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場之財色誘人>第五百八十九章博弈(二)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五百八十九章博弈(二)

小說:官場之財色誘人| 作者:官場痞子| 類別:都市言情

姚澤按照沈江銘的吩咐,去將光碟複製了一份,因為沈江銘如今做的事情已經觸及到了很多人的利益,姚澤怕有人狗急跳牆對沈江銘不利,於是讓向成東這個一身功夫的高手暗中保護沈江銘。。

朝陽初升,沈江銘的專車緩緩朝著省委大院開了進去,一臉嚴肅的沈江銘推開車門,夾著公文包,腳步沉重的朝著辦公大樓走去,而姚澤坐在後排位置,望著沈江銘筆直著脊樑,腳步沉穩的越走越遠,神經變的緊繃起來,他緊緊的攥著拳頭,眼眶有些濕潤。

沈江銘這是在用他政治生涯中最後的力量在為自己博得最大的利益,不惜與省長斗與省委書記斗。

等沈江銘背影消失在姚澤的視線中后,沒一會兒姚澤電話響了起來,是常務副市長唐順義打來的,「你在沈市長的車裡嗎?」唐順義站在自己辦公室的玻璃窗口,望著下面一輛江平市車牌的政府車子,對姚澤問道。

姚澤輕輕嗯了一聲,「在呢,我有些不放心。」

唐順義笑了笑,離開窗戶,坐回到自己的辦公椅上,「上來吧,到我的辦公室里來。」

姚澤去過唐順義辦公室兩次,所以算得上是輕車熟路。

到了唐順義的辦公室,姚澤順手將房門給關上,唐順義就笑著指著對面沙發,說:「坐吧,看你樣子很緊張嘛。」

姚澤悻悻的笑了笑,點頭到:「是有一點。」

唐順義似笑非笑的望著姚澤,問道:「你在緊張什麼?」

姚澤被唐順義問愣了一下,不過想想,自己只是擔心沈江銘,但是到底緊張什麼確實說不出個所以然來。

見姚澤低頭沉默不語,唐順義笑了笑,繼續說道:「不用擔心,不管怎麼樣,我都會站在你這邊的。」

姚澤抬起頭,望著唐順義柔和的目光,有些感動。

唐順義就道:「不要用這個表情看著我,我只是為了我女兒,如果不是我女兒非得死心塌地的跟著你,我不會幫你幹這種事情,昨天沈市長去我家找我談了很久,他把他的計劃全盤說給我聽了,雖然冒險卻不失為一個險中求勝的好辦法,他這是在用他的官位推你上去啊,如果不是他手裡攥著省長和書記忌諱的東西,這種特殊的情況根本難以實現。。」

「如果省長和書記同意了會是什麼情況?」姚澤問道。

唐順義將金絲眼鏡給摘了下來,放在辦公桌上,然後出聲道:「他下你上,你會頂替他的位置。」

姚澤默認,然後繼續問道:「如果失敗呢?」

「如果失敗了,說明事情談崩了,陳省長和王書記一定會對付沈市長,到時候沈市長恐怕……」唐順義看向姚澤,表情嚴肅的繼續道:「到時候恐怕連你都跑不了,好看:。」

姚澤聽了唐順義的話,咬牙切齒的狠聲道:「大不了這官不做了,如果敢傷害沈叔叔,我不會放過他們。」

「這種幼稚的話就不要從嘴裡說出來了,政治就是如此,你既然進來了,就得接受這個遊戲規則。」唐順義從椅子上站了起來,然後親自給姚澤倒了杯熱水,語氣溫和的道:「喝點水,年輕人性子不能急,否則什麼事情都做不好,既然走了仕途這條路,就不要想著不幹了,真不幹的只有一種可能,那就是落馬。」

姚澤不服的辯解道:「我自己不願意干又能怎麼樣?」

唐順義笑了起來,「你見過那個當官的自己願意不幹的?權利就像一個無形的漩渦,只會讓人越陷越深,越來越無法自拔,讓人迷失在其中,終身為之搏鬥。」說到這裡,唐順義嘆了口氣,憂慮的說:「我現在倒不怎麼擔心你當不上江平市市長,而是擔心你當上江平市市長以後,應付不來張愛民,以你的道行,和他斗簡直是雞蛋撞石頭。」

……

沈江銘推開省長陳安的辦公室房門時,陳安正在會客,那客人一身西裝革履看上去很有派頭,不過沈江銘並不認識,只是朝著陳安點點頭,聲音僵硬的道:「陳省長,我找你有些事情談。。」

陳安對於沈江銘的態度很不滿意,聲音有些責備的說:「沈市長,我這裡正有客人呢,你怎麼門都不敲就進來了。」

沈江銘也不管陳安高不高興,繼續重複道:「我有事情需要和你談談。」面色不改,完全沒有將省長陳安放在眼裡的表現。

陳安在客人面前掉了面子,不由得有些惱火,剛要發作,那客人就笑著起身道:「陳省長,那我就先告辭了,咱們的事情來人再談,看來這位領導很急,我就不打擾了,先行一步。」

「張老闆,真是抱歉……」陳安將那人送出門外后,回到辦公室板著臉對沈江銘道:「有什麼事情趕緊說,我這裡還忙著呢。」

沈江銘自顧自的走到沙發上坐了下去,冷笑道:「陳省長就這麼不待見我?」

陳安一臉不悅的望著沈江銘,道:「你究竟要說什麼?」

沈江銘動作不緊不慢的將公文包拉鏈拉開,然後從裡面取出一張光碟,輕輕放在茶几上,聲音淡然的道:「還是為了組織部部長郭義達的事情。」

陳安見沈江銘將那份光碟擺在自己面前,臉色就有些陰沉起來,眯著眼睛望著沈江銘說道:「你到底想幹什麼,我都和你說了,這件事情不能曝光,知道你們涉及到多少官員嗎?一旦事情曝光,咱們華北省就得政治大動蕩了。」

沈江銘已經走到了最後一步,根本不會再忌憚陳安,聽了陳安的話,頓時冷笑的反問道:「這和我有什麼關係?」

陳安表情一頓,怒聲道:「沈江銘,你還有沒有一點組織性紀律性了?你這是什麼態度,怎麼和領導說話的?」

沈江銘笑著翹起二郎腿,笑著搖頭道:「不要再和我提這幾句話,我年輕的時候教訓別人用這幾句話用的都快吐了,所以別在我面前說這些沒用的,不管是江平大震動也好,華北省大震動也罷,都和我沒關係,如果在你們眼裡還有什麼組織性、紀律性可言,那麼這份罪證會被掩蓋下去?」

陳安默然無語,只是表象越發的陰沉起來。

沈江銘繼續道:「我今天來不是要讓這件事情曝光,而是有求於陳省長。」

陳安明白過來,眯眼望著沈江銘,說道:「你是打算用這個東西威脅我?」

讓陳安沒想到的是,沈江銘既然直白的點了點頭,「您可以這麼想,就當是我再威脅您吧,好看:。」

「放肆1陳安聽了怒火衝天,自從當了省長以後哪裡受過這種氣,那個下屬看了自己不是戰戰兢兢的,眼前這個不知天高地厚的沈江銘竟然頻頻挑戰自己的極限,陳安怒氣衝天的將手中的瓷杯砸在地上,陰沉的望著沈江銘道:「你這個市長是不是不想幹了?」

沈江銘似乎不怯的迎著陳安的目光,點頭笑道:「陳省長猜的沒錯,我就是來辭官的。」

沈江銘的話讓陳安有些糊塗了,他氣憤的喘息著,目光卻疑惑的看向沈江銘:「沈江銘,你什麼意思?有什麼話說清楚。」

沈江銘就撇嘴道:「我希望我辭官之後,你們用我指定的人頂替我的位置。」

「你不覺得你在說笑話嗎?」陳安被沈江銘的話給逗笑了。

沈江銘不以為然的道:「這不是個笑話,如果我沒有考慮好就不會提出來。」

「好吧。」陳安吁了口氣,重新做回皮椅上,然後問道:「你想推薦什麼人?」

沈江銘搖頭道:「你得先答應。」

陳安再次笑了起來:「沈江銘啊沈江銘,虧了在官場混了一輩子,竟然說出這麼幼稚的話,你讓我怎麼答應你,難道一個掃大街的你讓他去做市長,我還得去照你的意思辦?」

沈江銘語氣平淡的說道:「自然不會是掃大街的,這個事情並不會讓你為難,等找完你后我會去再找王書記,只要你們兩個都同意了,這個事情就定下來了。」

「我如果不答應呢?」陳安似笑非笑的望著沈江銘問道。

沈江銘這次也笑了起來,只是笑容中透露出一絲狠色,「不答應,那麼陳省長,您覺得您還能安然的在明年春季退下去嗎?」

陳安聽了沈江銘的話,臉色變得極其難看起來,「你可真夠可以的,沈江銘竟然威脅到我的頭上來了,你好樣的。」

沈江銘笑了笑,語氣輕鬆的道:「你覺得對於一個不怕死、不再看重官職的人來說,還有什麼不敢做?」

陳安依然沒有鬆開,只不過語氣鬆弛了一些:「這樣吧,你去找王520小說記同樣你這個事情,那麼就定下來了,你到我這裡來沒用,王書記不同意,我也沒辦法。」

沈江銘起身,一句囂張的話從他嘴裡蹦了出來,「他王昭顯敢不同意?」

的確,王昭顯在衡量利弊以後不敢不答應,畢竟他不像陳安明年就得退下去,王昭顯今年五十有餘,如果在上一步就可以進駐中央,前途似錦,但是如果錄像帶的事情曝光出去,那麼即便王昭顯沒被牽扯在其中,但是作為華北省的省委書記,在他管轄的省份出了這麼驚天的一件大事,他必然是難辭其咎。

這份罪證涉及的官員之廣,讓王昭顯想想都頭皮發麻。

沈江銘離開王昭顯辦公室的時候,王昭顯說了一句和陳安一樣的話:「沈江銘,你好樣的1

沈江銘止住步子,扭頭對著王昭顯笑了笑,然後道:「王書記,這種話還是不要說了吧,一般只有失敗者才會說這種話……」

月初了,求一下保底月票,看看賬號有月票的都投一下吧,這個月是2013年的最後一個月份,痞子努力一把,多爆發一些,只求月票給力,咱們一起跨過2013迎接新的年份到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