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場之財色誘人>第五百三十三章蔣晴晴的幽怨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五百三十三章蔣晴晴的幽怨

小說:官場之財色誘人| 作者:官場痞子| 類別:都市言情

姚澤和陳京華到『政府』辦公大樓下面時,下面已經等著一群身穿黑『色』西服,皮鞋擦的亮的隨行領導們。

陳京華沒有和姚澤介紹這些人,估『摸』著也不是什麼大人物,只是讓姚澤去坐他的車子,然後大手一揮對眾人道:「今天都悠著點,這次來的是香港的政務司司長而且帶來了很多香港的商人來咱市洽談合作項目。」他望著一名大概快五十的大肚便便的男人,說道:「姜主任,待會兒你們接待辦的人員要多注意,可別把香港投資上給搞得罪了,好好的接待他們,時刻注意自己的言行。」顯然這次省領導特別重視蔣天正的到來。

「陳部長您放心好了,保證完成工作。」省接待辦姜國民笑了笑,輕聲說道。

「嗯。」陳京華臉上沒什麼表情,點了點頭,然後扭頭就對著姚澤笑了笑,道:「上車吧,咱們去車上聊。」

坐在陳京華的車子里,陳京華掏出煙來,問姚澤:「抽煙嗎?」官場之財色誘人533

姚澤悻悻笑道:「應該我給陳部長派煙才對。」

「沒那麼多規矩。」陳京華笑了笑,遞給姚澤一支,姚澤接過煙后,的趕緊幫陳京華點上煙。

陳京華吸了口煙后,笑眯眯的望著姚澤,道:「蔣司長和你關係不錯吧?」

突然的問話讓姚澤微微愣了一下,剛點燃的香煙夾在手裡忘記了去抽它,「說和蔣司長關係好似乎有些高攀了,不過確實和蔣司長有些交情。」姚澤說話很小心,在省領導面前他不敢有半點馬虎,生怕說錯話對自己帶來什麼不良的影響。

陳京華聽了姚澤的話,樂呵呵的道:「我想你們關係也不會很差,否則蔣司長又怎麼會專門指定讓你去接機。是在香港發展農改是認識的?」

姚澤老實的點頭,「當時農改的事情由他否則。」

「哦。」陳京華一副恍然的輕哦一聲,然後就閉口不言了,一直到了淮源機場陳京華都沒有再開口和姚澤閑聊。

到了機場,眾人又等了半個小時,等香港的飛機降落,陳京華才帶著眾人開著車子進了飛機場內部,將車子停在客機附近等著蔣天正等人。

直到機艙的客人快走光了蔣天正才帶著一群人走出機艙,笑眯眯的朝著姚澤他們這邊走來。

陳京華瞧見蔣天正臉上帶著笑意的趕緊迎了過去,姚澤跟在他身後,瞧見了蔣天正身邊一身漂亮職業套裝打扮的蔣晴晴,頓時臉上『露』出一絲興奮的笑意。

蔣天正旁邊的蔣晴晴也瞧見了姚澤,俏臉上先是『露』出甜美笑意接著便是帶著一絲羞澀。

讓姚澤沒想到的是,蔣晴晴旁邊站著的竟然是竇可瑩,他怎麼也不會想到竇可瑩會跟著蔣天正等人來淮源。

「蔣司長你們一路辛苦了,我代表淮源市『政府』熱烈的歡迎蔣司長來咱們淮源考察。」他和蔣天正握了一下手,然後笑道:「十來年不見,蔣司長風采依然不減當年埃」

蔣天正哈哈笑道:「你們大陸的領導啊,嘴上功夫真是領教了,厲害的很啊,我這才著陸呢,又被你誇的暈暈乎乎起來了。」聽蔣天正這打趣的話,眾人都跟著笑了起來。

蔣天正接著將目光看向陳京華一旁的姚澤,樂呵呵的道:「姚主任咱們又見面了。」

姚澤笑眯眯的道:「歡迎蔣司長1

一旁的陳京華就笑眯眯的提醒道:「他現在不是主任了,升到副廳長級別了。」

蔣天正似乎不怎麼驚訝應該是覺得姚澤升副廳長是預料之中的事情,只是讚歎的對著姚澤點了點頭,然後勉勵的道:「好好乾,我非常看好你,雖然不是大陸的官員,但是我想說我依然很看好你。」蔣天正一句打趣的話又將眾人惹得哄然大笑。

安排車位的時候,香港來的投資上商坐在兩輛別克車中和接待處的同志一起,陳京華和蔣天正坐一輛車子,而姚澤和蔣晴晴以及竇可瑩被安排在了另一輛小車。官場之財色誘人533

姚澤坐在副駕駛的位置,等車子駛出了機場,才尷尬的扭頭,看了兩女一眼,然後對竇可瑩帶著一絲複雜情緒的問道:「可瑩姐怎麼也來淮源了?」

竇可瑩似乎已經將在香港和姚澤發生的那種荒唐事情給忘記了一乾二淨似的,嫵媚的俏臉上不出什麼彆扭,對於姚澤的問話,她抿嘴挑眉笑了笑,道:「怎麼,不歡迎嗎?」

姚澤趕緊笑道:「怎麼可能不歡迎,歡迎的很。」

姚澤又將目光望向蔣晴晴咳嗽一聲,才對蔣晴晴悻悻笑道:「晴晴,你記憶恢復的怎麼樣了?」

蔣晴晴望著姚澤突然有種想哭的衝動,自從姚澤離開香港后,蔣晴晴無時無刻不再想著姚澤,尤其是失憶后,腦海里只有姚澤一人,每當夜深人靜的時候她獨自一人孤獨的躺在室,望著黑的天護板心裡就有些泛酸,對姚澤的思念之情隨著時間推移越發的濃重起來,所以這次才要求跟著蔣天正一起來淮源,為得就是來看姚澤。

「我很好,就是記憶還沒能恢復。」蔣晴晴有些幽怨姚澤這麼久沒聯繫自己,說話時聲音不由得有些僵硬。

猶豫車上還有司機,姚澤說話自然得小心著點,對於蔣晴晴的話,姚澤只是笑了笑,然後安慰她不要著急,以後記憶會慢慢恢復過來的。

陳京華將香港客人安排在了淮源市五星級賓館,然後囑咐姚澤留下準備中午宴請香港客人的事宜,他有些事情要回去處理。

姚澤想和蔣婷婷和竇可瑩單獨說說話,自然是願意留下來的,等陳京華走後,姚澤去了蔣天正的房間和蔣天正閑聊起來。

蔣天正猶豫年紀大了,早上有趕航班這會兒就有些困了,沒好氣的對姚澤道:「我說你這小子賴在我這裡,我和這老頭子扯什麼。」他似笑非笑的望著姚澤,繼續道:「過去和晴晴聊會兒吧,這丫頭自從失憶以後只對你有感情,連我這個爸爸都沒你重要,真是讓人吃醋。」

姚澤隱約感覺到自己和蔣晴晴的事情可能被蔣天正猜測出來,就有些尷尬的笑了笑,道:「那您先休息,我過去和晴晴、可瑩姐打個招呼。」

「去吧,你這虛偽的小子……」

姚澤站在蔣晴晴房間門口,在房門前頓了頓,正在醞釀進去之後怎麼和蔣晴晴相處時,房門一下子被打開,蔣晴晴瞧見站在外面的姚澤先是一愣,而後俏臉『露』出一絲羞紅,輕聲道:「站門口做什麼,不進來?」

姚澤悻悻一笑,走了進去,然後問道:「你準備出去幹嘛?」

蔣晴晴已經脫了她米灰『色』的外套,『露』出裡面灰『色』的精緻羊『毛』衫,將胸前的兩個玉峰包裹的極其壯觀,姚澤忍不住在上面停留兩眼然後才收回目光坐在了豪華客房的沙發上。

蔣晴晴聽了姚澤的問話,聲音輕柔的道:「準備過去和父親聊會兒。」

「我剛和他聊完,這會兒困了,估『摸』著已經睡下了。」姚澤解釋道。

蔣晴晴就輕輕恩了一聲,站在姚澤跟前不知道說什麼。

姚澤望著蔣晴晴精緻的俏臉已經優美的身子,心頭一熱,聲音溫柔的輕聲道:「晴晴,想我了嗎?」

蔣晴晴聽姚澤這麼問,俏臉立馬就紅透,不過想起姚澤這段時間對自己的『冷漠』頓時覺得很委屈,扭頭,美眸一紅,帶著幽怨的聲調道:「一點都不想1

「真的不想嗎?」姚澤一臉笑意從沙發上站了起來,朝著蔣晴晴走了過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