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場之財色誘人>第五百四十一章副省長又如何?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五百四十一章副省長又如何?

小說:官場之財色誘人| 作者:官場痞子| 類別:都市言情

春色滿屋,劉曉嵐潔白如玉的身子如同八爪魚般摟住姚澤,修長的雙腿緊緊夾住姚澤的腰身,眼眸媚意蕩漾,唇紅齒白間發出誘人至極的魅惑之音,而姚澤如同一名慕軍氣勢磅、所向披靡,雙手摟住劉曉嵐的後背猛烈的衝刺著……

大床很柔軟,在姚澤的激烈運動下,柔軟的床墊如同水波蕩漾一般,發出吱呀吱呀的聲響。。

「礙…」劉曉嵐突然猛地睜開眼眸,媚意十足的望著姚澤,嬌聲道:「不要……」

話音剛落,只見姚澤猛的一挺姚澤,接著發出一聲悶哼,一股滾燙的精華從體內激射而出,灌溉在了劉曉嵐的花心深處。

那滾燙的液體讓劉曉嵐身子猛的哆嗉起來,身子因為那精華而變的更加敏感起來,她緊緊的摟住姚澤,紅唇輕輕張開,嬌媚的生意從嘴巴里發出,姚澤也是在此刻滿意的摟住了劉曉嵐,兩人躺在床上,閉上眼睛,誰也沒有開口說話,只是享受這**帶來的無限韻味。

「你打算什麼時候去江平?」良久后,劉曉嵐才打破沉寂,開口對姚澤問道。

姚澤依然將劉曉嵐摟在懷裡,右手摸著她光滑的臂膀,笑眯眯的道:「恐怕沒時間了,領導馬上得安排我去一趟燕京。」

「啊?」劉曉嵐從床上坐了起來,嬌聲道:「可是你已經答應冰旋了啊,可不能言而無信。」

其實姚澤還有半個月的時間才會去燕京,完全有足夠的時間回江平一趟,可是回去幹嗎呢?

自己調查自己?

姚澤在心裡苦笑,嘴上對劉曉嵐道:「真是抱歉,最近這段時間恐怕真沒時間去幫她調查……要不你幫我和她解釋一下?」

劉曉嵐鬱悶的又倒在了姚澤懷裡,嬌聲道:「你都答應人家了,而且我也信誓旦旦的保證你會幫她找人,你現在反悔了,讓我怎麼去說埃」

姚澤悻悻笑道:「要不等我回來了再去幫她找,她也不急於一時吧。」

劉曉嵐道:「你不理解她的心情,她原本以為那個男孩子已經不再了,突然又得知他還沒死,那種想見到他的心情肯定很急迫,我怕她……」劉曉嵐臉上露出擔憂之色。。

姚澤從床頭柜上摸出一支煙點上,輕輕吸了一口,然後漫不經心的道:「她怎麼知道如今的那個男孩子有沒有結婚生子,萬一人家連孩子都有了怎麼辦?時間已經過去二十年,什麼事情都會時過境遷的,而且她怎麼知道那個男孩子喜不喜歡她呢?」

「這些確實是應該要考慮的問題,不過冰旋長那麼漂亮,哪個男人會不喜歡?」劉曉嵐望著姚澤,一副難道你對她不動心的表情。

姚澤尷尬的咳嗽一聲,將煙蒂塞進煙灰缸,然後道:「要不這樣吧,我和江平那邊大聲招呼,她要找什麼人,讓那邊的公安系統配合她一下,盡量給她一些幫助,反正我在不在也不重要。」

劉曉嵐思索一下,就點頭道:「這樣也好,那我到時候陪她一起吧,希望能夠找到他。」

……

算算時間,秦海心去美國已經一個月了,如果不出什麼情況,最多再過一個多月孩子就該出生了,姚澤想想便有些激動,雖然內心也伴隨著忐忑,但是能有一個自己的孩子那些心裡障礙都不是什麼事,好看:。

他撥通了秦海心的電話,淮源這邊的清晨是秦海心那邊的傍晚,美國一家大型的購物商城,一名挺著大肚子的美艷嬌婦在一名靚麗的年輕女子的攙扶下,在商場里隨意的逛著,剛走到服裝區,身有懷孕的美艷婦人皮包里的電話響了起來,她身上從包里拿出電話,見到熟悉的號碼,她抿嘴笑了笑,然後扭頭對一旁的靚麗女子輕聲道:「是姚澤。」然後在那名女子擠出的意思笑意中,接通了電話,沒有出聲,只是嬌聲笑了一聲。

姚澤坐在辦公室的皮椅上,聽到電話里傳出的笑意,就嘿嘿笑道:「笑舍呢,這麼開心。」

電話那頭的美婦不是秦海心又是誰,而她旁邊的姑娘自然便是胡靜了,在胡靜的攙扶下,她們去了休息區,胡靜借著買熱飲的機會,留給秦海心和姚澤單獨的機會,等到胡靜走開后,秦海心才輕聲道:「開心,自然要笑咯。。」

「我給你打電話你就這麼開心?」姚澤笑眯眯的問道。

秦海心挑眉道:「我把所有的一切都壓在你身上了,你覺得呢?」

姚澤倒是有些歉意起來,柔聲道:「海心,真是對不住了,不能陪在你身邊,我的敏感身份是不能夠隨便出國的……」

「我理解,你不用和我解釋這個。」秦海心笑著打斷姚澤的話,道:「只要你不拋棄我們母子就行了,而且還得對我的孩子好1

姚澤苦笑道:「你這是什麼話,難道是你的孩子就不是我的孩子了?我當然會對自己的孩子好,以後還要培養他成為國家棟樑呢。」

秦海心理了理額頭的劉海,抿嘴笑道:「我才不讓他走你那條道路,還是平平凡凡的好,你這種日子太累,而且總是有操不完的心,我可不希望我老了兒子經常沒時間回家看我這個母親。」

姚澤聽了哈哈笑了起來,道:「你啊,想的太遠了,以後的事情以後再說吧,你在那邊一切還好?」

秦海心道:「能有什麼不好,吃了睡睡了吃,都快被豬一樣給養起來了,你不知道我媽天天給我燉那些有營養的東西吃,都快變成肥豬了。」說是這麼說,其實秦海心除了肚子挺起來以為,其他地方依然和以前一樣,要說長胖了那還真沒有,不過臉上那美婦的氣質越發的濃郁起來,也許是馬上要為人母的原因。

「如果我長成肥豬了,你還會要我嗎?」秦海心抿嘴笑著問道。

姚澤就就打趣的道:「看胖成什麼程度,如果真和豬一樣了,那我就……」

「就什麼,不要我了?」秦海心嬌哼一聲,道:「你如果不要我了,我就帶著兒子躲起來,一輩子都不讓他認你這個爹。」

姚澤汗顏,悻悻笑道:「可不能把我兒子拐跑了……」

正說著話的時候,胡靜端著熱飲走了回來,秦海心就對電話里的姚澤道:「胡靜和我一起出來逛呢,你和她聊聊吧。」

姚澤輕輕嗯了一聲。

秦海心就笑著對走過來的胡靜道:「趕緊把飲料放下,姚澤要和你說話。」

胡靜俏臉不自然的一紅,然後將飲料擱在了桌子上,悻悻的接過手機,對著電話喊了一聲姚澤。

姚澤笑了笑,輕聲道:「快畢業了吧。」話里有些不自然,當初胡靜去美國念書時,姚澤答應過胡靜,在她念完書回來時,一定除去郭氏一家,結果兩年多過去,郭家依然活的滋潤,姚澤心裡倒是覺得有些對不去胡靜,更不知道如何去面對。

「是啊,再過半年就該畢業了。」胡靜在電話里輕聲答道。

姚澤點了點頭,才想起來這是在通話,胡靜看不到自己的動作,不由得摸了摸鼻子,苦笑一下,接著道:「畢業之後有沒有什麼打算?」

胡靜微微愣了一下,頓了頓,表情有些黯然的道:「我不知道,。」

姚澤就道:「那就回來吧……」

沒等胡靜開口說話,姚澤接著說的了一句,「以後我會保護你,以前那種事情不會再次發生了。」

胡靜聽了姚澤的話,眼眶一紅,忍住不讓自己流淚,喉嚨哽咽一下,然後輕輕恩了一聲……

……

掛斷姚澤的電話,胡靜扶著秦海心走出商場,坐進車中,望著開車的胡靜,秦海心笑了笑,道:「可以和我講一講你和姚澤的事情嗎?」

胡靜扭頭看了秦海心一眼,秦海心就笑道:「姚澤以及告訴我了,說你是他的初戀。」

胡靜臉色一紅,露出羞澀的表情,「你不介意嗎?」胡靜裝了裝膽子,問道。

秦海心笑著搖頭,「有啥好介意的,我也不是他原配。」

胡靜聽了秦海心的話,頓時瞪大了美眸,一臉的不可思議,朝著秦海心的肚子看了一眼,只感覺這事有些荒唐。

秦海心知道胡靜此時在想什麼,就笑道:「有些事情並不一定必須按部就班的進行,別人怎麼說我不在乎,更不在乎那一紙的婚姻。」

「不說我了,說說你吧,說說你和姚澤在學校里發生的事情,然後給我講講他是怎麼追求你的。」秦海心一副饒有興緻的模樣盯著胡靜。

胡靜羞澀的點了點頭,然後俏臉上露出一絲笑意,彷彿再次回到了那青澀的校園時代……

下午快下班的時候,姚澤接到了一個讓他非常意外的電話,電話里的聲音讓姚澤馬上想起一個人來,「秦永林?」

「對,是我,沒想到當初江平市的一個名不見經傳的小人物在短短兩年半的時間爬到了如今的地位,這是讓我驚訝埃」秦永林在電話里笑了笑,聲音平淡的說道。

姚澤不以為意的笑了笑,並沒有多和他說話的**,一直問道:「找我有什麼事?」

秦永林道:「放心,我不是和你談劉曉嵐的事情,因為我根本沒必要,至少現在她還是我老婆……」

「如果你打電話過來是為了說這些廢話,那不好意思我掛了……」姚澤冷著臉就要掛電話,電話那頭聲音變冷了些,「我弟弟秦永昌是你找人乾的吧?」

姚澤似乎不掩飾的答道:「對,是我1

「好氣魄,好囂張啊1秦永林冷笑了一下,道:「你以為就你現在這個副廳長的職位我就奈何不了你了?」

姚澤冷聲回應道:「你是以什麼身份和我說話,商人?還是副省長的兒子?」

「如果是商人,我可不可以告你威脅國家幹部,如果是以副省長兒子的身份,那麼我更可以確定的告訴你,即便是你爸當面問我,我依然這麼回答1

啪!

姚澤說完,一下子將電話掛斷。

美國洛杉磯,一家豪華賓館的房間內,秦永林臉色難看的緊緊握著電話,嘴巴抽搐了一下,咬牙切齒的低聲道:「姚澤,咱們走著瞧,我看你能囂張到什麼時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