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場之財色誘人>第五百三十七章槍打出頭鳥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五百三十七章槍打出頭鳥

小說:官場之財色誘人| 作者:官場痞子| 類別:都市言情

將兩女送到回酒店,竇可瑩先回了自己房間,姚澤一副若無其事的溜進蔣晴晴的客房后,趕緊將房門關上,然後從後面摟住她,笑眯眯的道:「晚上我就留在這裡吧。」

蔣晴晴俏臉泛紅,聲音嬌媚含羞的道:「你不怕嗎?」。

姚澤笑道:「怕什麼?」

蔣晴晴似笑非笑的道:「不怕受影響,你可是大陸官員,公眾人物,在我這裡待一夜會出事的。」

姚澤就哈哈笑著在她臀部上輕輕拍了一記道:「牡丹花相似做鬼也風流啊,我才不怕1

「可是我怕啊1蔣晴晴道:「如果你被抓了現形,出了事情我不還得為你擔憂嗎。」

姚澤從後面伸出手捏了捏蔣晴晴光滑的臉蛋,柔聲道:「我出事了你會為我傷心嗎?」。

蔣晴晴俏臉泛紅的道:「你這麼沒良心,我才不會為你傷心。」

姚澤一副冤枉的模樣走到蔣晴晴跟前,然後將她拉到沙發上坐下,輕聲道:「晴晴,也許你應該隱約知道我現在的狀況了,我給不了你什麼名分,不想害你受委屈,所以這次從香港回來后沒有主動聯繫你是因為我不敢和你聯繫,還有就是良心的譴責,既然我不能給你一個名正言順的身份,就沒資格去主動招惹你。所以……」

「你不用說了,我都明白。」蔣晴晴捂嘴姚澤的嘴巴,不讓他在說下去,美眸有些泛紅的嬌聲說道:「我只是和你開玩笑而已,又怎麼會真的怪你,我知道你的情況,而且我也有不幸的婚姻,我這樣不完整的女人能夠以另一種身份待在你身邊就不錯了,只要你不嫌棄我就成了,至於名分,對我來說不重要了,結過一次婚有個名正言順的名分又怎麼樣!那些東西對我來說太過虛假,我只是想要一份真感情,而不是一紙婚書。」

姚澤輕嘆的捂住蔣晴晴的俏臉,道:「你這是何苦呢,我真的給不了你幸福,而且……」姚澤話沒說完,就被蔣晴晴主動湊上來的紅唇吻住,兩人火熱的親吻在一起,姚澤緊緊摟住了蔣晴晴的腰身,雙手不停的在她背後撫摸著……

「姚澤,我好想你。」良久,兩人唇齒分開,蔣晴晴美眸有迷離的望著姚澤,聲音嬌媚的說道。

姚澤捧著蔣晴晴的俏臉,柔聲道:「我也是。」然後大手朝著蔣晴晴玉峰攀去。

蔣晴晴嬌哼一聲,柔聲道:「不要,先去洗澡,剛才吃了火鍋身上都是火鍋味呢。」

「我不嫌棄你的。」姚澤嘿嘿笑了起來。

蔣晴晴嬌哼一聲,笑眯眯的道:「我嫌棄你呀,趕緊洗澡去,難聞死了。」

姚澤朝著自己身上嗅了嗅,然後哈哈笑了起來,道:「那咱們一起去洗澡吧。」

「不要,你先洗……」

「還是一起吧,乖1姚澤一把將蔣晴晴給橫抱了起來,在她的嬌呼聲中,姚澤得意的笑著朝浴室走去……

翻雲覆雨之後,姚澤躺在床上抽煙,蔣晴晴乖巧的趴在姚澤懷裡,床頭柜上的電話響了起來,見是陌生號碼,姚澤猶豫了一下,接通后沒有出聲。

電話那頭很快傳出一聲笑意,然後道:「姚廳長你好,我是照明派出所的施政。」

「哦,施所長你好,有什麼事嗎?」。姚澤有些鬱悶這傢伙怎麼不分點的打電話,怪不得這麼大年紀了還是派出所的小所長,姚澤在心裡誹謗著施政,如果領導正在床上做這事情,這傢伙突然打給電話過來,多影響情緒,人家領導不給他小鞋穿才怪了。

施政此時那裡知道姚澤對他的不滿,笑眯眯的在電話里說:「姚澤廳長,事情已經審的超不多了,那名叫李輝的男子確實帶有黑社會性質,我們已經調查出他逼迫婦女賣淫、開違法賭場等一些犯法行為,估摸著沒個十來年出不來了,還有,我們警局的那名警察我也調查清楚了,真是對不起姚廳長,我已經讓他回家反省一個月扣三個月的工資,然後寫一份深刻的檢查,到時候如果檢查寫的不夠深刻咱在收拾他,你看這樣的處罰如何?」電話那頭,施政小聲詢問道。

姚澤點了點頭,道:「嗯,施所長處理的不錯,並不是我小心眼要纏著這個事情不放,只是如果警察隊伍裡面出現這種人,換做平常百姓,那得吃多大的虧,希望這次的事情能夠引起施所長的重視,好好的整頓一下一些惡劣的歪風邪氣。」

「一定一定,姚主任放心……」

「恩,那就這樣吧。」姚澤答應一聲,說道。

「好的,不打擾姚主任休息了,等姚廳長有時間了,我再專門去姚主任那裡登門致歉……」

掛斷電話,如小貓般溫順的蔣晴晴俏臉帶著紅暈的問道:「還是剛才的事情?」

「對,那所長倒是殷勤的很,這麼快就把事情給解決了。」

蔣晴晴就笑道:「他該不會是想拍你馬屁吧?」

姚澤苦笑道:「我們不是一個系統,他拍我什麼馬屁埃」

「也許人家看你有潛力呀,年紀輕輕就當上了副廳級幹部,誰不羨慕。」蔣晴晴笑眯眯的道。

姚澤就似笑非笑的望著蔣晴晴,一臉打趣的道:「你該不會也是看我是支潛力股所以才喜歡上我吧?」

「去你的1蔣晴晴伸出手朝著姚澤腰間掐了一把,悻悻道:「你這沒良心的混蛋傢伙,我爸可是政務司司長耶,還會在乎你什麼官職?」

「哦,呵呵,倒是把你爸爸這個高官給忘記了,咱晴晴也是高官子弟呢。」

蔣晴晴笑了笑,挑眉嬌聲,道:「那是自然。」

姚澤望著蔣晴晴嬌媚的俏臉,以及她酥胸壓迫在自己胸口帶來的柔軟感,下身再次有了反應,就悻悻道:「休息好沒?」

蔣晴晴詫異的道:「你想幹嘛?」

姚澤腆著臉笑道:「要不咱們再來一次?」

「不要1

「不舒服嗎?」。姚澤嘿嘿笑道。

蔣晴晴羞紅著臉,嬌聲道:「不舒服,很難受。」

姚澤望著蔣晴晴含羞的俏臉,再次翻身朝著他身上壓了下去,哈哈笑道:「我馬上讓你更加難受……」

次日清晨,姚澤起了個大早,估摸著五六點的樣子,就偷偷從蔣晴晴房間溜了出來,然後做賊似的偷偷逃出了賓館,讓他很鬱悶的是,剛走到大門口便遇上了從外面跑步回來的蔣天正,兩人在賓館大門口的旋轉門相遇,姚澤瞧見蔣天正微微一愣,剛想躲開的時候,蔣天正已經發現了姚澤,和姚澤一樣,他愣了一下,然後用毛巾擦了擦額頭的汗珠,若有深意的望著姚澤道:「做晚上沒回去?」

姚澤悻悻笑道:「是啊,那啥,蔣司長,我還有事呢,晚點咱們再聊,先走了埃再見1

見姚澤急急忙忙的快步離開,蔣天正苦笑一下,嘀咕道:「做賊心虛的臭小子,也不知道這小子昨晚是和晴晴在一起還是和竇可瑩在一起,如今的年輕人感情真夠亂的。」蔣天正搖了搖頭,朝著賓館大廳走去。

蔣天正回房的時候恰巧看到精神抖擻的竇可瑩穿著一套運動裝從房間走了出來,就笑眯眯的問道:「可瑩,昨晚睡的好嗎?」。

竇可瑩笑眯眯的道:「睡的挺好的,蔣叔叔這麼早就鍛煉完了?」

蔣天正樂呵呵的道:「昨天喝多了,這不難受嗎,早上起來鍛煉一下,身子輕鬆多了。」

竇可瑩就附和道:「對,每天起來鍛煉一下身體整天都感覺輕鬆許多。」

蔣天正笑著點頭,道:「那你去鍛煉吧,不耽擱你了。」

竇可瑩笑眯眯的點頭,然後朝著外面走去。

蔣天正望著她的背影,微微蹙眉,然後輕輕嘆了口氣,「看來那小子勾搭上晴晴了。」

「這小子是什麼時候勾搭上的?」蔣天正暗自嘀咕,朝著房間走去。

姚澤剛回到辦公室的時候,陳部長便打來電話,「姚廳長,昨天那兩個香港姑娘沒事吧?」

姚澤坐到辦公桌旁的皮椅上,笑著道:「昨天多謝陳部長了,這些小事還找您真是不好意思。她們沒吃虧,陳部長放心。」

陳京華笑道:「沒事就好,可不能讓這兩個姑娘在咱們的地盤吃了虧,否則蔣天正那老小子生氣了,咱們淮源可就虧大發了。」

「對了,昨天的事情處理的怎麼樣,有沒有什麼問題?」陳京華問道。

姚澤就道:「昨天照明派出所的施所長辦事還算有效率,事情已經都給解決了。」

「恩,那就好,對了,最近幾天你就先放下農業廳那邊的事情,專門負責接待香港這邊的人,畢竟蔣天正賣你的帳,你出面比我們更合適,你有什麼需要的儘管開口便是。」

「好的,組織上怎麼安排我就怎麼做。」姚澤笑了笑,說道。

陳京華笑道:「你現在可是咱們淮源的政治明星啊,現在咱們省委常委幾乎沒有一個沒聽過你姚澤大名的……」

姚澤:「……」

姚澤掛斷陳京華的電話,心裡倒是有些忐忑起來,並沒有因為被領導關注而興奮,反而讓他有些擔憂起來,強打出頭鳥,風頭太盛並不是什麼好事,這個道理姚澤又怎麼會不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