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場之財色誘人>第五百八十二章風起雲湧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五百八十二章風起雲湧

小說:官場之財色誘人| 作者:官場痞子| 類別:都市言情

華北省省委如今在羅書記的帶領下可謂是風平浪靜,省長李國祥已經完全被羅書記給壓制了下去,而李省長也沒有和羅書記跡因為再過半年他就要退下去,再怎麼斗自己的政治生涯也就是在省長這裡結束,與其吃力不討好的繼續和羅書記明爭暗鬥,還不如安安穩穩的等著退下去。。

這也正是沈江銘帶著江平市組織部部長郭義達的艷情錄像去省城希望得到省長支持,卻被省長給拒絕的直接原因,這件事情一旦查起來會涉及到很多官員,李國祥怕在自己最後半年惹出什麼麻煩來,只想安安穩穩的退下去,所以將沈江銘給敷衍過去,但是沈江銘是什麼人?混跡官場一輩子,怎麼可能就這麼安心的等待被宰殺,所以他再三考慮后,決定劍走偏鋒一次,以硬碰硬。

沈江銘雖然被省長給『拋棄』但是在江平經營多年,如今在江平的常委中和書記張愛民還是五五之分的勢頭,原本已經弱了一些的沈江銘用了一些軟硬兼施的彷彿將郭義達給騙進自己陣營以後,江平市委如今廝殺較為激烈。

江平市常委會上,張愛民坐在書記的位置上,桌前放了一個保溫杯,他打開杯子喝了口熱茶后,見到沈江銘走進會議室,就將杯子放下,然後清了清嗓子,道:「沈市長來了,那咱們會議就開始吧,有關於餘糧州的發展問題省委有兩種不同的聲音,這件事情我們還是放在市委表決投票決定吧。」

沈江銘手機拿著手帕捂嘴咳嗽兩聲后,說道:「餘糧州已經在早年就成功申請國家aa級風景旅遊區,在風景區建房發展商業和住戶完全是下下之策,我們應該要將眼光放長遠的看待問題,也許,現在將餘糧州發展成商業區段時間內經濟能夠有所提高,但是就長遠來看,裡面有許多的不安全因素,不如,餘糧州地處漢江的中央地帶,這片陸地就是江水減退後露出的一片陸地,這片土地的地質能否承受大面積的高樓大廈的建設還是個問題,還有個因素就是,當年這片土地明確的被國家劃分為了旅遊區,如今卻大搞建設,這不是和上面對著幹嗎?」

組織部部長郭義達偷偷朝著沈江銘看了一眼,心裡暗自鬱悶,如果不是被沈江銘抓住把柄,他是怎麼都不會幫沈江銘對付張愛民,其他書友正在看:。。

張愛民比沈江銘年輕了十歲,前途遠大,而沈江銘最多也就還有兩年就得退下去,不管怎麼比,站在張愛民那邊都比較有利,不過如今的他已經明確了自己的陣營,想在回到張愛民那邊也是不可能。

「我同意沈市長的意見,搞旅遊嘛,咱們可以慢慢將我市的旅遊業發展起來帶動其他產業一起發展,並不是非得蓋房子賣房子來提高經濟,我們幹部不能急於求成的尋找一些不安定的因素來發展經濟,這樣是不健康的發展方式,我覺得把,我們市還是照著上面的指示辦事比較穩妥。」

張愛民朝著郭義達似笑非笑的看了一眼,道:「那麼,這麼說郭部長是贊同發展旅遊業咯?」

郭義達見張愛民看著自己的眼神,感覺有些心虛,便尷尬的咳嗽一聲,低頭抿了口茶才點了點頭。

張愛民就道:「這個方案已經研究很久了,一直沒能得到最終的方案,投票也是對半的既然如此,那就把這個事情交到省委,讓省委來決定,這個意見大家同意么?」

支持張愛民的一方自然沒什麼意見,支持沈江銘的一方常委就將目光看向沈江銘,沈江銘笑著點了點頭,道:「成,這個意見我贊同張書記,就交給省委來決定。」

「那我們就暫時把這個問題放在一邊,在繼續討論下一個問題,關於經濟開發區……」

……

到傍晚沈江銘才趕回家中,得知姚澤回江平,沈江銘專程提前離開辦公室,回到家姚澤正在沙發看電視,宋楚楚在廚房做菜。。

「小澤什麼時候回來的?」沈江銘在門口換上鞋后提著公文包走進客廳,然後笑著對姚澤問道。

「今天中午。」姚澤笑眯眯的起身將沈江銘的公文包接過,然後放在沙發上,又忙去給沈江銘倒了一杯茶放在他旁邊,才問道:「沈叔叔最近身體怎麼樣?」

沈江銘笑道:「身體就那樣吧,年紀大了,肯定是比不上你們年輕人。」他不想在這個話題上聊,就對姚澤問道:「燕京之行收穫如何啊?」

姚澤給沈江銘遞了一支煙,又幫他點上,才笑道:「還不錯,見過幾個政壇頂尖的人物,也算沒白去一趟。」

沈江銘笑眯眯的道:「我都沒見過納蘭初陽、林鴻德這種人物,你小子倒是運氣好,對了,上次有關副總理讓你去農業部任職的事情,你再仔細和我講講……」

一直聊到吃飯,姚澤都是絡繹不絕的給沈江銘講他在燕京遇到的事情以及唐順義在燕京所表現的一些動作。

飯桌上,宋楚楚給姚澤倒是半杯白酒,然後扭頭對沈江銘道:「你身體不好,就別喝了吧?」

沈江銘擺手道:「那可不行,姚澤好不容易回來一次,怎麼也得陪他喝點。」

宋楚楚苦笑道:「就是你自己嘴饞了而已,哪有那麼多借口。」她給沈江銘倒了一小杯,「就這麼多,喝了沒有了埃」

沈江銘就對姚澤道:「看見沒,你楚楚阿姨就是這麼虐待我的。」

「誰虐待你了,如果不是你身體不好,我才不管你怎麼喝呢,好看:。」宋楚楚沒好氣的瞪了沈江銘,然後將姚澤的碗端了起來,給姚澤盛了一碗雞湯,道:「嘗嘗看味道怎麼樣,你這一個人在外地工作一定要注意身體。」

宋楚楚給姚澤盛了滿滿一碗,姚澤趕緊道謝的接過,然後笑道:「以前倒是有每天早上起來鍛煉的習慣,自從進了政府之後,這個習慣滿滿就維持不下去了。」

宋楚楚聽了就嘆氣的道:「要我說,乾脆別當官了,當官有什麼好的,整天琢磨著算計人的事情,還要提防被人算計,想破腦袋的去巴結上司,累不累啊?」

沈江銘聽了宋楚楚的話,就有些不悅的道:「你可別在這裡胡說,小澤政治前途可不是我這樣的能夠比擬的,以後前途遠大,仕途的道路才是他人生的走向,他完全就是為了這條路而活,氣運這東西很玄妙的。」

宋楚楚聽了沈江銘的話,蠕動嘴唇本想反駁,不過作為女人,她知道自己剛才不該說那些,於是乾脆不去和沈江銘爭論,閉嘴不言的扒著碗里的飯。

姚澤笑道:「我可沒什麼氣運,我覺得吧,不管什麼事情都是事在人為,靠自己努力去爭取,和老天無關。」

沈江銘端起杯子抿了一小口酒,然後搖頭道:「那你告訴我,為什麼有些人終其,不管怎麼努力都是一個小小的科員,而有些人,像你這樣的,才不到三年時間就已經達到了許多人一輩子都無法達到的高度,難道你真比那些人更懂如何做官?」

「這……」姚澤有些語窮,確實,這仕途之路一路走來,姚澤自認為運氣逆天的好,事情總是按照好的方面發展,姚澤以前將自己順風順水歸結為沈江銘的幫助,但是沈江銘告訴過姚澤,其實這些和他並沒有關係,如果沒有他姚澤照樣會順勢而起,不管是時勢造英雄,還是英雄造時勢,沈江銘將這些都歸結為了氣運。

而姚澤就是有大氣運的人。

輕則部級,重則……

晚飯後,宋楚楚收拾碗筷,姚澤和沈江銘坐在沙發上喝茶聊天,沈江銘翹著二郎腿,笑眯眯的道:「姚澤啊,你要做好心理準備了。」

姚澤被沈江銘的話說的莫名其妙,就問道:「什麼準備?」

沈江銘問道:「讓你做地級市的市長,你能做好嗎?」

姚澤苦笑道:「不知道,沒做過我說不清楚,不過,做市長應該還早吧,比較我升農業廳副廳長的時間還太短。」

沈江銘道:「這些都不是問題,政治是一個很奇怪的東西,沒有什麼規律可言,我和你說這些只是要告訴你,你就是我的夢想。」

「我是你的夢想?」姚澤完全糊塗了,疑惑的望著沈江銘。

沈江銘點頭道:「對啊,你就是我的夢想,我把所有的希望都承載在了你的身上,以後我不再了你要更加努力和小心,我這輩子的目標是部級,可惜氣運不足埃」沈江銘苦笑一下,道:「所有,你一定要做到部級或者更高……這樣即使以後我死了,也會在下面笑的很開心。」

姚澤有些擔憂的望著沈江銘,道:「沈叔叔,你怎麼呢?今天說了這麼多奇怪的話,什麼死啊死的,您還這麼年輕,說這些話多晦氣。」

沈江銘笑道:「人,誰能活千年萬年?總有一天要死,只是,我已經看透了這些,死對於我來說已經不可怕了,可怕的是不能含笑九泉,我的敵人還滋潤的活著而我已經死了。」

「沈叔叔您還有敵人?」姚澤瞪大了眼睛,從來沒聽沈江銘提過此事。

提起此事,沈江銘目光有些閃爍起來,眼中水霧朦朦,旋即又變的陰森起來,沉聲道:「當然有,而且不共戴天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