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場之財色誘人>第五百九十一章有事秘書干,沒事幹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五百九十一章有事秘書干,沒事幹

小說:官場之財色誘人| 作者:官場痞子| 類別:都市言情

姚澤用這招對付自己的女人,百試不爽,可在到唐敏這裡就失效了,當唐敏撲入姚澤懷裡時,還沒等姚澤品嘗這勝利的果實,把自己保護嚴實的唐敏已經伸出了小手,朝姚澤腰間狠狠的掐了過去,用力之大,絲毫沒有心疼的意思。

所以,這個夜晚,從唐敏的室里傳出一陣如同殺豬般的慘叫聲……

半個月後,姚澤被喊去了省組織部進行了一次長時間的談話。

從組織部出來,姚澤臉上不悲不喜,彷彿這次談話於自己無關一般,其實來之前,姚澤已經知道這次談話的內容,所以並沒有什麼值得驚訝或者高興,因為這是沈江銘壓了自己的一生,壓了自己全部的希望在自己身上。

姚澤感到前所未有的壓力,接受了江平市市長之職,也就註定了,自己這輩子死也得死在仕途的道路上,沒有回頭的餘地。

從組織部回到農業廳,姚澤剛會辦公室,副廳長李國定便找了過來,他隨時將房門小心翼翼的給關上,然後帶著笑意的對姚澤開門見山的問道:「是不是要調動了?」去組織部的事情李國定已經聽說了,所以等姚澤一回來他便急忙找了過來。

姚澤苦笑的點頭道:「你消息倒是靈通。」

李國定顧不了姚澤的打趣,趕緊問道:「去什麼地方?」

「江平市。」姚澤淡然的說道。

李國定一臉的羨慕,嘖著嘴道:「真是羨慕你啊,雖然是同級別,去江平當副市長比在這裡當副廳長可是強了不知道多少倍。」

姚澤望著李國定,似笑非笑的道:「我不是去當副市長。」

李國定道:「你就別買關子了,難道是組織部副部長?」

姚澤笑了笑,不忍打擊李國定,頓了頓,在李國定希冀的目光下,說道:「是去當江平市的市長。」

「當市……市長?」李國定一下子愣在那裡,瞪著眼睛望著姚澤,驚嘆道:「你到底是不是人,這……這速度絕對是前無古人後無來者了,姚澤,我真有些替你擔憂埃」李國定突然說道。

姚澤笑道:「擔心什麼?」

李國定道:「你知不知你這種升遷的速度會被推到風口浪尖之上,可能會在全國進行曝光,到時候一些陰謀論者和一些不懷好意的,都會對你口誅筆伐,兄弟,升遷太逆天並不一定是好事埃」

姚澤倒是無所謂的擺手道:「我們國家,任何事情都是三分鐘熱度,想議論就讓他們去議論,去往我身上噴墨汁吧,只要我不犯政治錯誤,誰能奈何我?」

「年少輕狂,年少輕狂啊你。」李國定皺眉感嘆道:「你還是太年輕了,考慮事情都是這麼激進,你以為是過家家呢,政治是一個極其複雜的玩意,並不是你獨善其身就能不犯錯誤的,有些時候,你得迫不得已的去做一些自己不想做又不得不做的事情。」

姚澤不以為然的撇嘴道:「我不信這些,只要我不想做,誰都逼不了我,難道貪污都是別人逼的,你自己不貪戀錢財,又怎麼會變成貪官,你不被美色誘惑,又怎麼會犯錯?」

「你說的這些我一時半會兒沒法給你解釋,老哥說這些也只是為你擔憂,提醒你兩句,當然,你能陞官,老哥自然高興還來不及,不過高興的同時咱憂患意識也得有埃」李國定苦口婆心的對姚澤說道:「總之一定要小心再小心,去江平了,能低調盡量的低調行事。」

姚澤笑著點頭,這時他辦公室的房門被敲響,李國定咳嗽一聲,站了起來,然後道:「你忙吧,我先回去了,等有時間了我們再聊。」

姚澤辦公室的門被推開,一身套裙裝扮的周楠婷臉上帶著憂鬱之色的走了進來,李國定和周楠婷擦身而過,彼此相視一笑,若是在往日,周楠婷肯定會有些羞澀,不過今天她有重要的事情要問姚澤,所以自然將別的雜念給忽視掉了。

「姚澤,聽說你要被調去江平市了,對嗎?」周楠婷走到姚澤身邊,迫不及待的問道。

姚澤苦笑道:「你們都是小靈通啊,你怎麼知道的?」

周楠婷苦著臉鬱悶道:「看來是真的,我爸告訴我的,你調到江平去的事情已經放在常委會上討論了。」

周楠婷的父親是省武裝部部長,自然知道這些消息,而周楠婷的父親又認識姚澤,知道姚澤和自己女兒關係不錯,所以才順口和周楠婷提了一嘴。

「我升遷了,你應該為我高興才對啊,怎麼撅著嘴呢?」姚澤見周楠婷一臉的不高興,頓時就笑著道。

周楠婷咬了咬唇,心情複雜的問道:「你去江平任職之後,我們是不是見面的機會更少了?」

姚澤點頭道:「應該是。」

周楠婷有些沮喪的低下頭,思考一下,她黯然的眸子突然變的閃亮起來,「姚澤,要不我也去江平市吧。」周楠婷笑靨如花的說道。

姚澤苦笑道:「你去江平市幹嘛?」

周楠婷開心的笑道:「我去給你當秘書埃」

姚澤翻了個白眼,道:「不能配女秘書,如果你是個男人還有可能。」

周楠婷又變的鬱悶起來,撅著嘴,不爽的道:「誰定的這破規定,這不是無聊嗎。」

姚澤就笑道:「這可不是無聊,絕對有必要這麼規定,假如領導們都配上了女秘書,不還真成了有事秘書干,沒事幹秘書么。」

周楠婷聽姚澤說出這麼粗俗的話,嬌俏的臉蛋不由得一紅,帶著風情的睨了姚澤一眼,道:「要不你給我安排個其他的工作?」

「你幹嘛非得去江平?」姚澤無奈的搖頭道。

周楠婷美眸望著姚澤,語氣輕柔的道:「你是真不知道還是裝不知道?」

姚澤聽了周楠婷的話,當下感覺有些尷尬,頓時咳嗽一聲,悻悻道:「楠婷啊,我這兒還忙著呢,要不有什麼事情晚點再說?」

「每次都敷衍。」周楠婷踱著高跟鞋,鬱悶的瞪了姚澤一眼,然後朝著辦公室外面走去,走到門口時,她又扭頭望著姚澤,狡黠的說道:「如果你不把我調到江平去,我就回去告我爸,說你非禮我,哼1

噗!

姚澤正端起杯子喝著茶,聽了周楠婷的話,一口茶水從嘴裡噴了出來,嗆的他連續咳嗽了半天,差點嗆的背過去。

下班后,姚澤開著車子去了劉曉嵐那裡,自從劉曉嵐和秦永林離婚,然後交出家族企業管理權后,一直賦閑在家,立志要給姚澤生個兒子,姚澤每次聽了劉曉嵐這種俏皮的話就感覺疼愛的緊,一個女人一心只為自己著想,可以放棄名利只為和自己在一起,姚澤又怎麼能不敢動。

到了劉曉嵐住的住處,姚澤停好車子,去附近的菜市場買了些新鮮的魚肉蔬菜,然後到了劉曉嵐門口,掏出劉曉嵐交給他的房門鑰匙,將房門給打開,卻不由得一愣。

眼前那張絕美的容顏總是讓姚澤情不自禁的痴迷,坐在劉曉嵐沙發上的絕艷女子便是不知什麼時候從燕京回到淮源的納蘭冰旋。

「死相,每次看到冰旋都是這副模樣。」見姚澤提著菜,愣愣的站在門口,劉曉嵐沒好氣的笑著打趣道。

此話一出,不光是姚澤,就連冷漠如斯的納蘭冰旋俏臉也不由得微微泛紅。

「啊,冰旋什麼時候從燕京回來的?」姚澤回過神,笑眯眯的走進屋,將房門關上后,出聲問道。

納蘭冰旋手裡捧著茶杯,表情恢復了淡然,語氣平淡的說道:「剛回來。」

姚澤點了點頭,然後先將買的菜放進廚房,走了出來,對劉曉嵐說道:「曉嵐姐,和你說個事情。」

劉曉嵐和納蘭冰旋聊著天,聽了姚澤的話,就抬頭望著他,抿嘴笑道:「說唄。」

姚澤苦笑道:「我又被調回江平市了。」

劉曉嵐啊了一聲,趕緊從沙發上站了起來,屋裡開著暖氣,劉曉嵐只是穿著一件性感的白色蕾絲睡衣,這一站起來,立馬露出兩條修長筆直的美腿和胸前鼓鼓的乳溝,「小澤,你調到江平去是升級還是降級?」劉曉嵐關切的問道。

姚澤盯著柳曉嵐潔白的乳溝看了兩眼,笑道:「我又沒犯錯,幹嘛降我級。」

聽姚澤這麼說,劉曉嵐頓時笑了起來,嬌聲道:「那就是陞官咯?」

見姚澤含笑的點頭,劉曉嵐抿嘴嬌俏了起來,對著姚澤比著大拇指道:「真厲害。」她眼神帶著媚意的咬了咬紅唇,湊到姚澤耳邊,以微不可聽的聲調說道:「老公真棒,晚上老婆給你一些獎勵哦。」

姚澤聞著劉曉嵐身上的玫瑰清香,望著她睡衣領口裡面誘人的風格,喉嚨不由得哽咽了一下,悻悻的將嘴巴湊到柳曉嵐耳邊,低聲道:「獎勵什麼?」

劉曉嵐咯咯笑道:「現在不告訴你。」

對於姚澤和劉曉嵐的行為,坐在不遠處沙發上的納蘭冰旋表情沒什麼變化,只是從沙發上站了起來,出聲說道:「走了,你們繼續吧。」對於兩人的膩歪,納蘭冰旋雖然表情沒什麼變化,但也知道這個時候自己再待下去就成了電燈泡了,於是她選擇了走人。

第三更,繼續求月票。

更新快無彈窗純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