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場之財色誘人>第五百八十五章深夜,啪啪啪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五百八十五章深夜,啪啪啪

小說:官場之財色誘人| 作者:官場痞子| 類別:都市言情

更新時間:2013-11-28

床下面那雙銀白色高跟鞋是誰的姚澤自然知曉。更新速度最快記住本站即可找到本站

他有些奇怪,洛貝琦怎麼沒和陳媛媛一起睡?

管不了那麼多,姚澤躡手躡腳的走了進去,然後將房門輕輕關上,透著朦朧的月光,望著洛貝琦潔白的後背,以及一頭長發,他默默的將自己的衣服給一件件的剝了下去,然後裸著身子做賊一般輕手輕腳的爬上床,動作小心的掀開被子一腳,然後鑽了進去。

洛貝琦似乎睡的比較沉,並沒有發現有人鑽進她的被窩,只是身子扭動了一下,呼吸又變的均勻起來。

姚澤在床下連內褲都給脫了,這會兒鑽進被窩那玩意便硬邦邦的翹了起來,他慢慢的朝著洛貝琦湊近,直到自己下身頂在了洛貝琦的屁股溝才停了下來,聞著洛貝琦身上散發的清淡幽香,姚澤心猿意馬的想要馬上佔有洛貝琦。

他伸出一隻手小心的去捏住洛貝琦內褲的邊緣,輕輕往下扯,洛貝琦身子動了一下,仍然沒有知覺,姚澤成功的將洛貝琦的內褲扯到了大腿的位置才停了下來,然後雙手摟住洛貝琦的腰身,沒有絲毫前奏,下面那早已硬的發燙的玩意,輕車熟路的直接朝著洛貝琦最**的密處刺了過去。

噗的一聲響,姚澤成功的佔有了洛貝琦,那暖和緊裹的感覺讓姚澤呼吸變的急促起來,而洛貝琦在姚澤將雙手放到她腰上面的時候已經慢慢清醒過來,她意識一清醒就感覺旁邊有個人,頓時嚇的正要掙扎,卻突然感覺到一個堅挺的東西霸道的朝著自己體內擠了進去。

洛貝琦被那闖進自己身體里的玩意嚇的魂飛魄散,下意識的尖聲嬌呼,姚澤被洛貝琦這一大聲叫喚,嚇的感覺捂住了洛貝琦的嘴巴,與此同時下身的動作更加猛烈起來。

洛貝琦掙扎的越厲害,而姚澤就抽動的越猛烈,一滴眼淚從洛貝琦眼角滑落,滴在了姚澤的手上,她眼中充滿了絕望之色,竟然被一個陌生男人這麼玷污了,她腦海裡面出現了姚澤的身影,她近乎絕望……

姚澤感覺到洛貝琦的驚恐與傷心,怕自己玩的太過傷了洛貝琦的心,於是趕緊在洛貝琦耳邊,輕聲道:「寶貝,是我啊,別怕。」

洛貝琦聽出是姚澤的聲音,又氣又喜,姚澤鬆開手后,洛貝琦扭頭看了姚澤一眼,伸手就狠狠朝姚澤腰間掐了一把,只把姚澤掐的齜牙咧嘴,求饒不已。

「混蛋,你想嚇死我?」洛貝琦極其幽怨的睨了姚澤一眼,碧藍的眸子儘是委屈,姚澤就笑眯眯的摟住洛貝琦道:「這樣你不覺得很刺激嗎?」

洛貝琦聽了更加氣憤了,張嘴朝著姚澤胳膊上就狠狠咬去,姚澤胳膊疼的如同灼燒一般,他下意識的想要教訓洛貝琦這不聽話的妮子,那放在洛貝琦身體里的寶貝依然堅挺著,在姚澤腰身猛的一挺下,它勢如破竹一般的直接刺入洛貝琦花心深處,這一下直接把洛貝琦頂的魂飛九天,張開了嘴巴,嬌媚的嬌呼出來,頓時就沒了去咬姚澤的心思,只是緊緊的摟住姚澤,表情變的動情起來。

黑暗中,兩人側著身子,姚澤是從洛貝琦背後摟住洛貝琦,然後小腹盯著洛貝琦腰身不停的聳動著,大床被姚澤晃動的發出吱呀吱呀的聲響,洛貝琦則是死死的捏住床單,聲音婉轉而嬌媚。

姚澤翻了個身將洛貝琦壓在了身下,然後再次衝刺進去,接著捧起洛貝琦嫵媚動情的臉蛋,和她深情的吻到一起,洛貝琦一雙修長的美腿緊緊的夾住姚澤的腰身,感覺到姚澤那碩大的玩意將自己塞的滿滿的,她忍不住自己在上面來回磨蹭起來,嘴巴雖然被姚澤吻住,依然是從嘴裡冒出一絲若有如無的呻吟聲來。

屋內如火朝天的纏綿著,而屋外,陳媛媛不知什麼時候站在了客房的門口,聽到客房裡面洛貝琦嬌媚的呻吟聲,陳媛媛臉色有些不悅起來,就感覺被洛貝琦背叛了一樣,但是想想自己不也和姚澤發生那種關係了么?

這麼想來她心裡有舒坦了一點,聽著裡面兩人發出的舒爽聲音,陳媛媛鬼使神差的將耳朵貼在了屋門上,此時,姚澤正好大顯身手的將洛貝琦整個身子給抱了起來,雙手托著她的臀部,洛貝琦則緊緊夾住姚澤的腰身,兩人站在床上,洛貝琦雙手摟住姚澤的脖子,而姚澤捧著她的臀部推動著她身子一上一下的抽送著,姚澤望著洛貝琦媚叫中帶著動情的表情,不由得得意的問道:「我厲不厲害,有沒有美國佬厲害1

洛貝琦聲音斷斷續續的道:「厲害,每次都被你弄的死去活來。」

姚澤喘著氣問道:「我是不是比美國佬厲害啊?」

洛貝琦一邊哼唧,一邊嬌媚的道:「你是我的第一個男人,我怎麼知道美國佬厲不厲害。」

姚澤聽著洛貝琦這個美國人說美國男人是美國佬心裡大為舒暢,頓時更加賣力的抽送起來,只把洛貝琦折騰的肆無忌憚的媚叫連連。

陳媛媛在外面聽的動情不已,白皙的手中忍不住的滑進了紫色的內褲中,想起自己來了大姨媽,她又悻悻的縮回手,但是身子卻越發的燥熱起來,不敢再聽下去,只好趕緊跑回室,將腦袋捂著被窩裡,腦海裡面仍然不斷的回蕩著洛貝琦放蕩的嬌媚呻吟聲。

這一夜,陳媛媛幾乎徹夜未眠。

大清早,姚澤便醒了過來,不敢懶床,怕被王素雅和陳媛媛發現,於是天剛剛亮的時候,姚澤就麻溜的將衣服穿整齊,然後在洛貝琦光滑白嫩的翹臀上拍了一記,偷偷摸摸的離開了陳媛媛家中。

快到中午的時候洛貝琦才幽幽的醒了過來,昨天晚上被姚澤折騰了兩次,身子幾乎都快散架了,體力消耗過大導致她很多年沒有懶過床的規律被打亂了。

洛貝琦掀開被子,露出穿著內衣的妙曼身姿,剛要去穿衣服,客房的房門被推開,陳媛媛臉上帶著一絲讓人看不懂的表情走了進來,望著洛貝琦誘人的身子,然後出聲問道:「你不是從來都不懶床嗎?今天這是怎麼呢?」

洛貝琦被陳媛媛問的俏臉一紅,心裡有些心虛,支支吾吾半天的不知道怎麼回答,不愛說謊的人在說謊方面顯得特別笨拙。

「打算編謊話騙我?」陳媛媛似笑非笑的望著洛貝琦,她太了解洛貝琦了,根本是個不會說話且有單純的小妞。

「我……」洛貝琦剛要開口陳媛媛就擺手道:「算了,你不用和我解釋什麼,我只是隨便問問而已。」

「其實我們本來就不是同性戀,我不該限制你去和別的男人接觸。」陳媛媛說道。

洛貝琦猜測到自己昨晚上被姚澤撩撥的動了情,肆無忌憚的大聲呻吟肯定是被陳媛媛知道了,以她現在的口氣,洛貝琦如果再猜測不出來,那就是白痴了,被陳媛媛說出此事,洛貝琦一張紅潤的俏臉當下更顯羞澀了,羞愧的恨不得找個地縫鑽下去,她低頭像個犯了錯的孩子,低聲問道:「媛媛,你不怪我?」

「怪,怎麼不怪。」陳媛媛幽怨的看了洛貝琦一眼,然後繼續道:「事情都已經發生了,怪你又能挽回什麼。」

洛貝琦雙手扣在一起,低頭不語。

陳媛媛就一副佯怒模樣的道:「姚澤這該死的混蛋,我饒不了他。」

聽了陳媛媛的話,洛貝琦趕緊擺手道:「媛媛,這件事情和姚澤無關,我……我是真心喜歡他呢。」

陳媛媛望著洛貝琦青春靚麗的俏臉,嘆氣的道:「你這是何必,你又不是不知道這混蛋傢伙已經有未婚妻了。」

洛貝琦表情有些不自然的道:「我不在乎。」

「可是他未婚妻會在乎。」陳媛媛無奈的搖了搖頭,心想,自己何嘗不是被姚澤這混蛋給陷入這種事情中去了嗎,「這件事情日後再說吧,剛才李總給我來了電話,說是下午去談合同的事情,你趕緊準備一下,我們一起過去。」

……

此時姚澤和李美蓮已經坐在了昨天那家茶樓的包廂,姚澤抿著茶,笑眯眯的望著李美蓮道:「合同看的怎麼樣,可以一起合作嗎?」

李美蓮輕輕睨了姚澤一眼,聲音嬌媚的道:「我說不能合作你會願意?」

姚澤尷尬的笑道:「我能有什麼不願意,這是你們的事情,我只負責介紹你們雙方見面而已。」

李美蓮聽了姚澤的話,抿嘴一笑,一副將姚澤看穿的表情道:「別在我面前裝了,你以為我看不出來你們之間的關係?」

姚澤心虛的反駁道:「我們只是朋友,別這麼敏感,難道每個美女都和我有關係?1

「你難道不是這麼想的?」李美蓮似笑非笑的望著姚澤,戲謔的問道。

姚澤被李美蓮問的語窮,見李美蓮一副讓自己吃了癟而得意的模樣,姚澤頓時就咬牙切齒的望著李美蓮,眯著眼睛道:「美蓮阿姨,是不是屁股又癢了?要不在她們沒來之前我幫你撓撓?」

「你敢1李美蓮俏臉一紅,想起以前被姚澤打屁股的場景,成熟嫵媚的俏臉一下子紅透。

姚澤笑眯眯的逼近李美蓮,得意的道:「以前你也是這麼說的,最後還不得乖乖的就範么。」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