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場之財色誘人>第五百五十三章阮可人,抓姦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五百五十三章阮可人,抓姦

小說:官場之財色誘人| 作者:官場痞子| 類別:都市言情

回到家中,阮可人抬手將客廳的水晶吊燈打開,楊清明急不可耐的就從後面摟住阮可人,聲音帶著一絲急迫的道:「老婆,想死我了,我們……」

阮可人推了楊清明一下,嬌笑道:「急什麼,趕緊去洗澡,你知道我的習慣呢,不洗澡不讓你碰我。」

楊清明啞然失笑,點頭鬱悶的道:「好吧,那我先去洗澡。」他轉身去室拿了一套睡衣,然後對著阮可人擠了擠眼睛,接著便鑽進了浴室。

阮可人將行李箱拖到室,然後把一套準備好的性感睡衣給拿了出來,走到鏡子邊上,拿那一身性感的紫色內衣在身上比劃了一下,嫵媚的俏臉上露出一絲得意的竊笑之色來,今天晚上她專門準備了這套性感的內衣,就是為了能勾住楊清明的心,夫妻間偶爾的情調可以加深夫妻之間的感情,這一點阮可人是知道的。

她自認為自己無倫身材還是樣貌不比那個和自己老公上床的女學生差,甚至要漂亮許多,她有自信,只要自己多花一點功夫在楊清明身上,楊清明一定會乖乖的回到自己身邊。

楊清明進了浴室后脫了衣服正準備洗澡的時候,褲子裡面的手機再次響了起來,這次是簡訊的提示音。

楊清明光著身子,跑到洗衣機旁,將褲子裡面的手機摸了出來,見簡訊是李慧慧發來的,他皺了皺眉,猶豫一下,還是將簡訊給打開。

上面自然少不了是威脅楊清明的話:「楊清明,我不管你現在在幹嘛,是哄你老婆開心也好還是正和你老婆在床上纏綿也罷,如果在半個小時內我見不到你人,那麼咱們上床的照片就會傳到你老婆手機。哦對了,還有校領導那裡我也會穿上一份,如果不信咱們就走著瞧。」

楊清明望著手機簡訊,身子氣的直哆嗦,右手緊緊的捏住手機,眼眶起的發紅,嘴裡咬牙切齒的怒罵道:「小婊子,老子真想宰了你。」

他坐在浴室的馬桶上抽了一支煙,猶豫了半響,不怕一萬就怕萬一,他不敢冒那個陷,還是決定去李慧慧那兒一趟。

於是迅速將衣服穿好,然後打開浴室的們,進了室,瞧見阮可人正擺弄著自己的衣服,就帶著歉意的表情笑了笑,道:「老婆,抱歉了,我現在必須馬上去學校一趟。」

阮可人本來躬著身子在整理衣服,聽了楊清明的話,她站直了身子,問道:「去幹嗎啊?這都幾點了。」

楊清明悻悻笑道:「這也是沒辦法的事情,剛才主任又打電話過來,說學校有些事情必須讓我去處理一下。」

「不去不行嗎?」阮可人有些失望,好不容易精心準備了漂亮的睡衣……

「馬上就要評選副主任,我……」

「哎,我知道了,你去吧,路上小心點。」阮可人輕輕嘆了口氣,嬌聲道。

「好的,謝謝老婆的理解。」楊清明朝著阮可人笑了笑,然後轉身走出了室,風風火火的朝著外面走去。

等楊清明走後,阮可人坐在床邊柳眉緊鎖,表情有些陰晴不定,突的,她一下從床上站了起來,隨手便拿起一件外套,然後走出室,換好了鞋子,快速的朝著外面走去。

楊清明開車離開小區的時候,阮可人立馬在路邊攔了一輛計程車坐了進去,讓后急忙的對計程車司機道:「跟上前面的車子。」

計程車司機朝著阮可人看了一眼,似乎知道阮可人要抓姦一般,乘機敲詐的道:「這種跟蹤的事情我不能幹,你換別的車子吧。」

阮可人也是在體制摸爬滾打了幾年,對於這些事情自然能聽出畫外音,於是趕緊從皮包里拿出兩張一百的讓在一旁道:「追上前的車子,別讓他發現了,事成之後再給你三百。」

「得了,您瞧好了,保證完成任務。」的士司機迅速將錢塞進口袋,然後一踩油門,車子飛一般的跟上了楊清明越來越遠的車子。

等到了一定的距離后,的士司機的車速慢慢減慢了有些,不緊不慢的跟在楊清明車子後面,然後扭頭看了一眼面無表情的阮可人,出聲笑道:「有時候男人在外面逢場作戲很正常,女人還是別太較真的好,否則難受的是自己。」

阮可人沒去理會的士司機,將目光看向窗外,冷聲道:「你只管好好的開你的車就行了,這些話留著對你自己老婆說去。」

的士司機趁阮可人目光看向窗外的時候偷偷瞪了阮可人一眼,嘴裡輕聲嘀咕一句,然後踩了一腳油門,不再和阮可人搭話。

楊清明開車的路線自然不是去他們學校的方向,阮可人臉色越發的凝重起來,漂亮的柳葉眉緊緊的皺在了一起,一雙漂亮的玉手死死的拽住皮包的帶子,心情開始變的陰霾起來。

車子開了大概二十來分鐘,在一個稍微破敗的小區門口停了下來,楊清明將車子停在露天的場子里,然後朝著二單元的樓梯道走去,卻沒發現身後不遠處跟著一個靈魂的身影。

一直走到三樓楊清明才停了下來,然後做賊心虛的朝著四周看了兩眼,輕輕敲響了頭梯口靠左邊的一家房門。

阮可人躲在頭梯口處,偷偷探出半個腦袋,瞧見那邊的房門打開,一名年輕的女子走了出來,笑眯眯的順勢就摟住了楊清明的脖子,而楊清明則是慌忙推著年輕的姑娘進屋,阮可人記得這名女子的長相。

下午的時候她在楊清明的辦公室見過這個女人,而且在燕京的時候,收到的那張床照也是楊清明和次女子。

阮可人見楊清明跟著女子進了屋后,將房門給關上,只覺得眼前一黑,心裡如刀割一般的難受,自己這麼久不回來,大晚上的扔在自己來會這個女人,真夠可以的!

阮可人的心漸漸有些冷了……

……

「李慧慧,你到底想怎麼樣?我妻子大老遠的從燕京趕回來,你就不能讓我陪一下她?」進屋后,楊清明一把推開李慧慧,怒不可止的望著李慧慧語氣惡劣的嚷嚷道。

李慧慧並沒有因為楊清明的歇斯底里而害怕,只是冷笑了一下,帶著諷刺的語氣問道:「你陪你老婆,那誰來陪我啊?」

「你讓誰陪是你的事情,我只是來告訴你一聲,我今天沒時間陪你,你讓我來我也已經來了,現在恕我不能奉陪了。」說罷他轉身姚澤,卻被李慧慧喝止住:「你果然敢踏出這個房門半步,楊清明你就等著名聲狼藉吧,到時候你就不再是受人尊敬的教授,你的老婆也會知道你幹了什麼齷齪事,如果你走了,你將會付出什麼低價你應該清楚,所以,請你考慮清楚吧,我的楊大老師1

「李慧慧你一個年輕姑娘竟然如此陰險,我……」楊清明怒急,抬手就想給李慧慧一巴掌,卻讓突然被敲響的房門給打斷了動作。

「誰在敲門?」聽見門外的咚咚聲,楊清明放下手,有些心虛的問道。

李慧慧不以為意的撇了撇嘴,道:「你問我我問誰去?」

兩人說著話的時候敲門的聲音越來越大,楊清明就皺著眉頭道:「我先去你室,你把外面的人打發走。」

等楊清明快步走進室后,李慧慧就慢騰騰的跑去開門,瞧見門外的阮可人她先是一愣,接著臉上露出了一絲得意的笑容,「小姐你找誰啊?」

阮可人沒去理會李慧慧,一把將她推開,然後氣勢洶洶的走了進去,環繞客廳一圈沒見到楊清明,她直接朝著室走去。

室的房門啪的一下子被阮可人猛的給推開,躲在門後面的楊清明被突如其來的狀況嚇了一跳,身子被牆壁和門板給夾在了中間。

阮可人朝著不到十平米的室瞅了一眼,然後輕輕將房門拉開,望著臉色有些慘淡的楊清明冷笑了一下,道:「這就是你說的去學校?去到學生床上了?」

「不是,可人你聽我說……」

啪!

一聲清脆的耳光響起,楊清明臉色被扇的火辣辣的疼痛,阮可人死死的咬著唇,搖頭道:「你不用解釋,我已經給過你一次機會了,可是你沒去珍惜,竟然在我回來的第一天就忍不住去私會這個女人,楊清明你太讓我失望了……」

阮可人轉身就走,卻被楊清明拉住胳膊。

「滾開1阮可人甩開了楊清明的手,寒著臉,語氣決然的道:「我過來只是證明一下事實,現在事情已經證明完了,你們可以繼續,還有,別跟著我,否則你只會讓我更加噁心。」

房門被重重的關上,屋裡回復了平靜,楊清明失魂落魄的蹲坐在地上,臉上露出痛苦之色,他死死的抱住腦袋,雙手不停的揪著自己的頭髮,這時李慧慧腳步輕盈的走了過來,臉上露出勝利的笑容,挑眉道:「戰鬥結束了,現在你是我的了。」

楊清明聽了李慧慧的話,慢騰騰的站了起來,目光帶著冷意的直視著李慧慧。

見到這種嚇人的目光,李慧慧心裡也是有些害怕,不由自主的往後退了兩步,聲音帶著顫抖的道:「你想幹嘛,你可別亂來,否則……」

「啊1李慧慧話還沒說完,楊清明已經紅著眼睛,猛的出手抓住了李慧慧一頭髮出,啪的一巴掌將李慧慧扇翻到在床上,然後咬牙切齒的朝著李慧慧逼近,嘴裡惡毒的罵道:「臭婊子,老子非剮了你不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