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場之財色誘人>第五百五十章正房和小三的鬥爭(一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五百五十章正房和小三的鬥爭(一

小說:官場之財色誘人| 作者:官場痞子| 類別:都市言情

走出林鴻德的大院,姚澤重重的鬆了口氣,然後感嘆的道:「真是沒想到,有一天我也能見上林鴻德這種人物,還有,納蘭冰旋,真是沒想到,你竟然是納蘭初陽老首長的孫女,真是讓人大跌眼鏡埃。」

納蘭冰旋將車門打開,聽了姚澤的感慨,出聲道:「沒什麼可驚訝的,你以後說不定能混到林爺爺那種級別去也沒個准。」

「總理啊?」姚澤苦笑道:「挖苦人也不帶這樣的吧,那種高度我自認為我一輩子也不可能達到,到那種級別是需要超凡入聖的境界和大氣運的人才能行的,我嘛,我還是老老實實的一步步的向前走。」

到了駐京辦門口,納蘭冰旋將車子還給姚澤,然後笑道:「今天謝謝你了。」

姚澤擺手道:「可別這麼說,應該是我感謝你才對,讓我見了我偶像一面,晚上恐怕得失眠了。」

納蘭冰旋朝著姚澤擺了擺手,道:「再聯繫吧,我得走了。」

姚澤就問道:「你去什麼地方?」

納蘭冰旋道:「當然是回家埃」

姚澤恍惚間醒悟,還是沒能完全接受納蘭冰旋是納蘭初陽孫女的這個事實。

望著納蘭冰旋美麗的倩影漸漸的消失在自己的視線,姚澤輕輕吁了口氣,苦笑的低聲自語道:「這種女孩子註定和自己得擦身而過……」

「喲,姚廳長啊,唐省長等你老半天了,你快跟我過去吧。」唐順義的秘書劉大志在門口瞧見姚澤,面露焦急之色道:「你的電話也打不通,唐省長讓我來找你,我這上哪去找啊,等得都快急死了。」

姚澤掏出手機,這才發現沒電了,跟在劉大志身後,姚澤小心翼翼的問道:「劉秘啊,唐省長找我幹嗎?」

劉大志搖頭道:「這個我哪能知道,應該不是什麼小事吧,否則也不會催促我幾遍,讓我找你。」

姚澤心裡有些忐忑,該不會是剛才瞧見了納蘭冰旋,覺得我又在招蜂惹蝶?想要教訓我把?

劉大志輕輕敲響唐順義的房門,推門走了進去,姚澤才回過神跟著他屁股後面走了進去。。

唐順義正坐在沙發上翻看著文件,瞧見兩人進來,他將老花眼鏡取了下來,然後對劉大志道:「小劉啊,沒你的事了,你先去忙吧。」

劉大志點頭答應一聲,恭敬的退了出去。

唐順義就笑眯眯的拍了拍自己旁邊的位置,對姚澤說的:「過來坐,我有些事情要問你。」

姚澤悻悻一笑,走到唐順義身邊坐下,然後心虛的道:「唐省長要問什麼?」

唐順義將文件放在玻璃茶几上,然後似笑非笑的望著姚澤,開門見山的問道:「納蘭姑娘和你是什麼關係?」

聽了唐順義的問話,姚澤心裡一突,看來真是要找自己麻煩埃

姚澤趕忙解釋道:「唐省長,您別多想,我和她只是普通朋友關係,並不是您想的那樣。」這唐順義還沒怎麼問呢,姚澤便有些自亂陣腳了,果然還是太過青澀。

唐順義聽了姚澤的解釋,不由得哈哈笑了起來,半響才止住笑,瞪著姚澤道:「你在胡說八道什麼,你知道我在想什麼?」

姚澤悻悻的道:「難道不是和納蘭冰旋有關?」

「當然和她有關,但是我不是懷疑你和她有什麼特殊的男女關係,我只是問你,你和她朋友關係如何?」

姚澤想了想,小心的回到道:「應該還算不錯吧,。」姚澤覺得他和納蘭冰旋關係不錯,但是並不知道納蘭冰旋有沒有把他當成什麼好朋友,所以回答起來有些心虛。

唐順義就點了點頭,道:「我這次來燕京的主要目的其實就是見納蘭初陽一面,不過納蘭初陽自從退下去后就宣傳不見外人,我的想法是……」說到這裡,他望著姚澤,道:「你應該明白我的意思吧?」

姚澤木訥的點頭,唐順義見了就欣慰的笑了起來,不過臉上剛露出笑,見姚澤又是搖頭,他嘴角不由得抽搐一下,嘆氣道:「真不知道你這副廳長的位置是怎麼當上去的,簡直就是個榆木疙瘩腦袋。。」

唐順義直接對姚澤說開了的道:「你幫我安排一下,讓納蘭冰旋給我引薦一下納蘭初陽。」

姚澤這才明白感情找自己的真正目的其實是為了讓納蘭冰旋幫著唐順義引薦到納蘭初陽那裡去,不是為了給自己女兒出頭。

姚澤當下就點頭,道:「這個事情我可以去求納蘭冰旋幫幫忙,不過能不能成我可說不準。」姚澤故意用到求這個字眼,其實就是讓唐順義記自己一個恩情,要說姚澤是個榆木疙瘩腦袋,那還真是太瞧不起他了。

唐順義自然能夠體味出姚澤話里的含義,就笑眯眯的點頭道:「你好好去辦這事,這件事情不管成與不成,我都給你記一功。」

姚澤就悻悻道:「給唐省長辦事情可不敢邀功,不過事情我一定儘力給辦好。」姚澤不知道唐順義為什麼要見納蘭初陽,他也不需要知道,他們這個級別的人物所做的事情不是姚澤能夠隨便揣摩的。

唐順義聽了姚澤的話,就點頭,然後問道:「有煙嗎?」

姚澤趕緊從口袋裡掏出煙來,遞給唐順義,然後幫他點上,姚澤見唐順義眯著眼睛吸了一口煙后,將煙霧吐出來,才出聲道:「和小敏處的怎麼樣了?」

姚澤原本以為唐順義會和自己說一些政壇的事情,沒想到說的是他和唐敏感情的事情,不由得有些尷尬起來,咳嗽一聲后,給自己也點上一支煙,抽了一口,心中篤定后才出聲說道:「我們關係一直很好。」

「我知道她對你是死心塌地,但是你呢?你能想她對你那樣的對她嗎?」唐順義望著姚澤,然後嘆氣的道:「我就他這麼一個女兒,我希望她後半輩子開心,如果誰讓她不開心了,那麼我就會難受,我難受了,自然會讓那個惹她不開心的人更加難受,你……明白嗎?」

姚澤只感覺自己此時冷汗泠泠,聽了唐順義的話,姚澤那裡敢說不明白,趕緊點頭道:「明白、明白,我一定會好好對小敏。」

「恩,我相信你能夠做到。」唐順義表情這次鬆弛下來,道:「你去吧,盡量把我說的事情落實下來,最後在這兩天內。」

姚澤站了起來,點頭道:「我馬上就聯繫納蘭冰旋。」

……

楊清明最近兩天幾乎被李慧慧給糾纏的沒了脾氣,他很後悔前幾天帶李慧慧回家,一個沒忍住就中了李慧慧的美人計。

這幾天楊清明一直忙著購買新的教學器材,教務處將這個任務交給了他,他這幾天忙前忙后終於把事情搞定后,好不容易清閑了一些,李慧慧便又找到了他的辦公室里。

「你不要總是有事沒事往我辦公室跑好嗎?」楊清明見李慧慧進來后將辦公室的門給關上,心中有些窩火,不由得出聲責備道,其他書友正在看:。

李慧慧穿著一身校服,一臉委屈模樣的走到楊清明身邊,道:「誰讓你這兩天一直不理我呢。」

楊清明皺眉道:「我忙。」

「借口,你就是想敷衍我。」李慧慧不悅的撅嘴道。

楊清明從椅子上站了起來,望著李慧慧,帶著祈求的神色道:「別玩我了好嗎?你這麼年輕又漂亮,何必把時間浪費在我身上,我是有老婆的人,你也知道,我們是不可能的。」

聽了楊清明的話,李慧慧冷笑了起來,「你也知道你是有老婆的人?你有老婆你還搞我?如果你真這麼有責任心,我們之間就不會有什麼關係,現在我的要求只有一個,和你老婆離婚,然後和我結婚,否則,我會讓你身敗名裂。」

「你……」楊清明氣結,指著李慧慧的鼻子剛要怒罵,他辦公室的門一下子被推開,只見一名穿著職業套裝,身姿高挑,臉蛋嫵媚動人的漂亮女子走了進來。

「可人1楊清明驚詫的瞪大了眼睛望著來人,驚慌失措的趕緊收回手,然後不可思議的問道:「你怎麼突然回來了?」

來人自然便是專門從燕京趕回淮源市的駐京辦副主任阮可人。

「回來看看你,怎麼不歡迎?」阮可人笑了笑,原本漂亮的臉蛋畫了一些淡妝后更顯嫵媚誘人。

「歡迎、歡迎,當然歡迎了。」楊清明悻悻一笑,連說三個歡迎,然後對著一旁的李慧慧一本正經的道:「你的事情我知道了,你先回教室吧,這事情我們抽時間再談。」

李慧慧冷笑了一下,配合的點了點頭,轉身就走,走到阮可人身邊是,她停住腳步,朝著阮可人望了一眼,然後扭頭對楊清明問道:「這位就是師母吧?」

楊清明冷汗刷的一下子鑽了出來,臉色有些難看的點頭。

李慧慧對著阮可人笑了笑,然後道:「師母長的可真漂亮,楊老師,你可以珍惜哦。」

等李慧慧離開辦公室后,阮可人坐到沙發上,將粉紅色皮包放在一旁,然後似笑非笑的望著楊清明,嬌聲道:「你的學生可真有意思。」

楊清明心虛的笑了笑,道:「現在的孩子都嬌生慣養,一點都不知道尊師重道,真是沒辦法。」

阮可人不可置否的點頭,然後突然來了句:「作為老師,最起碼得能做到為人師表才能受到學生的尊重吧?」

楊清明悻悻點頭,道:「那是自然。」他趕緊轉移話題道:「怎麼突然就回來了,領導給你放假了?」

阮可人臉上的表情沒什麼波動,只是輕聲細語的道:「就是想你了,所以回來看看你。」

楊清明笑眯眯的道:「我也想你。」說著話,他就站了起來,朝著阮可人走去。

阮可人卻道:「你怕是有些樂不思蜀了吧,還記得我這個老婆。」

「你這是哪裡話?忘了我自己也不能忘了我老婆埃」楊清明坐到阮可人身邊,伸手就要去摟阮可人的腰身,卻被阮可人給推開,「別鬧,公共場所,注意一下形象,你還是老師呢。」

楊清明悻悻的收回手,笑道:「快半年沒見,可人越長越漂亮了,看的我心裡痒痒的……」

那啥,看書的朋友們,訂閱、收藏、紅票、月票,一樣都不要少哦,拜謝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