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場之財色誘人>第六百二十九章柳嫣的酒量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六百二十九章柳嫣的酒量

小說:官場之財色誘人| 作者:官場痞子| 類別:都市言情

正當姚澤抱住李美蓮的雙腿,要舉槍進入時,突然,房門被咚咚咚的敲響。

「呀,來人啦1李美蓮嚇的驚慌失措趕緊推了姚澤一把,將姚澤給推了開來,然後將裙子的裙擺給扯了扯,然後整理好自己的衣服,清了清嗓子,對著門口喊道:「馬上就來。」

姚澤鬱悶不已的趕緊將衣服重新穿了回去,然後裝作淡定的坐在沙發上喝茶,李美蓮臉上還帶著緋紅的去將門打開,瞧見外面的柳嫣和阮妍妍,李美蓮笑著摸了摸阮妍妍的小腦袋,然後輕聲道:「來啦,快進來吧。」

柳嫣抿嘴笑著點頭,道:「打擾美蓮阿姨了。」柳嫣隨著姚澤喊李美蓮阿姨。

李美蓮笑著道:「打擾啥啊,平時我一個人在家閑著悶的慌,有人陪著說下話也很,趕緊進來吧,小澤已經來了。」

柳嫣換上拖鞋后牽著阮妍妍了進去,然後對客廳裡面的姚澤笑道:「小澤晚上有時間過來啊?」在柳嫣的印象里姚澤一直是屬於大忙人級別的,平時很難見到姚澤的身影。

「剛好今天沒什麼事情就過來了。」姚澤笑著放下茶杯,然後對著阮妍妍招手道:「妍妍到叔叔這裡來。」

阮妍妍掙扎開柳嫣牽著她的手,小跑的撲倒姚澤懷裡,姚澤就笑著問道:「妍妍在學校有沒有聽老師的話好好學習啊?」

阮妍妍帶著稚嫩的聲音輕輕恩了一聲,然後有些苦惱的說:「就是沒有小朋友和我一起玩兒。」

姚澤問道:「為什麼沒有小朋友和你一起玩?」

阮妍妍苦著小臉道:「因為我是新生唄。」

姚澤笑道:「那你就要主動和同學們示好啊,多和小朋友們一起交流,很快就會有小朋友和你一起玩的。」

「哦。」阮妍妍乖巧的答應一聲,然後點了點頭,柳嫣就笑道:「這孩子調皮的很,希望她在學校里不要和學生吵架,以前在鎮小學時動不動就得見家長一次,真是差點被她給氣死。」

李美蓮在一旁聽了就笑了起來,道:「我們家蕊馨小時候也是一樣,小孩子嘛,皮實一點更好,你們先聊著,我去廚房先忙乎。」

柳嫣道:「我去廚房幫你吧。」

李美蓮擺手道:「不用,我菜都已經準備好了,就只等著下鍋,沒什麼需要幫忙的,你留在外面陪小澤聊天。」

柳嫣笑著點頭,等李美蓮進了廚房,姚澤把遙控器遞給阮妍妍讓阮妍妍去看動畫片,然後笑眯眯的朝著柳嫣身上打扮兩眼,曖昧的笑道:「嫂子今天真漂亮。」

柳嫣今天剛去公司上班,所以專門穿了一條合同的職業套裝,潔白的緊身襯衣烘托出胸前偉岸的兩座玉峰,高高的將襯衣給頂了起來,下身則是一條齊膝的直筒緊身裙,裙子緊緊的將柳嫣豐滿挺翹的美臀給包裹住顯露出一條誘人的弧線來,筆直修長美腿上套著黑絲絲襪,整個就是都市麗人的打扮,那一頭烏黑的秀髮被高高的盤起了一個知性美麗的髮型,露出了雪白無垠的香頸。

柳嫣心虛的朝著阮妍妍看了一眼,瞧見阮妍妍聚精會神的盯著屏幕上的動畫片才幽幽的朝著姚澤看了一眼,見姚澤茶杯里的茶沒多少了,就貼心的給姚澤加滿,然後坐到他身邊,抿嘴笑道:「小澤跟你商量個事情唄。」

姚澤笑道:「啥事?」

柳嫣尷尬的悻悻道:「我想從你那裡搬出去……」

姚澤微微一愣,不解的問道:「為什麼啊,住的好好的幹嘛要搬走?」

柳嫣嘆了口氣道:「雖然你姐人很好,可是住在一起畢竟還是不那麼自在,總有種寄人籬下的感覺,我怕妍妍以後……」柳嫣嘆了口氣,嬌聲道:「還是搬出去吧,自己租個房子住的自在,住在你家裡的這段時間確實有些拘束,你能明白我的意思嗎?」

姚澤苦笑的點頭道:「了解,可能是因為接觸的時間不長有些放不開吧,再一個我姐性子頗為冷淡,一般人可能接受不了這種性子,既然你們想搬出去住那就搬出去住吧,當時是我沒有考慮周全,過兩天我託人幫你找一下房子。」

柳嫣抿嘴笑著點頭,然後出聲道:「最好是靠近妍妍的學校,省的每天費太多時間去接她。」

「成,我讓人去打聽。」姚澤笑眯眯的點頭,然後將偷偷將手放在了柳嫣的小蠻腰上,慢慢才從腰身滑到了她挺翹的屁股瓣上,輕輕在上面揉捏起來。

柳嫣坐直了身子不敢亂動,生怕坐在另一邊的阮妍妍瞧見,美眸帶著嬌羞和佯怒的瞪了姚澤一眼。

此時姚澤手機響了起來,他拿出手機見是王素雅打來的於是趕緊接通,電話那頭王素雅聲音清淡的問道:「小澤,你去美蓮阿姨那裡沒?」

姚澤道:「早已經來了,姐你啥時候到啊?」

王素雅說道:「我晚上恐怕去不了了,今天晚上要請一家銀行行長吃飯,幫我和美蓮阿姨說一聲。」

姚澤答應一聲然後囑咐王素雅少喝酒,聊了幾句掛斷之後,柳嫣就問道:「你姐不來了?」

姚澤點頭道:「晚上有事情要忙。」

柳嫣嘆氣的道:「這麼漂亮的女人天天為這些事情奔波,對了,你父親我怎麼從來沒見過?他出差了么?」

姚澤正要解釋,手機再次響了起來,一看號碼是王漢中打來的,姚澤不由得笑了起來,道:「說曹操曹操就打來了。」他示意待會兒在和柳嫣說,然後起身走到李美蓮的室,將電話打通后,笑眯眯的道:「太陽打西邊出來了,今天這捨得給我打電話了,以前每次聊兩句不總是心疼話費么?1

王漢中聽了姚澤在電話裡面的調侃,笑罵道:「你以為我想給你小子打電話,這不是受人所託沒辦法的事情嗎1

姚澤笑道:「受人所託?誰啊?」

中漢中就笑了起來,道:「你小子可以啊,剛當上市長就把郭海峰的兒子給拿下了?」

姚澤頓時明白王漢中口中說的受人之託的人是誰了,就笑道:「爸,你該不會是來給郭海峰當說客的吧?」

王漢中沒好氣的道:「你當你老爹是傻子?我就是打過來問問到底是什麼情況,好找個理由糊弄過去,他們郭家和我們公司還有些生意來往,撕破了臉面不好。」

姚澤笑著點頭,然後將郭炎賄賂陸海天的事情給王漢中一五一十的說了一遍,王漢中聽后就冷哼一聲,道:「這個郭海峰真是個老不死的,這種事情讓我求情,這不是讓我兒子犯錯誤么,真是個老不休的混蛋。」

姚澤笑著道:「你就和他說,這個事情我做不了主就成了。」

王漢中在電話裡面答應一聲,姚澤就繼續道:「都一年沒回來了,打算什麼時候回家啊?」

王漢中笑道:「算算時間也快了,台灣這邊的公司經營的很好,已經上了正軌,估摸著還有一個月就能回來了。」

姚澤笑著點,「等你回來了我要和你坦白一些事情。」

王漢中疑惑道:「什麼事情?」

此時姚澤聽見外面李美蓮喊吃飯的聲音,姚澤急急忙忙和王漢中說了句回來再說,然後把電話給掛斷了。

王漢中聽著電話裡面的嘟嘟忙音,苦笑著搖頭,將電話放下,王漢中負手望著大廈下面如螞蟻般的車來車往,呢喃的道:「是該回去了,這麼久沒回去,怪想念兩個孩子,小澤他娘,你說小澤的身世我要不要告訴他呢?」王漢中臉上露出一絲掙扎之色,姚澤的母親在去世前把姚澤的身世告訴了王漢中,並囑咐王漢中如果不到萬不得已這輩子都不要告訴姚澤真實的身份,自己的孩子平平安安的活著比什麼都重要。

……

吃飯的時候由於是慶祝柳嫣就職,所以幾人都喝了些酒,柳嫣酒量很差,屬於沾酒即罪的類型,只是喝了一點點紅酒臉蛋就顯得紅撲撲的,看上去煞是可愛,李美蓮端著高腳杯抿了口紅酒,然後笑眯眯的道:「柳嫣酒量不行呀,這才喝了多少啊,就醉成這樣了。」

柳嫣摸了摸發燙的臉頰,悻悻笑道:「一直都是屬於沾酒即醉的類型,所以一般在外面我都不喝酒的。」

李美蓮笑道:「你可得鍛鍊出來,以後在公司上班了避免不了要出去應酬喝酒,很多合同之類的都是要在酒桌上完成的,不會喝酒可不行。」

柳嫣聽李美蓮這麼說,就又去喝了一口紅酒,不過紅酒的味道卻嗆的她咳嗽起來。

姚澤見了就擺手道:「算了,不能喝就不喝唄,你又沒指望和美蓮阿姨那樣當個女強人,不能喝就別勉強自己了。」

李美蓮聽姚澤這麼說,就附和道:「以後如果有什麼應酬出去吃飯,我盡量幫你當著就是了,看你這柔軟的樣子,喝醉了恐怕有人會心疼的。」李美蓮說話的時候故意睨了姚澤一眼,這話倒是讓姚澤和柳嫣都是鬧了個臉紅。

李美蓮和柳嫣很早就認識,以前在湯山縣時,李美蓮是湯山縣一家酒店的大堂經理,柳嫣去那邊吃過幾次飯,雙方算是有些映像的,後來姚澤調到湯山縣去后,幾個人之間就結下了不解之緣。

更新快無彈窗純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