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場之財色誘人>第五百五十二章正房和小三的鬥爭(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五百五十二章正房和小三的鬥爭(

小說:官場之財色誘人| 作者:官場痞子| 類別:都市言情

楊清明去老丈人家是專門到附近的超市買了些營養品,不管怎麼說,幾年前如果不是阮可人的父親把自己弄進了淮源藝校掛職了個教授,自己現在還在打算工教別人鋼琴,楊清明得來的一切其實全都是阮可人父親給予的。

所以,他對阮長治一直都是報恩的心態。

手裡提著東西,楊清明站在老丈人家門口輕輕敲了兩下門,過來看門的是阮可人,她見了楊清明,就將楊清明手裡的禮物接了過去,然後找出拖鞋讓楊清明換上,道:「快進來吧,飯快好了,剛才爸還提到你。」

楊清明有些心虛的道:「咱爸說我啥了?」

阮可人抿嘴笑了笑,嬌聲道:「說你人老實,從不沾花惹草。」

楊清明有些心虛的笑了笑,阮可人見了就饒有深意的望著楊清明,問道:「你沒有在外面瞎混過吧?」

「哪能埃」楊清明趕緊擺手道:「咱們結婚幾年了,可人,你還不了解我的為人?」

阮可人笑了笑,道:「我相信你,但是你可別讓我失望。」

阮可人將東西提到客廳,放在茶几上,然後對看報紙的阮長治道:「爸,清明來了。」

阮長治將報紙放在腿上攤平,然後笑眯眯的點頭道:「清明來了啊,快來坐,可人你去給清明倒杯茶。」

楊清明拉住阮可人的手,笑道:「不用了,剛才在辦公室喝了不少水。」他在阮長治身邊坐下,然後語氣溫順的問道:「爸,你和媽最近身體還好吧?最近有些忙了沒什麼時間來看你們二老,希望不要見怪。」

阮長治笑道:「我們身體好著呢,能有什麼事情,你們年輕人現在就是打拚的時候,把精力放在工作上是對的,咱們做老的不求別的,過年過節回來陪陪我們就成了。」

「是,這個一定。」楊清明趕緊點頭。

阮長治笑眯眯的對一旁站著的阮可人道:「可人啊,你去廚房幫幫你媽的忙,我和清明聊一會兒。」

阮可人笑著答應一聲,然後看了正在抹著額頭汗珠的楊清明一眼,朝著廚房走去。

「清明啊,最近工作順利嗎?」等阮可人進了廚房后,阮長治將眼睛取了下來,放在茶几上,然後笑眯眯的對楊清明問道。

楊清明笑著點頭道:「托爸的福,一切都順利。」

「我聽說你們學校有個副主任的位置空缺下來了?」阮長治不經意似的問了一句。

楊清明此時思緒有些混亂,聽了阮長治的話倒是沒想什麼只是點頭道:「對,學校有個副主任出車禍去世了,也就一個星期以前的事情,怎麼呢?」

阮長治對著楊清明道:「你難道沒有什麼想法?」

聽了阮長治的話,楊清明心頭一動,這才明白阮長治問話的意思,當下臉上便露出了難以掩飾的竊笑,「爸,我想倒是想過,可是怕我自己不行啊1

「男人別說不行這兩個字,領導說你行你就一定能行,你好好乾,這件事情我來幫你運作。」阮長治淡然的道。

楊清明聽了頓時喜笑顏開,趕緊給阮長治遞煙,又殷勤的給阮長治點燃,笑眯眯的道:「爸,真是太謝謝你了,我都不知道如何報答你才好了。」

阮長治眯著眼睛抽了口煙,然後朝著廚房看了一眼,才對一臉笑意的楊清明道:「都是一家人就不說兩家話了,我不需要你感謝我什麼,我對你唯一的要求就是你對可人一定要百分百的好,你應該知道,我是因為可人才一次又一次的拉下臉去求別人,如果讓我知道你辜負了可人,你知道後果的1楊清明下午到晚上被兩個人威脅,心裡著實有些鬱悶,不過他自然不敢給阮長治甩臉子看,就趕緊笑著表態道:「爸,您放心好了,我一定會對可人好,絕對不會辜負他的。」

「嗯,我相信你。」阮長治笑眯眯的點頭,拍了拍楊清明的肩膀,見飯桌上的菜差不多了,就笑道:「去吃飯吧,晚上陪我喝點酒。」

……

吃過飯後,阮可人原本還想陪著她母親張秀卿聊會兒天,卻被張秀卿連推帶趕的趕出了家門,其實阮可人明白她母親的意思,小別勝新婚嘛,更何況夫妻兩人很久沒見了,阮可人的母親自然不希望阮可人在她那裡瞎耗時間。

走出小區,楊清明去停車場將車子開到了大門口,讓阮可人上車,阮可人就猶豫的道:「你喝酒了,開車沒事吧?要不咱們打車回去吧。」

楊清明笑眯眯的擺手道:「放心好了,沒問題的,喝的不算多,開車沒問題。」

阮可人這才打開車門坐了上去,將皮包放在腿上,然後雙手環胸,望著認真開車的楊清明,出聲問道:「剛才我爸讓我去廚房幫忙的時候和你說了什麼?」

楊清明呵了口酒氣,然後笑道:「沒啥,就是談了一些工作上的事情,最近我們學校有個副主任出車禍死了,爸的意思是想給我弄上去。」

阮可人笑著點頭道:「這是好事啊,那你就得更新努力的工作了。」

「嗯,我知道。」楊清明笑著點頭,然後側臉看了一眼越發媚眼靚麗的妻子,道:「可人,和你打個商量怎麼樣?」

阮可人臉上帶著笑意的躺在副駕駛的椅子上,墨綠色的緊身長裙將她妙曼的身段顯的凹凸有致,極為惹眼,聽了楊清明的話,阮可人笑道:「都老夫老妻了,有什麼話就直說唄。」

楊清明悻悻笑道:「你看我吧,現在事業也慢慢上了正規了,我現在養活你完全沒有問題,要不你就別干那個駐京辦副主任的事情了,伺候人的活有啥好乾的,在家裡做全職太太,咱們生個孩子,你帶孩子我在外面掙錢,多好的事情。」

聽了楊清明的話,阮可人猶豫了一下,然後道:「再等等吧,清明,你知道的,我熬了幾年才熬到副主任的位置,用不了多久我就能升任駐京辦主任的位置,或者被調回來別人去頂替我的職位,到那時候咱們都在淮源上班就不會出現異地分居的情況了。再等等,最多一年。」

楊清明臉色有些不太好看,腳下的油門不由得加快了一些,帶著苦惱的神色道:「可人,作為女人,你不覺得把所有時間都投入到工作中去會對整個家庭造成很大的影響嗎,而且,官場根本就不是女人能夠混的,你何必……」

「你這麼說是看不起我?」阮可人突然打斷了楊清明的話,「誰規定的女人就不能進仕途?」

「我不是那個意思,我只是說……」

「好了,不用說了,這個事情沒必要再去爭論,我希望你能理解我,我是個女人,也需要有自己的事業,否則根本不會有什麼地位,你知道我的性子,被養著我會很痛苦的。」阮可人用她白皙的手指理了理額頭間的斜劉海,聲音不容置疑的道。

「好吧,既然我說服不了你,那就算了。」

見楊清明不高興,而自己態度確實有些強硬了,阮可人就抿嘴笑了笑,道:「對不起啦,我不是有意要惹你生氣的,但是我必須要有自己的事業,這一點也請你理解一下我。」

楊清明擠出一絲笑意,點頭道:「我當然理解,你是我老婆,我不理解你,誰去理解你壓。」

「老公真好。」阮可人甜膩一下,然後俏麗的臉龐露出一絲嫵媚的笑意道:「今天晚上好好的獎勵一下你。」

楊清明眉開眼笑的望著自己艷麗動人的媳婦,在瞅瞅她誘人的身姿,楊清明只希望立刻馬上趕回家去,「老婆,你打算怎麼獎勵我啊?」楊清明眼神已經有些火辣了。

阮可人俏臉一紅,剛要開口,這時,楊清明的手機響了起來,將她要說的話給打斷。

楊清明拿起手機一看號碼,頓時臉色微微一變,怕阮可人看出破綻,他臉色迅速回復過來,將手機給掛斷,然笑眯眯的對阮可人道:「陌生的號碼,可能打錯了吧。」

話音剛落,電話再次響了起來,楊清明沒敢去看阮可人,硬著頭皮將電話接通,電話那頭的李慧慧還沒開口,楊清明就故意扯著嗓子道:「啊是李主任啊,什麼?要加班啊,不是,李主任,咱們打個商量把,今天晚上真不行,我有重要的事情要辦,對對對,好的,那麻煩李主任了。」一同胡言亂語,楊清明一下子將電話掛斷,然後隨手調了個靜音模式。

「誰啊?」阮可人有些疑惑,就對著楊清明問道。

楊清明笑了笑,道:「學校的李主任,說想讓我晚上去過值一下夜班。」

「哦。」阮可人點了點頭,沒將此事當一回事兒,目光看向了窗外街道兩側的霓虹閃爍,心思有些飄忽不定起來……

剛才楊清明一通自圓其說的話讓李慧慧很是生氣,又打了好幾遍電話楊清明都沒有去接,李慧慧氣的一下子將手機扔在了床上,隨手拿起床上的枕頭,將枕頭幻想成了楊清明,狠狠的對著床一陣亂砸,嘴裡惡狠狠的道:「讓你不接我電話,讓你陪你老婆,我打死你,打死你1

訂閱和收藏對痞子很重要,能支持正版的朋友,支持一下正版吧,拜謝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