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場之財色誘人>第六百零七章臭流氓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六百零七章臭流氓

小說:官場之財色誘人| 作者:官場痞子| 類別:都市言情

李俊陽見阮大發的媳婦開始當街撒潑,怕圍觀的群眾越來越多事情鬧大了把姚澤的身份給暴露了,於是寒著臉怒聲道:「還反了你們了,把他們兩個一起給我帶回去。」

「憑什麼抓我,我又沒犯法你憑什麼抓我,沒王法了,冤枉埃」阮大發的妻子被警察一左一右給提了起來,朝著車子上拖去,阮大發的媳婦便開始哭天喊地起來。

見兩人被拽開,姚澤出聲道:「開車,趕緊離開這裡。」姚澤不想將身份暴露出去,畢竟他才剛剛上任江平市的市長,不想因為這些事情被有心之人落了口實。

等姚澤的車子離開后,李俊陽接到組織部長李長貴打來的電話,他在電話裡面有些不悅的道:「李局長,怎麼回事啊,你怎麼把咱們縣的納稅大戶給抓了,有怎麼辦事的嗎?」。

李俊陽沒好氣的道:「納稅大戶怎麼呢?納稅大戶就可以目無法紀了?」

「李局長,你什麼態度,怎麼說話的?」李長貴見李俊陽和自己頂撞,頓時就怒了,出聲呵斥道。

李俊陽冷笑道:「李部長請管好你自己管轄的事情,刑事方面的事情還輪不到你插手。」

「呵呵,是嗎,好,很好1李長貴氣急,掛斷了電話。

沒一會兒李俊陽又接到了縣委書記張守本打來的電話,電話里張守本聲音有些嚴肅的道:「李局長,你怎麼搞的,怎麼不凡青紅皂白就把阮老闆給抓了,趕緊把人給我放咯。」

李俊陽倒是不敢太過強硬的和縣委書記說話,畢竟縣官不如現管,姚澤雖然貴為市長,但是也不能什麼事情都插手到湯山縣這邊來,畢竟他上面還有張愛民書記,隧,李俊陽輕聲解釋道:「張書記,恐怕人不能放,阮大發剛才帶著十幾個有黑社會性子的混混拿手鐵棍把一輛車子給堵了,如果不是我出警快恐怕就要出大事了。」

「哦?」張守本驚訝了一聲,「還有這種事情?」張守本在電話裡面思索一下道:「這個事情嘛雖然性質看上去有些嚴重了,但是咱們也可以靈活一點嘛,這不是人都沒事嗎,你這樣,把阮大發叫到警局去教育一下后就給放了,幸好李局長出警快,否則真把事情鬧大了還不好收場了。」張守本以前收過阮大發的好處,此時自然要向著阮大發說話,有意要李俊陽把阮大發給放了。

李俊陽則出聲道:「張書記,這個軟大發恐怕真的不能放。」

見李俊陽竟然不聽自己的話,頓時張守本臉色就沉了下來,「李局長,不管是做人還是做事都不要這麼固執,否則……」

「張書記誤會了。」李俊陽打斷張守本威脅的話,出聲道:「您知道阮大發堵的是誰的車嗎?」。

張守本聽李俊陽這麼問,就感覺有些不對勁,沉聲問道:「誰氨

李俊陽出聲道:「新上任的江平市市長,姚澤1

「啥?」張守本瞪大了眼睛,嘴角抽搐一下,不可思議的道:「阮大發把姚市長給堵了?」

「是的。」

「你知不知道姚市長來咱們湯山縣幹嘛?」張守本病急亂投醫般的對李俊陽問道。

「這個我就不太清楚了。」李俊陽回答道。

「該不會是來搞突擊檢查?」張守本嘀咕一句,然後沉著臉道:「這個阮大發太不像話了,不能因為是納稅大戶就可以任意妄為的瞎胡鬧啊,李局長這個事情該怎麼辦就怎麼辦,一定要秉公辦理知道嗎。」

李俊陽不恥的在心裡暗罵了張守本一句,嘴上趕緊答應說:「一定、一定。」

……

「憑什麼把我關起來,我要見李部長,我要見張書記……」阮大發在審訊室就如同瘋了一般狂吼著。

李俊陽推開審訊室的門,讓守在一旁的警察出去,然後笑眯眯的望著阮大發道:「再他媽叫喚信不信我整死你1

阮大發怒聲道:「姓李的,你憑什麼把我給關起來,我要見張書記,我要把這件事情像張書記彙報。」

「你不用見他了,五分鐘前張書記發話了,這件事情必須秉公處理,帶著黑社會性質的群體違法活動,嘖嘖,罪名不小埃」李俊陽冷笑的道。

「不可能,張書記這麼可能不管我,你把電話拿來,我要給張書記打電話。」

李俊陽點頭,道:「為了讓你死心,好。」他掏出手機給張守本打了過去。

接通后,李俊陽輕聲彙報道:「張書記,阮大發說一定要親自和您通話,您看?」

電話那頭,張守本目光嚴峻的道:「把電話交給他。」

李俊陽答應一聲,笑著把電話交給了阮大發。

阮大發接過電話后,帶著哭腔的道:「張書記,你一定要救我啊,我沒有犯法,我為湯山縣做了那麼多貢獻,還有我……」

「阮老闆你冷靜點。」張守本沉聲打斷了阮大發的話,嘆氣的道:「這件事情我真幫不了你,希望你可以理智一點,你惹了不該惹的人。連我都保不住你了。」

「誰?」聽張守本如此嚴肅的說話,阮大發心裡一顫,頓時趕緊問道。

「這些你別管了,你惹了一個很厲害的人物,即便是我都不敢管,所以你還是理智一點接受事實,否則害的只可能是你自己。」

阮大發聽了張守本的話,徹底泄了氣,身子一下子癱軟在了地上……

……

回到市裡,姚澤讓向成東直接將車子開到了錦繡別墅區,柳嫣下車后,瞧見眼前的一棟別墅,不由得愣住了,扭頭對笑眯眯的姚澤問道:「這是你的家?」

姚澤笑著點頭,「進去看看。」

別墅裡面雖然不是裝修的金碧輝煌但也是古色古香的韻味,花的錢不必金碧輝煌的裝修少。

姚澤帶著柳嫣和阮妍妍進了別墅,然後笑著解釋道:「一樓是客廳以及用餐的地方,二樓是室。

柳嫣望著偌大的別墅,有些不知所措的道:「我們以後就住在這裡了?」她有些不敢相信。

姚澤笑道:「當然,我帶你去看看你和妍妍的房間。」

別墅有五個房間,王素雅的父親王漢中一個房間、姚澤一個、王素雅一個,還有兩個客房剛好騰出來讓柳嫣和阮妍妍祝

姚澤抱著阮妍妍然後帶著柳嫣去二樓,推開一間比較大的客房,裡面裝修的很奢華,空調、液晶電視、柔軟的席夢思大床,化妝台一一具備,柳嫣望著房間的陳設,就疑惑的問道:「房間為什麼這麼齊全,你重新置辦了?」

姚澤笑著點頭。

柳嫣美眸睨了姚澤一眼,道:「是不是去淮安以前就打注意把我騙過來1

姚澤得意的笑道:「你猜對了。」如果不是阮妍妍在,姚澤就要捧著劉嫣的俏臉親上幾口。

姚澤有帶著去阮妍妍的房間,房間以粉色係為主,整個房間裝修的極為可愛,一張豪華漂亮的公主床,一屋的各種可愛的布娃娃……

「這……」柳嫣有些看呆了。

阮妍妍小臉放光的興奮道:「姚澤叔叔,這是我的房間嗎?」。

「對呀,妍妍喜歡嗎?」。

阮妍妍高興的抱著姚澤的頭狠狠的親了一口,帶著稚嫩的聲音道:「太喜歡啦,謝謝姚澤叔叔,么么……」覺得不夠誠意,阮妍妍又親了兩下。

姚澤苦笑的抹掉額頭上的口水,調笑道:「妍妍呀,親叔叔可不可以不要弄這麼多口水呀?」

阮妍妍聽了就咯咯的笑了起來。

小孩子就是容易被新鮮的食物吸引,從姚澤身上掙脫下去,阮妍妍跑進自己房間,在公主床上開心的打著滾,然後開始擺弄一屋子的洋娃娃……

「妍妍先在自己房間玩兒,待會兒咱們出去吃好吃的,好嗎?」。姚澤笑著道。

阮妍妍此時那裡還顧得上姚澤和柳嫣趕忙點頭,然後投入到了滿屋子的玩具世界。

姚澤悻悻的望著柳嫣,笑著道:「嫂子,我帶你去你房間看看,看還缺少什麼,我去給你置辦。」

柳嫣見姚澤笑的不懷好意,嫵媚的俏臉微微一紅,輕輕睨了姚澤一眼,翻著白眼道:「不用看了,很好1

「不行,一定要看的,看看還少什麼1姚澤拽著柳嫣就往旁邊的房間走。

柳嫣就朝著玩的不亦說乎的阮妍妍呼救道:「妍妍,快救媽媽1

阮妍妍低頭不予理會,等姚澤和柳嫣消失在門口,阮妍妍苦著小臉嘆息一聲,道:「姚澤叔叔和媽媽又要做壞事呢……」

柳嫣被姚澤強行拉回房間后,姚澤又將門給反鎖上了,柳嫣就雙手環胸,嬌聲道:「不許胡鬧,待會兒你姐回來了怎麼辦。」

姚澤笑道:「放心好了,她這會兒還在開會呢,回來起碼要一個小時,咱們先親熱一下。」

「不要1柳嫣往後推著,俏臉一副緊張的模樣望著姚澤。

姚澤笑道:「來,這次親熱之後也不知道什麼時候才能再親熱呢。」

柳嫣聽了姚澤的話,微微一愣,問道:「你不住在家裡嗎?」。問完這個話,柳嫣俏臉不由得一紅,自己問的話似乎有些曖昧了,難道姚澤住在屋裡就可以經常和自己親熱嗎?

姚澤笑著朝柳嫣走過去,道:「不住在家裡,為了工作需要,我住在市委家屬院,住在這邊不方便。」

柳嫣聽了就有些不開心的輕輕哦了一聲,心裡有些不舒服,怕自己單獨和姚澤的姐姐相處不好。

姚澤似乎能明白柳嫣,摟住柳嫣的嬌軀,然後輕聲在她耳邊,道:「放心好了,我姐雖然人冷漠了點,但是心腸很好的,不要有什麼顧慮,這裡以後就是你的家了,隨便想怎麼樣都行。」

「可是,我還是擔心……」

「別擔心,相處一段時間就好了,如果過一段時間你還是覺得不適應那我再去給你找房子,你看怎麼樣?」姚澤在柳嫣耳邊輕聲呵氣說道。

柳嫣敏感的躲閃一下,輕輕點頭,道:「只有先這樣了。」

姚澤將手攀上了柳嫣的玉峰,笑道:「既然事情解決了,咱們是不是……」

「呀,不要……」柳嫣一下子被姚澤推到在了床上。

「來,別掙扎了,你越是掙扎老衲也興奮……」

「臭流氓……」

「既然你這麼給我下定義了,那我就得做一下臭流氓的事情,否則不是虧本了……」

柳嫣:「……」

沒一會兒,房間裡面便傳出一陣陣嬌媚他媽的呻吟聲,房間的隔音很好,即便是柳嫣放聲大叫屋外面也不會聽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