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場之財色誘人>第六百四十一章命不該絕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六百四十一章命不該絕

小說:官場之財色誘人| 作者:官場痞子| 類別:都市言情

「不會的,怎麼可能……姚澤怎麼能死?」劉曉嵐一下子跳下床去,撿起地上的手機雙手顫抖的給姚澤打了過去。

嘟嘟嘟……

聽著電話裡面的忙音,劉曉嵐俏臉的臉龐溢滿了淚水。

「不可能,絕對不可能1劉曉嵐扔掉電話,發瘋似得摔門跑出房間,朝著姚澤居住的酒店狂奔了去。

……

姚澤和納蘭離走出酒吧才注意到電話,瞧見劉曉嵐和向成東打來的電話,姚澤趕緊先給劉曉嵐撥了過去,電話那頭一直通著,卻沒有人接聽,姚澤心裡有些著急起來,又給向成東打了過去。

向成東獨自一人一直守在酒店下面,接到姚澤打來的電話,他趕緊接通,然後問道:「姚澤哥,你沒事吧?」

「我沒事啊,怎麼呢?」姚澤疑惑的問道。

「不好出事了……」向成東將剛才發生的事情告訴了姚澤,姚澤聽完后沉默下來,片刻才道:「看來那個人做了我的替死鬼,只是……那個人是誰,為什麼會在我的房間?」姚澤疑惑的問道。

向成東道:「好像是穿著酒店服務生的衣服,不會是做衛生的吧?」

姚澤道:「誰大半夜的跑別人客房做衛生的?」

「呃……」向成東突然叫了一聲,然後一拍腦袋,想起一個畫面讓他恍然大悟,「如果我沒猜錯的話,那人是進去偷東西的,只是沒想到替你挨了子彈,我進你房間時,瞧見你的行李箱被打開扔在地上,而他就躺在行李箱的旁邊。」

姚澤催促納蘭離趕緊開車子,然後對電話里的向成漳閼餉此擔那兩個雇傭兵可能把那個小偷當成我個狙殺了。」想到這些姚澤後背一身冷汗,如果剛才不是納蘭離喊自己喝酒,自己恐怕就得交代在哥倫布了。

掛斷電話,姚澤笑著拍了拍納蘭離的肩膀,道:「你今天立了大功啊1

納蘭離一臉茫然,「怎麼呢?」

姚澤神秘的笑道:「沒事兒……」

車子在賓館門口停下,姚澤剛走出車,漫不經心的朝別處瞅了一眼,就瞧見一個身影朝著自給這邊沖了過來,頓時嚇了一跳,待看清是劉曉嵐姚澤輕輕吁了口氣,然後笑眯眯的朝著劉曉嵐迎了過去,笑道:「你這是幹嘛呢?瞧你跑的,都出汗了。」姚澤伸手去幫劉曉嵐擦拭額頭的汗珠。

劉曉嵐氣喘吁吁的,臉色有些蒼白,剛才出門的時候太過急切,連鞋子都沒穿,穿著一件咖啡色的絲綢睡衣就狂奔了出來,這會兒顯得有些狼狽。

瞧見姚澤安然無恙,劉曉嵐又嗚咽起來,握著拳頭就朝姚澤胸口捶,「你嚇死我了,幹嘛不接我電話,我還以為你……你混蛋1劉曉嵐趴在姚澤話里大聲哭了起來。

納蘭離聽好車子瞧見這一幕,不由得瞪大了眼睛有些搞不清狀況了。

哪裡突然跑出這麼個漂亮的女人對姚澤投懷送抱?

這時向成東也不知從哪裡走了出來。

姚澤尷尬的笑著拍了拍劉曉嵐的後背,然後輕聲道:「沒事兒、我沒事兒,別怕埃」反正向成東和納蘭離也不是外人,他就摟著劉曉嵐,然後對向成東道:「笑傲天人呢?」

向成東道:「我讓他跟上那兩個雇傭兵了。」

「好,讓他注意安全。」姚澤點了點頭,然後沉著臉道:「這個秦永林太狠毒了,一定不能留下這個禍害。」想到秦永林的毒辣手段,姚澤又開始為秦海心擔憂了。

兩人的對話讓納蘭離找不到北了,於是他撓了撓頭,鬱悶的問道:「你們在說什麼?」

姚澤道:「現在沒時間和你說這些,晚點再說吧。」他扭頭又對向成東交代道:「你現在下面附件等著,我上去看看情況,讓后讓這邊的警方介入調查,如果我沒猜錯,秦永林明天知道了我沒死一定會約著和我見面,如果到了萬不得已的非殺他的時候就……不要猶豫1

向成東默默的點頭。

這邊的事情劉曉嵐不好介入,姚澤就讓向成東先將劉曉嵐送回酒店,他則和納蘭離回了酒店,將房門打開,瞧見床旁邊躺著的服務生以及地上流出的血跡,姚澤扭頭對納蘭離道:「報警1

納蘭離有些嚇傻了,死人啊!他長這麼大了從來沒見過死人,而且還是被人謀殺致死。

「報警。」姚澤又提醒了一遍,納蘭離從回過神,趕緊點頭,然後去拿電話報警。

沒一會兒酒店就被警察給封鎖,姚澤作為公眾人物在酒店遇刺不可謂不是大事,通過警方去姚澤的客房偵查判斷,不難看齣子彈是從對面樓打過來的。

給姚澤做完筆錄,哥倫布市市長帶著幾名政府官員匆匆趕了過來。瞧見姚澤安然無恙他微微吁了口氣,然後對警察沉著臉問道:「到底怎麼回事?」

通過現場取證,警方得出的論證和姚澤想的一樣,那名服務生趁著姚澤不在房間偷偷跑去偷東西,卻被刺客當成了目標給狙殺了……

「還好沒事。」哥倫布市市長對姚澤道:「真是抱歉了姚先生,讓你受了驚嚇,這裡恐怕已經不安全了,要不你跟我一起去我那裡吧?」他真誠的邀請姚澤去他府上去祝

因為姚澤還要救秦海心在哥倫布市長再三的邀請下姚澤委婉的拒絕了,哥倫布市長重新給姚澤安排了一個總統客房,並安排了兩名警察給姚澤當保鏢。

……

雇傭兵開著車子回到了暫時的窩點,一座放棄大樓的樓頂,秦海心和秦月娥被綁了雙手雙腳的困在一直鐵柱上,兩人回來後年輕的雇傭兵將兩人嘴裡塞的毛巾給拿了下來,然後對秦海心說道:「等今天過後我們拿了尾款就偷偷放了你,以後好好的生活……」說到這裡他微微嘆息一聲。

秦海心面帶感激的點頭,道:「謝謝,謝謝你們。」

秦海心不明白的問道:「你們為什麼要放了我們?」

年輕的雇傭兵幫著秦海心解開繩子,一個孕婦他不用擔心會跑到那裡去,「因為我妻子和你一樣懷孕了,而且我的孩子馬上就該出生了,如果我殺了你那該做了多大的孽,就當是為我的兒子積德吧。」

「你是好人,謝謝你1秦海心非常感激以及真誠的笑道,其實面對死亡她雖然恐懼,但是並沒有怕的多厲害,只是腹中有了孩子,她不管怎麼樣也得活下去,否則她死都不會安息。

「不,我不是好人,如果你知道……」

「安吉爾,別說了。」年輕的傭兵想要說出真相,卻被絡腮鬍子給打斷了,他偷偷朝著自己弟弟使了個眼色,示意他不要把事情講出來。

他們以為面前這個女人的老公已經被他們親手給殺了,可是他們又那裡知道一個服務生小偷給姚澤做了替死鬼呢。

秦海心似乎看出兩人在交換表情,心裡頓時就有些不好的預感,出聲問道:「怎麼呢?難道出什麼事了?」

年輕的雇傭兵咳嗽一聲,然後點上了一支煙,不知道如何回答,將頭扭向別處。

絡腮鬍子望著秦海心道:「什麼事情你就別管了,等我們明天拿到尾款之後你們就自由了,其他的你以後自然會知道。」

秦海心雖然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情,但是心裡卻非常不安心,她不知道姚澤為了她跑到哥倫布來的事情,兩個雇傭兵沒有將此事告訴秦海心,所以秦海心怎麼也不會想到,今天晚上姚澤差點就和她天各一方了。

笑傲天一直偷偷的跟著那兩名雇傭兵,知道他們上了屋頂,笑傲天沒敢跟上去,怕暴露了行蹤打草驚蛇,就將電話打到了向成東那裡,向成東讓笑傲天死死盯著兩人,他則暗中保護姚澤,如果不出意外,明天可能就是真正你死我活的時候了。

……

秦永林高興的時間並不長久,當他打探到姚澤並沒有死,只是一名服務生被槍殺之後,他在自己房間裡面暴跳如雷,將煙灰缸砸到了地上,然後怒氣衝天的去撥通了絡腮鬍子的電話。

電話那頭絡腮鬍子接通后問道:「什麼事?」

秦永林怒聲道:「你耍我玩?」

絡腮鬍子眯著眼睛道:「你什麼意思?」

「姚澤沒死,他沒死1秦永林咆哮的喊道。

「怎麼可能,我那一槍直接打在了他的胸口,他不可能活下來。」絡腮鬍子說道。

秦永林怒極反笑,「你知不知道你打死的是什麼人,你打死的是一名服務生,服務生知道嗎!不是姚澤1

這種事情真不能怪絡腮鬍子,大晚上,誰會知道姚澤突然跑出去喝酒,冥冥之中服務生會起了貪戀潛入了姚澤的房間,絡腮鬍子才失誤的將服務生當成姚澤給殺了。

「大半夜服務生為什麼會在他房間,他人又跑到哪裡去了?」絡腮鬍子臉色沉了下來,出聲問道。

「你問我我去問誰?」秦永林怒聲道:「現在打草驚蛇了,想要幹掉他就更加難了,這件事情無論如何你們都得給我辦好,否則尾款就別想要了。」說完,秦永林惱怒的掛斷了電話。

年輕的雇傭兵對絡腮鬍子問道:「哥,咋了?」

絡腮鬍子苦笑道:「殺錯人了,他真是命不該絕啊,這麼多年我可是從來沒有失手過,到他這裡卻失手了……」

更新快無彈窗純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