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場之財色誘人>第六百五十二章找碴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六百五十二章找碴

小說:官場之財色誘人| 作者:官場痞子| 類別:都市言情

姚澤讓這裡的老闆幫著點了一些特色菜后,然後笑眯眯的對李大志道:「李局長留下來一起吃吧。」

李大志內心自然是很想留下來的,能夠和市長吃飯他又怎麼會不高興,但是作為官場老油子,如果連最基本的眼色都沒有那就不配混到未衛生局局長的位置了,姚澤這種私人聚會肯定是不想讓他參與,只是說的客套話而已。

李大志客氣的給包廂里的男人挨個的遞上煙以後,然後笑眯眯的對姚澤道:「謝謝姚市長,我那邊正吃著呢,不打攪你們了,有什麼吩咐儘管找陳老闆。」

飯莊的老闆此時算是徹底知道了姚澤的身份,趕緊恭敬的點頭道:「有什麼事情儘管吩咐,我就在外面候著呢。」

送走李大志和陳老闆,姚澤笑著坐回柳嫣身邊,瞧見柳嫣的父母、大哥大嫂都目光詫異的望著自己,充滿了好奇的神色,姚澤不由得苦笑了起來。

「那啥……你……咳咳」見氣氛有些沉悶,柳嫣的父親先開口了,剛開口就感覺嗓子有些澀,他清了清嗓子,繼續道:「你是江平市的市長?」

這會兒也瞞不住了,姚澤笑著點頭道:「對,剛調到江平任市長。」

柳嫣的哥哥柳勇聽了姚澤的話,頓時就有些坐不住了,沒想到自己妹夫竟然是江平市的市長,剛才在車裡自己還把他當做給市長開車的司機,想到剛才在車裡詢問姚澤的那些話,柳勇頓時有些坐不住了,額頭冒著冷汗對他父親柳大志道:「爸,你這上席的位置得給姚澤……哦不,姚市長,應該給姚市長坐。」

柳勇怎麼也不會想到,有一天自己也能和市長坐在一起吃飯,即便是回去了,又這麼個後台妹夫,以後在鄉鎮還不是如魚得水,頓時就有了巴結姚澤的心思。

柳大志聽了兒子的話,也沒想那麼多,有些反應不過來,下意勢鵠矗真要給姚澤讓位。

姚澤見了趕緊跟著站起來,苦笑著擺手道:「伯父你可別這樣,我如果坐在上席的位置不是太沒禮節了嗎,而且我坐在您這個位置,柳嫣還不得在私底下罵死我埃」

姚澤這麼和柳嫣的父母說,其實就是在隱晦的告訴柳嫣的父母,柳嫣在他心裡地位有多大,當然姚澤這話說的,無論是柳嫣還是柳嫣父母心裡都是極為舒坦的。

柳嫣感激的朝著姚澤柔情的看了一眼,然後故意嗔怪的道:「說什麼呢,誰罵過你1她有扭頭道:「爸,小澤不是外人,您就別和他客氣了,您坐。」

柳大志悻悻笑了笑,點頭道:「那我就不客氣了,真是沒想到,姚……」柳大志不知道怎麼稱呼了,喊姚市長又顯得見外。

姚澤趕緊道:「您就直接喊我姚澤吧。」

柳大志笑著道:「我就和嫣兒一樣喊你小澤吧,真是沒想到小澤這麼年輕竟然江平市市長,這……」柳大志眼眶紅了起來,有些哽咽的道:「開始我還替我這閨女著急,嫣兒命苦能夠找到你是她的福氣,如果不是……」

「孩子他爹,好好的氣氛,說點別的。」柳嫣的母親范桂苗輕輕碰了碰柳大志的胳膊,示意他不要提起以前的事情,她怕姚澤心裡有想法。

柳大志止住了嘴,笑道:「看我,說這些幹嘛,不說了,不說了。」

柳嫣的嫂子李翠花一臉笑意更盛了,她帶著一副責怪的表情卻又笑眯眯的道:「嫣啊,找了這麼好的老公幹嘛還對我們藏著掖著,這次我們如果不來,你打算瞞我們到什麼時候埃」

柳嫣悻悻笑了笑,不知道說什麼好,畢竟,柳嫣確實想讓姚澤成為自己的老公,但是現實卻是不允許的。

姚澤幫柳嫣解圍道:「李姐,這事不能怪柳嫣,是我讓她先瞞著大家,我剛剛上任江平市市長很多事情要忙,沒法馬上去登門拜訪,所以想著等所有事情穩定下來再帶著柳嫣一起去你們那裡……」

「理解、完全理解,市長嘛,自然有很多事情要忙。」柳勇笑眯眯的道:「只要你們兩人過的開心就好。」

聊著天的時候酒菜已經上齊,服務員給姚澤他們倒了酒以後站在一旁,姚澤怕柳嫣的父母有些不自在就讓服務員出去,然後熱情的招呼柳大志和柳勇喝酒。

酒過半旬,柳勇的媳婦李翠花動了動唇似乎有話要和姚澤說,柳勇瞧見自己媳婦的表情就偷偷朝她使了個眼神,輕輕搖了搖頭。

不過李翠花沒有理柳勇,擠出笑意的端起杯子,站了起來,然後對姚澤道:「小澤啊,那啥,嫂子敬你一杯。」

姚澤也跟著站了起來,笑眯眯的道:「李姐你太客氣了,應該是我敬你才對嘛。」兩人各自喝了一小杯酒後坐了下去,李翠花悻悻笑道:「小澤,我可以問你些事情嗎?」

姚澤愣了一下,然後道:「能啊,李姐有什麼事情?」

「翠花,現在說什麼事埃」一旁的柳大志冷著臉,有些不高興。

姚澤就笑道:「沒睡兒,李姐你有什麼事情就說吧。」

李翠花悻悻道:「就是……就是我弟弟范了些什麼……」

「什麼事情?」姚澤問道。

李翠花有些不好意思的道:「是這樣,我們老家的大山上有些古墓,我弟弟他不學好,和街上的混混勾搭上了,打起了那些古墓的主意,東西倒是弄到一些,不過剛要和香港商人交易的時候被警察給抓了,什麼好處沒得到還被判了八年,我弟弟身體不好一直有哮喘病,我就是想問問小澤你,能不能幫忙保外就醫,我弟弟一直有這個病,可是苦於沒什麼關係,一直拖著沒能保外就醫,動不動就去監獄裡面的醫院住院也不是個事情,監獄裡面的醫院條件不好,這樣下去他身子遲早拖垮了,所以我想……」說到這裡,李翠花悻悻笑了笑。

柳嫣在一旁聽了李翠花的話,頓時柳眉一蹙,有些不高興了,出聲道:「嫂子,違背原則的事情小澤肯定是不能幹的。」

姚澤笑著擺手說沒事,從卓在下面握住柳嫣的手,然後笑著對李翠花道:「李姐,你弟弟有哮喘病的醫療證明嗎?」

李翠花趕緊點頭道:「有,這個自然是有的,不知道能不能行?」

姚澤道:「如果真是有哮喘病需要治療,還是可以保外就醫的,再不違背原則的立場上,這些事情我倒是可以去幫你問問。」

李翠花聽了一喜,趕緊站了起來又敬了姚澤一杯,「那就拜託小澤啦,嫂子現在這裡謝過了。」

「小事。」姚澤笑了笑,扭頭看了柳嫣,卻發現柳嫣嫵媚的俏臉露出不悅的神色,顯然是不樂意自己嫂子的做法。

姚澤就將身邊的阮妍妍抱了起來,坐在自己腿上,笑眯眯的道:「妍妍,想吃什麼,叔叔夾給你。」

阮妍妍指著窩裡的香辣蟹,姚澤就笑道:「很辣的,你能吃辣嗎?」

阮妍妍笑眯眯的點頭。

姚澤就給阮妍妍夾了一支螃蟹夾子,阮妍妍伸出舌頭舔了舔,頓時辣的緊緊閉著眼睛,舌頭伸了出來,不停的用小手扇,眾人見了不由得全都笑了起來,原本很好的氣氛因為突然外面傳來的吵鬧聲而打破。

「我個包廂是我先預定的,誰他媽敢這麼大膽搶我的包廂,我廢了他去。」包廂的房門突然一下子被推開。

「誒,郭先生,你……」陳老闆在外面沒攔住郭濤,讓郭濤給沖了進來。

陳老闆趕緊拉了拉郭濤的胳膊,希望能把郭濤拉出去,誰知道郭濤沒理會他,扭頭看了一眼門口旁邊的一個桌子,將桌上的暖水瓶一手給推翻摔在了地上。

啪的一聲響,暖水瓶砸在地上,水花四濺。

姚澤臉色陰沉下來,他扭頭看了門口一眼,見鬧事的人是郭濤,頓時臉色更加陰沉了。

姚澤是背向門口的,郭濤進來時倒是沒注意到姚澤,這會兒瞧見姚澤在裡面,臉色刷的一變,他怎麼也不會想到在這個地方會碰到姚澤,如果知道,打死他都不會硬闖進來。

他父親郭義達一而再再而三的告誡他,千萬不要和姚澤再發生衝突,這次多久,兩人又給撞到了一起。

「郭濤……」姚澤眯著眼睛望著郭濤。

「濤哥,這小子誰啊,這麼囂張,敢搶我們的包廂,看我怎麼收拾他。」

「回來。」郭濤一把抓住了他身邊叫囂的朋友,然後朝著姚澤擠出笑,道:「原來是姚市長啊,誤會,抱歉,打攪了。」郭濤說完,拉著他身邊那個衝動的年輕人就朝外面走。

「站祝」姚澤喝了一聲,整個包廂都安靜下來。

郭濤身子一頓,止住了腳步,回頭望著姚澤,而他身邊的男子已經萎靡下來,剛才聽郭濤稱姚澤為姚市長,他那裡還會不知這個年輕人是誰!

「姚市長,還有什麼事情?」郭濤望著姚澤,臉色有些難看的問道。

他曾經極度囂張的在姚澤見面有卑鄙的手段將胡靜搶了過去,此時卻要在姚澤面前示弱,他心裡的落差不可謂不大。

「你這麼闖進來打擾我吃飯,你覺得有什麼事情?」姚澤冷笑望著郭濤。

郭濤有些不服氣,但是還是咬了咬牙,將怒火咽了下去,「姚市長,這個包廂是我們先預定,所以……」

「你們先訂的?」姚澤冷笑道:「可是我問過陳老闆,這個包廂是可以用的,責任不在我吧?你卻強行闖了進來,你想幹什麼?難道想襲擊我?」襲擊市長的罪名如果按在郭濤頭上可就大了。

郭濤知道如今的姚澤勢大,和他硬碰硬討不到好,頓時就咬牙道:「抱歉,這是個誤會。」郭濤不得不低頭認錯,心裡卻是感到了侮辱感,他以前在江平市可是天不怕天不怕的主,這次在朋友面前丟了面子,心裡又怎麼會舒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