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場之財色誘人>第五百六十八章在床上被征服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五百六十八章在床上被征服

小說:官場之財色誘人| 作者:官場痞子| 類別:都市言情

姚澤不管陳媛媛的掙扎,解開自己褲子上的皮帶,反綁住陳媛媛的兩隻手,將她的兩隻手腕綁在一起,不讓她動彈,然後也不怕陳媛媛能掙脫開,笑眯眯的從陳媛媛身上站了起來,將自己褲子連同內褲一起給脫了下去,露出已經昂首挺胸的物什,「求饒,求饒我就放過你。」姚澤挑眉望著陳媛媛嫵媚的俏臉,因為生氣別的泛紅。

陳媛媛恨恨的瞪著姚澤,咬著銀牙,怒聲道:「你休想。」

「這就別怪我咯。」姚澤朝著陳媛媛走進,因為剛才將陳媛媛抱上床時陳媛媛的高跟鞋沒脫,姚澤走近后,身上將她一雙黑色ig致的高跟鞋從腳上扯了下去扔在地上,露出兩隻絲襪小腳,姚澤坐在床邊,伸手握住一隻腳下,在她腳底板用手指撓了兩下,陳媛媛立馬掙扎的嬌笑了起來,「別……別撓,癢死了。」

姚澤並沒有聽陳媛媛的話,繼續有節奏的在陳媛媛腳板上遊走,陳媛媛笑的上氣不接下氣身子拚命的掙扎,「呵呵……呵呵呵呵……別……別撓我了,受不了啦。」陳媛媛胸口起伏著,身子捲縮成一團。

姚澤握住陳媛媛的腳,得意的道:「那你以後聽不聽我的話?」

「你先鬆開我……」

「開來還沒舒坦。」姚澤加陳媛媛想敷衍,又朝著陳媛媛腳板撓去。

「呀,別……我聽,聽還不行,別在折磨我了,要癢死了你這混蛋。」陳媛媛笑出了眼淚,心裡恨不得咬死姚澤,嘴巴卻又不敢不求饒。

「以後我說東你走不走西?」

「都聽你的……」陳媛媛心裡詛咒著姚澤,嘴上順從著說道。

姚澤得意的笑了起來,放開陳媛媛的小腳,然後爬到床上去,再次坐在了陳媛媛的臀部上。

陳媛媛美眸瞪大,嬌呼道:「你幹嘛。」

姚澤裸著身子,下面硬邦邦抵在陳媛媛臀瓣的粉嫩處,笑眯眯的道:「當然干你。」

陳媛媛被姚澤那玩意在私處磨蹭的chu意泛濫,下面經不住幾下便小溪泛濫起來流出涔涔白色的粘稠物來。

「你不許這麼進來。」陳媛媛直感覺身子酥麻不已,全身癱軟無力,美眸中有些迷離之色了,她將她埋在杯子里,嬌聲提醒道。

姚澤雙手捏住陳媛媛的兩隻臀瓣,疑惑的道:「那你想怎麼進,想讓我進你的後庭花?」姚澤i詐的笑了起來,見物什提高了一點,抵在了陳媛媛的另一處……

陳媛媛嚇的花容失色,頓時掙扎道:「混蛋,不是這樣,我的意思是讓你戴……戴套,你干進這個地方,我非殺了你。」陳媛媛帶著哭腔的道。

姚澤悻悻一笑,「早上嗎。」

他起身在床頭柜上拿起酒店準備好的『奧奇拿』安全套套了上去,然後再次騎坐在了陳媛媛的臀部上,這次沒有絲毫猶豫,直接掰開陳媛媛的臀部,一馬平川的直接沖了進去,只聽見噗的一聲水漬擠壓聲下去,姚澤整個被全部吞入,緊迫的擠壓感和柔軟的濕潤感讓姚澤忍不住悶哼一聲。

而陳媛媛被姚澤強行進入后也是忍不住的昂起雪白的頸脖嬌媚的呻吟兩聲,雙手死死的捏住被子,兩隻筆直的美腿緊緊的直……

「舒服么?」姚澤猛的一挺腰身,整個身子和陳媛媛完美的契合,然後如疊羅漢般的壓在陳媛媛身上,雙腿糾纏住陳媛媛的雙腿,嘴巴含住陳媛媛的白潔耳垂,輕輕吻了兩下,問道。

陳媛媛雙眼迷離,白潔的貝齒咬了咬紅唇,呵氣如蘭的輕輕嗯了一聲。

姚澤又笑道:「如果讓你以前那千千萬萬的粉絲知道我把他們的夢中女神給壓在身下,你說他們會怎麼想?」

陳媛媛扭頭嫵媚的睨了姚澤一眼,然後嘴唇主動的朝著姚澤湊了過去,兩人雙唇相吻,陳媛媛伸出粉嫩的丁香小舌如同一條靈巧的小舌一般鑽進了姚澤嘴裡,兩條舌頭相互纏繞著吸允著,突的,陳媛媛縮回舌頭,然後目光帶著狡黠的將猝不及防的姚澤嘴唇給死死的咬祝

姚澤疼呼一聲,直感覺嘴唇一股血腥味傳來,頓時惱怒不已,兩隻手啪啪使勁的朝著陳媛媛雪白的翹臀上狠狠的拍了兩記,接著如同一頭脫韁的野馬,對著陳媛媛一陣瘋狂的衝撞,噗噗噗之聲不絕於耳,姚澤完全被陳媛媛剛才咬唇的疼痛激怒,只想著狠狠的征服身下這個不聽話的女人。

陳媛媛被這猛烈的衝刺頂的直哆嗦,姚澤每一下都直接頂到了陳媛媛的花心深處,如同刺穿靈魂,整個身子不聽使喚的癱軟,嬌媚帶著放蕩的媚叫不停的從她嘴裡傳出,「啊,要……要去了,好……好舒服1

「乾死你,乾死你1姚澤咬牙切齒惡狠狠的道,身下的動作絲毫不慢。

陳媛媛閉著美眸,已經忘記了禮義廉恥,只想著享受此時的完美契合,不由得配合起姚澤,嬌媚的叫道:「乾死我吧,好舒服,好厲害啊,要飛了……」

「讓不讓我干,讓不讓我干……」

「讓,讓,永遠讓你干1

「好舒服,好緊啊,啊,要……要出來了。」

「嗯……嗯嗯,我們一起,一起**吧,礙…」陳媛媛不停的哼唧著,在姚澤最後幾下猛烈的衝刺下,她發出了高昂嬌媚的尖叫之聲,而姚澤也在陳媛媛最後那一身提高的音調中一瀉千里,滾滾熱浪噴薄而出……

豪華的房間中終於安靜下來,只剩下兩人氣息凌亂的呼吸聲,姚澤解開陳媛媛手腕上的皮帶,然後趴在陳媛媛的後背上,嘴巴親吻著她香汗淋淋的側臉。

「這下舒服了么?」姚澤望著陳媛媛俏臉更顯滋潤的紅暈,不由得笑了起來。

陳媛媛抱住姚澤的胳膊張開嘴巴在姚澤胳膊上咬了一下,不過這次倒是沒用力氣,輕輕咬了一口,然後鬆開,輕嘆了口氣,嬌聲道:「老娘被你床上功夫折服了,你這死色狼,差點被你搞死。」

「哈哈。」姚澤得意的笑了起來,「以後敢不聽我的,就『棍棒』伺候。」

兩人說著話的時候姚澤放在床頭櫃的手機響了起來,他坐了起來,朝著陳媛媛挺翹的臀部上輕輕拍了一下,然後爬到床頭去拿電話,被陳媛媛的腳給踹了一下屁股,惹得陳媛媛嬌聲笑了起來。

姚澤拿起電話見是納蘭冰旋打來的,不由得納悶,這麼晚了她怎麼會給自己打電話,就對著陳媛媛做了個噓的手勢,等陳媛媛止住聲音,姚澤趕緊接通,笑道:「納蘭小姐怎麼這會兒打電話過來了,有事嗎?」

納蘭冰旋剛從天津市趕夜路回來,想著本應該到手的線索又被人給搶在前面中斷了,心裡不由得有些憋悶和煩躁,剛下燕京高速,納蘭冰旋就想著去喝酒,在燕京又找不到合適的人,便給姚澤打來了電話。

「你這會兒睡下沒?」納蘭冰旋在電話里聲音平淡的問道。

「剛躺下呢。」姚澤朝著陳媛媛看了一眼,然後笑了笑,道。

「那就算了吧。」納蘭冰旋就要掛電話,姚澤趕緊道:「別啊,有什麼事就說,我也是剛剛躺下,沒事的,你直接說吧。」

納蘭冰旋頓了頓,道:「我剛從天津回來,想去酒吧喝酒,你來嗎?」

姚澤愣了一下,沒想到納蘭冰旋這種女人會去酒吧,而且主動給自己打電話邀請,他自然不會這會兒傻到問納蘭冰旋為什麼去酒吧,不過姚澤見這麼晚了,倒是不怎麼放心納蘭冰旋一個姑娘去酒吧,就答應下來,兩人約好地方掛斷電話,姚澤就趕緊去撿地上的褲子穿了起來。

陳媛媛趴在床上,見姚澤要走,就沒好氣的道:「這就要走了?」

姚澤悻悻笑道:「有些事情。」

「大晚上能有什麼事情,去幽會別的女人吧。」陳媛媛睨了姚澤一眼,不悅的道。

姚澤理虧的賠笑道:「晚上真有事情,不得不出去,這幾天如果你還在燕京,晚上隨叫我隨到。」

陳媛媛俏臉一紅,「滾吧,我才不上你的當了,趕緊滾,老娘明天簽完合同就會淮源了。」

姚澤扣上襯衣的扣子,然後拿起外套,笑眯眯的道:「萬一不走給我打電話,我請你吃飯,給你補一補。」姚澤走到門口,然後又扭頭,似笑非笑的望著陳媛媛道:「對了,多喝點水,晚上叫了大半天,嗓子不難受么?」

「滾1陳媛媛隨手摸起一個枕頭,朝著姚澤砸了過去,姚澤趕緊開門閃了出去,然後將門給關上。

陳媛媛咬牙罵道:「死小子,混蛋,也不知道陪陪老娘,混蛋……」

……

姚澤在酒店大門口攔了一輛計程車,在納蘭冰旋指定的酒吧門口停了下來,走出計程車,納蘭冰旋已經停好了車子站在紅色寶馬旁邊,目光沒什麼波動的望著姚澤。

姚澤付了的士錢后,笑著打量了一眼一身牛仔休閑裝打扮的納蘭冰旋,出聲問道:「怎麼這會兒想起喝酒了?」

納蘭冰旋看了姚澤一眼,然後轉身朝著酒吧裡面走,嘴裡發出淡淡的聲音道:「心煩1

/d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