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場之財色誘人>第五百七十一章鋒芒畢露未必好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五百七十一章鋒芒畢露未必好

小說:官場之財色誘人| 作者:官場痞子| 類別:都市言情

更新時間:2013-11-21

在張兼的帶領下,姚澤進了農業部辦公大樓,在三樓最裡面的一件辦公室止住了腳步,張兼站在許部長辦公室門口低聲對姚澤道:「姚廳長,給你提個醒,辦公室不只是有許部長,何副總理也在呢。」

姚澤驚詫的瞪大眼睛,有些緊張的道:「何副總理?他……他來這裡做什麼?」

張兼笑道:「自然是來找你的,別緊張有什麼說什麼就是了,當然范忌諱的事情可別亂說。」

姚澤苦笑一下,心想你這不是說廢話嗎。

房門被張兼輕輕敲響,裡面傳來李莊嚴沉著的聲音:「請進1

張兼朝著姚澤看了一眼,然後小心翼翼的將辦公室的門給推開,對坐在沙發上喝茶的李莊嚴道:「許部長,姚廳長來了。」

許莊嚴笑著點頭,朝著張兼身後的姚澤看了一眼,道:「快進來,姚澤。」他沒有去喊姚澤的官職,直呼其名估摸著想讓姚澤心裡輕鬆一些。

姚澤面對這種級別的大人物說不緊張那絕對是吹牛的,他擠出笑意的道:「許部長您好。」

許莊嚴從沙發上站了起來,然後擺手道:「過來過來,別這麼緊張嘛,我們又不是老虎。」他讓姚澤到他身邊去,然後又扭頭對張兼吩咐道:「小張啊,給姚澤倒杯水來。」

「誒。」張兼答應一聲,趕忙去拿被子給姚澤倒水,躬腰將茶杯放在茶几上,偷偷看了一眼許莊嚴旁邊的西服男子,然後站直了身子,道:「許部長,沒什麼事了我就去幹活了?」

「嗯,你去吧,有事再叫你。」

等張兼離開辦公室后,許部長笑眯眯的對姚澤道:「姚澤啊,我給你介紹一下這位,看長相應該有些面熟吧?」

姚澤那裡敢直視何安國,只是悻悻的點頭道:「何總理,我知道呢。」

何安國一直都是一副不悲不喜的表情,臉上看不出任何波動,只是他打量姚澤的時候帶著意思凡夫俗子的意味,將姚澤從頭到腳的看了一邊,直把姚澤看的坐立不安時,他才終於露出一絲笑意,伸出手道:「小姚,很不錯嘛1

姚澤見何安國伸出手來,於是趕緊伸了過去,感覺自己的手有些顫抖的和何安國握在了一起,何安國感覺到了姚澤手心的冷汗,將姚澤的手鬆開,然後笑道:「不必緊張,我又不是吃人的老虎,可別把你這國家棟樑嚇壞了我的罪過可就大了。」說完他哈哈笑了起來,一旁的許莊嚴也跟著笑了起來,姚澤臉色雖然在笑,但是那皮笑肉不笑的表情別提有多彆扭,只是他自己察覺不到而已。

一番寒暄之後,許莊嚴切入主題,對姚澤道:「我相信你也知道我和何總理喊你來的目的吧?」

姚澤雙手握著茶杯,輕輕點頭道:「嗯,應該是為了農改的事情吧?」

許莊嚴笑著點頭道:「你的方案我們農業部和資深專家已經探討過,完全可以在全國範圍內推廣,而且你的方案我已經呈遞到了上面去只等著審批下來便可以實施了。」姚澤自然知道許莊嚴說的上面是什麼意思,心裡竟然有些狂熱起來。

「許部長,我需要做什麼嗎?」姚澤趕緊問道。

一旁的何安國就道:「這就是我今天來的目的。」何安國笑著問道:「姚澤同志,你有興趣來農業部工作嗎?」

姚澤聽何安國如此問,心裡第一反應便是極度興奮,臉上卻不敢表露出來,到皇城裡來當官,姚澤自然是求之不得,嘴上想答應,心裡卻又有些猶豫起來,前幾天和沈江銘通過電話,聽沈江銘的語氣似乎為自己鋪好了道路,姚澤冷靜下來想想,覺得來燕京工作不一定見得是好事,猶豫資歷太淺,姚澤摸不清裡面的門道,想聽聽沈江銘的意見再做決定,於是帶著歉意的和何安國道:「何總理,因為我們農業廳那邊還有很多事情等著我處理,這會兒就實在是沒法馬上確定下來,能不能給我幾天時間考慮一下?」

何安國笑著點頭道:「不急,我只是想聽聽你的意見,如果你不願意的話不勉強你,我今天來的主要目的就是想和你深入探討一下有關農改方面的具體措施以及實施辦法,到時候我去做報告的時候也不至於似懂非懂弄出笑話來……」

……

姚澤不知道自己是怎麼走出農業部的,只感覺和做夢一樣,自己這次的燕京之行,竟然見到了三個國內頂尖的大人物,林鴻德、納蘭初陽、何安國,哪一個不是跺一跺腳全國都要震動的角色,副廳長李國定說的每次,全國農業代表大會確實是一次難得的機會埃

感慨不已的走出農業大廳,身後的張兼追了上來,氣喘吁吁的跑到姚澤身邊,笑道:「姚廳長太不夠意思了,怎麼這就走了,晚上咱們哥倆去喝幾杯?」

因為姚澤心裡還裝著事情,農業部到底要不要來姚澤還得詢問沈江銘的意見,自然沒什麼心情和張兼吃飯,就婉拒的笑道:「張大哥真是抱歉,晚上有些重要的事情要去處理,這樣吧,抽個時間我請你可好?」

「這樣啊,那真是太可惜了,不過辦正事要緊,姚廳長最近幾天不會離開燕京吧?」張兼出聲問道。

姚澤苦笑道:「這個我就不太清楚了,得看領導的安排,不過最近幾天應該走不了。」

「那就好,這兩天我有時間了再聯繫你,你這個朋友我交定了。」張兼笑道。

姚澤笑眯眯的點頭,和張兼寒暄了幾句然後離開農業部,坐上了等在大門口的車子,深深的吁了口氣。

阮可人見了不由得好笑,嬌聲道:「姚廳長,你怎麼額頭都出汗了,這天氣很熱嗎?」

姚澤悻悻的笑著抹了一把額頭的細碎汗珠子,道:「和領導談話真是要人命,差點沒嚇出病來。」

阮可人聽了就咯咯嬌笑了起來,道:「農業部的許部長有那麼恐怖?」

姚澤笑道:「可不止是許部長,如果是許部長我壓力倒是小不少。」

「哦,還有什麼大人物?」阮可人疑惑的問道。

姚澤笑道:「何安國副總理1

阮可人驚訝的捂著嘴巴,瞪大眼眸道:「連總理都給驚動了?這……」

「所以我才有壓力嗎。」姚澤苦笑道。

阮可人從驚訝中醒悟過來,又露出笑臉的道:「姚廳長馬上就要青雲直上啦,以後可得提拔一下我這個鞍前馬後的小卒才是。」

姚澤笑道:「阮主任不要取笑我了,平步青雲倒是不敢想,能夠安安穩穩的混下去就成了。」

「我才不相信姚廳長只是這點追求1

車子道駐京辦門口,阮可人沒有下車,對姚澤道:「姚廳長你先進去吧,我還有些事情要去處理一下。」

姚澤點了點頭和阮可人說了聲謝謝,下車後走進了駐京辦。

等姚澤進去后,阮可人的臉色變的有些苦悶起來,這時電話響了起來,她看了一眼號碼,然後冷著臉接通,道:「我都說了,我們直接沒什麼可談的了,別再打電話過來,等我忙完這陣子我會回去和你辦離婚手續。」

電話那頭,楊清明道:「可人,你聽我解釋啊,我真的是被那個女大學生要挾的,這不是我的意,你一定要相信我,我不想和你離婚。」

阮可人冷笑道:「你這麼說更讓我感到噁心,如果你打過來只是為了說這個,那不好意思,我掛了。」

「別。」楊清明在電話裡面急忙道:「我已經來燕京了,咱們見一面吧。」

阮可人聽了楊清明的話,微微一愣,道:「你瘋了1

楊清明聲音帶著悲痛的語調道:「可人,我真的很愛你,不能失去你,你和我見一面吧,給我個解釋的機會。」

阮可人猶豫了一下,然後道:「見你一面可以,不過,不管你怎麼說,這個婚我離定了,婚姻的背叛是我不能容忍的。」

……

姚澤回到自己房間后,放下公包掏出手機來,將電話撥到沈江銘那裡,接通后,姚澤笑著道:「沈叔叔現在這會兒忙嗎?」

沈江銘正坐在辦公室審閱件,聽了姚澤的話,便坐直了身子,笑道:「你說吧,我不忙。」

姚澤道:「今天我見到何副總理了,他說……」

姚澤把何安國希望他去農業部的事情告訴了沈江銘,沈江銘聽完后在電話里沉默了半響后才出聲道:「還是別去了,京城遠比你想象的要複雜,你這兩年已經是如坐火箭般的飛速升遷,對於你現在的年齡來說就不是什麼好事,如果在跑到燕京來就職,到了農業部以後想調動就會很難,我的意見是希望你繼續回淮源工作,當然也僅僅只是我的意見,具體怎麼決定還是得你來下決心。」

姚澤聽了沈江銘的話,笑道:「既然沈叔叔這麼說了,那我不去農業部就是了。」

沈江銘笑眯眯的點頭道:「其實你現在更適合在淮源發展,用不了多久淮源的水就會渾濁起來,對於有些人來說可能是噩夢,但是對於你這種那肯定就是渾水摸魚的好機會……」

姚澤雖然不明白沈江銘的意思,但是裡面透露出的訊息似乎表面了華北省不久的將來會有一場慘烈的政治大震動?

更新快無彈窗純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