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場之財色誘人>第六百五十五章姚澤被雙規了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六百五十五章姚澤被雙規了

小說:官場之財色誘人| 作者:官場痞子| 類別:都市言情

陳媛媛掛斷姚澤的電話后,浴室的玻璃門被推開,身材高挑的洛貝琦圍著圍巾,披散著一頭波浪卷的秀髮,異國風情的嫵媚臉龐上露出笑意的朝著陳媛媛走了過去,在陳媛媛身邊坐了下去,嘴角上揚,嬌聲問道:「給姚澤打電話了?」

陳媛媛抿嘴笑著點頭,道:「打給那傢伙了,那臭小子聽說你來了,興奮的很,說晚上請我們吃飯。」

洛貝琦俏臉微微一紅,道:「我和他沒什麼,你別亂想,我可是你名譽上的女朋友。」洛貝琦笑了起來。

陳媛媛撇嘴道:「只是名譽上的嗎?我們可是發生過實質的關係。」

洛貝琦咬了咬粉唇,嬌聲笑道:「媛媛,你去泰國做個手術吧,變成男人後我嫁給你。」

陳媛媛似笑非笑的睨了洛貝琦一眼,然後突然將洛貝琦撲倒在沙發上,扯開洛貝琦的浴巾,嬌笑道:「不是男人我也照樣收拾了你……」

……

下午姚澤正忙著批示文件的時候,張愛民急急忙忙的推開姚澤的門走了進來,顧不得和姚澤寒暄,忙對姚澤問道:「你是不是范什麼事了?」

姚澤被張愛民問的一頭霧水,疑惑的搖頭道:「沒有啊,怎麼呢?」

「省紀委下來人了,對象是你1張愛民對著姚澤說道。

姚澤微微蹙眉,道:「他們人已經到了?」

張愛民點頭道:「我也是剛剛聽到從省里傳來的消息,估摸著省紀委檢查小組說話間就要到了。」

姚澤眉頭扭的更緊了,道:「張書記,你知不知道省紀委為什麼要查我?」

張愛民搖頭道:「我也是剛剛才得到消息,看來……」張愛民突然想到省里的陳書記,猜測恐怕是陳書記開始對姚澤進攻了,姚澤拂了他的面子,而且再加上沈江銘生前做的那些事情,陳光明又怎麼會這麼輕易放過姚澤。

「看來是省里的陳書記下的手吧。」姚澤接著張愛民的話說了下去,「我無所謂,身正不怕影子歪,我又沒做什麼違法亂紀的事情,愛查就查吧。」姚澤能夠斷定事情是陳光明所謂是因為,省里只有陳光明能夠瞞住唐順義派人對自己搞突然襲擊,如果唐順義知道有人要查自己,肯定會事先告訴自己,現在的情況看來,唐順義根本不知道省里的調查小組來了江平。

「姚市長。」張愛民喊了一聲沉思的姚澤,然後說道:「這件事情恐怕並非你想的那麼簡單,既然陳書記要查你,肯定不可能讓你全身而退的,你自己可要小心著點。」

張愛民不便於在姚澤辦公室多逗留,友情的給姚澤提個醒后就回了自己辦公室,現在的張愛民也不敢明著幫姚澤,如果明目張的幫姚澤,就是在和陳光明作對,試問誰願意與省委書記做敵人。

張愛民離開后,姚澤拿出電話打給唐順義,此時唐順義正在辦公室和組織部副部長談事,見姚澤打來電話,唐順義也不避開他直接接通,道:「姚澤啊,什麼事情?」唐順義雖然有些惱火姚澤不聽自己的話,但是作為常務副省長,唐順義起碼的度量還是有的,這件事情雖然對姚澤有些芥蒂,但是唐順義還是公私分明的人,即便是看在女兒的面子上,唐順義也要將姚澤當做自己人對待。

「唐叔叔,你現在方便講話嗎?」姚澤知道上次拒絕了唐順義的要求,唐順義有些惱火,他便開始打起了親情牌,沒有喊唐順義為省長,而是喊的叔叔,也就是以晚輩的身份打給唐順義,就是要讓唐順義沒法惱怒自己。

唐順義朝著組織部副部長看了一眼,然後出聲道:「沒事兒,你有什麼事情直接說。」

上次姚澤去江平任職便是這組織部副部長親自帶去的,他是唐順義的人,和姚澤關係倒是不錯,聽到姚澤的名字,他不由得豎起了耳朵想聽聽姚澤要和唐順義說什麼,不過瞧見唐順義朝自己瞅了一眼,組織部副部長也不方便再賴著不走,就低聲和唐順義告辭一聲,起身離開了唐順義的辦公室。

姚澤在電話那頭對唐順義開門見山的道:「省紀委下來人了,唐叔叔知道這事嗎?」

唐順義是何等聰明的人,只是一個信號便知道了事情的大概,頓時眉頭就皺了起來,「這件事情我不知道,針對你來的?」

「我聽張書記說,好像是針對我。」

唐順義問道:「為什麼查你?」

「現在我也還沒搞清楚,但是可以確定的是,省里下來的調查小組是專門來查我的。」姚澤沉聲道。

唐順義道:「看來陳光明已經對你已經很大了啊,沒想到他一個省委書記,親自出手對付你,真是……」唐順義止住嘴,現在說這些也沒用了,他趕緊對姚澤問道:「你沒有做什麼大得違紀的事情吧?」

姚澤苦笑道:「我什麼違紀的事情都沒做過,不管是大是小,從沒做過。」

「你有這份信心就好,如果真沒做過什麼違紀的事情,就不用擔心,我會盯著這個事情,具體的情況我也不了解,等我詢問了紀委書記那邊再看情況行事吧。」

兩人通著電話的時候,姚澤辦公室傳來一陣敲門聲,姚澤和唐順義又說了兩句便匆匆掛斷,然後清了清嗓子,對著門口喊道:「請進。」

納蘭離從外面走了進來,然後對姚澤道:「姚市長,外面有人找。」

「請他們進來吧。」姚澤坐直了身子,知道省紀委的人已經來了。

納蘭離有些疑惑的朝著姚澤看了一眼,然後轉身去請門外的幾人。

三名省紀委的工作人員走了進來,姚澤故意裝作不知道這些人,露出不解的神色,問道:「你們是?」

站在中間的一名身穿制服的男人沒什麼表情的上前兩步,然後拿出自己的工作證遞給姚澤,道:「姚市長,我是省紀委的,有些事情需要你的配合。」

姚澤接過證件看了一眼,然後還了回去,對杵在一旁的納蘭離吩咐道:「納蘭秘書,去給這幾位倒茶。」

納蘭離意識到事情有些不對,不由得微微蹙眉,納蘭大少的性子又要暴露出來,姚澤見納蘭離沒有動身,蠕動嘴唇就要開口,姚澤忙又吩咐了一聲,道:「納蘭秘書,別愣著啊,給客人倒茶。」

姚澤從椅子上站了起來,然後拿出煙遞給三人,三人皆是面無表情的搖頭,為首的那人道:「姚市長不用客氣了,我們過來找你還有事情,請不相干的人迴避一下。」他說的不相干的人自然是納蘭離。

納蘭離頓時惱了火,漲紅了臉,怒聲道:「你他媽說是?」

「你……」那人沒想到這麼小小的一個秘書敢張開就罵,頓時指著納蘭離氣結敗壞的道:「真是沒素質,姚市長,你的秘書太囂張了點吧。」

姚澤朝著納蘭離瞪了一眼,然後喝道:「你先給我出去,晚點給我寫一份深刻的檢查來,如果寫的不夠深刻直接捲鋪蓋滾蛋。」這些話自然只說坐坐樣子給這些省紀委的工作人員看。

納蘭離還倔著脾氣不走,姚澤惱著臉瞪著他,讓他又有些心虛,朝著三人惡狠狠的瞪了一眼,才怒哼一聲轉身氣沖沖的走了出去。

等納蘭離出去后,姚澤笑著道:「剛畢業的小孩子,不懂事,希望各位同志不要和他一般見識。不知幾位同志找我有什麼事情?」姚澤請三位調查組的成員到沙發上坐,然後坐回自己的老闆椅,出聲詢問道。

這次紀委受省委書記陳光明的吩咐,已經對姚澤的被舉報的事情進行了立案偵查,說好聽點是讓姚澤配合他們檢查,說難聽點就是對姚澤進行雙規。

「姚市長,省紀委收到一份舉報你的材料,經過省紀委常委會討論決定,韃椋現在這個地方已經不適合談事情了,請你跟我們走一趟。」三人中間年齡大一點的男人是紀委調查小組組長,省紀委主任胡億龍,與秦大禹關係不錯,他沉著臉對姚澤道:「請姚市長移步吧1

姚澤笑了笑,望著胡億龍,道:「請問同志,我這是被雙規了嗎?」

「是的。」胡億龍面無表情的點頭。

姚澤也跟著點了點頭,然後道:「我可以打個電話嗎?」

三名紀委組成員相互對視一眼,然後胡億龍搖頭道:「按照規定,從現在開始你不能和外界聯繫。」

姚澤攤了攤手,撇嘴道:「好吧,我跟你們走,身正不怕影子斜,誰想害我都沒門1

「身正不正不是你說了算,希望在我們調查期間姚市長能夠全力配合我們的調查……」

姚澤被他們帶到了一個特定的賓館內,將姚澤所以的東西都給收了起來,將他關在賓館的房間,有人輪流著二十四小時進行看守,此刻起姚澤正式被省紀委給雙規了。

姚澤被帶走時,納蘭離攔著詢問出了什麼事情,姚澤就笑著道:「沒事兒,省里的同志找我問些事情,你安心工作就行了,其他的不用管。」

「可是……」

「聽我的1姚澤沉下了臉,然後上了省紀委的車子。

等姚澤被帶走後,納蘭離趕緊撥通了唐順義的電話,那邊接通后,納蘭離趕緊道:「唐叔叔,姚澤被省紀委的人給雙規了,你看能不能幫忙想想辦法?」

唐順義正色的道:「這個事情我已經知道了,姚澤被雙規我聯繫不上他,現在也沒辦法幫他,一切還得靠他自己,也許這是他政治生涯里的一次劫難,如果他是真金就不怕大火去燒,如果……」說到這裡,唐順義嘆了口氣,輕聲道:「希望姚澤不要讓我失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