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場之財色誘人>第五百四十三章駐京辦的嬌艷副主任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五百四十三章駐京辦的嬌艷副主任

小說:官場之財色誘人| 作者:官場痞子| 類別:都市言情

三輛轎車緩緩的停在了省駐京辦大門口,裡面的招待人員見迎接省長的車子回來,趕緊按照周大志主任臨走前交代的那樣,五六人如列隊般的站好歡迎唐省長的打來,一名長相稍微周正的姑娘手裡捧著鮮花打算送給唐省長。

「好長一段時間沒功夫來燕京了啊1唐順義從奧迪車裡鑽了出來,望著燕京的城市上空,笑眯眯的感嘆道。

周大志站在唐順義旁邊賠笑的點頭,然後偷偷朝著下屬們打眼色,一個機靈點的姑娘趕緊帶頭鼓掌,然後後面的就跟著一起鼓起掌來,那名捧著花的姑娘帶著甜美笑意的迎上了唐順義,聲音甜膩的道:「歡迎唐省長您來燕京。」

唐順義臉色不動聲色的接過花,然後朝著那姑娘笑了笑,輕輕點頭道:「謝謝了。」只是說完后,他有意無意的朝著周大志看了一眼,

周大志敏銳的撲捉到唐順義的眼神,心裡就是一咯,這下馬屁拍在馬腿上了,唐順義這才剛剛表揚自己,立馬就犯了錯誤,周大志心裡有些忐忑起來。

唐順義覺得拿著話不方便,就順手遞給了一旁的姚澤,道:「這個你拿著,我一老頭子還送什麼花啊,都是年輕人的東西,盡瞎折騰。」唐順義臉上帶著笑意的說著,可是周大志心情卻跌入了谷底。

在周大志鬱悶的恍惚,唐順義的腳步超過了周大志,周大志旁邊的那名身材高挑的女子輕輕碰了一下周大志的胳膊,輕聲道:「周主任你怎麼了?」

周大志微微回神,搖了搖頭,趕緊加快了步伐追上唐順義,而那有些妖艷的女子卻是將目光注視在了姚澤那高大寬闊的背影之上……

進了駐京辦的大堂內,周大志就笑眯眯的對剛才那名女子高挑的女子道:「阮主任,咱們年輕的姚廳長就交給你了,幫他拿一下行李,然後帶他去準備好的客房,唐省長這邊我來安排。」

省駐京辦的阮可人嘴角一揚,輕輕點頭,然後伸手就去拿姚澤的行李,「姚廳長,我來幫你吧。」

姚澤連忙擺手,「不用,我一個男人,怎麼好意思讓你一個女同志幫我提行李,傳出去別人不得鄙視我啊,還是不要了,謝謝阮主任的美意。」姚澤笑了笑說道。

阮可人見唐省長和周大志朝著客房那邊走去,就對著姚澤挑眉笑了笑,聲音柔媚的道:「沒想到姚廳長這麼年輕,只是從老家那邊聽聞說咱們省來了個很年輕的副廳長,只是沒想到這個很字確實用的不過分,的確是很年輕呀。」阮可人抿嘴含蓄的笑了笑,成熟帶著風韻的臉龐上露出一抹讓人怦然心動的媚態。

漂亮的女人惹人憐愛,成熟漂亮又懂風情的女人就更加惹人憐愛了,不過姚澤初來燕京,而且還是跟著唐順義一起來辦正事的,可不想在這個節骨眼上傳出什麼緋聞,對於阮可人的誘人媚意,姚澤也只是稍稍心動了一下,便冷靜下來,不去看軟可人的臉,只是語氣溫和的道:「阮主任過獎了,煩請阮主任在前面帶路……」

「好的,姚廳長這邊請。」阮可人笑了笑,然後走在了姚澤前面,一身合體的灰色制服將她高挑的身姿展現的較為惹眼,下身稍微有些緊身的柔軟西褲緊緊的包裹著那圓潤挺翹又肥碩的大屁股,腰身的不足一握和她那挺翹的臀部形成鮮明的對比,姚澤走在她後面,眼神有些不自然的就將目光看向了不該看的地方,不是姚澤他故意要去占這個女人的便宜,只是……這女人賊他媽的惹人眼了,身材好也就算了,還專門穿這種顯身材的緊身褲子,他娘的,不會是專門誘惑領導的吧?

姚澤暗自誹謗著阮可人,想到那個四十多歲的周大胖子,姚澤揣摩的想,兩人會不會有一腿呢?

「姚廳長?」

見姚澤站在客房門口,停住腳步,一副心不在焉的模樣,阮可人就笑眯眯的輕喚了一聲。

「啊?哦,呵呵。」姚澤從邪惡的意淫中醒過神來,悻悻一笑,然後拖著自己的行李箱走了進去,和阮可人擦身而過時,一陣淡淡的清香吸進鼻子,清香溫和不惹人反感,反而有些心熱的衝動在裡面。

有時候漂亮的女人噴上一點容易讓人接受的淡雅香水能夠增添不少分數,比如此刻的姚澤,聞到阮可人身上的淡然清香心裡稍稍一熱,那是一種內心潛在的火熱悸動感。

「姚主任,你看看房間還滿意嗎?」阮可人臉蛋不是那麼的絕艷,但也算的上中上的姿色了,在加上她成熟帶著媚意的臉龐和那溫柔的笑意,若是要誘惑男人,一般的男人都抵擋不祝

姚澤環繞房間一周,紅色的地毯,柔軟的大床,齊全的設備和採光很好的朝向,便點頭稱讚的道:「很好,非常滿意,這房間如果不滿意就真該去五星級酒店了,阮主任咱們駐京辦這條件還真好埃」

阮可人抿嘴一笑,聲音嬌柔的道:「那可不是,來咱駐京辦的都是省領導,條件當然需要弄的舒適一點,否則領導怪罪下來,不得吃不了兜著走。」阮可人開著玩笑的說道。

姚澤將行李箱的拉鏈拉開,去把裡面的衣服拿出來,阮可人就趕緊道:「姚廳長,我來幫你弄吧。」

姚澤笑著阻止道:「別,阮主任別這麼客氣,還是我自己來吧,你對我太客氣倒是讓我不好意思了。」

阮可人覺得這個年輕的小領導蠻有意思,不由得偷偷抿嘴笑了笑,姚澤將衣服從裡面拿出來放在床上,然後笑著對阮可人道:「阮主任是淮源人嗎?」

阮可人笑著點頭,「地地道道的淮源人。」

「來燕京工作多久了?」姚澤繼續問道。

阮可人笑道:「有一年多了吧,時間過的可真快,一晃都一年多了。」阮可人不由得有些感嘆起來。

姚澤就笑道:「你一般多久回家一次?」

阮可人輕聲嘆氣的道:「一般都是幾個月回去一次,這邊走不開,經常會有省領導來燕京開會,必須得在這裡招呼著呢。」

姚澤聽了就點了點頭,將衣服拿了起來朝衣架上掛,「阮主任先去忙吧,我自己收拾一下就好。」怕阮可人在裡面待的久了惹來什麼流言蜚語,姚澤將衣服掛好后,笑著說道。

阮可人悻悻一笑,點了點頭后,說道:「姚廳長如果有什麼吩咐再叫我,我就在大廳里。」

「好的,多謝阮主任。」

房門被阮可人輕輕關上后,姚澤吁了口氣,突的一下子撲到在床上,感覺到床上有什麼東西抵在肚皮上有些疼痛,姚澤便皺著眉頭坐了起來,仔細尋找,瞧見柔軟的大床中間安靜的躺著一個方方正正的小盒子,姚澤疑惑的拿起來看了看那盒子上的字,『奧奇拿』?

啥東西?

姚澤隨手將那空盒子扔進垃圾桶,才恍惚的聯想到應該是裝那玩意用的。

「床上怎麼會有避孕套的空盒子,影響多不好。」姚澤嘀咕一句,「省領導來駐京辦還帶媳婦一起來?」

這些小細節姚澤也懶得去想,便躺在床上小憩起來,不知過了多久,正當姚澤迷迷糊糊要睡著的時候,一陣輕輕的敲門聲將姚澤吵醒,「誰啊?」姚澤恍惚的以為是在自己家裡。

「姚廳長,是我,阮可人。」房間外面阮可人的聲音軟軟糯糯的響了起來。

「啊,哦哦,馬上就來。」姚澤一下子從床上坐了起來,然後揉了揉眼睛,從床上走了下來,揉了揉眼睛去把門打開,見阮可人抿嘴而笑,姚澤就打著哈欠問道:「阮主任有什麼事嗎?」

阮可人嬌笑一聲,道:「姚主任好大的面子啊,讓唐省長在飯桌上等著你。」

「啊?」姚澤有些鬱悶的道:「怎麼沒人通知我?」

阮可人抿嘴笑了笑,道:「打你電話沒人接呢。」

姚澤趕緊走回屋內,確實有個未接來電,手機被自己給調成了震動,姚澤將衣服整理了一下,然後對阮可人道:「阮主任趕緊帶路,這事給鬧的,希望待會唐省長別當面發火,否則在美女面前,面子就丟大了。」

「咯咯咯,姚廳長真有意思。」阮可人聽了姚澤的話,捂著嬌笑了起來,半響,才嬌聲道:「應該沒事吧,唐省長也才剛到,應該不會這麼小氣的去生你的氣,人家可是省長,氣度不會那麼校」

姚澤跟在阮可人身邊,聞著她身上的清香,心情倒是舒暢,就笑眯眯的調侃道:「敢說唐省長小氣,阮主任真夠厲害的。」

阮可人聽了姚澤的話,頓時悻悻一笑,一副小女孩子似的嬌憨模樣道:「姚廳長可不要害我呀,我可沒說唐省長小氣,咱不帶這麼嚇唬人的。」

姚澤望著阮可人成熟嫵媚的臉蛋上露出孩子氣的可愛模樣,心頭便是一熱,低頭不經意忘記她筆直修長的雙腿,只感覺呼吸有些不暢起來,感覺將目光轉移,盡量和阮可人保持一些距離,這女人不能靠近啊!

姚澤在心裡默默的感嘆著。

更新快無彈窗純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