,走到門口的時候被一個手裡拿著報紙的門衛老大爺給攔住,朝姚澤上下看了兩眼,然後問道:「小夥子你幹嘛呢,這地方不能隨便『亂』進。」

姚澤樂呵呵的掏出煙遞給門衛老頭,那老頭擺了擺手,似笑非笑的道:「別想用一根煙大發我,『政府』重地閑人免進1

姚澤悻悻的收回煙,苦笑道:「老大爺,我這是奉了領導的命令過來辦事呢。」

「領導,你領導是誰啊?你一個半大小夥子能到『政府』來辦什麼事情?」老大爺一臉不信的望著姚澤,似乎在嘲笑姚澤說謊都說的這麼稀爛。

姚澤尷尬的笑道:「那啥我和你解釋不清楚,要不我把我身份證先壓你這裡,這樣總行吧?」

「不行1老大爺嚴肅的搖頭,道:「現在假身份證多了去,你如果壓個假的身份證進去坐了什麼壞事然後偷偷溜了,我找誰去?」

姚澤頓時感覺有些頭疼,正當他無計可施的時候,後面突然走來一人,大概五十多歲,他朝著姚澤看了一眼有然後對老大爺笑道:「這位可是咱農業廳副廳長,姚廳長,你眼光可越來越水了埃」來人打趣的笑道。

聽了那人的話,老大爺尷尬的笑了笑,朝著姚澤多望了兩下,悻悻道:「陳部長說笑了,這麼半大的小子說他是廳長,誰能相信啊?」

被稱作陳部長的男人笑道:「怎麼,我的話都有假?」

老大爺樂呵呵道:「那可不敢不信,只是這位真是副廳長嗎?太匪夷所思了。」

聽著兩人的對話,姚澤大概知道了來人的身份,就帶著和煦笑意的道:「陳部長您好,我是姚澤。」

「我知道你是姚澤。」陳京華笑道:「走,現在還早呢,先去我辦公室坐坐。」

「誒,好的。」姚澤笑眯眯的點頭,跟在陳京華身後,門衛老頭望著姚澤的背影,良久直到看不見了才自言自語的低聲嘀咕道:「真是稀奇了,真是副廳長?這麼年輕的副廳長這也太扯淡了吧?1

門衛老頭苦笑的搖了搖頭,然後回到門衛室喝茶看報紙。

姚澤跟著陳京華去了他辦公室,一路上姚澤都沒吭聲,見到省委領導,姚澤氣勢就要弱了許多,打心眼裡有些敬畏那些省委領導,陳京華見姚澤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樣,就笑眯眯的道:「先坐吧。」他指著沙發讓姚澤坐。

姚澤悻悻笑著點頭,然後坐在陳京華辦公室對面的沙發上,陳京華親自給姚澤倒了杯水,然後笑著道:「是不是好奇我為什麼知道你是姚澤?」

姚澤有些不自在的笑著點頭。

陳京華就解釋道:「上次你和你們李廳長來『政府』給唐省長彙報工作的時候我見過你一次,雖然我們沒正面碰見,但是我卻記住了你……」

「這麼年輕的副廳級幹部,而且干出這麼好的農改方針,確實年輕有為埃」陳京華一臉欣賞的笑著讚歎道。

姚澤被陳京華誇的有些不好意思,就悻悻道:「陳部長謬讚了,我還嫩著呢,在你們這種級別眼裡不值得一提。」官場之財色誘人532

陳京華似笑非笑的望著姚澤,道:「你真是這麼想的?」

姚澤一臉正『色』點頭。

陳京華就笑眯眯的點頭,讚歎道:「居功卻不傲,非常不錯的小夥子,以後有什麼困難可以幫忙的可以來找我。」陳京華突然這麼說道。

姚澤倒是有些詫異,陳京華怎麼會因為自己有『前途』就對自己這麼好?

不過轉念想想,估『摸』著陳京華肯定是知道了自己正在和唐副省長的女兒唐敏戀愛的事情,似乎打算在自己這裡賣唐順義一個面子。

想通這些,姚澤笑眯眯的點頭,道:「以後有什麼解決不了的事情還要勞煩陳部長您呢。」

「沒問題。」陳京華哈哈笑了起來,這時他的秘書一名中年帶著眼睛的男人走了進來,臉上帶著溫和笑意的對陳京華道:「陳部長,車子準備好了,隨行的人員也都在下面等著,您看是不是可以走了?」

陳京華點頭,道:「成,知道了,你先下去吧,我和姚廳長馬上就下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