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場之財色誘人>第六百零三章嫂子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六百零三章嫂子

小說:官場之財色誘人| 作者:官場痞子| 類別:都市言情

中午,兩人找了市政府附近的小酒店,要了個包間,點了菜后,李俊陽感嘆的道:「真是沒想到短短三年,姚澤兄弟現在已經當上市長了,老哥真是慚愧埃」

姚澤給李俊陽遞了一支煙,然後笑著說道:「你現在也是縣局局長了,也不錯啊,有些人混一輩子都沒混到你這個位置,而且你現在年齡不大,以後還有上升的空間埃」

李俊陽笑道:「我這算是比上不足比下有餘,不能和姚澤老弟比,咱就和比咱差的比,以後老哥還就指望你了。」

閑聊一會兒,酒菜上來,姚澤端起杯子道:「咱們先干一個,前段時間你升職了本應該親自饒,正好那時候在香港搞農改趕不會來,現在道賀李哥不怪罪吧?」

李俊陽趕緊端起杯子,笑眯眯的道:「哪裡敢怪罪啊,心意到了就成。」兩人同時將小酒杯的酒飲盡,李俊陽又給姚澤滿上然後給自己也添上,望著姚澤,嘴唇動了動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樣。

姚澤笑道:「怎麼呢?有啥直接說啊,別藏著掖著。」

李俊陽悻悻道:「和你說個事情,你應該還不知道阮成偉的事情啊?」

姚澤一聽,愣了一下,阮成偉雖然一年半以前就和嫂子柳嫣離婚了,但是聽到這個名字,姚澤依然會聯繫到柳嫣,就趕忙問道:「他怎麼呢?不是在監獄里服刑嗎?」

李俊陽端起杯子抿了口酒,嘆氣的道:「被殺了,在監獄被犯人給捅死了。」

「啥?」姚澤聽了李俊陽的話,端起的酒杯一下子驚的掉落在了桌子上,他驚詫的瞪大了眼睛,「怎麼會這樣?到底是怎麼回事?」雖然阮成偉以前幹了對不起柳嫣的事情,但是畢竟是阮妍妍的父親,而且姚澤和他稱兄道弟了一年多,心裡難免有些不是滋味。

「聽說是和監獄里的一個混子起了口角,最後發生了肢體的碰撞,打的紅了眼,也不知道那個混蛋哪來的竹籤,刺進阮成偉的小腹,因為流血過多搶救無效死亡……」

姚澤聽著李俊陽的話,一口就灌進喉嚨,然後出聲問道:「柳嫣沒事吧?」

李俊陽苦笑道:「我也很久沒見到她了,不過聽說好像過的不是很好……」

後面李俊陽說了什麼姚澤幾乎一句也沒聽進去,心裡全是想著柳嫣,不知道她現在怎麼樣了,姚澤恨不得狠狠扇自己兩巴掌,怎麼能因為自己的工作,而忽略了為自己放棄一切的女人,姚澤突然覺得,自己即使在仕途的道路上走再遠,但是失去了自己的紅顏知己,那麼就算走到了仕途的最頂點又能如何?

……

車子平穩的駛入淮安鎮的地面時,姚澤坐在後排位置望著熟悉的一切,心裡感慨頗多,向成東到了淮安鎮后不知道該往哪兒走,就扭頭問道:「姚澤哥,咱這是去哪兒?」

姚澤現在已經正式給了向成東公開的身份,給他當司機。

「一直朝前走吧,我給你指路,咱們先去找個地方住下來。」

姚澤帶著向成東去鎮上的賓館開了兩個房間,讓向成東留下來,他則開著車子去找柳嫣。

……

此時正是學生放學之際,在鎮小學門口,等著三三兩兩的學生家長等著接孩子回家,家長中一名衣著樸素身卻高挑的女子和那些家長里短的婦女們有些格格不入的感覺,因為她有著一張成熟嫵媚漂亮的臉蛋,在鄉鎮能見到這種美女絕對是罕見的,她的嬌容即便是放在國際化的大都市,換上時尚靚裝依然不必任何美女差,尤其是那一頭烏黑齊腰的秀髮,烏黑髮亮的披散在背後如同一道瀑布一般。

只不過她漂亮的臉蛋上時時露出一絲淡淡的愁容,也不知如此漂亮的女人為誰發愁。

沒一會兒刺耳的下課鈴傳遍整個校園,小學生們歡快的衝出學校,等在門口的漂亮女子盯著大門口張望著,知道所有孩子都快走光了一名穿著粉色外套的小姑娘才低著頭一臉悶悶不樂的走了出來。

「妍妍……」女子朝著粉雕玉琢的可愛小姑娘喊了一聲。

「媽媽,你怎麼來了,我自己能回家呢。」小姑娘瞧見自己媽媽,就朝著女子跑了過去,然後抱著她的大腿,笑道:「咱們回家吧。」

女子帶著笑意的牽住小姑娘的手,出聲問道:「怎麼出來這麼晚啊?別的小朋友早就出來了。」

小姑娘低著頭,低聲細語道:「我……我在掃地。」

女子聽自己女兒聲音有些怪,就蹲下身子看著女兒的小臉,見她眼眶紅紅的,顯然是之前哭過,就微微蹙起了柳眉,輕聲問道:「妍妍,告訴媽媽發生了什麼?」

阮妍妍不敢看自己媽媽,低頭道:「真沒什麼,就是掃地。」

「你如果不和我說實話,我可要去找你們老師了。」女子止住腳步,轉身就要去學校。

小姑娘趕緊拽著她媽媽的大腿,苦著小臉道:「我說,剛才在學校和同學吵架了,最後被老師罰掃地。」

女子輕聲問道:「為什麼要去和同學吵架?」

「是他們先罵的我。」小姑娘眼眶紅紅的,眼淚珠子在充滿靈性的大眼框中打轉,眼淚隨時就要流出來,一副極委屈的模樣。

女子又蹲下了身子,捧著自己女骯希溫柔的笑道:「他們罵你是他們不對,但是你也不能去罵他們啊,這樣就不怪了。」

小姑娘眼淚啪啪的滴了下來,哽咽的抹著眼淚,帶著哭腔說:「可是……可是他們說我爸爸是殺人犯。」

女子神情微微一怔,望著自己女兒,心有些疼,她眼眶跟著濕潤了,吸了口氣,幫自己女兒擦拭眼淚,然後擠出笑意的道:「乖,妍妍不哭,別信那些同學的話,他們騙你呢。走,跟媽媽回家,媽媽給你做好吃的。」

「喲,這不是那個誰的媽媽嗎,還真是長了一張克夫的相埃」不遠處,一個陰陽怪氣的聲音響了起來,一個年輕的少婦長相平常衣著也一般,她手裡牽著一個小女孩,臉上露出不屑的笑意。

女子迎著聲音望去,瞧見不遠處一家三口,也冷得和這種女人計較,就準備拉著自己女兒離開,女兒卻扯了扯女子的衣角,低聲道:「媽媽,就是劉楊楊罵的我。」

那邊叫劉楊楊的小姑娘見自己爸爸媽媽都在身邊,頓時膽子更大了,扯著嗓子喊道:「阮妍妍,你爸就是個殺人犯,殺人犯的女兒。」

被稱作殺人犯女兒的小姑娘便阮成偉的女兒阮妍妍,阮妍妍身邊的美艷女子自然就是柳嫣了。

柳嫣聽了那個叫劉楊楊的小姑娘當街罵自己女兒,頓時臉色就寒了下來,雖然柳嫣向來與人為善沒什麼脾氣,性格也非常溫柔,但是容不得別人這麼惡毒的罵自己女兒,頓時嬌怒道:「誰家的孩子,這麼沒禮貌,大人也不管管。」

劉楊楊的母親見柳嫣長的如此漂亮,本來心裡就嫉妒的要命,此時聽了柳嫣的話更是火冒,將孩子遞給她男人,然後叉腰大罵道:「你有什麼資格罵我家孩子沒禮貌,你是什麼東西?你家孩子有禮貌?一個殺人犯的女兒有什麼禮貌可言,什麼東西,跟老娘談禮貌,你也配?我呸1

「你……」柳嫣哪裡和人吵過架,被這種潑婦一頓罵,頓時嬌怒的不知如何應付了,寒著俏臉,眼中儘是委屈的神色,她腦海中這會兒竟然出現了姚澤和煦的笑臉,心裡想著,如果姚澤在,一定不會讓自己受到欺負,想到這裡她眼眶就有些濕潤了,心裡突然好想姚澤。

就在那潑婦見自己將那『狐狸精』罵的沒還嘴的餘地,暗自得意,再次破口大罵柳嫣狐狸精、克夫等惡毒辭彙時,一個帶著威嚴而惱怒的聲音在柳嫣身後響起:「給我住口1

聽到這個熟悉的聲音,柳嫣微微一愣,接著反應過來,眼淚竟然毫無知覺根本不受控制的如同決堤了一般,嘩嘩的往外流,嫵媚的俏臉上布滿了淚珠,委屈充斥了滿臉,猶豫激動身子開始有些顫慄了,這聲音她即便不看人也能夠清楚的知道是誰發出的。

「嫂子,對不起,我回來晚了。」姚澤從後面走到柳嫣跟前,聲音帶著歉意卻又無限溫柔的道。

「小澤……」柳嫣剛開口,不和諧的聲音再次響了起來,剛才那個被姚澤喝住的潑婦醒過神來,見那狐狸精旁邊站的男子西裝革履看上去有些派頭,雖然有些膽怯,不知來人身份自己得不得罪的起,但是在自己孩子面前她哪裡能服輸,頓時就又黑著臉罵道:「你是個什麼東西,憑什麼讓我住嘴。」

姚澤沒去管這女人,陰沉著臉道:「你,給我嫂子道歉,她……」姚澤指著對面被男人抱著的劉楊楊,冷聲道:「給我侄女道歉。」

男子見姚澤針對自己女兒,頓時就怒了,張嘴罵道:「你是你媽什麼東西,想讓我們楊楊道歉,下輩子吧!趕緊滾蛋,否則老子揍的你滿地找牙。」

「呵呵。」姚澤朝著男人和女人冷冷一笑,然後舀出手機撥給了剛回湯山縣的李俊陽。

「我來淮安鎮了,我嫂子在鎮小學門口被人欺負了,你趕緊叫人過來,五分鐘必須有人趕過來1姚澤說完,不等李俊陽開口就掛斷了電話。

姚澤很久沒有這麼惱

怒了,他心中的怒氣足以撕碎那個惡毒的女人,他很想將柔弱的嫂子狠狠摟進懷裡,然後吻著她的眼眸、她的額頭和嘴唇對她說對不起……

那一家人聽見姚澤打電話,而且看上去很厲害的樣子,頓時就有些害怕了,女子此時有些膽怯的低聲對旁邊的男人道:「老公咱們趕緊走吧。」

男人雖然心裡也有些害怕,可是這會兒灰溜溜的跑了,以後自己在女兒心中高中的形象不就坍塌了嗎,於是他咬牙道:「跑什麼跑,別怕,這是法治社會,輪不到他們放肆。」

還別說,鎮派出所的辦事效率真不賴,姚澤說了五分鐘必須趕過來真就在五分鐘之內趕了過來。

剛才鎮派出所的所長接到頂頭上司李俊陽打來的電話后,嚇的馬上就出警了,雖然不知道驚動李俊陽的人是誰,但是見李俊陽都如此急迫,那人的身份恐怕更加恐怖,於是不敢絲毫耽誤,叫了三名派出所的警員就朝著鎮小學風風火火的趕了過去。

這個鎮派出所的所長范大志下車后,摸了一把額頭的冷汗珠子,瞧見姚澤他微微一愣,頓時驚詫的瞪大眼睛道:「您是……」

姚澤怕他說破自己的身份趕緊道:「是李局長讓你來的吧?」

「是是是。」范大志見姚澤打斷自己的話,頓時明白姚澤的意思,趕忙點頭。

姚澤冷著臉指著那一家人,道:「他們對我朋友惡毒的咒罵,人身攻擊,該怎麼做你自己看著辦吧,這件事情如果處理不當我不會罷休的。嫂子咱們走。」姚澤頓時把阮妍妍抱了起來,然後朝著他停車的地方走去,柳嫣望著姚澤高大帥氣的背影和躲在姚澤懷裡怯怯的阮妍妍,俏臉上露出一絲會心的笑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