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場之財色誘人>第五百六十五章謀而後動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五百六十五章謀而後動

小說:官場之財色誘人| 作者:官場痞子| 類別:都市言情

事情說開了,納蘭離因為考慮到李芳然以後還要和李導合作,不能因為自己而讓他們之間產生了隔閡,臨走前還是誠懇的給李導和張子丹道了個歉。

卸掉戲裝后,李芳然穿著一件連衣裙坐進納蘭離的車中,然後嬌滴滴的瞪了納蘭離一眼,輕聲道:「今天差點被你害死,剛才瞧你那樣,簡直就像瘋了一樣。」

納蘭離啟動車子,然後對著李芳然笑了笑,道:「可不是,差點瘋了,看見你和別的男人親嘴,我不瘋才怪了。」

李芳然聽了納蘭離調侃的話,嬌笑著掐了納蘭離胳膊一下,道:「討厭,都說了是假戲,還沒完沒了了是。」

「別鬧,我開車呢。」

「誒,對了,晚上我一朋友請咱們吃飯,一塊去。」納蘭離笑眯眯的道:「是我堂姐的一個朋友,還是個男的。」

李芳然見過納蘭冰旋,對她最記憶猶新的便是她那無可挑剔的容貌,即便是李芳然這種姿色不錯的女人見了納蘭冰旋都要無地自容,只不過納蘭冰旋給人的感覺極其冰冷,似乎想和她說話挺難。

「就你姐,她竟然能有男朋友?」李芳然詫異的瞪大了塗有眼影的眼睛,一臉的不可思議。

納蘭離笑眯眯的道:「誰說不是,不過她那朋友卻是不錯,人長的帥氣不說還是個二十四歲的副廳級幹部,絕對的厲害人物。」

「你這麼說我到真挺像見見你姐那個男ig朋友,看看到底是何方神聖。」李芳然挑眉笑道。

納蘭離就一臉ig惕的望著李芳然道:「咱說好了,見歸見,可別見著見著,就見異思遷了。」

聽了納蘭離的話,李芳然不由得捂著咯咯嬌笑了起來,「我說你什麼時候變的這麼沒自信了,這還是你納蘭離嗎?」

納蘭離瞥了李芳然一眼,見她穿著一條碎花的連衣裙,腿上裹著黑色絲襪,就出聲道:「穿這麼少不冷嘛?把我的外套拿去披散。」

李芳然順從的將後排座椅上納蘭離的黑色外套給披在了身上,然後沒好氣的瞅了納蘭離一眼,道:「你不是怕我冷不冷,你肯定是怕我穿少了被別的男人瞧見,我還不了解你。」

被說中心思,納蘭離尷尬的咳嗽一聲,然後悻悻的笑了笑伸手去將車中的音樂打開……

納蘭冰旋在天津市待了一天,快傍晚的時候接到了陳忠明妻子李玉珍打來的電話:「黃德生前有個記事的本子,我找了一整天把家裡翻遍了都沒找到,記事的本子恐怕是被那個兇手給拿走了。」陳忠明離開燕京後去天津市便改名叫陳黃德,所以她妻子一直是喊陳忠明為陳黃德。

納蘭冰旋聽了李玉珍在電話里的敘述,微微蹙起了柳眉,然後道:「你確定那個本子已經找不到了?」

「確定,家裡我幾乎快里三層外三層的找了好幾遍,都沒發現那個記事本,我估摸著肯定是被那個兇手給偷走了。哎,連著最後的線索都斷了。」李玉珍嘆了口氣,臉上露出愁苦的神色。

納蘭冰旋出聲道:「事情我知道了,如果有什麼新的線索儘快告訴我,這個事情我還會暗自慢慢調查,你如果想早點抓住殺死你丈夫的兇手,就不要對我有所隱瞞……」

既然天津一行沒有取得任何收穫,納蘭冰旋也沒有打算再待下去,趁著天色還沒黑,駕著車子朝燕京市駛去。

姚澤和阮可人先到了預定好的酒店,坐在包廂的沙發上,阮可人手裡握著一杯白開水,心思有些開小差,目光獃滯的望著落地窗玻璃外面的黑暗星空。

這幾天她老公楊清明一直在給她打電話,但是阮可人一個電話都沒接,離婚的心思並不是幾個電話就能沖淡的,雖然提出離婚的是她,但是她心裡卻非常難受,結婚幾年,她和楊清明的關係一直很好,誰知道去燕京就職后,楊清明就暴露了他本來的面目,阮可人接到陌生彩信,他老公和那名大學生的床照的時候,心思很亂很傷心,但是想想幾年夫妻關係,阮可人不願意就這麼散了,打算給楊清明一次機會,便親自請假回了淮源市,打算和他開誠布公的談一次,但是讓阮可人傷心u絕的是,即便自己回去的當天晚上,楊清明仍然跑到那個女大學生那裡鬼混,這便讓阮可人徹底的對楊清明失望透頂。

一陣電話鈴聲讓阮可人回過神,姚澤掏出手機,對著阮可人笑了笑,然後到包廂外面接電話。

電話是一段時間未見的陳媛媛打來的,姚澤接通后,笑了笑,故意咳嗽一聲,沒有主動開口,上次在淮源把陳媛媛給強行上了之後,這一段時間陳媛媛一直沒有聯繫過姚澤,姚澤接到陳媛媛電話的時候倒是有些驚訝,原本以為陳媛媛不會再主動理自己。

「你現在在什麼地方?」陳媛媛在電話裡面沉默幾秒,聲音嬌媚的問道。

姚澤笑道:「我在燕京啊,你不知道?」

身材高挑的陳媛媛一身靚裝打扮,肩膀上挎著一個ig致的高檔皮包,一雙高跟鞋踩在燕京機場的地板上咯作響,一副黑色墨鏡看不出她什麼表情,只是嘴角微微翹起的弧度能夠猜測此時她心情很好,她一出現在機場,立馬引來路人的紛紛側面,當初國內頂尖艷星的氣質並不是退出銀屏就能被消磨的。

走出燕京機場,陳媛媛隨手招來一輛計程車坐上去之後才給姚澤打電話,「我知道你在燕京,具體的位置在什麼地方。」陳媛媛目光望著窗外的夜景,笑眯眯的問道。

姚澤被陳媛媛問的愣了一下,不由得問道:「你來燕京了?」

「廢話真多,你只要告訴我你現在的地址就成了。」

……

姚澤和陳媛媛通完話后回到包廂的時候納蘭離、李芳然以及納蘭離的哥們燕京市委副書記的兒子李晨都已經趕了過來,幾人有一搭沒一搭的聊著天,阮可人不認識他們三人,倒是感覺有些尷尬,等姚澤走了進來,她才稍稍鬆了口氣。

「納蘭離,這位美女就是你女朋友?」姚澤走上去給納蘭離和李晨遞去煙,然後朝著李芳然打量兩眼,笑眯眯的對納蘭離問道。

納蘭離笑著點頭道:「對,怎麼樣,是不是很漂亮?」

姚澤不可否認的點頭,多看了李芳然兩眼,就有些疑惑的道:「我怎麼看這位美女有點眼熟呢?」

一旁的阮可人就抿嘴笑了起來,道:「人家是大明星,你看了當然眼熟咯。」

「啊?」姚澤詫異起來,仔細盯著李芳然又看了兩眼,一旁的納蘭離就一副不願意的撇嘴道:「姚澤,不帶這麼盯著別人女朋友看的。」

姚澤哈哈笑了起來,道:「我這不是在看你女朋友到底是何方神聖嗎,我記起來了,是《向著解放前進》的女主角?」

李芳然抿嘴一笑,點頭道:「姚廳長好眼力,這部作品是我幾年前出演的呢。」

姚澤笑道:「自從從政之後就沒什麼時間看電視了,如今的那些電影、電視劇倒是了解的少了許多。」見服務員走了進來,姚澤就對幾人道:「先入座,再等個朋友就可以開飯了。」

幾人圍著餐桌坐下,納蘭離將餐桌上的葡萄拿給李芳然,一副關心體貼的模樣引來一片李晨的羨慕嫉妒,李晨悻悻笑著對李芳然道:「芳然姐,你們圈裡還有沒有長你這麼漂亮沒男朋友的姐妹,給弟弟我介紹一個唄?」

李芳然還沒開口,一片的納蘭離就笑罵道:「你給我滾遠點,就你這德行,介紹姑娘給你不是把人家姑娘往火坑裡推嗎,你說說你,什麼時候認真的對待過人家姑娘,完全就是為了找個發泄的對象。」

「哥,你是我親哥啊,不帶你這麼埋汰小弟的,我這次是真想認認真真的找個結婚的對象,家裡老頭子都發話了,說我年齡不小了,不許再這麼混下去,得趕緊成家,給我半年的時間,你說……這半年我去那裡找啊1李晨苦著臉鬱悶的道。

納蘭離聽了不由得笑了起來,道:「如果真是這樣倒是好了,從此少了一個禍害姑娘的禽獸,不過,你可以從你以前傷害的姑娘裡面找一個嘛。」

李晨對著納蘭翻了個死白眼表示心中不滿,納蘭離笑道:「說到這裡,我倒是想起來,我老爹也把我給發配了。」他把目光看向姚澤,道:「姚澤啊,我可能要去淮源做事了,到時候你可得罩著我。」

姚澤有些奇怪的問道:「你爸怎麼讓你去淮源啊?」納蘭家的勢力範圍不再華北,讓他兒子孤身去華北這是什麼信號嗎?

納蘭離搖頭不解的道:「我也不太清楚,說是華北省唐副省長給我安排事情,其他的他也不願意告訴我。」

在官場上打磨幾年,姚澤對政治的敏感ig變的強了許多,聽納蘭離提起唐順義,姚澤立馬聯想到了,前幾天唐順義去拜訪納蘭初陽被拒之門外的情景,再聯想到剛才納蘭離所說,姚澤一本可以斷定,唐順義看來是和納蘭家走到了一起,華北省馬上面臨換屆的問題,看來唐順義有些按耐不住想要再往上一步了。

唐順義年齡不到五十,如果順利當上華北省省長,以後進軍hogg政治局只是時間的問題,當然,前提是這次換屆他能順利當選省長且不犯什麼大的政治錯誤。/d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