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場之財色誘人>第五百七十三章偷拍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五百七十三章偷拍

小說:官場之財色誘人| 作者:官場痞子| 類別:都市言情

姚澤和陳媛媛商量好對策后,就由姚澤打電話約李晨出來吃飯,接通電話,姚澤笑道:「李晨兄弟,忙啥呢?」

「我能忙啥呀,瞎忙唄,姚澤兄弟有啥事嗎?」電話那頭,李晨問道。。

姚澤對陳媛媛挑眉笑了笑,然後道:「陳小姐請咱們吃飯,要來么?」

「陳媛媛嗎?」李晨來了精神,趕緊問道。

姚澤笑著點頭道:「對啊,共享國際酒店,晚上六點半……」

掛斷電話,姚澤朝著陳媛媛做了個ok的手勢,陳媛媛沒好氣的瞪了姚澤一眼,問道:「那能答應嗎?」

姚澤走到陳媛媛身邊,摟著她纖細不足一握的腰身,道:「成不成晚上不就知道了。」說著話,他一雙大手就開始不老實的在陳媛媛身上摸了起來。

陳媛媛身子敏感的很,有些怕癢,就咯咯笑了兩聲,想要推開姚澤,卻被姚澤摟的更緊了,「我說你整天滿腦子在想什麼呢?完全就是個精蟲上腦的色胚,真不知道你這副廳長是怎麼混上去的。」

姚澤是從後面摟住陳媛媛的,下面隔著衣服觸碰了幾下陳媛媛挺翹柔軟的臀部,不由得硬邦邦起來,便頂在了陳媛媛的臀部上,嘴巴輕輕含住陳媛媛如珍珠般剔透白嫩的耳垂,允了允,然後笑道:「能怎麼上去,當然是幹什麼去的,領導就是應該會善解人衣,干實事,辦起事來深入淺出,真抓實幹,遇濕俱進。」說道這裡的時候,姚澤雙手已經抓住了陳媛媛豐滿挺拔的酥胸,雙手如打太極般的揉捏起來。

陳媛媛敏感的哼唧一聲,然後咯咯笑著道:「真是不要臉,你有本事把這種話說給你們領導聽聽。」

姚澤就不屑的撇嘴道:「我們領導比我懂這個1

「……」

「喂,你放開我,這可是在你們駐京辦。。」陳媛媛被姚澤攔腰橫抱了起來,陳媛媛嬌媚的捶了姚澤兩下,小聲的說道:「臭流氓,不怕被人發現?」

「膽大心細是咱們做領導的基本素質,。」姚澤笑了起來,一鬆手將陳媛媛扔在了柔軟的大床之上,接著一個餓虎撲食朝著陳媛媛身上撲了過去,「呀,混蛋,你壓死我了。」

「趕緊趁著天沒黑做點實事。」

「滾1陳媛媛嬌呼一聲,立馬被姚澤捂著了嘴巴。

嗚嗚……

「別叫太大聲,小心被外面人聽見。」姚澤鬆開手然後就去扒陳媛媛身上的衣服,外套被扯了下去,露出裡面穿著白色緊身羊毛衫的誘人身姿,兩手受不住在那鼓鼓的玉峰之上揉了兩把,然後就去脫陳媛媛的直筒裙。

「咱們現在屬於什麼關係?」陳媛媛在姚澤將手伸手她雙腿間時突然開口問道。

姚澤怔了一下,停下了手上的動作,道:「以前不是跟你說了嗎,我要把你調教成我的奴婢。」

「我沒和你開玩笑,認真回答我。」陳媛媛一臉正色的道。

姚澤見陳媛媛表情嚴肅,內心的慾火去了一大半,將手縮了回去,然後離開陳媛媛的身子,坐在她旁邊,點了支煙悶頭抽了起來,半響才幽幽道:「我給不了你承諾的。」

聽了姚澤的話,陳媛媛咯咯嬌笑了起來,從床上爬了起來,雙腿跪在床上,雙手扶著姚澤的肩膀道:「真不經調戲,和你開玩笑呢,瞧把你嚇的,你以為我會讓你負責?」

姚澤悻悻笑了笑,尷尬的咳嗽兩聲。

陳媛媛伸手輕輕撫摸姚澤的胸膛,聲音嬌媚的道:「我們繼續吧。」

「那啥,要不今天就算了吧。」

陳媛媛厚實濕潤的紅唇喊住姚澤的耳垂輕輕吸允兩下,接著伸出丁香小舌從姚澤的耳垂慢慢舔到了他耳後根,一陣酥麻的電流傳遍全身,將那已經淡下來的**又給撩撥了起來,姚澤呼吸便的急促起來,身子上下起伏的厲害,陳媛媛見了姚澤這副模樣,在他耳邊輕聲呢喃道:「真不要了?」聲音嬌媚至極,聽的姚澤渾身血液沸騰。。

「真是個禍害人的妖精啊1姚澤感嘆一聲,急不可耐的就將陳媛媛給推倒在了床上,然後一把將她的白色羊毛衫給撩了起來,露出平坦光滑的小腹,輕輕在陳媛媛小腹上親吻起來,一直從肚臍慢慢向上親吻著,雙手同時將陳媛媛的文胸給推了上去,兩隻如白玉白玉潔的大白兔脫困似的彈跳而出,顫顫巍巍的顯然是極具彈性。

姚澤雙手一下子攀了上去,緊緊的握住兩隻大白兔,一雙有力的大手用力的揉搓起來,陳媛媛的身子突然緊繃起來,嘴裡忍不住的哼唧起來,雙手不知覺的放在了姚澤的頭上,指間穿過姚澤的頭髮輕輕的拽住,眼中充斥著迷離之色。

……

共享國際酒店,李晨極為積極的在姚澤和陳媛媛未到之前已經等在了包廂裡面,喝了兩杯茶的時間,姚澤和陳媛媛才雙雙推門而入,李晨趕緊從沙發上起身,望著身姿卓越的陳媛媛心裡充滿了愛慕之前,從陳媛媛臉色來看,似乎比前幾天看上去更加嫵媚紅潤的許多,他又那裡知道這些都是姚澤的功勞。

「李晨啊,來的可夠早的,可不是我們遲到了,而是你早來了。」姚澤笑著打趣起李晨來。

李晨絲毫不在意的笑了笑,說道:「陳姐請吃飯,自然得積極一些。」

他又對姚澤問道:「納蘭離怎麼還沒來?」

姚澤笑道:「陳小姐今天只是請了你和我。」

「哦?」李晨疑惑的朝著陳媛媛看了一眼,當下有些疑惑起來,自己和陳媛媛的關係也只是一面之緣,請自己吃飯按理說應該叫上納蘭離才對啊,比較自己是通過納蘭離認識的姚澤和陳媛媛,好看:。

姚澤見李晨一臉疑惑,就笑道:「是這樣的,你陳姐在燕京辦事,遇到了一點麻煩,想找人幫忙,你看我不是燕京人,那裡能幫上什麼忙啊,這不就找到你李晨兄弟這裡了,最近納蘭兄弟父親管的嚴,就沒敢叫他出來。」

李晨聽說陳媛媛遇到麻煩,就趕緊問道:「到底什麼事情,趕緊說來聽聽。」

姚澤偷偷朝陳媛媛使眼色,陳媛媛會意的抿嘴一笑,然後俏臉如同變臉一般黯然下來,一副額蹙心痛的模樣,倒是讓人見了我見猶憐。

「事情是這樣的……」

「畜生老不死的臭流氓。」李晨聽了陳媛媛添油加醋的話,頓時氣憤的怒罵起來,「蔣大偉這老東西我知道,公司確實有些實力,年輕的時候靠著他媳婦家的資助慢慢在商業領域嶄露頭角,所以一直以來他媳婦都是比較強勢的壓迫著他,這些年被壓迫的厲害,所以一直都是個妻管嚴,他老婆是個母老虎,所以估摸著他想在外面別的女人找到溫柔鄉的感覺,所以才……」

姚澤聽了李晨的話,就問道:「他除了上市公司老總的名頭以為,還有什麼來頭沒?」

李晨道:「以前他媳婦娘家倒是有些實力,老丈人是省部級幹部,不過這已經是很多年前的事情,現在早就日落西山,沒人賣帳了。」

「李晨兄弟能否擺平他?」姚澤問道。

李晨笑道:「對付這種人不用多費心思,只要盯上兩天,他比如回去會他的情人,到時候找人給他拍些寫真集,拿那些照片威脅他,不簽合同是吧,那就把他和情人纏綿的照片寄給他媳婦,以他對他媳婦的恐懼,不敢不從。」

聽李晨這麼說,姚澤倒是對李晨另眼相看,一直以為李晨是個不折不扣的紈子弟,沒想到竟是有些頭腦,雖然有些歪門邪道了,但不失為一個不錯的好辦法,兵不血刃就將他治的服服帖帖。

「但是,你怎麼知道他有情人呢?」姚澤疑惑的問道。

李晨就笑了起來,「他這種人,錢多了又怕老婆,對於女人的需求自然很大,沒情人那才怪事了,除非他那方面出了問題。」李晨曖昧的笑了起來朝著姚澤擠眉弄眼的怪笑。

姚澤笑眯眯的給李晨遞了一支煙,然後道:「那這個事情就擺脫兄弟你費心了。」

李晨接過煙,擺手道:「哪裡話,陳姐的事情就是我的事情,我肯定把這事辦的妥妥噹噹。」

陳媛媛在一旁聽了溫柔一笑,輕聲道:「那就先謝過李紹了。」

「嘿。什麼李少,陳姐太客氣了,直接喊我名字就是了,一直以來你可都是我的偶像,能為偶像辦事我開心還來不及……」這會兒李晨便開始表忠心,姚澤在一旁看著李晨的表現,心裡暗自偷著樂,你小子再怎麼會說都不管事,你偶像早就是老子的女人了,剛才還在床上被老子治的服服帖帖。

李晨如果知道姚澤此時的想法不知道會不會暴走,和姚澤拚命。

第二天李晨就著手開始辦這件事情,他先托好朋友關係找到專業的狗仔偷拍,在知道偷拍人的身份,那名狗仔有些擔憂,倒是有些不幹接這活,再怎麼說人家也是上市公司的老總,若是被知道這事情是自己乾的,那人家報復起來自己連渣都不剩。

在李晨一番威逼利誘下,李晨最後出了市場價高三倍的價錢才將那專業偷拍高手搞定,接下來便是盯著蔣大偉,只等著他去私會情人,給他來個激情大寫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