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場之財色誘人>第五百六十二章做官你得會裝逼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五百六十二章做官你得會裝逼

小說:官場之財色誘人| 作者:官場痞子| 類別:都市言情

坐在阮可人的車中,姚澤心思仍然放在剛才和沈江銘的談話中,想著沈江銘的身體越來越差,姚澤不由得鄒氣力眉頭,臉上露出一絲憂鬱之色來。

握著方向盤的阮可人察覺到姚澤臉色的憂愁,就抿嘴笑了笑,出聲問道:「姚廳長有心事?」

「呃?」姚澤沒想到阮可人會主動開口問自己,不由得愣了一下,而後望著阮可人嬌艷的臉蛋,苦笑道:「人生在世,誰還沒點煩心的事埃」

阮可人深以為然的點頭,想起她和楊清明的事情,嫵媚的俏臉上也是變的黯然起來,這下輪到姚澤笑了,「你不也有煩心是么?」

阮可人不可否認的點頭,輕嘆其實后,俏臉上帶著抱怨的道:「最近運氣實在太差,什麼亂七八糟的事情都給趕上了,活了快三十年,從來沒有這段時間這麼憂愁過,有時候想想為了那麼多的煩心事活在這個世界上挺不值。」

姚澤滿含深意的望著阮可人,見她柳眉微微蹙起,眉宇間透露著淡淡的憂傷感,就安慰道:「話可不能這麼說,不管到了任何時候,發生任何事情都不能拿自己生命開玩笑,想想自己年邁的父母,做什麼極端的事情就是對自己和父母最大的不負責任。」

聽了姚澤的話,阮可人將車速放慢了些,扭頭望著姚澤笑道:「姚廳長該不會以為我想不開要輕生?」

見姚澤默認的微笑,阮可人挑眉道:「我才不會那麼傻,沒有任何人值得我去了卻生命,其實活著還是挺好的,可以享受美食,穿漂亮的衣服,做自己喜歡做的事情……」

一路閑聊,車子開到農業部辦公大樓外面,阮可人將車子停在了大門口的停車位,然後對姚澤說的:「外來車輛進不去,只能停在這裡了,你安心的去開會,我在這裡等你。」

姚澤將車門推開,一隻腳踩在了地面上,然後扭頭笑著對阮可人道:「不用這麼麻煩,等我開完會了自己打車回去就是了。」

「那可不行,領導安排的任務如果沒完成好是要挨批的,我可不想一直在駐京辦待一輩子。」阮可人語調輕快的笑道。

姚澤聽了阮可人的話,哈哈笑了兩聲,道:「那好,麻煩阮主任了,晚上我請你吃飯,就當是感謝你了。」

「成。」阮可人笑眯眯的點頭,也跟著走了出去,將車子鎖上,然後指著對面的一家茶樓道:「我去那邊的茶樓坐會兒,待會兒如果開完會了我沒在車上你就打我的電話。」

姚澤笑著做了個o的手勢,然後從工作包里拿出入場證件遞給守在門口的工作人員檢查后才放行跟著人群進了農業部的萬人會常

姚澤屬於比較積極的一類人,到會場的時候人還不是特別多,便找了會場中間的一個位置坐了下來,然後拿出自己事先準備好的資料翻看了起來。

會場沒一會兒便的熱鬧起來,由開始的悄無聲息變的人聲鼎沸,前來開會的領導幹部熙熙攘攘的走進會場,選擇自己的座位,有些認識的人結伴在一起有說有笑,姚澤抬頭望了一眼前方黑壓壓的一片人頭,腦袋再次埋了下去。

「嘿,小夥子你旁邊沒人?」一個衣著簡樸,穿著灰色休閑外套的老者朝著姚澤打了個招呼,然後笑眯眯的坐在了姚澤身邊的位置上。

姚澤將資料合上,然後笑道:「即便有人你也坐下了不是?」

老者聽了姚澤的話,不由得哈哈笑了起來,那笑容倒是顯得有些豪邁,絲毫不忌諱這可是全國ig的代表大會,若是姚澤他便不敢這麼肆無忌憚的大聲笑,若是因為自己的放肆被趕出了會場,姚澤肯定會成為今年華北省最丟人的領導幹部。

「老同志小聲點,小心待會兒被趕出會常」姚澤對著頭髮有些鬢白的老者做了個虛的手勢,見老者歲數不小了,就好奇的問道:「你也是來開會的?」

「你這不是廢話嗎。」老者笑著睨了姚澤一眼,隨手將姚澤的資料拿到了手裡,隨手翻看起來,嘴裡漫不經心的說道:「我不是來看會難道是來看耍猴的?」

姚澤聽了老者的話頓時無語。

全國農業代表大會成耍猴大會了?

老者原本在漫不經心的翻看姚澤準備的資料,不過沒過多久,越看臉色變的越凝重起來,待大會開始了好一會兒,老者才將文件放心,輕輕吁了口氣,望著旁邊正拿著筆記本認真做筆記的姚澤,笑著問道:「這個農改計劃是你弄出來的?」

姚澤輕輕點頭,然後對著老者做了個虛的姿勢,低聲道:「副部長正在講話呢,你小聲點,可別害我被點名。」

老者對著姚澤笑了笑,點頭道:「小夥子不錯啊,能這出這麼完善的方案來,可真是個人才啊,今年多大了?」

「二十四虛歲。」姚澤鬱悶的道:「老同志,咱能待會兒在聊么?我正做筆記呢。」

老者聽了姚澤的話,沒好氣的哼了一聲,道:「一些冠冕堂皇的話有什麼好做筆記的?做人可不能太過迂腐,這個道理我一個老頭子都懂,你這年輕人還能不懂?」

姚澤睨了老者一眼,沒好氣的道:「這你就不懂了?官員最應該具備的素質是什麼,你知道嗎?」

「什麼?」老者笑著問道。

姚澤壓低聲音道:「裝逼啊,一個混得如魚得水的官員最應該具備的素質就是裝逼,雖然我知道台上的副部長講的全是廢話,但是做做樣子總比像你這樣遊手好閒大聲喧嘩要強的多,小心待會兒被點名,你這麼大年紀了,臉皮還經得住折騰?」姚澤見這老頭有點意思,不由得和他閑扯起來。

老者對於姚澤的話露出了滿懷深意的微笑,沒去理會姚澤的調侃,出聲問道:「你現在是什麼職位?」

反正也不認識這老頭,姚澤就一副得意模樣的挑眉得瑟道:「農業廳副廳長,副廳級而已。」姚澤專門將而已兩字加重。

「副廳級?」老者微微一愣,不由得有些詫異,「你小子二十四歲當上了副廳級幹部?」

姚澤笑道:「難道不可以?」

老者臉色恢復如常,點頭笑道:「可以,不過這也證明了剛才你說的話。你混的這麼如魚得水,應該挺能裝逼?1

姚澤翻了個死白眼:「……」

「喂,小子,這農改方案真是你做出來的?」老者見眼前這小子不理會自己了,再次出聲問道。

姚澤將資料姚澤本子下面,然後點頭正色道:「那是自然,我們省都已經實施到最後階段了,可以說取得了很大的成功,這個農改計劃成功后,我省的農業產量將要增到至少十幾個百分點。」

老者望著一副chu風得意,夸夸其談的姚澤,臉上露出笑意的問道:「既然這麼好的方案,為什麼不上報到農業部來?」

姚澤小聲解釋道:「省領導另有安排。」

老者笑眯眯的道:「是不是打算借著這次三中全會做點文章?」

姚澤瞪大眼睛對著老者豎起大拇指道:「厲害,才對了。」

老者學著姚澤的模樣挑了挑眉,哈哈笑道:「給你個機會發言,你能把農改的核心思想進行闡述嗎?」

姚澤笑道:「在這裡發言?」

老者望著姚澤,含笑的點頭。

姚澤翻白眼的道:「別開玩笑了,這麼大的會場,這麼多的領導幹部,怎麼輪也輪不到我埃」姚澤掃了一眼會場繼續道:「這估摸著少說也有一千多人,我的概率也就千分之一,倒是比雷劈的概率要大。」

對於姚澤的玩笑,老者付之一笑,然後問道:「這位副廳長同志,請問你叫什麼名字?」

姚澤笑道:「姚澤,女兆—-『姚』,深仁厚澤的『澤』。」

「嗯,姚澤,好名字1老者讚歎的點頭。

這時,農業部副部長李忠強講話結束,然後笑眯眯的對著台下觀眾說道:「我的話就不多說了,原本該許部長先給大家致詞,但是許部長特地要求讓我先帶這個頭,我壓力大啊,只能做這種拋鑽引玉的活,講的多了許部長下去指不定就得批評我,好了一句玩笑話大家不要當真啊,下面,請大家以熱烈的掌聲歡迎咱們農業部許部長為大家致詞。」

在一陣熱烈的掌聲中,坐在姚澤旁邊的老者笑眯眯的站了起來,然後對著一臉驚詫的姚澤,溫和的問道:「姚澤同志,你的演講稿準備好了沒?敢和我上那講台上去說說你的農改方針嗎?」

姚澤此時震驚的瞪大了眼睛,他怎麼也不會想到自己旁邊坐著的糟老頭竟然是農業部部長許莊嚴。

剛才自己和他說什麼來著?

當官最應該具備的素質是裝逼?!

這……

姚澤望著許莊嚴含笑的臉,咬舌自盡的心思都有了。

麻痹的,真是人生何處都有部長啊?

血淋淋的教訓告訴姚澤,多嘴多舌是要被把舌頭下地獄的……/d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