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場之財色誘人>第六百五十六章欲加之罪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六百五十六章欲加之罪

小說:官場之財色誘人| 作者:官場痞子| 類別:都市言情

雙規期間姚澤是不得與外面人有任何聯繫的,他被關在了賓館的一間房中,被幾個工作人員輪流著二十四小時監視。

姚澤知道自從沈江銘去世以後,任何事情都得靠自己了,唐順義雖然把自己當成了准女婿看待,可是畢竟還沒和唐敏結婚,在唐順義眼裡就還是屬於外人,更何況唐順義和姚澤不是一個層面上的人,不可能事事都去替姚澤著想,他自己還年輕,有著很宏偉的目標有待去實現。

自從沈江銘死後姚澤就希望自己快速成熟起來,可是政治上的覺悟不是一朝一夕就能促成的,年齡是他致命的硬傷。

太過年輕沒有經歷過什麼大風大浪又怎麼能和那些官場老油條相比。

姚澤可以肯定的是,這次的事情一定是省委書記暗中操作的,只有他才能瞞著唐順義的眼睛,不聲不響的派人來江平市查自己,連一定心理準備都不讓姚澤有。

這件事情讓姚澤明白了一個道理,自己確實太嫩了,和省委書記斗無疑是以卵擊石。

如果姚澤當初能夠成熟一些,唐順義要求姚澤放人,姚澤不那麼意氣用事,估計省委書記陳光明也不會這麼快就對自己下手,如果能夠挨到明年唐順義順利當上省長姚澤壓力就小了許多。

「同志,有煙嗎?」姚澤吁了口氣,然後對看守他的工作人員問道。

那人年齡不大,大概三十多歲的樣子,人看上去倒是蠻忠厚老實,姚澤向他索要煙,他也沒拒絕,點了點頭,然後從衣服里掏出自己的煙遞了一根給姚澤,又幫姚澤點上。

姚澤笑著道了聲謝,然後悶頭抽了起來,他現在被關了起來,什麼事情都做不了,只有等著調查組的人來找他。

傍晚的時候,陳媛媛見時間不早了,姚澤還沒聯繫自己,就把電話打了過去,誰知電話是關機狀態,她不由得微微蹙眉,不悅的道:「這傢伙太不靠譜了吧1

一旁的洛貝琦疑惑的問道:「怎麼呢?」

陳媛媛哼了一聲,說:「這混蛋關機了,不會是故意耍老娘吧。」

「會不會現在正在開會,可能正忙著吧。」洛貝琦輕聲道。

陳媛媛道:「我打他辦公室的電話試試。」

電話響了,那邊喂了一聲,接電話的卻不是姚澤。

陳媛媛微微一愣,看了一下電話號碼,沒錯啊,就是姚澤辦公室的電話,陳媛媛專門存過姚澤的手機和他辦公室的號碼,「這個不是姚市長辦公室里的電話嘛?」陳媛媛對電話那頭的人問道。

「對,是姚市長辦公室的電話,你是誰?」在姚澤辦公室接電話的是納蘭離。

「我是他朋友,找他有些事情。他不在辦公室嗎?」陳媛媛問道。

納蘭離輕輕吁了口氣,道:「不在,他有些事情這幾天恐怕不會回辦公室。」

陳媛媛就問道:「他去什麼地方了,打他手機也沒人聽。」

「他……」納蘭離剛要開口說明實情,突然意識到這件事情不能隨便透露出去,於是趕緊住嘴,道:「具體的我也不太清楚,如果沒什麼事我就掛了。」

聽著電話裡面的忙音,陳媛媛心裡有些不好的感覺,對面的男人說話吞吞吐吐的,顯然是沒有和自己說實話,有敷衍自己的嫌疑,可是陳媛媛又不怎麼認識姚澤身邊的朋友,根本沒法打聽姚澤的事情。

「怎麼啦,出什麼事情了?」洛貝琦見陳媛媛臉色不太好看,就趕緊出聲問道。

陳媛媛望著洛貝琦,道:「我總感覺姚澤好像出事了。剛才我打電話去他辦公室,接電話的是別人,不是他,我問他姚澤去了哪裡,他說話也是吞吞吐吐的好像在故意隱瞞什麼。」

「應該沒事兒吧,你就是太關心他,所以關心則亂嘛。他可是江平市的市長,能出什麼事埃」洛貝琦笑了笑,打趣的睨了陳媛媛一眼。

陳媛媛聽了洛貝琦的話,嫵媚的俏臉露出一絲緋紅,她佯怒的望著洛貝琦,嬌聲道:「又欠收拾了吧?」

洛貝琦趕緊笑嘻嘻的求饒,陳媛媛嘆了口氣,然後道:「只好晚點再聯繫,看能不能聯繫上。」

……

納蘭離見姚澤被省里的人帶走,也沒閑的,當即就給他父親打了電話過去,不過,他父親納蘭錦並沒有做什麼表示,因為華北省這邊並不是他們納蘭家的勢力範圍,唐順義的加盟只是讓納蘭家剛剛沾上華北省的邊而已。

「這件事情你不用操心,唐省長那邊盯著,不會有事的。」納蘭錦只是和納蘭離說了幾句就把電話給掛斷了,不管是唐順義還是納蘭錦說的都是些模凌兩可的話,這讓納蘭離更加心思不定了。

姚澤被隔離過了大概三個小時,調查小組的工作人員才來這裡見姚澤,胡億龍是紀檢委主任是檢查組的組長也是負責調查姚澤的負責人,他讓看守姚澤的工作人員出去后,房間中只剩下他和姚澤,他坐在了姚澤對面,然後道:「姚市長,我是省紀委的胡億龍,這次調查小組的組長。」

「你好,胡主任。」一說名字姚澤便知道了此人的身份,當下便笑著和胡億龍打招呼。

胡億龍從荷包里摸出煙,問道:「抽嗎?」

姚澤點了點頭,胡億龍幫姚澤點上一根,然後道:「姚市長,你認識一個叫宋楚楚的女人嗎?」

姚澤自始至終都不知道自己因為什麼原因被雙規,聽胡億龍如此問,當下便心裡有了些譜,於是點頭道:「認識,有什麼問題?」

胡億龍沒有回答姚澤的問話,繼續道:「宋楚楚和你是什麼關係?」

姚澤悶頭抽了口煙,對於胡億龍的問話他微微蹙眉,沉吟間腦海中迅速思索著胡億龍問話的目的,此時的姚澤不敢有絲毫大意,「宋楚楚和我是朋友,確切的說,上一任的沈江銘市長是我的恩師,宋楚楚算是我的師母吧。」

「很好。」胡億龍笑了笑,眼神中吐露出一絲玩味,「姚市長,知道我為什麼帶你來這裡嗎?」

姚澤反問道:「你覺得我可能知道嗎?」

胡億龍笑了笑,將煙頭塞進煙灰缸,然後抬頭對姚澤道:「有人到我們省紀委舉報,說你和這個宋楚楚有不正當關係,而且提供了相關的線索和證據,姚市長,我們已經掌握了確鑿的證據,組織看在你年輕,想給你一個改過自新的機會,只要你把這一切都交代出來,組織上會放寬對你的處理。」

聽了胡億龍的話,姚澤停下了抽煙的動作,臉色陰沉的難看,他將煙頭隨時扔在地上,然後用皮鞋尖捻滅,陰沉著臉,眯著眼睛望著胡億龍,沉聲道:「胡主任,有人栽贓陷害我,我和宋楚楚直接絕對沒有超友誼的關係,如果不信,你們可以隨便查,但是請記住,任何陷害我的人,我都不會放過的,我姚澤不是軟柿子,捏我的人我一個都不會放過。」

「姚市長,請注意你的言辭和態度,你是一名國家幹部,不要露出一副不三不四人的做派1胡億龍沉著臉斥責道。

「呵呵。」姚澤冷笑,道:「胡億龍,如果你被人冤枉了,隨便就把你給雙規了,你的態度能好,如果你能夠態度很好的接受這一切,並把自己沒做過的事情都給承認了,那麼我佩服你胡主任。」

姚澤心裡突然沒那麼緊張了,這些人竟然拿宋楚楚來說事,如果他們拿姚澤中的任何一個女人來對付姚澤,姚澤都會感到心虛,唯獨宋楚楚他不會心虛,因為他本來就沒和宋楚楚發生過什麼,雖然心裡有想法,但是並沒有付出實際行動。

見姚澤言語有些過激,胡億龍以退為進,笑了笑,道:「心裡有怨氣是正常的,但是姚市長,我們這不還沒有給你定性嘛,現在尚在調查階段,檢舉你的人確實是提供了一些證據,我們對你立案調查也是省紀委委員會商議決定的,絕對沒有什麼故意冤枉你的事情,所以還請你心態放端正一些,你配合我們工作,我們儘快的將案子查明,如果確實是冤枉了你,我們會還你一個公道。」

姚澤道:「你說有人提供了我和宋楚楚有不尋常關係的證據,請問證據在哪裡?」

胡億龍搖頭道:「現在這些東西還不能給你看,我希望你能如實的交代問題,如果讓我們取得進一步的證據,那麼……」胡億龍滿含深意的看了姚澤一眼,道:「那麼姚市長恐怕會很難過的。」

姚澤攤開手,笑道:「胡主任儘管去取證據,我沒做虧心事還真不怕你們查,只是請你們快點,我事情多著呢,不要耽擱我寶貴的時間。」

胡億龍詢問未果,冷哼一聲,從椅子上站了起來,算是和姚澤談話結束了,他走到門口,吩咐看守姚澤的人,道:「盯進他,不要讓任何人和他聯繫。」

……

一直到很晚了,陳媛媛依舊無法打通姚澤的電話,她便真的有些著急了,坐在賓館的沙發上,她拿出手機不停的翻看手機號碼,當李美蓮的手機號出現在眼前時,陳媛媛眼前一亮,陳媛媛記得姚澤和李美蓮關係很好,當初陳媛媛公司遇到危機便是姚澤找李美蓮注入資金才解決了陳媛媛公司的危機。

想看看李美蓮知不知道姚澤的消息,她趕緊將電話撥了過去……

更新快無彈窗純文字