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場之財色誘人>第五百四十八章突然怯場了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五百四十八章突然怯場了

小說:官場之財色誘人| 作者:官場痞子| 類別:都市言情

燕京機場,一名身姿卓越,氣質出眾的絕美的女子穿著一身休閑裝扮從機場走了出來,她有個習慣,從來不穿裙子,並不是她腿不夠美,而是已經成為一種習慣了,會覺得穿裙子彆扭。

一輛掛著燕京軍區牌照的奧迪車子停在機場門口,當女子從機場裡面走出來時,奧迪車門一下子被打開,一名穿著軍裝,氣質不凡的年輕男子笑著朝女子招手道:「冰旋,這裡。」

從機場走出來的女子自然是納蘭冰旋了。

她兩手空空,臉上沒什麼表情的朝著那名穿著軍裝的帥氣男人瞥了一眼,然後語氣淡然的道:「你來幹嘛?」

男子悻悻笑了笑,道:「司令讓我來接你,他今天有個重要的會議要開,不能親自來。」

「你走吧,我還有事情要去辦。」納蘭冰旋沒去看那名穿著軍裝的男子,與他擦身而過,朝著外面走去。

穿著軍裝的男子趕緊追了上去,鬱悶的道:「車都已經來了,你要去什麼地方,我送你埃」

「沒必要,我自己打車更方便……」

「可是……」

「話我不想說第二遍,別在耽擱我的時間。」納蘭冰旋寒著臉看了年輕男子一眼,然後繼續道:「告訴他,明天我去找他。」

納蘭冰旋隨手在路旁招來一輛出租,然後坐了進去,計程車啟動后,沒一會兒便消失在了機常

年輕的武官苦笑的搖頭,然後坐進奧迪車裡,掏出手機,撥了一個號碼,等那邊接通后,年輕武官帶著歉意的道:「納蘭叔叔抱歉,納蘭她不肯坐我的車,自己打車走了。」

「嗯,她的性子就這樣,算了,你回來吧。」電話那頭,納蘭德苦笑的道。

「好的,冰旋說,明天她會去找你。」年輕武官啟動車子,然後有意無意的說了一句。

納蘭德倒是有些驚訝的愣了一下,接著臉上露出笑意的點頭道:「知道了。」

掛斷電話,納蘭德有些失神,望著窗戶外面的藍天白雲,心裡暗自想,到底是什麼樣的男孩子讓冰旋不顧一切?

納蘭冰旋所坐的計程車直接開到了淮源市駐京辦的地頭上,下車后納蘭冰旋朝著駐京辦走了進去,在裡面瞧見一名年輕的女子,應該是駐京辦的工作人員,就出聲問道:「姚澤在這裡嗎?」

「姚澤?」女子有些疑惑,她思索一下,然後不確定的問道:「是姚廳長嗎?」

「嗯,就是他。」納蘭冰旋點頭答道。

女子就出聲道:「你是什麼人,找他有什麼事情?」作為本質工作,女子還是必須象徵的對來訪的人進行詢問,雖然眼前的女子如同仙子般的氣質,但是職責所在,該問的必須得問。

納蘭冰旋出聲道:「我是他朋友,你去告訴他一聲,就說納蘭冰旋找他。」

女子帶著笑意的道:「是姚廳長的朋友啊,不好意思,他出去了還沒回來呢,要不你現在這裡坐會兒,我給你倒杯茶去。」

納蘭冰旋面無表情的搖頭,道:「不用了。」然後轉身就走,剛到門口就碰見從外面回來的姚澤。

姚澤今天和唐順義去熟悉了即將要去的農業代表大會的會場,剛回來在門口,就瞧見從駐京辦走出來的納蘭冰旋,和唐順義說著話的時候不由得微微一愣,眼睛瞪的老大,感覺有些不可置信。

「納蘭……納蘭冰旋?」姚澤從嘴裡說出這個名字。

納蘭冰旋瞧見姚澤沒什麼表情的臉上露出一絲淡笑,「很吃驚嗎?」

姚澤回過神來,悻悻笑道:「確實夠吃驚的。」見到納蘭冰旋他倒是把一旁的唐順義副省長給忘一邊了。

當真是個色膽包天的色胚啊!

其實唐順義在聽到姚澤喊納蘭冰旋這個名字的時候也是微微愣了一下,他自然知道納蘭冰旋這個名字後面代表著什麼。

見兩人都愣在那裡,唐順義輕輕咳嗽一聲,然後對著姚澤笑道:「你朋友?」

姚澤回過神才想起來旁邊還站著唐順義呢,頓時就感覺汗流浹背起來,在『老丈人』面前失神的看著別的女人,影響是多麼惡劣。

姚澤對著唐順義悻悻笑了笑,道:「淮源市的一個朋友,不知道怎麼找這裡來了。」

唐順義對著納蘭冰旋笑了笑,然後道:「那你陪你朋友說說話,晚點去我房間,我有些事情找你談。」

姚澤頓時又是一陣忐忑,不會接著這個事情給自己上課吧?

等唐順義走後,姚澤對納蘭冰旋笑道:「你怎麼會突然跑到燕京來了?還真是神不知鬼不覺的。」

納蘭冰旋輕聲道:「過來辦點事情。」

姚澤道:「找人的事情有眉目了沒?」

納蘭冰旋搖頭道:「沒有,這次來燕京就是為了這件事情。」

「呃?你要找的人在燕京?」姚澤疑惑的問道。

納蘭冰旋搖頭道:「不是,他的根在燕京,人卻一直漂泊在外,這次來就是要去他燕京的家裡問問情況。」

姚澤釋然的點頭,然後繼續問道:「那你過來找我是幹嘛來了?」

納蘭冰旋沒什麼波動的俏臉露出了一絲笑意,道:「你可以陪我走一趟嗎?」

反正下午也沒什麼事情,姚澤沒有猶豫的就答應下來。

姚澤取來駐京辦給他配的一輛臨時用車,然後對納蘭冰旋道:「上車吧,你知道具體位置嘛?」

納蘭冰旋點頭,然後道:「你熟悉燕京城嗎?」

姚澤愣了一下,搖頭道:「很陌生,我是第一次來。」

納蘭冰旋就道:「你坐到副駕駛位置去,我來開。」

姚澤笑著點頭,然後下車坐到了副駕駛的位置,對納蘭冰旋道:「你對燕京很熟悉嗎?」

納蘭冰旋抿嘴一笑,道:「那是自然,我的家就在這裡。」

「啊?」姚澤又是一陣詫異,「我一直以為你是淮源市的人。」

「只是在那邊做生意而已。」納蘭冰旋解釋道。

姚澤無不羨慕的表現道:「又是一個皇城根上長大的孩子啊1

「有什麼好羨慕的,我倒是更新羨慕平常百姓的家庭。」納蘭冰旋幽聲說道,話語里充斥著無奈的情緒。

聽了納蘭冰旋的話,姚澤笑出了聲,「羨慕平常百姓的家庭?難道你是皇族子弟?」

納蘭冰旋將車子開到了大道上,聽了姚澤的打趣,美眸朝著姚澤睨了一眼,才輕聲道:「不是皇族子弟也差不多了多少了。」

這話倒是讓姚澤一驚,頓時就笑不出來了,不由得拿好奇的眼光打量納蘭冰旋,對於納蘭冰旋的身份,姚澤此時極其的感興趣。

「你不用這麼看著我,待會兒就知道我的身份了。」納蘭冰旋用眼角的餘光瞧見姚澤怔怔的望著自己,不由得笑了起來,輕聲道。

「好吧,你越是這麼說,我也是想馬上知道你的身份了。」他笑了笑,然後對著納蘭冰旋道:「為什麼找我呢?」

納蘭冰旋道:「反正這個事情你已經知道了,我不想讓更多的人知道我在找人的事情,所以就選你咯。」

姚澤苦笑道:「不用說,我來燕京的事情是曉嵐告訴你的?」

「對。」納蘭冰旋笑著點頭,絕美的俏臉露出一個淺淺的酒窩,頓時讓姚澤看的有些傻了眼。

「咱們這是去哪呢?」見納蘭冰旋越開越不對勁,似乎開到了什麼重要的地方,前方有著一排荷槍實彈的警衛站崗一看就不想什麼普通的士兵。

納蘭冰旋沒去回答姚澤的話,而是按了一下喇叭,然後一名士兵走了過來,納蘭冰旋搖下車窗,對那名士兵道:「去給你們首長報告,就說納蘭家的孫女拜訪。」

「納蘭家?」那名士兵嘀咕一句,突然想到帝都的納蘭家族,不由得趕緊站直了身子,道:「你等等我馬上就回來。」

他快步走到門衛房,估計是去打電話,過了沒多久,他對著門口的人喊了一聲:「開門。」

然後一扇結實的鐵大門被打開,姚澤瞪大眼睛的望著裡面還有著不少於十位同樣荷槍實彈的士兵,心裡震驚的情緒無法言喻。

「我們……我們該不會是去見國家領導人吧?」姚澤聲音便的有些顫抖起來,望著納蘭冰旋,眼神變的有些凝重。

納蘭冰旋朝著姚澤似笑非笑的道:「差不多吧,你怕了?」納蘭冰旋好笑的望著姚澤,聲音中充斥著一絲調戲的意味。

姚澤尷尬的摸了摸鼻子,極為掉形象的怯場了,「要不我在車裡等你吧……」

納蘭冰旋疑惑的望著姚澤,道:「你就不想見見政壇上的風雲人物?」

姚澤苦笑道:「就我這樣的,去見國家領導人?算了吧,我還是知道自己幾斤幾兩,別去獻醜了。」

「車子已經開進來了,你不去也得去,真沒想到曉嵐怎麼會看上你,一點男人的魄力都沒有,國家領導人就不是人了?」納蘭冰旋第一次展現出如小姑娘般的神態,一副鄙視的模樣睨了姚澤一眼,這絕美的臉龐露出不一樣的神情,頓時看的姚澤心都融化了……

「這女人真他媽漂亮的要逆天啊1姚澤心裡吶喊著,只覺得太過可惜,她已經心有所屬,否則……

「想什麼呢?下車。」在姚澤意淫之際,納蘭冰旋已經將車子開了進去,車子停好后,她將車門打開,然後對著姚澤說的。

姚澤望著車外面的一切,徒然就感覺到了這個有些大的莊園中充斥著一股難以形容的蕭肅之氣,壓迫的他心裡沉甸甸的……

自己真的馬上就要見政途金字塔尖的人物了?

姚澤感覺這恍若一場夢境一般……

更新快無彈窗純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