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場之財色誘人>第六百一十二章四小花旦劉羽菲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六百一十二章四小花旦劉羽菲

小說:官場之財色誘人| 作者:官場痞子| 類別:都市言情

姚澤坐在車中眉頭微微蹙了起來,納蘭離知道今天都是自己惹的話,就悻悻的給姚澤遞上一支煙,姚澤接過後瞪了納蘭離一眼,沒好氣的道:「就知道惹火,這次向成東如果出了什麼三長兩短我收拾不死你。更新速度最快記住本站即可找到本站」

納蘭離鬱悶的道:「我也沒辦法啊,那些王八蛋想調戲然然,我肯定要出事啊,否則還是男人么?」

姚澤沒好氣的揭納蘭離的短,道:「你還知道自己是男人,那剛才你跑什麼啊,和那些混混拚命埃」

納蘭離一臉無力的尷尬說道:「以後得加強鍛煉才行。」

「……」姚澤沒好氣的翻了個白眼,點上煙悶頭抽了起來,不再去里納蘭離,眼不見心不煩。

大概過了二十分鐘,就在姚澤坐不住了,要打電話派人過去的時候,笑傲天的電話打了過來,姚澤趕緊接通,緊張的問道:「傲天啊,成東沒事吧?」

笑傲天笑道:「姚市長,放心好了,成東他沒事,我過去的時候他戰場都快清理乾淨了,沒多大的事情,就是擦破了一點皮而已。」

姚澤聽了頓時鬆了口氣,道:「你帶著成東去醫院包紮一下傷口,還有趕緊離開那裡,過不了多久警察應該就要到了。」

笑傲天答應一聲,然後掛斷了電話,望著渾身是血的向成東,苦笑道:「死不了吧?」

向成東喘氣起的坐在地上,抽著煙,道:「死不了,麻痹的,好長時間沒活動,身手比以前差了很多,想當初,就那種垃圾,我一個人扛二十個都不是問題。」

笑傲天沒好氣的笑著道:「好漢不提當年勇,你現在要考慮的問題是,你還起的來嗎?」

向成東將煙頭扔在地上,道:「當然沒問題。」剛一起身,身上的傷口牽扯的向成東齜牙咧嘴的又做了回去,「媽的,不行了,你得背著我……」

「……」笑傲天蹲下身子去背向成東,然後道:「我記得當年去執行任務的時候,差點就掛了,要不是你背著我躲過那些毒梟的子彈,恐怕今年就是我忌日的第四個年頭了。」

向成東趴在笑傲天的背上,笑了笑,道:「不都說了,好漢不提當年勇么,甭廢話了,趕緊去醫院,媽的,感覺屁股上中了一刀1

笑傲天:「……」

……

「姚市長,今天謝謝你了。」坐在車中,李芳然見姚澤臉色不太好看,有些不好意思的咬了咬唇,就對著輕聲道歉。

其實剛才笑傲天雖然說的輕鬆,說向成東沒事,只是擦破了一點皮,但是姚澤能夠感覺到向成東肯定是受傷了,所以一直在鬱悶這個事情,此時聽李芳然帶著歉意的道歉姚澤才回過神來,感覺到車廂裡面氣氛太過沉悶,也許是因為自己想事情的時候沉著臉讓他們都不敢吭聲吧。

於是姚澤笑了笑,出聲道:「說什麼對不起啊,美女身邊總會遇到這種事情,能夠理解,大明星能來咱們江平是咱們江平的榮耀,今天的事情讓你們受驚了,其實江平的治安很好的,那種垃圾畢竟還是極少的。」

納蘭離找到表現的機會,於是附和姚澤的話,道:「是啊,姚澤哥說的沒錯,江平確實不錯,治安也好,空氣新鮮,而且還是歷史古城,文化氣息濃厚呢。」

姚澤沒好氣的朝著納蘭離翻了個白眼,知道這廝是在故意討好自己。

後排的李芳然見納蘭離這般討好姚澤不由得抿嘴一笑,以前納蘭離可謂是無法無天的主,又怎麼會對別人說好話,能夠磨一磨納蘭離的性子李芳然還是蠻欣喜的,畢竟以後若是和納蘭離結婚了,他還是以前那副樣子自己一定過的很累。

大男子主義的男人最惹女人厭了。

想想納蘭離的家世,李芳然心情有些有些沉默,也不知道她和納蘭離能不能走到最後……

李芳然正想著心事的時候,納蘭離突然道:「你們餓了沒,都這麼晚了,咱們去吃宵夜吧?我都快餓死了。」

姚澤就道:「李小姐和……」姚澤說不出另外一個女孩的名字,納蘭離趕緊道:「她叫劉羽菲,哥,你應該知道吧,有名的四小花旦之一。」納蘭離把姚澤兩字都給去了,直接喊起了哥。

聽納蘭離介紹,姚澤此時才透過後車鏡朝著後面的劉羽菲打量兩眼,姚澤打量劉羽菲的時候劉羽菲也正在打量著姚澤,兩人的目光迎在一起,姚澤趕緊的閃躲開了,這個微不足道的小細節卻給姚澤加了分,劉羽菲抿嘴嬌柔一笑,以前那些達官顯貴的男人瞧見自己都是充滿**的眼神,而如姚澤這種這麼年輕就當了市長的男人,心氣應該比較足才是,從剛才姚澤躲開的眼神,劉羽菲知道姚澤肯定是個不錯的官老爺。

「兩位都是貴客,宵夜我來請吧。」姚澤接著剛才的話題繼續道:「我知道一個地方可以吃到咱們江平的特色小吃,不過地方簡陋了一些,但是味道絕對正宗,不知道兩位大明星嫌不嫌棄?」

李芳然露出燦爛的笑意道:「市長大人都不嫌棄,我們這些小演員又怎麼敢嫌棄呢,你說是吧,羽菲?1

劉羽菲含笑的點頭,卻沒有吭聲。

李芳然就湊到她耳邊小聲問道:「你怎麼啦,怎麼情緒不高啊?」

劉羽菲笑道:「我怎麼情緒不高了?」

李芳然道:「那裡怎麼一直不吭聲呢?」

劉羽菲就將嘴巴湊到李芳然耳邊,壓低了聲音道:「我在想這個姚市長很好玩呢,性格蠻有意思。」

李芳然臉龐離劉羽菲遠了些,仔細朝著劉羽菲臉上看了兩眼,只把劉羽菲看的有些不好意思了,李芳然才又湊了過去,低聲道:「羽菲啊,你不會是看上姚市長了吧?」

劉羽菲俏臉微微泛紅,嗔怪的睨了李芳然一眼,輕聲細語的道:「胡說什麼呀,我只是覺得他蠻有意思而已,怎麼到你這裡就變了味道。」

李芳然就笑眯眯的道:「蠻有意思難道不是對姚市長有興趣?」

兩人在後面支支吾吾的小聲交談,納蘭離就好奇的湊過腦袋,笑道:「你們在說什麼事呢,神神秘秘的。」

李芳然狡黠的笑著就要把劉羽菲的話說出來:「羽菲說,咱們的……唔唔……」他后的『姚市長很可愛』幾個字還沒說出口就被一臉緋紅的劉羽菲給捂住了嘴巴,嗔聲道:「你敢說出來,我就把你的糗事給爆出來。」

李芳然和劉羽菲兩人很早以前就是很要好的朋友,一直來往比較密切,算的上是閨房密友,前幾天兩人同睡一張床,半夜的時候李芳然做了一個很旖旎的夢境,夢中她感受身子非常的舒暢,在睡夢中忍不住的哼唧起來,睡吧一旁的劉羽菲被李芳然無意識的呻吟給吵醒,打開床頭燈見李芳然一臉緋紅,身子微微有些扭捏,等李芳然身子一陣哆嗦之後,意識慢慢清醒過來,睜開眼睛瞧見劉羽菲正饒有興緻的望著自己,露出曖昧的笑意,李芳然恨不得找個地縫鑽進去。

更讓她尷尬羞澀的是,床裡面她穿著內褲的下身已經濕漉漉的將內褲給打濕,劉羽菲趁李芳然不注意一把將杯子給掀開,結果就看見李芳然內褲下面……

「劉羽菲你干胡說八道看我晚上怎麼收拾你。」李芳然想起前幾天的事情,臉就不由得發燙,瞪著劉羽菲惡狠狠的威脅道。

劉羽菲撇著櫻唇,笑道:「你不出賣我,我自然也不會出賣你。」

納蘭離被激起了興趣,趕緊笑著問道:「羽菲說說,趕緊說說啊,咱們芳然有什麼糗事?」

李芳然捂住劉羽菲的嘴唇,然後怒視著納蘭離嬌聲道:「再問信不信以後不理你了。」

納蘭離悻悻笑道:「隨便問問嘛,幹嘛這麼凶。」

姚澤將三人帶到江平夜市的大排檔,直接朝著一家小店走去,原本準備坐在露天下面,但是考慮到身邊兩個美女明星的存在,姚澤為了避免麻煩,還是向老闆要了個包廂。

「喲,小夥子你這都多久沒來了,今天怎麼用空過來,畢業幾年了吧?」這個夜市的大排檔就在江平大學後面的一條街道,姚澤以前經常帶著胡靜以及幾個校友一起來這裡吃東西,一來二去就和這裡的老闆熟了。

「是啊,畢業三年了。」姚澤有些感慨的笑道。

老闆是個中年婦人,瞧見身邊的兩男兩女以為四人是兩對,又瞧見兩名女子樣貌和氣質的出眾,頓時就讚歎的道:「小姚啊,你女朋友真漂亮。」李芳然下車后就抱著納蘭離的肩膀,所以老闆娘直接將劉羽菲當成了姚澤的女朋友。

劉羽菲被老闆娘說的俏臉一紅,不過沒去解釋,只是抿嘴笑了笑,雖然劉羽菲沒解釋,但是姚澤作為男人,肯定是要解釋的,於是尷尬的笑道:「老闆年,我們是朋友,可不是你想的那種關係。」

老闆娘笑眯眯的道:「知道,現在不都是朋友慢慢發展成女朋友嘛。」她湊到姚澤耳邊,故意壓低聲音道:「那個女孩真不錯,抓住機會吧,小夥子。」其實她的聲音雖然不大,但是劉羽菲也還是能夠聽見的,聽了老闆年的話,劉羽菲俏臉就有些不淡定的露出羞澀之態。

姚澤怕越解釋越亂,於是尷尬的咳嗽一聲,乾脆懶得去和老闆娘扯這些,笑著說道:「還有沒有包間,給我們一個。」

「有啊,我帶你們上去吧,還是在二樓,給你們安排以前的老位置。」老闆娘將姚澤等四人帶到二樓的小包間又親自幫他們記錄了需要的菜后,就下去忙乎去了。

納蘭離就疑惑的問道:「哥,這家店的老伴娘怎麼會認識你,你以前經常來這裡?」

姚澤笑著點頭道:「上大學的時候經常來這裡,前面走兩百米就是我的母校江平大學,以前上學那會兒經常和校友過來。」

「原來如此。」納蘭離笑著點頭,然後對姚澤道:「剛才你在開車沒仔細給你介紹,看這裡。」納蘭離指著劉羽菲笑著對姚澤道:「哥,瞅瞅,羽菲長的漂亮么?」

姚澤含笑的道:「四小花旦之一,自然是漂亮。」

劉羽菲偷偷睨了納蘭離一眼,有些悻悻的對姚澤說了聲謝謝誇獎。

納蘭離肯定不會放過這種撮合的生氣,於是趕緊道:「哥啊,羽菲還沒男朋友呢,眼光太高了,我看你就有戲,人張的帥氣,又位居高官,權利滔天,對女人又溫柔,這麼好的男人我相信羽菲肯定拒絕不了。」

「……」姚澤頓時無語,這小子連自己對女人溫柔都知道,在床上老子從來就不怎麼溫柔的。

「咳咳,你小子被亂點鴛鴦譜,女孩子臉皮薄,別瞎開玩笑。」姚澤怕納蘭離玩笑看過了,就趕緊提醒,然後故意轉移話題道:「其實我早就認識劉小姐了。」

三人聽了姚澤的話,目光全部齊刷刷的望著姚澤,等著他的下文。

姚澤悻悻笑道:「是在銀屏上,銀屏上……」

納蘭離笑著哦了一聲,道:「羽菲很有名氣的,再銀屏上見過不足為奇。」

姚澤笑著點頭,突然來了句:「那啥,我看過劉小姐演的上海灘,非常好看啊!哈哈哈。」

納蘭離正喝著茶,聽了姚澤的話,噗的一口茶水從口中噴了出來,接著便是哈哈大笑啊了起來。

劉羽菲和李芳然聽了姚澤的話,也是含蓄的抿嘴笑了起來。

姚澤一臉迷茫的納悶道:「怎麼呢?」

納蘭離笑得上氣不接下氣道:「大哥,羽菲什麼時候演過上海灘?人家演的是古裝劇,雪山飛狐好么?」

「是嗎?」姚澤尷尬的笑了笑,老臉有些掛不住了。

一旁的李芳然睨了納蘭離一眼,嬌聲道:「胡說八道什麼,咱們羽菲明明演的是小李飛刀」

「……」劉羽菲鬱悶的坐在一旁只感覺一陣無語,俏臉一副委屈模樣的心想,人家明明演的神鵰俠侶嘛!

今天謝謝所以讀者朋友的生日祝福,痞子灰常開心,另外,今日萬字更新完成,求一下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