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場之財色誘人>第五百八十七章布局與落子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五百八十七章布局與落子

小說:官場之財色誘人| 作者:官場痞子| 類別:都市言情

更新時間:2013-11-29

沈江銘最近感覺自己身體越來越差,經常會咳嗽出血來,他怕自己時日不多了,沒那麼多時間去給姚澤鋪路,於是打定主意,這幾天必須去一趟省里,去之前,他將組織部部長郭義達叫到他辦公室,此時辦公室只用他們兩人,沈江銘指著沙發,讓郭義達坐下,然後走過去給郭義達倒了一杯水,郭義達一副受寵若驚的模樣,趕緊接過沈江銘遞來的杯子,然後問道:「沈市長找我有什麼事嗎?」

沈江銘端著自己的保溫包走到郭義達跟前坐下,然後笑著道:「這兩天我可能要去省里一躺,這邊你給盯著點,有什麼事情隨時給我電話,如今江平的局勢很難捉摸啊,稍不留神就會被張愛民啃的連骨頭都不剩,我到無所謂,明年就該退下去了,可是郭部長你不同啊,你才不到五十歲,還有很多時間可以為自己爭取利益最大化,你要記住一點,幫我你就是在幫你自己,現在你已經完全和張愛民對立了,所以心思不要在飄忽不定,這樣只會害了你。」沈江銘先給郭義達下眼藥,怕這傢伙在關鍵時刻倒戈相向可就麻煩了。

郭義達聽了沈江銘的話,連連點頭,說:「沈市長放心,既然站在你這邊了,我就一定不會再去動遙」郭義達如果不是被沈江銘抓住了致命的把柄他又怎麼甘心被沈江銘所利用,張愛民書記比他沈江銘年輕了許多,以後的前途一片光明,郭義達如果沒有被抓住把柄,想都不用想一定會站在張愛民那邊,可惜,很多事情已經由不得他了。

「你能這麼想很好。」沈江銘滿意的點了點頭,打開保溫杯的蓋子,抿了口茶后,笑道:「還記得姚澤嗎?」

聽沈江銘提起姚澤,郭義達微微一愣,姚澤他怎麼不會不記得,整個華北省的政治新星,最關鍵的是,他和自己兒子有著極為大的矛盾,郭義達一直很憂慮這個事情,怕以後姚澤風生水起了會對自己兒子下手,所以郭義達再三提醒自己兒子郭濤,以後有姚澤的地方就讓他退讓三分,能躲的盡量躲開,郭濤開始很不服氣,等郭義達說姚澤現在已經是副廳級幹部時,郭濤一臉震驚的同時感覺到了后怕,二十四歲的副廳級,用不了幾年就能超過自己父親,到時候自己最大後盾都幫不了自己,那自己不就被姚澤死死的拿下了?

郭濤陷入沉默之中,最後咬牙答應郭義達,有他姚澤的地方,就沒有自己。

如果三年前郭濤知道姚澤會有今天的勢力,恐怕就不敢用卑鄙的手段逼迫胡靜就範。

唯一讓姚澤欣慰的是,胡靜雖然迫不得已的和自己分開,但是卻沒有真正的背叛自己,即便是死,胡靜都沒讓郭濤碰一下。

說到姚澤,郭義達沉默半響,然後才點頭一臉淡然的對沈江銘道:「怎麼能不知道呢,咱們華北的政治名人了,又是沈市長的侄子,都見過好幾次了。」

沈江銘笑著點頭,道:「如果有一天我不再了,希望你能夠繼續幫助姚澤,我可以保你無事。」沈江銘說保郭義達無事的意思便是,郭義達那份色情錄像帶不會被爆光出去。

郭義達自然能聽懂沈江銘的話,就悻悻的笑了笑,雖然不能理解讓自己幫著姚澤具體的含義,不過他還是點頭答應下來,郭義達一直推崇不管什麼事情都得慢慢來應對,既然他沈江銘讓自己幫姚澤,那我就幫唄,反正空口白花的玩意又不值錢。

「好了,我找你過來就是隨便聊聊,現在沒事了。」沈江銘下逐客令了,郭義達就從沙發上站了起來,說:「沈市長有事情再叫我。」

下午沈江銘便帶著秘書低調的離開江平市,去往了淮源市。

姚澤這幾天去鄉下調研,剛回到淮源,還沒去農業廳就接到沈江銘打來的電話,問姚澤現在有沒有是,約姚澤出去見一面。

姚澤開著車子,疑惑的說:「沈叔叔來淮源了?」

「恩,剛到。」沈江銘到淮源后住在外面的酒店,約姚澤到酒店來見面。

……

半個小時候,姚澤趕到希爾頓酒店,敲響沈江銘住的房間,房間被打開,秘書小劉朝著姚澤友善的笑了笑,然後輕聲道:「姚廳長,沈市長在裡面等你,趕緊進去吧。」他閃身讓姚澤進去,然後自己聰明的選擇了迴避。

房間只剩下姚澤和沈江銘,沈江銘笑著看了姚澤一眼,問道:「這幾天在忙什麼呢?」

「瞎忙唄。」姚澤走到沈江銘身邊坐了下去,然後給沈江銘遞煙,卻被沈江銘搖手拒絕。

姚澤倒是有些驚訝,以沈江銘的煙癮,竟然會拒絕?

他見沈江銘臉色不是很好,就擔憂的問道:「沈叔叔您身體沒事吧?去醫院檢查沒?」

沈江銘笑著擺手,道:「能有什麼事,我自己的身體自己曉得,不會有問題的。」他不想和姚澤說自己身體的事情,就轉開話題道:「農業廳副廳長怎麼能瞎忙?」

姚澤苦笑道:「沒什麼實權啊,不就是瞎忙乎么。」

沈江銘似笑非笑的望著姚澤,問道:「想不想去江平乾乾?」

聽沈江銘這麼一說,姚澤眼睛不由得一亮,如果調到江平去,那麼自己怎麼也能混個副市長噹噹,和地級市的副市長比起來,姚澤覺得農業廳副廳長就是個屁,雖然級別相同,手中的權利可天壤之別。

「我能去么?」姚澤一臉希冀的望著沈江銘。

沈江銘捂著咳嗽兩聲,然後溫和的笑著道:「也許我可以,不過這個還得看造化了。」

「造化?」姚澤有些不解,疑惑的看著沈江銘。

沈江銘道:「你不用知道,用不了多就你就能明白我的意思。」

姚澤還想問什麼,被沈江銘擺手止住,然後說道:「我今天找你過來,主要是想問你一件事情。」

「什麼事?」姚澤問道。

沈江銘問道:「當初那個和你關係不錯的同事,呃,就是你還是科員時,那個姓唐的姑娘,你們關係處理的怎麼樣?」

「這個……我……」

沈江銘問完,見姚澤支支吾吾,就正色道:「這個事情一定要老實告訴我,事關重大。」

姚澤見沈江銘表情眼神,就有些尷尬的道:「他現在是我女朋友。」

聽姚澤這麼說,沈江銘高深莫測的笑了笑,然後低聲問道:「她父親知道嗎?」

姚澤如實的點頭。

沈江銘又問道:「唐副省長是什麼態度?」

姚澤瞪大眼睛問道:「您已經知道唐敏父親的身份了?」

沈江銘笑道:「幾年前就知道了,當時唐敏進你們科室,還是他父親的秘書找的我。」

姚澤苦笑道:「那您當初怎麼不告訴我?」

沈江銘道:「我提醒過你,讓你把握好這個姑娘,你自己把我的話當耳旁風了吧。」

姚澤悻悻笑了笑,然後問道:「您問這個幹嗎?」

沈江銘又忍不住咳嗽了兩聲,感覺身子難受的厲害,不過還是強忍著一臉平靜的模樣對姚澤說:「這個事情你先不要問,你只要告訴我,唐敏的父親怎麼看待你們的事情?」

姚澤點頭說道:「唐敏的父親已經認我做女婿了,只不過我父親還在台灣那邊工作,所以兩家還沒最後商定下來。」

沈江銘聽了姚澤的話,面露喜色,「真是太好了,原本沒有把握的事情,現在更加有把握了。」

「什麼把握?」

沈江銘一時高興,說漏了嘴,於是笑道:「你先別管,過段時間所有的事情你都會明白的。」

又聊了一會兒,沈江銘身子實在難受的厲害,於是將姚澤趕走了,等姚澤離開房間后,他趕緊從皮包里拿出一個藥盒來,從裡面取出兩小片葯含進嘴裡喝了口水后,靜靜的閉目養神一陣子,等身子稍微舒服點了,他微微睜開眼,輕嘆一聲,呢喃自語道:「關鍵時刻了,一定要撐下去。」

姚澤離開沈江銘那裡后,已經是下午四點半,於是不打算再回農業廳,想起這段時間有些忙碌,忽略了唐敏,於是趕緊將電話打了過去。

此時,唐敏正在和她從小一起長大的一個閨蜜逛街,接到姚澤的電話,唐敏讓她閨蜜先看衣服,然後她走到一旁,臉上帶著喜悅,聲音卻故作僵硬的質問道:「你還記得我?」

姚澤在電話里看不到唐敏的表情,聽了她不悅的話,就悻悻笑道:「老婆大人,實在抱歉,最近確實太忙了,請原諒老公吧。」

唐敏抿嘴一笑,心裡甜蜜蜜的,不過卻又故意板著臉,嬌聲道:「誰是你老婆,我答應嫁給你了么?別自作多情。」

姚澤聽唐敏聲音不再那麼僵硬,暗自鬆了口氣,笑眯眯的道:「這不是遲早的事情嗎,先讓我過過嘴癮怎麼啦。」

「德性。」唐敏嗔怪一聲,表情笑靨如花。

姚澤坐在車中,問道:「你現在在什麼地方,有空么?我去找你。」

唐敏扭頭看了一眼她那閨蜜,然後點頭道:「你來吧,我們在華源商場逛呢,過來了給你介紹我一閨蜜。」

姚澤笑眯眯的點頭,然後故意一副不正經的模樣笑問道:「你閨蜜長的怎麼樣?」

唐敏臉色露出一絲玩味的笑意,「等你過來不就知道了。」

「咱老婆都這麼漂亮,閨蜜能差到哪裡去?」姚澤笑了笑,語氣歡快的說:「我馬上就來,等著我哦。」

……

更新快無彈窗純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