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場之財色誘人>第五百四十六章一張艷照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五百四十六章一張艷照

小說:官場之財色誘人| 作者:官場痞子| 類別:都市言情

最苦的等待不是一等萬年,是眼睜睜看著心愛的人死去,卻還執著的認為他還活著,苦苦的等待,她用自己的知覺告訴自己,他既然出現在了她的生命中,又怎麼能就匆匆離開?

納蘭冰旋在這將近一個月的時間幾乎踏遍了江平市的所以大街小巷,漫無目的得尋找,她如同一個落入人間的美麗天使,踏足於江平的每一寸土地,時間過去的越久她絕美的瞧見越顯愁容之態。

「哎,回來吧,別再找了,有些事情強求不來,如果我猜的沒錯,當年他和他母親都已經改名了。」電話中納蘭德輕輕嘆了口氣,對納蘭冰旋說道。

「不找到,我就不回來了。」納蘭冰旋絕美的俏臉露出一絲堅決之色。

納蘭德站在燕京軍區司令部的辦公室,手裡拿著手機,臉上露出愁容的神色來,他聽了自己女兒的話,輕輕嘆了口氣,聲音溫和的道:「你這是何苦呢,都過去二十年了,至於嗎?」

「至於,你根本不懂。」納蘭冰旋聲音很平淡的說道。

納蘭德苦笑道:「我活了大半輩子難道沒你懂的多?你這麼找下去找一輩子都找不到,聽爹的話,放棄吧。」

「如果你打電話就是告訴我,讓我放棄,那麼我們沒什麼好說的。」納蘭冰旋就要掛電話的時候,納蘭德繼續道:「你聽我說……」

「也許去林家能夠找到一點線索,你一個人這麼找下去就如同大海撈針,何時才是個頭,回來吧,爸爸幫你一起找。」納蘭德聲音柔和的道。

納蘭冰旋猶豫了一下,這段時間確實沒有目地的尋找沒找到一絲有用的線索,納蘭德的提議倒是讓納蘭冰旋動心,也許能到林家找到一點線索呢?

「我知道了……」

……

姚澤一覺醒來的時候已經是第二天的中午,周大志敲響了姚澤的房門,姚澤剛剛從浴室洗刷完出來,就趕緊去將門打開,見到一臉笑意的周大志,姚澤苦笑道:「周主任,你昨天可是把我給害苦了,喝的差點醉死過去。」

周大志呵呵笑了兩聲,道:「昨天就喝到那個份上了氣氛好,沒辦法停下啊,我也是喝的七暈八素,昨天差點尋錯了家門呢。」

姚澤就打趣道:「周主任啊,家門可不能尋錯了,否則會出大事的。」

周大志悻悻笑道:「那是自然,家裡有個母老虎呢。」

姚澤哈哈笑了起來,然後問道:「周主任找我有什麼事嗎?」

周大志就道:「我看姚廳長一上午沒出來,就想問問姚廳長有沒有什麼安排,如果沒有我就讓廚房去準備幾個小菜,咱們再去喝點。」

聽了周大志的話,姚澤最近抽搐了一下,道:「酒就不喝了,今天還不知道有沒有事情要辦,對了,唐省長出去沒?」

周大志笑道:「一大早就出去了,這會兒還沒回來呢。」

姚澤就道:「那成,中午就在這裡吃吧,不過酒可不能喝了。」

走到前台的時候,姚澤看到了阮可人正在訓著一名年輕的小姑娘,瞧見姚澤和周大志走了過來,阮可人俏臉不自覺的紅了一下,然後對那姑娘道:「以後做事細心點,別總是這麼馬馬虎虎的,你先去做事吧。」

「阮主任,又在訓人埃」周大志笑眯眯的對著阮可人道。

阮可人嘆氣道:「現在的小姑娘做事太馬虎了,不對他們嚴厲點不行,這裡經常進進出出都是領導,萬一把領導給得罪了,到時候領導怪罪的可就是我們,周主任你說是不是?」

周大志呵呵笑了笑。

姚澤不記得昨晚上喝醉后的事情,一臉淡然的笑著道:「倒是沒想到阮主任這麼溫柔的女人也有嚴厲的一面。」

聽了姚澤的話,阮可人俏臉有些不自然的紅了起來,有意無意的去打量姚澤的表情,她不知道昨天晚上姚澤是真的喝醉了還是裝出來的,如果真是裝出來的,那這傢伙演戲的本事可就太厲害了。

「姚主任昨晚睡的可好?」阮可人有意無意的問了一句。

姚澤苦笑道:「昨晚喝的太醉了,都忘記是怎麼回的房間。」

周大志在一旁笑道:「自然是阮大美人送你回的房間埃」說完,露出一絲曖昧的笑意。

一旁的阮可人頓時心裡就是一慌,神態變的有些忸怩起來,昨晚上在姚澤房間,那傢伙硬邦邦的抵在自己雙腿間時的感覺讓阮可人動情不已,回家後腦海里一直不停的想著那方面的事情,一直失眠到深夜才睡著,半夜還做了個荒唐的夢,夢見和姚澤……

姚澤聽了周大志的話,倒是有些不好意思,對著阮可人道:「昨天晚上真是麻煩軟主任了,我沒做什麼丟人的事情吧?」

阮可人臉色有些不自然,悻悻笑了笑道:「沒呢。」

姚澤這才放心的點頭。

周大志就道:「待會兒吃了飯讓阮主任帶著你到燕京城到處逛逛吧,怎麼樣?」

姚澤的確是第一次來燕京,倒是有出去參觀一番的意思,就對著阮可人笑道:「會不會太麻煩阮主任了?」

阮可人有些猶豫,道:「我這裡的事情還沒辦完啊?」她並不是很想單獨和姚澤一起出去,畢竟昨天姚澤給了她不好的影響,不管他是真醉還是裝醉,阮可人都覺得這個傢伙有些太輕佻。

周大志對於阮可人的回答有些不滿,微微蹙了一下眉頭,道:「沒事,你這裡的工作我來替你,今天你的任務就是陪著姚廳長熟悉燕京市。」

阮可人無奈當下只好點頭答應下來。

吃過午飯,周大志有些事情需要處理先離開了,阮可人就對姚澤笑道:「姚廳長想去什麼地方玩?」

姚澤苦笑道:「我也不知道有什麼地方可玩,阮主任帶我去哪我就跟著去哪。」

阮可人思索了一下道:「要不就把燕京城有名點的景點逛一下?」

「好注意,那就麻煩阮主任了。」

阮可人將自己的車子從停車場開了出來,然後笑著招手讓姚澤上車,姚澤笑眯眯的跑到副駕駛位置坐了上去,無意間瞥見阮可人穿著黑色緊身裙和包裹著絲襪的美腿,心裡突的加快了跳動。

阮可人將注意力全放在了開車上,倒是沒注意到姚澤異樣的目光。

半路的時候,阮可人的電話響了起來,她手機是放在包里的,抽不出手來,就尷尬的朝著姚澤笑了笑,姚澤馬上會意,幫著將手機從包里拿了出來遞給阮可人。

阮可人接通后餵了幾聲電話那頭沒人回答便掛斷了電話。

沒一會兒電話又撥了過來,仍然是那個陌生的號碼,阮可人再次接通,餵了幾聲后那頭又給掛斷了。

阮可人不由得微微蹙起了柳眉,姚澤就道:「現在很多人閑的無聊,喜歡打騷擾電話,不必理會的。」

阮可人笑了笑,道:「這種人可真夠煩人的,影響心情呢。」正說著話,阮可人手機滴滴的響了兩下,是簡訊的聲音。

她再次拿起手機,將手機里的一條彩信打開,當看到照片里一男一女裸著身子躺在床上的場景時,她臉色一變,猛的一踩剎車,強大的衝擊力讓毫無準備的姚澤身子慣性的向前猛的向前一傾,額頭一下子撞在了車子前面的擋風玻璃上,的一聲響,姚澤只感覺眼前頭暈眼花。

阮可人愣愣的望著照片裡面的男人,眼睛中水花泛濫起來,「這怎麼可能……」

姚澤揉了揉有些疼痛的額頭,鬱悶的道:「阮主任你怎麼呢?」

因為阮可人突然將車子停在馬路中間,這會兒後面已經被堵了好幾輛車子,後面的車子急迫的開始不停的按喇叭,更有人搖下車窗,扯著嗓子對著阮可人開罵。

姚澤見阮可人一副魂不守舍的模樣,就輕聲道:「阮主任,你沒事吧?要不咱們先把車子開到邊上去,這樣會影響交通秩序的。」

姚澤提醒了好幾遍,阮可人才魂不守舍的將車子開到了沒人的地方,讓后停了下來,心裡只覺得空空的,剛才看到自己丈夫和別的女人赤身他媽的躺在床上,只覺得眼前昏天暗地,感覺似乎世界末日到來了一般。

胸中的難受和憋悶讓她不由自主的眼淚泛濫,姚澤見她死死的捏著手機,也不知道出現了什麼情況,不好安慰,只好坐在車子裡面悶頭抽煙。

好一會兒阮可人才停止了流量,從車中的抽紙盒裡抽了兩張紙出來擦了一下眼淚,然後紅著眼眶神情有些黯然的道:「對不起姚廳長,家裡出了點事情,恐怕不能陪你去逛了。」

姚澤悻悻笑了笑,將煙頭扔出窗外,然後道:「沒事,我這麼大的人了,自己出去逛一樣,你有什麼事情就去忙吧。」

阮可人黯然的點頭,瞧見姚澤額頭有些泛紅,就帶著歉意的道:「剛才抱歉了,你額頭沒事吧?」

姚澤摸了一下,感覺有些疼痛,不過沒表現出來,只是笑了笑,道:「沒事,過一會兒就好了。」

阮可人道:「那我送你回駐京辦吧。」

姚澤道:「沒事,我就在這裡下車吧,你有什麼事情趕緊去忙你的。」

「真是抱歉了,等我把事情處理好了,如果你還沒離開燕京,我一定好好帶你去逛一下燕京城。」阮可人有些歉意的對姚澤說。

姚澤見阮可人臉色很難看,就關切的問道:「家裡出什麼事情了,你沒事吧?」

阮可人擠出一絲笑意,道:「沒事,我能處理好的。」

既然阮可人都這麼說了,姚澤也不便多問,就將車門給推開,道:「開車小心些,萬事都要想開一些,以後的路還長著呢。」

阮可人聽了姚澤的話,眼眶再次泛紅起來,有一種想放聲大哭的衝動,「我沒事的,謝謝了。」阮可人說完,一踩油門,車子猛的駛了出去,眼淚也在這刻流了出來,她死死的咬著唇齒,眼眶模糊的低聲哭泣出了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