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場之財色誘人>第五百五十九章美腿,摸還是不摸?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五百五十九章美腿,摸還是不摸?

小說:官場之財色誘人| 作者:官場痞子| 類別:都市言情

楚中南望著李晨,問道:「你是李書記的兒子?」

「你覺得我不像嗎?」李晨冷著臉反問道。

楚中南不知道這幾個小子是不是冒牌貨,於是走到一旁,離他們遠了些,給他姐夫王道遠打了個電話。

此時王道遠正和市委的領導們一起吃晚餐,接到楚中南的電話時,他離開座椅走到一旁,然後輕聲問道:「中南啊,我現在正忙著呢,你有什麼事?」

楚中南趕緊問道:「姐夫,李國昌副書記是不是有個兒子?」

王道遠聽了楚中南的話,微微一愣,問道:「是有個兒子,怎麼呢?」

楚中南輕描淡寫的道:「和他兒子鬧了些矛盾,你看這事怎麼辦?」楚中南不是體制中人,倒是對李國昌沒多少忌諱,但是並不代表他姐夫就不忌諱,所以他得問清楚他姐夫的態度。

王道遠扭頭望了一眼餐桌上正談笑風生的和市長喝酒的李國昌,然後低聲問道:「就他兒子一個人嗎?」

「不是,還有兩三個年齡相仿的小子,不過我見那李國昌的兒子好像很聽另外一個小子的話,我在想另外的那個小子身份是不是更加……」

王道遠聽了楚中南的話,臉色就是一變,趕緊道:「別惹他們,否則不好收拾。」

「那小子是什麼背景?」見自己姐夫說話如此謹慎,楚中南不由得怔了一下,趕緊問道。

「納蘭錦的兒子,納蘭錦你總認識?就算不認識納蘭錦納蘭初陽你也該知道,你讓我說你什麼好,惹誰不好你去惹這種人,你這不是想害死我嗎1李國昌的兒子喜歡和納蘭錦的兒子廝混在一起,這個事情王道遠倒是聽說過,聽了楚中南的話,他立馬就判斷出了在場的還有納蘭離。

掛斷姐夫的電話,楚中南只感覺自己有些發,納蘭初陽的孫子……

光是提起納蘭家楚中南都沒有爭強鬥勝的心思,那納蘭初陽是什麼人物?當年軍界的二把手,大兒子納蘭德如今是燕京軍區的司令,二兒子納蘭錦hogg候補委員,這種家族楚中南聽了都感覺發懵,更別說去較勁了。

楚中南走了回去,臉色極其難看的擠出笑意道:「既然都認識那就是誤會,這事咱就翻篇了,怎麼樣?」

納蘭離剛才扇了楚中南一巴掌,楚中南既然說是誤會就不打算追究這一巴掌了,納蘭離不是那種喜歡爭強鬥狠的主,既然楚中南這麼說了,他自然沒什麼意見,就將目光看向姚澤,笑著問道:「姚澤哥,你覺得如何?」

姚澤此時手扶著阮可人,聽了納蘭離的話,他朝著周大志看了一眼,見周大志被打的臉腫的老高,就道:「周主任被打成這樣,他的醫藥費楚先生得出了,還得陪一筆錢,否則這件事情就不能了解。」

對於楚中南來說,能花錢解決的事情就不算事情,聽姚澤這麼說,他立馬保證說,送周大志去醫院看病,並補償一筆錢給他。

如果單單是李國昌的兒子,楚中南或許還不怎麼忌諱,但是納蘭家楚中南就不敢不放在眼裡了。

所以這件事情能夠用花錢的方式來息事寧人楚中南自然樂意,再想到阮可人竟然能驚動納蘭家的人來幫忙,頓時就打消了對阮可人的念頭。

雖然感覺今天有些窩囊,但是誰讓自己碰上了惹不起的人物,楚中南雖然好色,但是作為一名成功的商人,他知道什麼事情能做什麼事情不能做,窩囊總好過被人踩死來的強。

「這件事情就這麼招。」納蘭離睨了楚中南一眼,然後笑眯眯的走到姚澤身邊,輕聲道:「現在可以告訴我,我姐為什麼願意幫你的忙了?」

姚澤笑著點頭撇嘴道:「其實沒什麼,她覺得欠我一個人情,還我人情罷了。」

「就這?」

「就這1姚澤笑眯眯的點頭。

納蘭離翻了個死白眼,罵了聲靠,當我三歲孩子?

旋即他有對著姚澤曖昧的笑了笑,道:「你不會是上我姐了?」

聽納蘭離這麼說,姚澤嚇了一大跳,趕緊擺手道:「可別胡說,你姐這種級別的我可不敢瞎想。」

納蘭離間姚澤一副怕怕的模樣,頓時忍不住笑了起來,然後道:「再找個地方喝幾杯?」

姚澤苦笑的搖頭道:「你看看我同伴都喝成什麼樣了,今天恐怕不行了,今天多謝你幫忙,下次我請離少。」

「離少?」納蘭離笑了笑,道:「既然是我姐的朋友,就喊我小離或者全名。喊離少我彆扭。」

「成,等有時間了請你喝酒。」姚澤笑眯眯的道。

兩人閑聊著把眾人晾在一旁,等說完話,納蘭離才對一旁不住的擦汗的楚中南道:「楚老闆,就麻煩你送我朋友去醫院治療了。」

「不麻煩、不麻煩,應該的。」楚中南連連擺手,那裡還有剛才上市公司老闆的氣勢。

納蘭離滿意的點頭,對著姚澤做了個打電話的收拾,然後帶著幾個公子哥風風火火的離開。

楚中南帶著被打成重傷的周大志去醫院,姚澤原本想跟著去看看,但是瞧見阮可人臉色不是很好看,就想著先把她送回家再去醫院看周大志。

姚澤和阮可人先回了淮源市建設局局長陳祥源所在的包廂,對陳祥源把剛才的情況說明,然後眾人散了席,陳祥源趕去醫院看周大志,姚澤則攔了一輛計程車送阮可人回家。

下了計程車,阮可人乾嘔了幾次,臉上露出一抹痛苦的神色,姚澤將她送到她家門口,然後問道:「你自己沒問題?」

阮可人臉色有些發燙,咬了咬唇,擺手道:「沒事,謝謝姚廳長,你要不要進來喝點水?」阮可人從皮包里掏出鑰匙去開門,腦袋有些昏沉,鎖孔插了好幾次沒插進去。

姚澤苦笑的接過她手裡的鑰匙,道:「我來。」

他躬身將門給打開,然後把鑰匙遞還給阮可人,阮可人剛才還有些發燙的臉此時變的有些蒼白起來,她接過鑰匙,聲音有些虛弱的道:「謝啦,進來坐坐,我給你倒水……倒水去。」阮可人感覺眼睛有些模糊,眼中的姚澤是三個影子在晃蕩著。

她轉身想去給姚澤倒水,可是腦袋嗡的一聲響,下一刻雙腿一軟,身子朝著地上倒去。

姚澤被突如其來的狀況嚇了一跳,幸虧他眼疾手快,一個箭步上去橫抱住阮可人的腰身,望著閉著眼睛的阮可人,他抱著阮可人將她放在客廳的沙發上,然後推了推阮可人的肩膀,輕聲問道:「阮主任你沒事?」

阮可人嘴唇蠕動一下卻沒有回應,姚澤見阮可人臉色又變的紅丹丹的起來,就把手背放在阮可人額頭上,滾燙燙的額頭,竟是發燒了!

一定是剛才下了計程車吹了冷風,阮可人本來就喝多了酒衣服穿的又不多,所以才會感冒。

姚澤輕輕拍了拍阮可人的肩膀,輕聲問道:「阮主任,你家裡有退燒藥嗎?」

阮可人迷迷糊糊的倒是聽見姚澤的話,但是嘴巴卻張不開,輕輕蠕動嘴唇,阮可人毫無力氣的閉著眼睛搖了一下頭。

姚澤鬱悶的嘆了口氣,然後從阮可人包里拿出鑰匙,出門去給阮可人買葯去。

找了兩條街姚澤才找到一家還沒關門的小診所,在診所里開了些退燒的葯又急急忙忙的趕回去,這麼來回一折騰姚澤累的一身熱汗。

燒了熱水喂阮可人喝了退燒藥,將杯子放在茶几上,姚澤望著阮可人漂亮的臉蛋上露出的一抹紅暈,再瞅瞅她濕潤潤的嘴唇,心思有些蕩漾起來。

他不敢再去看阮可人的俏臉,生怕一不小心犯了錯誤,將昏睡不醒的阮可人抱進她的室,然後小心翼翼的將她放在床上,姚澤呼吸有些凌亂的將阮可人身上的黑色外套給脫了下去,露出穿著紅色緊身裙的妙曼身姿,一雙筆直纖細的美腿微微捲曲側著身子躺在床上,渾圓挺翹的臀部讓姚澤有些不能自已起來,尤其是那一雙套著超薄絲襪的極品美腿讓姚澤有種想把玩一番的心思。

「就摸一下下1姚澤在心裡嘀咕一句,朝著床前邁進了一步,到床邊的時候有止住了腳步,「萬一被發現了,自己可就變成猥瑣色狼了。」

姚澤望著那在燈光的照射下絲襪上泛著一絲白光的修長美腿,又開始有些猶豫起來,這種行為是猥瑣的小人行徑,自己堂堂一名國家幹部,怎麼能做出如此不道德的事情?!

月中了,有月票的就投一下。/d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