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場之財色誘人>第一百零九章離別前獻身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零九章離別前獻身

小說:官場之財色誘人| 作者:官場痞子| 類別:都市言情

沈江銘當著市長的時候就與張愛民書記意見分歧很大,對於魚梁洲到底是開發為旅遊景點還是商業區一直爭論不休,到沈江銘退下去此時一直都是擱淺的,早上的常委會上,張愛民就魚梁洲的問題再次拿到了常委會上討論,會議室顯得有些安靜,張愛民對各個常委環視一周后,將目光看向了他身邊的姚澤,就笑眯眯的說道:「姚市長,對於魚梁洲的開發,你有什麼不同的意見?我是主張進行大規模的商業開發,我市原本就是全省除省會城市以外經濟發展最好的一個城市,如果在吧荒廢的魚梁洲給利用起來,大力的發展商業、已經民用住宅經濟將會增長的更快。」

姚澤原本上任沒幾天,遇到這麼大的意見,自然也不好把握,雖然他了解魚梁洲的歷史,但是卻並沒有獨當一面的氣魄,比如張愛民要發展商業,姚澤反對要發展旅遊業,但是就算姚澤在常委會上取得了大多數人的讚歎,但是發展旅遊業能不能帶動江平市經濟的發展他也不敢保證。

張愛民既然問了姚澤,姚澤也不好不回答,就敷衍的說道:「張書記,你也知道,我才來江平任職沒兩天,還沒了解清楚的事情我還真不好妄下斷言,這件事情我先保留我的意見。」

張愛民剛要說話,姚澤突然道:「對了,我好像記得魚梁洲不是被審批為旅遊開發區?張書記如果和上面審批的文件背道而馳,上面要發展旅遊而張書記要發展商業,這樣不妥吧?我覺得吧,這件事情咱們不能來定奪,還是移交省里去,讓省里來決定。」

沈江銘在的時候就提倡將此事移交到省里去,姚澤此番話和沈江銘不謀而合,一旁的組織部部長就點頭道:「姚市長說的對,咱們如果貿然將省里審批的旅遊發展區改成了商業區,以後會出大問題的。」

「我……」宣傳部長李剛成剛要開口,張愛民伸手打斷了他的話,然後臉色不太好看的道:「咱們幹部做事不要太墨守成規了吧,一個城市的發展必須要全面去考慮,姚市長,你是年輕幹部,思想不應該這麼保守吧?」張愛民將目標直指姚澤,如果姚澤妥協了,那麼基本上基調就定下來了。

姚澤聽了張愛明的話,笑著道:「張書記這麼說就不對了,墨守成規和違背組織意向不是一回事兒吧,咱們幹部一直提倡跟著組織走,上面既然已經把大的方向交給我們了,我們就得按照上面的去完成,即便有不同的意見也得向上面輕視吧?否則出了後果誰來否則,這種事情不是一個人兩個人就能扛下來的事情,我們能夠保險為什麼要鋌而走險?」

坐在姚澤對面的武裝部部長陳勝利以前是沈江銘的老戰友,兩人一直關係密切,沈江銘退下去前就和陳勝利打過招呼,陳勝利自然是向著姚澤的,而且這個事情張愛民確實太過武斷,弄不好會把很長市委常委拖累進去,不按照上面步調走,如果能夠取得成功還好,如果方案不對,造成損失,到時候後果就不堪設想了。

「張書記,我覺得姚市長說的對,我們可以保守的來看待這件事情,何必非得把局面弄的鋌而走險,我贊成這此事提交到省委。」

張愛民眉頭微微蹙了起來,沉思片刻后,沉聲道:「沈市長在的時候,這個事情一直沒定下來,既然姚市長也和沈市長的意見一直,而且其他常委有也不同的意見,那麼此事就交給省委來決定吧。沒什麼事就散會吧。」

「姚市長,等等。」姚澤剛走出會議室的時候,後面的武裝部長陳勝利攆了上來,他看上去在五十來歲,身材中等,說話的時候聲音非常粗獷,性子看上去大大咧咧的,一看就是比較豪爽的人,姚澤倒是對陳勝利影響不錯,被陳勝利叫住后,姚澤笑道:「陳部長有什麼事兒嗎?」

陳勝利手裡握著茶杯,笑眯眯的打量姚澤兩眼,出聲道:「姚市長是不是和沈市長通過氣了?」

姚澤知道陳勝利問的意思,就笑道:「還真沒有,沈市長沒有和我談過有關魚梁洲的事情。」

陳勝利笑道:「沒想到你和沈市長意見高度一致埃」

姚澤笑了笑,然後道:「剛才在常委會上謝謝陳部長了。」

陳勝利哈哈笑著擺手道:「謝啥啊,我和你沈叔叔可是多年的老友,我肯定是一如既往的如同支持沈市長一樣支持你。」

姚澤感激的點頭,道:「抽時間咱們叫上沈市長一起喝酒。」

「那感情好,自從沈市長退下去了我就沒見過他人影……」

……

姚澤回到辦公室后開始整理自己手頭上的文件,沒一會兒納蘭離笑眯眯的走了進來,見他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樣,姚澤就笑道:「有事說事,我還忙著呢。」

納蘭離悻悻道:「今天我可以提前下班嗎?」

姚澤疑惑問道:「有什麼事嗎?」

納蘭離道:「那啥,我女朋友李芳然來江平了,過一會兒就該到江平機場了,我得去接她埃」

「就你那小明星女朋友?」姚澤問道。

納蘭離點頭道:「對啊,在燕京的時候你不是見過一次么?」

姚澤就笑道:「那成吧,你現在就走吧。」

納蘭離笑著點頭,剛要出去,姚澤叫住納蘭離,然後從皮包里掏出一把車鑰匙扔給納蘭離,道:「開車去吧,總不能讓人家小明星跟你一起坐出租吧1

納蘭離感激的點頭,然後笑眯眯的道:「晚上一起吃飯吧?」

姚澤道:「幹嘛啊,讓我去當你們的電燈泡?」

納蘭離笑道:「怎麼可能,她還帶了兩個朋友一起來。」

因為柳嫣剛搬過去和王素雅一起住,怕柳嫣有些不習慣,姚澤打算這幾天暫時住在家裡陪陪她們,等王素雅和柳嫣關係自然和諧了他在搬走,心裡一直想著這些事情,姚澤巴不得快點回家,那裡還有什麼心情出去吃飯,就笑著道:「算了吧,我晚上還有事情,你陪你女朋友玩好,注意安全。」

納蘭離就點頭,道:「如果想來找我就給我電話。」

等納蘭離走後,姚澤繼續埋頭整理文件,下午快下班的時候,姚澤接到了林蕊馨的電話,「哥,下班沒?」

姚澤看了看時間,笑道:「快了,怎麼呢?」

林蕊馨在電話裡面情緒有些低落的問道:「晚上有時間嗎?陪我吃頓飯。」

「沒地方吃飯啊,要不你去我那裡吧?」姚澤道。

林蕊馨道:「我希望就咱們兩人。」

姚澤聽了林蕊馨的話,微微蹙眉,道:「我怎麼感覺你怪怪的,出什麼事了?」

林蕊馨在電話裡面勉強的笑道:「沒啥,就是我打算去燕京學習,然後考律師執照,馬上就要走了,想單獨和你吃頓飯。」

姚澤詫異道:「這麼快?」

林蕊馨道:「早晚要邁出這一步,還不如快刀斬亂麻。」

姚澤聽說林蕊馨要走,心裡倒是感覺有些失落,「那好吧,晚上咱們單獨吃飯,你想去什麼地方?」

林蕊馨臉上露出笑意的道:「地方我訂好了,待會兒我把地址發到你手機上。」

掛斷電話,一會兒手機就來了條簡訊,林蕊馨將地址發了過來,姚澤看了看地址,有些奇怪,怎麼選在賓館裡面?姚澤沒多想,收拾好辦公桌后離開了辦公室,朝著林蕊馨指定的地方去。

金樽大酒店的豪華總統客房裡,林蕊馨靜靜的坐在沙發上發了會兒呆,望著柔軟的大床上鋪上了滿床的紅玫瑰花瓣,咬了咬唇,她打算走之前將自己的第一次交給姚澤,如果不這樣,林蕊馨走的都不安心。

她叫了酒店裡的豪華套餐,然後從她母親那裡拿了一瓶九二年的拉斐,準備和姚澤渡過一個浪漫的夜晚,第一次,對於林蕊馨來說很重要,所以她希望能是一個環境很好的地方。

酒店的位置靠近江邊,拉開落地窗可以看到整個江平江面上的場景,此時正是落日之色,江面映襯著紅日,天空中紅燦燦的光芒染紅了整個天空……

姚澤趕到林蕊馨指定的總統客房時,見餐桌上擺滿了各式菜肴和一旁紅酒兩支高腳杯,就苦笑道:「不用這麼隆重吧?還專門開個房間吃飯?」

「先進來吧。」林蕊馨笑眯眯的讓開身子,讓站在門外的姚澤進去。

「真香。」姚澤嗅了嗅空氣中的玫瑰香味,笑眯眯的道。

「姚澤哥,咱們先吃飯吧。」林蕊馨笑嘻嘻的推著姚澤到餐桌上,然後道:「都是你喜歡吃的菜,不過酒嘛,你得照顧著我,我不愛白酒,所以你得陪我喝紅酒。」

雖然姚澤不怎麼喜歡喝紅酒,不過還是爽快的答應林蕊馨。

林蕊馨為姚澤倒上紅酒,兩人相對而坐,相互注視著對方,林蕊馨先開口道:「哥,我先敬你,感謝你這幾年來對我和我媽的照顧。」

姚澤笑眯眯的端起杯子,道:「丫頭,啥時候和你哥這麼客氣了?」

林蕊馨笑嘻嘻的道:「基本的禮貌還是要有的,第一杯酒咱們幹了吧1

「幹了?」姚澤詫異道。

林蕊馨笑著點頭,:「當然是幹了,否則怎麼顯示我的誠意。」說著話,她仰頭將高腳杯里的紅酒一口喝完,然後用餐巾紙擦了擦櫻桃小嘴,笑望著姚澤。

姚澤苦笑道:「你該不會是今天想把你哥灌醉,然後把你哥xxoo了吧?」

林蕊馨捂著咯咯嬌笑道:「真聰明,你猜對了。」

姚澤陪著林蕊馨把第一杯紅酒喝完,然後笑道:「既然你有這個念頭,那哥怎麼也得成全你啊,待會兒哥自己把自己灌醉得了。然後你自己看著辦吧,哥盡量的配合你。」

林蕊馨剛才喝的酒勁此時上頭,俏臉紅彤彤的,看上去煞是好看,她聽了姚澤的話,就抿嘴笑了笑道:「哥,這可是你說的哦,待會兒別嚇跑了……」

姚澤不屑的撇嘴道:「哥我什麼場面沒見過,能被嚇跑?1

林蕊馨聽了姚澤的話,紅潤俏麗的臉蛋上露出了狡黠的笑意……

明天是痞子的生日而且《財色》到如今也整整一周年了,求書友兄弟們祝福,一年來從新人慢慢艱難的走到現在,想想感慨確實頗多,苦水就不在大家面前倒了,說一下生日願望吧,希望痞子的書友都能夠身體健康、合家歡樂,然後財源滾滾,也祝自己越寫越好,訂閱越來越高,嘿嘿。話就不多說了,還是求一下月票和打賞吧,畢竟是2013年的最後一個月了,希望月票榜能夠好看點,能夠美美滿滿的度過年尾然後迎接嶄新的2014,兄弟們請給力吧!這個月痞子也給力的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