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場之財色誘人>第六百二十五章偷偷摸上嫂子的床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六百二十五章偷偷摸上嫂子的床

小說:官場之財色誘人| 作者:官場痞子| 類別:都市言情

「姐,舒服嗎?」姚澤按著王素雅的後頸窩與太陽穴的位置,輕輕的揉動著,手法看上去倒是有些專業按摩人士的樣子。

王素雅微微閉著眼睛,嘴角露出一絲弧度道:「還不錯呢,挺舒服的。」

姚澤道:「那我給你多按一會兒。」

王素雅含笑的點頭,然後輕聲問道:「市政府是不是在規劃魚梁洲的旅遊開發項目?」

姚澤點頭道:「是啊,方案剛剛啟動,姐,你有興趣?」

王素雅笑著搖頭道:「算了吧,這種事情我們公司還是不要參合進去,免得給你惹來不必要的麻煩。」

姚澤苦笑道:「我當了官沒給咱們公司帶來好處不說,還反而害得咱們公司失去了這次機會……」

王素雅安慰道:「沒啥,反正咱們公司接的活不少,我都快應接不暇了,顧不上你們政府的這個項目。」

姚澤輕輕點頭,道:「也是,我也不希望你接那麼多活把自己累著。」

「好啦,你歇會兒吧,我舒服多了。」王素雅讓姚澤坐到自己身邊,然後抿嘴笑道:「你這嫂子人倒是不錯,妍妍也很可愛。」

「是啊,她們兩個都蠻可憐的,姐,讓她們住在這裡你不會生氣吧?」姚澤問道。

王素雅輕輕點頭道:「不會呀,你經常不在家,這麼大的房子我一個人在家也蠻無趣的,有兩個人陪著挺好的。」

姚澤帶著歉意的道:「姐,對不起啊,總是忙著工作忽略了你的感受。」

王素雅輕輕拉著姚澤的手,輕聲道:「說什麼對不起,我們都是一家人呢,只要你開心,怎麼樣都行。」

姚澤伸手輕輕摟住王素雅的嬌軀,溫聲道:「姐,你真好。」

王素雅羞紅著臉道:「快放開,小心你嫂子看見。」

姚澤笑著鬆開王素雅的腰身,然後道:「昨天真是鬱悶,怎麼睡著姐的旁邊不知覺的就睡了過去。」提起這個事情,姚澤心裡鬱悶的想死,原本那麼好個和王素雅親近的機會,即便是不能佔有王素雅,抱著王素雅多說說話也很幸福啊,可是自己竟然抱著王素雅瞬間就睡著了,這怎麼能不讓姚澤鬱悶。

王素雅聽了姚澤的話,抿嘴嬌笑了起來,嫵媚嬌俏的臉蛋笑靨如花一般,「別胡想了,趕緊休息吧,今天忙了一天我也該休息了,晚安。」王素雅從沙發上站了起來,快速朝著二樓走去,她怕姚澤又和昨天一樣提出無理的要求。

深夜的時候,姚澤偷偷摸摸的推開自己的房門走到柳嫣房門口,扭動把手,沒有從裡面反鎖,姚澤心裡頓時喜悅起來,輕輕將房門給推開,然後又給關上,躡手躡腳的走到床邊,見柳嫣閉著眼眸似乎睡的很沉,頓時就爬上床上在柳嫣身上上下其手的還是活動起來,柳嫣迷迷糊糊的感覺有人在她身邊,第一反應就是有賊,嚇的猛的睜開眼睛,要不是姚澤眼疾手快捂住了柳嫣的嘴巴,恐怕柳嫣就嬌呼出聲了。

「嫂子,是我埃」姚澤輕聲道。

柳嫣吁了口氣,帶著責怪的語氣道:「嚇死我了。」剛說完,就感覺姚澤將手伸進了她的內褲裡面,「呀,感覺拿出來。」

姚澤笑眯眯的道:「嫂子,今天晚上咱們來晚點新花樣吧……」

「不要……」

……

夜很深了,在燕京的一間高檔住宅區的室里,納蘭冰旋穿著一身輕紗睡衣目光有些失神的望著落地窗外漆黑的天空,手裡端著一杯紅酒,坐在白色的地毯上,這一坐就是幾個小時,這十幾天來,她不停的忙著找線索,可是仍然毫無頭緒,不過有一點被納蘭冰旋給懷疑上了,從林繼揚父親當年調任的途中出車禍的事情再到林繼揚被他二叔『迫害』,納蘭冰旋隱隱感覺到這兩件事情有著千絲萬縷的聯繫,這種感覺就如同一個小火苗扔進棉花堆中,燒起了熊熊大火一般,納蘭冰旋打算從林家開始入手找線索,納蘭冰旋能夠想象到,林萬山身上一直隱藏著許多的秘密,不管是他大哥的死還是林繼揚的遭迫害,以及他當年發生的車禍,導致無法生育領養的孩子,都說明了林家的事情非常的蹊蹺。

從林萬山那裡著手肯定是沒有希望的,所以,納蘭冰旋把目標轉移到了林萬山的養女身上。

燕京的一家高檔咖啡廳中,納蘭冰旋穿著一身修身牛仔裝,帶著一副墨鏡坐在靠窗戶的位置,一隻手攪拌著咖啡,另一隻手拿著手機翻出號碼撥通了一個叫林蓓蕾的手機號碼。

一陣清脆的手機鈴聲在耳邊響起,納蘭冰旋微微抬頭,望著一臉笑意,剪著一頭幹練短髮的清秀女子正站在自己不遠處,揮著手機朝著自己笑,於是掛斷了電話,出聲道:「林小姐請坐。」

林蓓蕾穿著一身米白色的合體西裝,踏著一雙精緻的高跟鞋,風風火火的走了過來,將自己肩膀挎著的黑色lv的皮包放在一旁,笑眯眯的點頭坐了下去,打量納蘭冰旋兩眼,道:「納蘭小姐沒想到這麼多年未見,竟然落的如此漂亮,真是讓人有種驚艷的感覺。」

納蘭冰旋臉上沒什麼表情,將自己墨鏡取了下來,那毫無表情的絕美俏臉讓林蓓蕾感到無比冷艷。

納蘭冰旋沒有去和林蓓蕾噓寒,直接切入主題道:「林小姐,你知不知道你有一個哥哥?」

林蓓蕾聽納蘭冰旋突然問這種問題,不由得愣了一下,接著不解的點頭問道:「以前聽我父親說過,確實有一個堂哥,不過好像很小就死了吧,納蘭小姐你……」

納蘭冰旋望著林蓓蕾,道:「如果我告訴你,他還沒死,你相信嗎?」

林蓓蕾更加不解了,「他如果沒死,為什麼不回家啊?」

「這個我也不清楚,但是可以肯定的是他沒死,我需要你的幫助。」納蘭冰旋直接說道。

林蓓蕾道:「讓我幫你找到他?」

納蘭冰旋輕輕點頭。

林蓓蕾表情有些不自然,出聲道:「我什麼都不知道,怎麼幫你?」

納蘭冰旋道:「我希望你能留意你父親的舉動,以及和誰見過面交談過,把這些信息告訴我。只有你能和他接近,所以我需要你的幫忙。」

「可是我為什麼要幫你?」林蓓蕾端起咖啡杯,喝了口咖啡,問道。

納蘭冰旋目光平淡的望著林蓓蕾,問:「他是你堂哥,你難道不想找到他?」

「我和他才來沒見過,你覺得我跟他之間會有感情嗎?」

「那你的意思是不幫?」納蘭冰旋說話不喜歡拐彎抹角,直接問道。

林蓓蕾笑著搖頭,出聲道:「幫忙當然可以,不過,你知道的,我是一個商人,我必須得到等價的東西交換才行。」

「你想讓我幫你做什麼?」納蘭冰旋明白了林蓓蕾的意思,出聲問道。

林蓓蕾笑道:「我的公司才剛剛起步,遇到了一些困難需要一些資金周轉,我爸那個人屬於老古板型的,自然是不會出面幫忙從銀行貸款,所以……」

「所以你想讓我借錢給你?」納蘭冰旋道。

林蓓蕾點頭道:「對,等我的公司運轉正常了我就把錢還給你。」

納蘭冰旋毫不猶豫的點頭,問道:「需要多少?」

林蓓蕾被納蘭冰旋的爽快給怔住,半響才回過神,悻悻道:「五千萬。」

納蘭冰旋聽了林蓓蕾報出的數字,微微蹙眉,納蘭冰旋雖然自己開了公司,而且也算是頗具規模,但是五千萬讓她一下子拿出來還真是有些困難,於是問道:「什麼時候需要?」

林蓓蕾趕緊道:「當然是越快越好。」

納蘭冰旋道:「公司的賬上沒那麼多閑錢,先給你打兩千五百萬周轉,然後我再慢慢想辦法。」

林蓓蕾剛才本來就把數字給報高了,聽納蘭冰旋這麼說,她趕緊點頭道:「成,先給我兩千五百萬周轉,剩下的不急,慢慢來。」

納蘭冰旋點頭,道:「給你錢,希望我能得到我需要的信息,否則……」納蘭冰旋冷冷的看了林蓓蕾一眼,那眼神讓林蓓蕾身子不由得一顫。

「放心好了,我會好好幫你打聽的。」林蓓蕾悻悻一笑,然後試探的問道:「你和我那個堂哥關係很好,為什麼這麼幫他?算起來,他失蹤了快二十年,你們那時候也都才幾歲而已,應該沒什麼關係才對啊?」

納蘭冰旋似乎不怎麼喜歡林蓓蕾,拿起桌子上的黑色墨鏡,然後起身,對著林蓓蕾道:「有些事情,說了你也不會明白,所以還是別問了,把我要求你辦的事情辦好就行了。」說完,她便離開了咖啡館。

林蓓蕾撇了撇嘴,從窗外看著納蘭冰旋坐進一輛紅色的保時捷轎車中,輕聲道:「有什麼了不起的。」

她拿出手機,然後撥通一個號碼,電話那頭接通后,林蓓蕾笑眯眯的道:「資金的事情已經解決了。」

電話那頭不知說了些什麼,林蓓蕾就嬌哼了一聲,道:「少和我說這些甜言蜜語的話,多用些實際行動證明你愛我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