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場之財色誘人>第六百一十五章劉羽菲的身世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六百一十五章劉羽菲的身世

小說:官場之財色誘人| 作者:官場痞子| 類別:都市言情

納蘭離和李芳然從一片密集的小樹林走出來后,回到了剛才的石亭處,瞧見姚澤和劉羽菲已經不再了,頓時就朝著李芳然笑了起來,道:「看來他們今晚有戲埃」

李芳然沒好氣的道:「你以為誰都和你這麼齷齪。」想起剛才自己和納蘭離在小樹林裡面做的那種事情,李芳然不由得羞紅了臉。

納蘭里感覺剛才太緊張了,所以沒多久就保持不住了,感覺在李芳然面前丟了男人的面子,他就道:「好久沒做了,而且剛才有些緊張,所以……」

李芳然似笑非笑的望著納蘭離,嬌聲道:「你是在給我解釋嗎?」

「誰解釋了1納蘭離硬著頭皮道:「我什麼本事你還不知道?」

李芳然沒好氣的撇嘴道:「我為什麼要知道?」

「好啊你,現在就跟我走。」納蘭離拉著李芳然就朝著學校外面走。

李芳然跟著他,問道:「去哪?」

納蘭離道:「開房1

李芳然瞪了納蘭離一眼,扭頭望著石亭的方向,道:「那羽菲怎麼辦?」

「有姚澤在,她還能出什麼事不成?」

……

大約泡了半個多小時,怕姚澤在外面等的太久有些不耐煩,於是才依依不捨的從水池裡面起來,用姚澤的浴巾將身子上的水擦拭乾凈,把衣服穿整齊后才紅著臉喊姚澤進來。

姚澤笑眯眯的走進去后,嘴唇已經有些發紫了,站在洞口確實冷的厲害,吹了半個多小時的冷風,姚澤差點沒凍僵過去。

瞧見劉羽菲紅潤細澤的肌膚,姚澤笑眯眯的問道:「感覺怎麼樣?是不是很棒?」

劉羽菲羞澀的點頭,嬌聲道:「這泉水太神奇了,泡個澡感覺身子輕鬆了許多,連一直淤積的疲勞感似乎都沒用了,真想把它搬回家去。」劉羽菲抿嘴笑了起來。

姚澤苦笑道:「這麼大的池子可是搬不走的,而且這地方是天然形容的,如果搬走了說不定就沒什麼效果了。」

劉羽菲點頭道:「也是,我只是隨口說說而已,可不會這麼干。」

「你也要洗嘛?」劉羽菲問道。

姚澤笑著點頭道:「嗯,既然來了,就泡一下吧,而且剛才在外面差點把我給凍死了,風有些大了。」

劉羽菲就歉意的道:「對不起啊姚市長。」

姚澤笑著擺手道:「沒事兒。」

劉羽菲抿嘴笑道:「那麼好吧,既然你要洗,這下輪到我幫你守門了。」

姚澤苦笑道:「你還是別出去了,外面真不是你這種柔軟女孩可以承受的,這山裡面的風特別寒冷,而且刮的也大,吹一下你鐵定了受不了。」

劉羽菲羞紅著臉道:「總不能看著你泡澡吧?」

姚澤笑道:「你只用轉過身子就行了,我一個爺們不至於那麼害羞。」

劉羽菲想了想,於是笑著答應下來,坐在一旁大石頭上面,然後低頭開始玩手機,劉芳然看了看手機竟然全無信號,只能玩手機裡面的單機遊戲。

姚澤在劉羽菲玩手機的時候迅速脫掉衣服進了水池子,感受到水池子里的水溫和舒服感,姚澤和劉羽菲剛才一樣,舒服的呻吟一聲,一旁的劉羽菲聽見,不由得心跳有些加快,腦袋裡面就如同著魔了一般,想著姚澤裸著身子泡澡的模樣。

劉羽菲感覺自己思想變的越來越不健康了,怎麼可以想這些烏七八糟的事情,可是也是想甩開腦袋裡面的畫面,感覺畫面似乎越來越清晰般,這種感覺讓劉羽菲羞紅的俏臉,一直紅到了耳後根,自己是不是變色了?劉羽菲暗自鬱悶的想著。

「羽菲啊,你現在已經演過哪些電影電視劇了?」見裡面太過安靜,姚澤一般泡澡一邊對著劉羽菲找話題聊著。

劉羽菲將手機放在一旁,雙肘撐在膝蓋處,然後雙手又撐著下巴,聽了姚澤的問話,她笑眯眯的道:「好幾部電視劇呢,有《仙俠傳》、《神鵰俠侶》、《天龍八部》……」

「嗯,我看過你演的神鵰俠侶,你確實適合演古裝戲,像畫中仙子似的,現在這個社會如果不整容,很少有你這麼漂亮的了。」姚澤心想,當然王素雅和納蘭冰旋例外。

「你這麼誇我都有些不好意思了。」劉羽菲抿嘴笑了笑,心裡卻是喜滋滋的。

姚澤哈哈笑了起來,然後道:「對了,以前有很多你的流言蜚語啊,網上流傳你是……你是人妖……是真的么?」

劉羽菲:「……」

「你覺得像真的嗎?」劉羽菲沒好氣的反問道。

姚澤差點就脫口說出,「沒看,我怎麼知道?」

「當然不能夠吧,哪兒會有你這麼漂亮的人妖,嘿嘿。」姚澤瞧見劉羽菲倩麗的背影,繼續道:「肯定是有人嫉妒你,所以惡語重傷。」

劉羽菲點頭嘆氣道:「是啊,娛樂圈嘛,明星們外表看上去光鮮亮麗,其實……反正這個圈子烏煙瘴氣的,很混亂。」

姚澤道:「你沒有被帶壞吧?」

劉羽菲笑道:「還沒呢,我有自己的底線,不會做一些違背道德的事情。」

姚澤決定八卦到底,繼續問道:「那個網上盛傳的你有個有錢的乾爹是怎麼回事?」眾所周知,乾爹,其實就是有錢的富豪包養年輕漂亮的小三,而小三就喊包養她的富豪為乾爹,當然這富豪必須年齡和她父親差不多才能這麼叫。

「我確實有一個有錢的乾爹。」劉羽菲沒有否認,不可知否的點頭。

姚澤愣了一下,心裡不由得開始惋惜,這麼漂亮單純的女孩子竟然又被一個老東西糟蹋了。

正當姚澤感到惋惜之際時,劉羽菲又開口了,「不過,我這個乾爹可不是網上想象的那種乾爹,他確確實實的是把我當女兒看待的,他和我母親……」

「噢。」姚澤恍然大悟,頓時心裡的陰霾又散開了,「原來是你母親的相好啊1姚澤哈哈笑了起來。

劉羽菲聽了就嗔怪的道:「怎麼說話呢,這麼難聽。」

姚澤悻悻笑道:「戀人、戀人總行了吧。」

劉羽菲抿嘴笑了笑,嬌聲道:「不許出去瞎說哦,很少有人知道這個事情。」

「別人惡語中傷你,你為什麼不去澄清呢?」姚澤出聲問道。

劉羽菲道:「有那個必要嗎?娛樂圈就是這樣,如果什麼事情都要去理會,那不得累死啊,人怕出名豬怕壯嘛,既然出名了就得有被人惡語中傷的心裡準備。」

「能夠再娛樂圈裡面出淤泥而不染,恐怕和你乾爹有關係吧?」

劉羽菲點頭道:「對,如果不是他做我的後盾,我還真應付不來那些齷齪的事情,沒有他我也不會進入娛樂圈。」

「難道進入娛樂圈不是你的夢想嗎?」姚澤問道。

劉羽菲點頭道:「其實當初我進娛樂圈的目的只是想多掙一些錢,然後讓我母親過上舒坦的日子,在我很小的時候我父親就去世了,是我媽含辛茹苦的把我拉扯大,這些年她吃了不少苦,一個女人帶著一個孩子,這麼多年沒有再嫁,其中的辛酸外人又怎麼能知道,可是我卻知道,她為了讓我考上藝校后能夠有學費的安心去上學,那一年她同時簡直了三份工作,幾乎每天只能睡四個鐘頭……」

劉羽菲說著說著美眸中晶瑩的淚滴慢慢流了出來,她聲音有些哽咽的道:「所以,自從上了藝校之後,我就下定決心,以後一定要努力掙錢,讓我母親過上最好的生活……」

「你真是個很好的女孩子……」姚澤聽了劉羽菲的事情微微動容,望著她有些孤寂的背影,心裡有些為這個從小失去父愛的女孩子惋惜和心疼。

「謝謝誇獎,我做的還不夠好呢。」劉羽菲擦了擦眼角的淚水,笑了笑,嘆氣道。

「已經很好了,知道比我要堅強厲害的多。」

「真的嗎?」劉羽菲喜悅的問道。

「當然,如果我不是已經有女朋友,真想去追求你。」姚澤說出這句話后,心裡竟然較快了跳動,又有些後悔自己不該說出這種話來,倒是有調撥她的意思。

劉羽菲聽了姚澤的話,心裡有些甜膩的笑道:「現在還來得及哦,我對你映像也不錯呢。」

姚澤苦笑道:「我不能拋棄我女朋友的。」

「我和你開玩笑呢。」劉羽菲差點忘記姚澤在泡澡,準備扭頭過去和姚澤說話的時候,突然想起來姚澤還裸著身子呢。

「我也在和你開玩笑。嘿嘿。」要悻悻笑了起來,感覺時間差不多了,就拿起浴巾,從池子裡面站了起來,正準備擦拭身子是,突然想起自己手裡握著的浴巾可是剛才劉羽菲用過的,這條浴巾可是經過了她身子的每個位置,想到這些,姚澤下身竟然可恥的硬了起來,高高的抬起了頭顱。

更猥瑣的是,他沒有忍住誘惑,拿著浴巾在鼻尖處輕輕嗅了嗅,彷彿能夠味道淡淡的**一般,讓他感覺有些著迷,下身也越來越堅挺起來。

就在他擦完上身,然後用浴巾去擦那粗大的玩意時,背對著他坐著的劉羽菲突然發出一聲刺耳的尖叫聲,接著一下子從大石子上跳了起來,顧不得姚澤是不是**著身子,猛的一下子跳進了水池裡,然後在姚澤驚詫的神色中,劉羽菲臉色蒼白,瑟瑟發抖的躲在姚澤背後,帶著無力的哭腔道:「有……有蛇,那裡有一條蛇。」說到蛇,劉羽菲全身上下都起了一層雞皮疙瘩,在所有的動物中,劉羽菲最怕的就是蛇,感覺這種物種太過嚇人,看到蛇劉羽菲身子能夠腿軟的走不動道。

姚澤朝著劉羽菲指的放下望去,確實,有一條不算太大的土蛇慢慢的朝著這邊遊了過來,而且最不巧的是,姚澤也極其的怕蛇,他寧願對著獅子老虎,也不願意對著蛇這種動物。

「趕……趕緊上去,快點,它要下來了。」姚澤神情有些緊張的提醒著劉羽菲,自己也忘記了還裸著身子,一下子躥到了池子上面,此時土蛇已經滑進了池子里,而劉羽菲嚇的已經有些腿軟了,根本走不動道。

姚澤喝了一聲,「趕緊上來埃」

「我……我動不了了。」劉羽菲嚇的眼淚都流了出來,眼看著那條雖然不大,確實極其嚇人的土蛇朝自己這邊遊了過來,劉羽菲臉色蒼白的嚇人。

姚澤也顧不了那麼多,又一下子躥了下去,然後一把將嚇的不敢動彈的劉羽菲給橫抱了起來,然後快步衝到了池子上面,接著一撲股坐在了地上,讓劉羽菲坐在自己身後,他輕輕吁了口氣,苦笑道:「別怕,沒事兒了。」

聽了姚澤的話,沒想到劉羽菲突然哇的一聲大聲哭了出來。

姚澤無奈的苦笑道:「沒事了,沒事了,別哭。」

劉羽菲越哭聲音越大,姚澤鬱悶的道:「你再這麼哭下去,待會兒把蛇給引過來,咱們兩可都得遭殃。」

聽姚澤這麼一說,果然,劉羽菲哭聲戛然而止,她用手緊緊的捂著櫻唇,肩膀一聳一聳的,很明顯是憋著不讓自己發出聲來,姚澤瞧見劉羽菲這副模樣,頓時覺得她竟然可以如此的可愛,心裡不自覺的漸漸滋生了一些不該有的情愫。

「多麼美好的姑娘啊1姚澤在心裡感嘆道。

更新快無彈窗純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