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場之財色誘人>第六百三十三章復仇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六百三十三章復仇

小說:官場之財色誘人| 作者:官場痞子| 類別:都市言情

年底前的半個多月,姚澤突然接到美國那邊打來的電話,電話是秦月娥打來的,姚澤正在魚梁洲的工地上視察,接到電話后,他和陪他的幾名工程師打了聲招呼,然後走到一旁去接電話。

「秦阿姨,您有什麼事嗎?」姚澤拿起戴在頭上的安全帽,鋝了鋝頭髮,然後又將安全帽帶上,笑著問道。

秦月娥在電話那頭望著躺在醫院病床上的秦海心一眼,然後輕輕恩了一聲,道:「姚澤啊,海心已經到預產期了,估摸著最多還有半個月恐怕就得生了。」

「是嗎1姚澤臉上忍不住的驚喜起來,然後趕緊問道:「秦阿姨,海心身體還好嗎?」

秦月娥點頭道:「沒什麼問題,我們才做了檢查一切正常,你放心好了。」

姚澤哦了一聲,然後心情有些低落,出聲道:「秦阿姨,對不起啊,原本海心生孩子我應該守在她身邊的,可是我的身份太敏感沒有經過允許不準出國,我……哎……」姚澤重重的嘆氣,心裡對秦海心的內疚越發的濃烈起來,秦海心和秦月娥都坦然的接受了不讓姚澤給名分的事情,可是姚澤卻連一點溫暖都不能帶給秦海心,本來這個時候自己應該守著秦海心才對。

「你不用自責,我和海心都能給理解,只要你以後能對海心好就足夠了。」秦月娥安慰著姚澤,躺在病床上的秦海心知道電話中的姚澤一定是心裡愧疚,於是伸手道:「媽,把電話給我,讓我和姚澤說兩句。」

秦月娥忙點頭,然後對電話里的姚澤道:「你和海心說說吧,海心要和你說話。」她將電話遞給了秦海心然後自覺的退出了單人病房。

「海心1等秦海心接過電話后,姚澤輕輕喊了一聲秦海心的名字,裡面寄託著濃濃的思念之情。

秦海心溫柔的嗯了一聲,姚澤就歉意的道:「對不起啊,沒能守在你身邊……」

秦海心抿嘴笑了笑,輕聲細語道:「說什麼傻話啊,你有這份心思就夠了,我不怪你,男人嘛應該以事業為重。」

這麼說姚澤心裡更加內疚了,他輕輕嘆了口氣,然後輕聲說道:「生完了孩子就回來吧,我會好好照顧你們母子的。」

秦海心笑眯眯的道:「明年吧,孩子現在太小了,我想等他大一點再帶回來,而且我覺得我回來可能會對你有影響,你現在正是事業的上升期,我不想因為我而讓你陷入困境。」

姚澤道:「啥都沒有你和孩子重要,馬上就要過年了,你們在那邊過一個洋年再回來,哦,對了,到時候叫上胡靜吧,她一個人在國外也蠻可憐的。」

秦海心笑道:「這個還用你說,我現在和她關係好著呢。」

姚澤悻悻笑了笑,道:「那就好。」

秦海心突然想起一件事情,就對姚澤問道:「對了,前幾天有個人給我送了一束鮮花來,說是你的朋友,你知道這事嗎?」

姚澤聽秦海心這麼說,微微一愣,問道:「叫什麼名字?」

秦海心道:「什麼名字倒是不清楚,個頭蠻高,年齡大約在三十多歲吧。」

「什麼人呢?」姚澤疑惑的嘀咕一句,自己在外國沒什麼朋友埃

「呃,那人下巴上面好像有一顆小黑痣呢。」秦海心突然記起那人的特徵,就對姚澤說道。

「小黑痣?」姚澤心裡猛的一沉,頓時臉色有些難看起來,聲音有些顫抖的問道:「他知道你住院的地方?」

「是啊,前幾天還專門來給我送了一束花呢。」秦海心笑了笑,問道:「是你給的他我住院的地址嗎?」

姚澤笑了笑,然後故意道:「海心啊,我現在正忙著,待會兒閑暇了我給你打過來。」

秦海心笑道:「成,你忙你的,不用管我。」

掛斷電話,姚澤心裡一下子變的凌亂起來,秦海心說那個長著黑痣的男人,姚澤如果沒猜錯的話,一定就是秦永林沒錯了。

姚澤一直在納悶,劉曉嵐和秦永林離婚之後秦永林怎麼會如此坦然的就接受了,沒有半點憤怒或者威脅之類的話,現在看來他是把注意打到了秦海心身上了。

「卑鄙1姚澤咬牙切齒的暗罵了一聲,這時一旁的納蘭離走了過來,見姚澤臉色不太好看,就出聲問道:「怎麼呢,出什麼事了?」

姚澤吁了口氣,對著納蘭離搖頭,道:「沒事兒,我現在有些事情要去處理,先走了,你繼續和幾個工程師到處看看,最近表現的不錯,用不了多久你就能獨當一面了。」姚澤拍了拍納蘭離的胳膊,然後朝著工地外面走去。

……

坐回車中,姚澤拿出手機來,他記得當初存過秦永林的電話號碼,在電話薄裡面找了好久才找到秦永林的電話,姚澤撥了過去,那邊嘟嘟的響了幾聲,一個男人接通后笑了笑,道:「姚澤你終於打給我了。」

「秦永林,你現在在什麼地方?」姚澤直接出口問道。

電話中的秦永林站在一家豪華酒店的客房中,望著落地窗外蔚藍的天空,眯著眼睛笑道:「你猜?」

姚澤怒聲道:「秦永林你如果敢傷害秦海心我一定會要了你的命。」姚澤咬牙切齒的狠聲道。

秦永林突然哈哈笑了起來,半響才止住,然後撇嘴道:「姚澤啊姚澤,你不覺得你說話很幼稚嗎?就憑你,你怎麼要我的命,別以為你當了地級市市長就有什麼了不起,在我眼裡你依然是個不入流。」秦永林眯著眼睛道:「是你逼我動手的,我以前就給過你警告,可是你不聽,害的我和劉曉嵐離了婚,既然這樣,我只好對你動手了,哈哈哈。」

「秦永林如果你還是個男人就別動秦海心,有什麼事情沖著我來。」姚澤紅著眼眶,怒聲道。

秦永林道:「別用這個激將法,對我沒用。」

姚澤道:「你要搞清楚,你和劉曉嵐走到今天這個地步完全是你咎由自取,如果你當初好好對待劉曉嵐她又怎麼會和你離婚,你自己的錯卻推到別人身上,你不覺得你很無恥嗎?」

秦永林原本就恨姚澤,聽姚澤這麼說他怒意更大了,紅著眼眶怒聲道:「你胡說,如果不是你的出現劉曉嵐又怎麼會和我離婚,一切都是因為你,姚澤我會讓你痛不欲生的,我要以其人之道還治其人之身,秦海心的孩子是你的吧?」說道這裡,秦永林得意的笑了起來。

姚澤此時感覺自己心裡突然變的前所未有的恐懼起來,內心一陣冰冷使他忍不住的打了個哆嗉,聲音有些顫慄的道:「秦永林,你到底想怎麼樣?」

秦永林陰森的笑了起來,眼神變的有些凌厲,「我不想怎麼樣,只是想讓你嘗嘗失去的滋味,失去最愛的人那種感覺你很快就會嘗到的,不僅是如此,我還要搞臭你,作為國家官員和女人亂搞關係,這些事情如果傳了出去恐怕你那美好的前途會毀於一旦吧,姚澤,我當初說過,和我作對我會讓你後悔的。」

姚澤雙手有些顫抖的道:「秦永林,如果你敢傷害秦海心我一定會讓你死,死的很慘,一定1

「哈哈哈,我好害怕啊,姚澤我就在美國,有本事你來殺我啊,哦,對了,我忘記你不能出國呢,真是抱歉了,哈哈。好了,現在我要去看你的情人了,咱們日後再聊。」說完,他一下子將姚澤的電話給掛斷了。

姚澤聽著電話裡面的忙音,腦袋一片空白,整個心臟似乎被掏空了一般,腦海中瞬間想到無數個場景,如果秦海心和自己電話孩子因為自己而出了事情,姚澤這輩子都會活在痛苦於自責之中,他必須阻止秦永林的歹毒計劃,無論付出多大的代價都不能讓自己的孩子和秦海心受到傷害。

他心思慢慢靜了下來,輕輕吁了口氣后,再次將電話撥到了秦海心那裡,等秦海心接通后,姚澤擠出笑意的出聲道:「海心啊,要不咱們換個醫院怎麼樣?」

突然提出換醫院秦海心沒反應過來,就疑惑的問道:「住的好好得,為什麼突然要換醫院啊?」

「難道出什麼事了?」秦海心有些緊張的問道。

姚澤是想將這件事情瞞著秦海心的,這個時候了,姚澤不想讓秦海心因為這個事情而擔憂,但是如果不告訴秦海心,讓她有所防範,又擔心秦永林使用陰謀詭計,思前想後,姚澤一咬牙將事情的前因後果全部跟秦海心講了出來,包括秦永林去看望秦海心的目的也和秦海心說了出來。

秦海心聽完后臉色有些難看起來,出聲道:「你是說他想拿我來威脅你?」

「是的。」姚澤道:「所以我希望你馬上離開這個醫院。」

坐在一旁給秦海心削蘋果的秦月娥見女兒臉色如此嚴肅,頓時就停下了削蘋果的手,緊張的問道:「咋滴了?」

「好,我知道了,我馬上就出院。」秦海心道:「等我換了醫院再告訴你地址。」

掛斷電話,秦海心直接掀開了杯子,然後穿上拖鞋,道:「媽,我們趕緊走,得換一家醫院。」

「到底咋了,出啥事了啊?」秦月娥感到了事情的嚴重性,慌忙問道。

秦海心挺著大肚子邊收拾東西邊道:「現在不是解釋的時候,咱們先換了醫院再慢慢跟你說。」

秦月娥點了點頭,然後趕緊去幫著秦海心收拾東西。

收拾完東西,母女兩個急急忙忙的朝著醫院外面走出,剛走到大門口,一個身穿西服的男子站在了兩母女面前,他取下了帶著的墨鏡,朝著秦海心笑了笑,露出了標誌性的黑痣,「弟妹,你這是要去哪裡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